第十章 见习监理

    李工哈着气,抖抖缩缩地告诉她,想要成为正式的监理,要过一段实习监理的日子,大家都是从那个阶段过来的。

    李工说的实习监理她知道。

    实习监理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跟着监理上工地,熟悉各个环节的处理过程,第二阶段是跟着监理打杂,学会使用一些测量仪器,测量工具,会用工地上的任一一样工具,第三阶段,监理有事离开时,实习监理能够应付突发状况。

    三个阶段都达标,就算正式出师了。

    说好听些是实习监理,说实在点就是学徒,跟着监理混的学徒,彭总把她指派给了江工,江工以自己太忙为由,把她扔给了艾工,刚到艾工的工地时,他还有几分客气,客气了没多久就拿她当免费工人使唤了:“你给我到7栋那套房去看看,工人有没有在偷懒。”

    “把这个材料给我搬到9栋。”

    “还有这个。”

    “这些都是废弃的边料,没什么用,来帮我打扫一下。”

    把卢笛支使得团团转,不过几天,她整个人憔悴得找不到原来的样子,艾工一脸羡慕地跟他商量:“你倒是会享受啊,让一个女孩子帮你做男人的活。”

    “你懂什么,这叫磨炼她。要享福回家享,这里就不是能享福的地方。”艾工说得义正严词,仿佛他不叫卢笛做事倒是他不对了,可怜卢笛拿筷子的手都在抖,她这一整天都在干重活,两条胳膊像是已经脱了她的身体,使不上力。

    那张脸,经过几天的打磨,渐渐褪去了原来的稚嫩。

    她一个人缩在墙角时也想过这些问题,有人四十岁,五十岁还能保持着二十岁的靓丽模样,她才二十出头就要整得像个老太婆似的苍老了吗?

    她看着被子说服自己,花,不管多美丽,每一朵花的花期不一样,不管花期有多长,终有凋谢的那一天,开在温室里的是鲜花,开在悬崖的也是鲜花,而她,是开在工地上的一朵花。

    可能是一朵昙花,但昙花也是花。

    艾工挑着筷子叹息:“这几天的饭好难吃啊。”

    沈工:“我给你加一道菜,梅菜扣肉。”

    艾工拍板叫好,他也是个大方的人,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吃高兴了,把小卢借给你几天。”

    借她?

    他们把她当什么了,免费的苦力吗?

    沈工来了精神:“说话算话。”食堂大姐做的菜越来越像她长得那个样子,难看又难吃,正好他也想换换口味,卢笛么,她跟着能做什么,正好有几套房子的卫生要做,交给她。

    这个交易划算。

    艾工几乎不跟卢笛商量,直接把她借沈工,沈工的工地上最混乱的就是卫生了,每一套房里沙子,水泥,纸片,废料多得连脚都没地儿放。跟着艾工时,艾工还能匀出个卫生费给卢笛,但是跟着沈工,那就只能是免费的了,做得慢时沈工还唠叨:“小姐,你在绣花呢?”

    “我看得焦虑,什么时候做好了什么时候通知我。”扔下这句话他找朋友打麻将去了,卢笛把一套房的卫生搞定以后,又到了下班时间。

    回到宿舍,只听沈工朝其它监理抱怨,说卢笛的工作效率太让人伤脑筋了,大半天只能打扫一套房的卫生。

    “嫌啊,那借给我。”老李说话了,他的工地上比沈工的更乱,上次还让彭总点明批评了,反正找保洁也得花钱,有免费的谁不用。

    “都别吵了,江工回来了。”

    江工就像一尊大神,有着凶悍眼神的他不只克着她,还克着工程部着数位监理。江工人未上来,声音先上来了:“你们好兴致啊,工地上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有闲心聊天了?”巨大的眼球一瞪,瞪得其它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扫了卢笛一眼,低下嗓门问她:“感觉怎么样?”

    “挺好。”好个屁,她什么都没学到,他们没有教过她任何东西,一天到晚只是让她拿东西,背东西,带东西,像支使一头驴子似的支使她。她心中有不满,还不能说出来,她知道以江工的性格,即使她说出来,他也不会帮她什么,只会奚落她,挖苦她找错了行业。

    光她说有什么用。

    他找她的师傅艾工验证,他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大爷训孙子范问艾工:“她跟着你学得怎么样,三个阶段都拿得下来吗?”

    艾工很谦虚地说道:“她挺好的,不过还需要多磨炼磨炼......”他的意思是还可以跟着他继续当一阵子免费的苦力,江工理解为可以上手了,他摆手打断了艾工的说话:“那好,我这里刚接了一个小户型,给你练练手,练得好,接下来有大肉给你。”他的话粗俗无比,其它人都愣住了,这就分派任务了,要知道他们免费打杂至少都得磨上一个月时间,她才几天啊。

    众人都觉得她的运气好到爆棚。

    她还什么都不会呢,这就正式登场了,她的心情变得万分复杂,心里纠结得快要肠子打结了,要跟江工说实话吗?

    说了会挨骂。

    不说吗?

    万一搞砸了什么事,会被踢出去。

    她愣怔着不知所措,所有人都走了,她还傻站着,她睡得很晚,第二天,天气冷得水管爆裂,卢笛听到有许多的脚步声,可她不愿意起来,头往被子里一缩,睡得更舒服了。

    “彭彭”门上有两声沉闷的敲击声。

    “谁呀?”

    “我。”

    是江工的声音,天哪,这么早,卢笛揉着眼睛看手机,手机上的字都是花的,都怪自己晚上看手机看得太晚,把眼睛看坏了,现在连几点都看不清了。她眯着眼睛去开门,门口站着的高大伟岸的身形正是江工,不过是重影。

    卢笛继续揉眼睛。

    江工嗓门特大的往她的鼓膜一震:“赶紧收拾了,跟我去工地。”他的话听起来十万火急,卢笛拿毛巾往脸上一抹,套了外套跟着江工出来了,江工有自己的车,卢笛上车时,他的车上还坐着业务部的头号精英娜娜,听说那个小户型是娜娜签下的,还有巧家装饰的头号设计师杨工,他,个子小,年龄小,留着理发店个性发型师的保留发型,看外形更像理发店的发型师。听说才刚过了二十岁生日,小毛孩一个,卢笛想象不出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是如何统领设计部上上下下的。

    除了他们两个,还有一个长相身材都属于上上等的小王工,24岁,眼睛随和,爱笑,也喜欢与人交谈,其它人都在标榜自己的个性,突出与众不同,他呢,则完全没有个性,与任何年龄,任何职业,任何性别都能和平共处。可惜手上受过伤,十只手指只有八只是完好的,与世无争的性格掩盖了这个缺点。

    “还发愣,赶紧上车。”江哥一声号令,卢笛往后座钻了进来。

    上了车,她还处于未醒状态,她半握着拳小声地问小王工:“什么事,看着好严肃。”

    “刚签的客户,阵仗肯定大一点,让客户心里觉得公司对他很重视。”

    卢笛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暗想:有他们陪着也好,她只管装深沉就行了,其它要开口说话的事情都交给他们,她只管跟在他们后面装认真负责。

    不知她的心思能否如愿呢?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