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时间地点,她约

    优优嘴里含着饭,说话含糊不清:“跟她来的。”

    “你先把饭咽了,小心噎着。”

    童优优脖子往后一仰,正色道:“你好些了吗?”

    燕燕的精神看起来不太好,两只眼皮耸拉着,她无力地说:“吃了两三天的药,一直没好,你说平时不大感冒的人,突然感冒一次就是灭顶之灾啊。”

    “呸呸呸,尽说不吉利的。小小感冒而已,用不了几天就能好了。”

    卢笛突然有了主意:“我在盛世荷苑碰到一位名医,各种疑难杂症都能治好,燕燕你这个,应该也不在话下,明儿我带你去看看吧。”

    童优优朝她使眼色,卢笛没注意到她,一直向燕燕推荐那位名医。

    “盛世荷苑啊,我跟我家老彭说说。”是应该去看看,感冒拖的时间长了,也能变成大毛病,老彭只顾忙他的,也不关心她。

    “这有什么好说的啊,感冒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小事。”卢笛不想让燕燕惊动彭总,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再说燕燕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能拧螺丝能修水管灯泡的活儿她能搞定的她绝不向其他人开口求助,能扛的她会很坚定地一扛到底。她一想卢笛的话很有道理,其实也不必惊动彭总,自己跟着卢笛去看看就好了,于是她点头答应了。

    卢笛悄悄地进了自己的房间,为了防止隔墙有耳,她用微信发信息给谢少卿:“时间,明天上午十一点,地点,盛世荷苑2号地第二商业街林家轩药铺。”

    谢少卿单手抚着脸,默默看着墙体,那张冷峻的面孔闪着寒光,没人知道他心里在盘算着什么,他心里一直在琢磨卢笛说的那个地名,第二商业街,林家轩药铺。

    约在药铺,什么意思?

    她才不会管谢少卿怎么想,安排好了之后,她额外发了一条信息给谢少卿:“房子装修的事?”

    “你负责!”

    他回信息回得飞快,几乎是秒回。

    太好了,这是她来巧家接的第一单,由她全权负责的装修工程,她的同事们吃饭时,她很注意同事们的聊天,她听老员工向新员工说过:做第一期工程之前,要将第一期需要的装修材料从仓库里领出来,领出来之后由运输工人运到工地上,再安排工人做一期工程。

    听起来不太难。

    她向其它的监理打听过,在不确定水泥,沙,灰等材料时可以跟工人们取经,卢笛问了几个工人,把他们所需要的材料,以及各类材料的用法通通记了下来,不记不行,她是门外汉。先前还担心她人生中第一单要泡汤了,没想到还能出现转机。

    燕燕就是她的福星。

    下了楼找燕燕领材料,领了之后顺便将她带到盛世荷苑,燕燕是有些犹豫的:“我两个孩子怎么办?”

    “让刘姐帮忙看着,拿了药很快就回来了。”

    “嗯,只能这样了,这几天生病,我都不敢靠近他们,很怕将病毒传染给他们。”燕燕的声音连生病的时候听起来都好听,很像从前看港台剧时电视剧里潇洒的女主带有磁性的配音。她希望自己快点好起来,将事情稍作交待,跟着卢笛去了盛世荷苑。

    卢笛把她带到林家轩药铺之后,一个人先去了K2,她要清点工人拉过来的材料,并且安排工人施工,用哪个工人做哪种工作她并没头绪,只能一边打电话给江工,一边安排工人做事,工人也是老江湖,见卢笛是个女人,工作上便有些懈怠。

    卢笛辨别不清他们工作上的好坏,墙体刷第一次灰时,她拍了照发给江工,江工粗略地看过之后,给了她一个大拇指,接下来的每一道工序她都率先拍照发给江工,江工不耐烦了,打电话将她一通臭骂:“我拜托你动动脑子,行不咯。什么都来问,我的工地谁来帮我管,你管吗,我的工地你负责?”

    吼得她无地自容。

    更恐怖的是,在他这里得到的OK,到了彭总那边全部被推翻,他是在微信群里吼的,就吼她一个,墙体刮灰不合格,画的线路不合格。

    “有眼睛吗,墙体平不平都看不到啊,不平的地方要找人凿平,找人会不会,不会的可以找江工,蒙着脑袋做事只能适得其反。返工,返工,费用从你的佣金点里扣。”

    江工骂完,彭总骂,彭总骂完,江工又骂。

    好像她真的成了一头又蠢又笨的大笨猪。

    卢笛的心里很不爽快,被骂得怂了,耸拉着脑袋憋着一肚子的气,谁跟她说过这些,老板,她上岗的时候培训过吗?有谁带过她吗?没人啊。

    没一毛钱进账,倒像是还欠了他百八十万似的。

    她打电话找工人协商,工人也欺负她:“我们是按你的要求做事的,这个责任跟我们没有关系。”

    他们在这一行业待的时间不短,能不知道墙体不平时要凿平墙体这个事,自认倒霉?怪只能怪自己不够专业吧!

    算了,花钱买教训。

    另一端,坐在电脑前的有着绝美容颜的男子盯着在视频上走动的女子。

    他的两个随从站在他的身后,一脸严肃,目瞪前方。

    视频中的卢笛打电话请凿墙的大姐过来凿平。凿墙的大姐对卢笛印象好,她一个电话,两个粗旷的大姐过来了。

    不过几分钟的事情,墙体这块搞定了。

    俩大姐问她:“还有别的地方吗?你请我们一次是按次数算钱的。”她们比着刚才的墙面,“就这一丁点,你们不划算。”

    卢笛抓着头发,她不知道。

    在视频这边的男人捂着嘴暗暗好笑,这么个抓法,头发都得让她自己抓成秃头了。

    两大姐提醒她,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她的同事,一提到她的同事,她的头垂得更低了。骂她的人不少,暗地里取笑她的人更多,真正能给她正确提示的,一个也没有,靠他们,不如靠她自己,瞎子过河,慢慢摸索呗!

    视频这边的男人捏着唇笑,他的指尖一点,他的两个随从点头。

    随从给卢笛打了一个电话,很平缓的问她工程进度,卢笛低声向他解释。其貌不扬的随从漫不经心的跟她提到了厨房、地面、阳台、卫生间等不平整的地方。

    卢笛灵机一动,把刚才他说的话向两个凿平大姐转述了一遍。

    她松了一口气,凿平搞定了。

    视频这个的男子打了个响指:孺子可教也!

    凿平之后,补刷墙体的第一道灰,接下来该安排电工进场了,电工进场时必须安排业主与电工对接,这个情况她在江工的工地上恰好见过。

    她打电话找电工小刘,小刘是外地人,跟彭总一样精瘦,两眼闪闪发光,她在工地等来小刘之后,很客气地跟他说话:“那就麻烦你了。”

    小刘似乎不太喜欢卢笛,说话一点不留情面:“不是说了吗,让你联系业主。”

    “业主现在没空。”

    小刘的态度很傲慢:“跟你说了也是没用的,你赶紧联系业主,我还一堆的事要忙,不请他过来,我可走了。”

    卢笛很无奈,谢少卿吗?

    他现在正在热情的约会有夫之妇,约的还是老总的老婆,他哪有空过来,那不如联系那个长得其貌不扬的谢先生,他应该也在楼下,卢笛打电话把他叫了过来。

    谢先生来得很快。

    刚才一直在弄电线的小刘,在见到谢先生时,马上换了一个态度,他领着谢先生在屋子里打转,准确的说是做水电的定位,譬如客厅的灯装在哪个位置,电视插座装在哪个位置,厨房的灯,插座在哪个位置。谢先生也不懂这些,胡乱指位置,每指完一处,小刘立马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最终定下的方案是小刘给的建议,谢先生欣然应允。

    卢笛心中暗暗高兴,对接好了以后就可以施工了。

    谢先生这边一走,小刘拿着冲墙钻往墙上开凿,卢笛心中佩服小刘的爽利,朝他竖大拇指,小刘可一点也不买她的账,“你给我拿三组线过来,还有......”可能太多了,他随手拿了一张纸,鬼画符似的写了一大堆,都是他要的材料,有管子,电线,接头,螺丝,弯头。

    卢笛看得头皮发麻。

    拿着单子回去找燕燕,燕燕主管仓库,材料的事情多跟她学学也能很快上手。走出小区她才想起来,燕燕还在跟谢少卿约会,那好意思打扰吗?那不去吧,耽误了电工的工作,他会让自己赔偿损失的。

    那就去吧。

    她卷着材料单子往林家轩药店走去,进了店,只看到一个销售员待在前台,很客气地问她需要什么,卢笛向她打听起燕燕。

    “哦,那个戴口罩的女人,她跟一个男人走了。”

    “去哪了,你知道吗?”

    销售员摇头:“这个我可不知道了。”

    卢笛从店里出来,一心只想着拿材料的事情,燕燕不在,那不如问江工,他怎么说也是工程部的总经理,问他总不会错吧。

    她打了江工的电话,江工再次将她臭骂了一顿:“你是有病吧,拿材料的事情也跑来问我,知道不知道谁管仓库啊?”

    “知道。”卢笛弱弱地应了一句。

    那边如山河咆哮般地吼:“知道还来问我。”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