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李工被开除

    王工被踹得眼冒金星,江工继续训着他们:“监理这份工作不是那么好做的,外表看着光鲜亮丽,人事关系错综复杂,最主要的是能受得了气,能受得了公司的气,受得了客户的气,还要能受得了我的气,受不了气的趁早滚。”

    他一开口总是没完没了。

    从八点说到晚上十一点,从头到尾听他一个人说。

    他们只能乖乖站着,乖乖听着。

    十一点一过,散会了,她揉着眼睛回房间,天气冷,手冷,脚冷,她好似已经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忘了从前她金枝玉叶的生活,也忘了沈星俊将她捧为皇后般的生活。

    当她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之后,她必须每天早上六点钟从床上起来,早餐在路上解决,中午一点多赶回来吃剩饭剩菜,扔下碗筷再次赶到工地上,忙到晚上看不见五指时回到宿舍里来,再匆匆扒拉完剩饭,晚上参会,参会完之后写工作总结。

    工作总结是每天必须要完成的内容,彭总看完每个监理的工作总结就能知道监理们的工作进度,出现重要环节时他会亲自到工地上检查。

    卢笛写完工作总结以后,准备洗洗睡,去浴室接水时,恰好李工跟王工一块上来了,两个人一行走一行说,李工一直重复着一句话:“快些做完,好赶紧回家了。”

    他这句话卢笛也并不是第一次听说。

    前两回吃饭时也听李工说起过,卢笛猜测李工的工地上工程进度应该是很快的,真想过去看看他那边的情况,这里也没别人,趁王工进浴室时,她问李工:“我可以去你的工地上看看吗?”

    “可以。”

    “那明天上班的时候,你发个定位给我。”

    “嗯。”

    王工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彭夫人领着她的两个孩子进浴室,经过卢笛身边时她像是无视卢笛的存在一般不看她也与她说话。

    卢笛赶紧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也猜测过彭夫人跟谢少卿的关系,觉得最有可能的应该是旧情人,假如是旧情人肯定不想让第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避开她也是正常。

    这样想之后,卢笛安然睡去。

    第二日一大早,她早早地来到了工地上,将工地上的事情安排好了之后,下楼转去1号地四栋1801找李工,刚走下来,碰上王工陪着一个时髦女郎往外走,卢笛背过身,时髦女郎朝她开口喊道:“卢工。”

    第一次听到一个女人这样叫自己,感觉怪怪的。

    与她并排走着的王工赶上前来告诉她:“彭总给你安排了一个新的工地,在1号地9栋,跟我的这位业主是邻居,彭总让你约业主、设计师找个机会碰个面。”

    王工的业主说话嗲嗲的,也十分的自来熟:“刚好我要王工带我去看看家具,卢工,你也跟我们一起来吧。”

    卢笛几乎被她噎死,也不知王工哪来的闲情陪业主看家具,自己的事情还忙得晕头转向呢!卢笛摆手道:“让王工陪您去就成,这方面他是专家,我就免了吧。”几句话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

    王工是专业拆后台的,一句话将她给卖了:“你除了K2,也没别的工地,还能比我忙?”

    卢笛听了他的话,心中很不爽快:“我跟李工约好了,去他的工地上帮忙。”反正他不给自己的脸面,那她干嘛还要去维护他的脸面,相互撕了再说。

    王工也是出了名的脸面厚得堪比城墙,他直言道:“他那里你就不用去了,他的工地上出了很多事,你去了只会被连累,还不如跟我们去看家具,你的客户要求陪同看家具时你又有了经验,岂不两全。”

    看个家具还要人陪,矫情!

    虽然王工极力劝说,卢笛仍是没有兴趣陪着王工跟他的业主,她实在没事时,宁愿一个人在小区里散步也不愿意跟着他们看家具。

    王工的业主嗲嗲地说道:“那我们走咯,卢工再见。”

    最好再也不见。

    卢笛拿起手机准备发信息给李工,工作微信群里跳出来好几条信息,她打开一看,怔住了,其中有一条说的是:李工被开除了。

    开除?

    他犯了什么错,为什么?

    他是她来这里上班第一个热心帮她的人,她都没有好好的跟他说声谢谢,现在却收到他被开除的信息,她把信息给关了,径直往李工的工地上跑,到了4栋1801,却并没有见到李工,一个扫地的清洁工正在清理房间里的垃圾,乍一见卢笛,误以为她是这套房子的业主,对卢笛说话毕恭毕敬的。

    卢笛问他:“负责这套房子的监理呢?”

    “这个,那个,我只是负责打扫卫生的,监理的事情我不知道。”

    卢笛闷闷地下了楼,回到K2,安排清洁工人将房间的卫生打扫完了之后,她将房门锁了,这时,手机响了,是设计师杨工打来的电话,他正领着9栋2004的业主往盛世荷苑赶,让卢笛在9栋门口等着他们。卢笛刚走到9栋门口,杨工已经带着业主过来了。

    一个脸庞圆圆,身材圆圆的中年妇女,胳膊上挎着一个黑色的包包,杨工很客气地跟业主介绍卢笛说,这是负责她房子的监理卢工,卢笛跟杨工嘴里范姐打招呼示好。

    闲话不多说,范姐领着他们去了2004,原来范姐的房子之前做过装修,范姐嫌之前做的装修不好,这才找上了巧家装饰,要求将原来做的装修全都刨掉,重装。卢笛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她刚入门的眼光来看,范姐家的地砖铺设得还可以,但是从墙上凹凸不平的抹的水泥掩饰的水电安装和角钱都不平的插座开关来看,水电做得确实很差。

    杨工年龄虽小,说话做事却很老练,将他的专业知识一一解释给范姐听以后,不只是范姐,连她也觉得杨工这个首席设计师比童优优高了好几个档次。

    卢笛听着杨工向范姐陈述他的设计方案,她暂时将李工被开除的不愉快抛到了脑后。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