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追责

    “不用了,身正不怕影子斜。”

    龚新亮的眉眼闪过一丝邪笑,他淡淡地说道:“你太天真了,小说看多了吧,还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的一身正气只会让你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无法立足。”

    “那又如何?”

    “如何?”龚新亮笑得更张狂了,“流落街头都会让人踩扁,你说如何。”

    卢笛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她火速地把电话挂了。

    坐在床边久久没动,当她听到楼下的脚步声时,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下放下来了,这时,她感觉到困了,在床头略歪了歪。

    “彭彭彭”门外响起了很重的敲门声,从敲门的力度来判断,敲门的人是江工,都已经这么晚了,他还来找她。

    卢笛应了一声,起来开门。

    站在门外的果然是江工。

    江工的脸色很严峻:“你发现燕燕在浴室里求救是什么时候?”

    时间,她记得不太清楚了,她想了想答道:“我上楼之后,听了一段时间的音乐,一共听了七首歌。”她究竟是什么时间上楼的,她并不清楚。

    “然后,一直没出过门?”

    “没有。”

    “那浴室的窗户被反锁的事情你知道吗?”

    卢笛摇头。

    “这段时间你一直没用过浴室?”

    卢笛再次摇头。

    “女孩子,怎么这么不爱干净?”他老婆不洗澡不换衣服是没办法睡觉的,即使再晚,她也会钻进浴室里冲个澡,这几天天气比较冷,都是他带着老婆去外面的澡堂泡的澡,他跟他老婆可以排除嫌疑,二楼的那群男人,大半个月才洗个澡,浴室是关是开他们完全不在意,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地方,上完厕所,一般都会将浴室的窗户打开,透透气。其它人也就算了,卢笛的房间距离浴室是最近的,她几天不洗澡可以理解,那不可能几天都不上厕所,上完厕所,正常情况下都会开窗户。

    江工一脸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可以肯定这几天你都没有用过浴室和卫生间。”

    卢笛比较不愿意跟他讨论这个,但是龚新亮事先跟她说过,她是他们怀疑的人,她要有足够充分的证据洗脱她的嫌疑,她张口道:“这几天晚上,我都跟谢少卿在一起。”

    “嗯!”江工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随后,他领着她来到了彭总的房间,朝彭总努嘴:“你自己跟彭总说清楚。”

    彭总见到卢笛又开启了他哇啦哇啦说不停的模式:“我老婆说你把浴室的窗户给钉死了。”他一开口就给了卢笛一记重锤。

    “我想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我也没有完全听信她的话,就想听听你怎么说。”

    卢笛把对江工说的话又对彭总说了一遍,彭总听了以后,半天没吱声,他朝江工看了一眼,江工一闪身往旁边躲。

    彭总叫道:“别走,你给我出个主意。”

    江工见逃不掉,只得从墙的这一面移了过来:“还能有什么主意,把当事人问问话不就得了。”

    彭总挠头:“你以为这是别人啊,还问话,他可是我们的客户,衣食父母,这怎么问得出口,这卢工也奇怪,我们公司里一大堆的未婚青年才俊,你怎么就找了个客户男朋友,你知道他的身世背景,知道他的来历吗?我可听说谢少卿这个人不靠谱,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你跟着他,不是耽误你的青春吗?”

    “这个,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喜欢他油嘴滑舌,能哄我开心。”卢笛接道,心里想的却是,他不是应该追究害她老婆出事的罪魁祸首吗?干嘛一扯一扯的就扯到了谢少卿身上。

    “说得也是,那改天约个饭。”

    “啊!”

    江工拍着她的脑袋:“约你男朋友请我们吃饭,把我们公司的一朵花给泡走了,怎么也应该表示表示才对。”

    卢笛后悔不已,她是信口开河,她是为了洗脱嫌疑,她是为了把话题转移,谁知道这两头老狐狸七绕八绕的把她绕进了坑里,他们跟谢少卿一见面,随便一两句话不就把事情的真现给套出来了吗?

    实在太卑鄙了。

    从他们问话之后,卢笛变得寝食难安起来。

    她还听说,彭夫人自从那次在浴室里遇险之后,一直闷闷不乐的,童优优约她去看望她,卢笛没敢去,她心虚。

    不是因为她在浴室里差点窒息这件事,而是她跟彭总他们说谢少卿是她男朋友这件事,多嘴多舌的彭总一定会把这件事添油加醋的告诉彭夫人,彭夫人听了以后能开心吗?不开心可不就是闷闷不乐的。让卢笛闷闷不乐的是彭总还真的把谢少卿约出来了。

    那天下班之前,彭总打了个电话给她,他的声音听起来一直都是兴高彩烈的,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老婆在医院里住院而有半分沮丧:“我已经把你未来老公约出来了,在桃花源这里,你盛妆打扮一下,我请你们吃个饭。”

    说完把电话给挂了。

    卢笛六神无主地在屋子里转圈。

    她,哪有脸去见谢少卿,要不要现在发个信息给他,嗯,她下定决心,向谢少卿坦白,她发了一连串的信息给谢少卿,罗嗦地向他解释当时的情况,还有现在的情况,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完信息之后她心里还是很不踏实,她又给谢少卿打电话,他的电话一直在占线,卢笛根本打不进去,她不死心,打了一次又一次,许久之后,她收到他的一条回信:我知道了。

    卢笛的脸都垮了,知道了,知道了是几个意思,意思是她是去呢,还是不去?

    那还是去吧。

    她摸着脸跑了一趟桃花源。

    桃花源是很高档的私人会所,她曾经经过这个地方很多次,没有一次进去过,她的父亲是这里的VIP会员,父亲也只有接待贵宾的时候才会去桃花源。

    到底有多神奇,待会她就能见识到了。

    卢笛搭计程车过来的,站在桃花源的大门口站了许久,一辆驰弛而过的车子在她面前停了下来,谢少卿把车窗摇了下来:“上车。”

    卢笛坐在副驾,一脸的拘束。

    谢少卿抽笑道:“平白无故得了个女朋友,有意思。”

    卢笛侧脸看了他一眼:“谢哥,当时的情况我已经跟您说清楚了,我没有要巴结您的意思。”

    谢少卿把车停在了包厢外边的停车位,拉手刹时他戏谑地说道:“难道我不值得你巴结?”

    卢笛的脑子有点抽,她一不小心又说错话了?

    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对,当哑巴,一问三不知,三问四摇头,打定主意之后她再也没开过口,彭总跟江工已经在包厢里了,跟过来的还有小王工,王工,艾工,全是工程部的同事。卢笛挥着手向他们打招呼,站在她身旁的谢少卿很自然的揽着她的肩膀:“亲爱的,不向我介绍一下你的同事么?”声音不大不小,她可以确定的是在场所有的同事都听见了。

    亲爱的?

    这就是乱说话的后果。

    “咳,咳,我来迟了。”

    卢笛回头,身后却是龚新亮,他也来了,不是说这里是很高档的很私人会所吗?这家伙的出现让她浑身不自在。

    彭总手一挥:“不迟,不迟,刚刚好。”说着朝龚新亮不停地眨眼。

    “那就请咱们公司一枝花的男朋友入座吧。”江工说道。

    不知为何,卢笛的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坐在谢少卿身边,一言不发,江工和彭总两人唱主角,其它人都不出声,客气了几句之后,江工让服务员搬了两箱酒过来。

    卢笛不好的预感坐实了。

    江工拎了一瓶酒放在谢少卿的面前,谢少卿客气地一笑,接下来戏上场了,彭总意思意思地跟所有人碰了一杯,江工开始向谢少卿敬酒,江工敬完,艾工敬,艾工敬完,王工敬,王工敬完,小王工敬,一圈下来,卢笛弯腰一看,谢少卿的脚边放了一个排的酒瓶子。她心里很愧疚,想着要不要将功补过,接下来的酒她替他挡了。

    她伸手抓酒瓶,被谢少卿按住了,他微微笑着:“怎么能让你替我呢,放心,这点酒不算什么。”

    还不算什么,他越是这样讲,卢笛越是一万个不放心,都说酒喝多了人会变傻,身体会变差,喝了酒的人也不能开车。

    她站了起来,举着杯子对其它人说道:“各位同事,多谢你们的盛情作陪,少卿,他还要开车,实在是不能再喝了,我干了这一杯,多谢大家的成全。”

    她拿着酒杯把酒喝光了,龚新亮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他不紧不慢地说道:“一杯酒哪够啊,你要显示诚意,至少也要把那两瓶干掉我们才服。”

    谢少卿亦冲他笑:“男人的对手应该是男人,亮工要显示自己的能力可以放马过来,跟一个女孩子叫板,不太好吧。”

    龚新亮大笑起来:“这是一个男女平等的世界,没有什么男强女弱,谢哥这么说话,倒是有点瞧不起女孩子啊。”

    他们这番唇枪舌战,让卢笛捏了一手心的汗。

    “怎么会呢,我这是心疼自己的女人。”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