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假戏真唱

    卢笛被他的话呛到了。

    他的话却把龚新亮给激怒了,他的眼神里透着一股狠意:“行啊,那咱们单挑。”说着,他拔开酒瓶盖,眼睛一直看着卢笛,卢笛避开他的眼神,谢少卿朝她看了一眼,轻轻拎着一瓶酒,已经喝了那么多瓶的他依旧优雅。

    龚新亮一心想要灌醉他,刚开始一人一瓶的喝着,喝着喝着,一人两瓶的喝,谢少卿还没倒下,他先倒下了。

    彭总在他们拼酒的中途接了一个电话先行离开了,江工也因为工地上有事情打了一声招呼也离开了,其它的监理吃饱喝足以后,看着他们拼酒,看着看着,他们自己喝了起来,喝够了,提脚走人,最后只剩下他们三人呆在堆满酒瓶的包厢里。

    龚新亮倒下后,卢笛陪着谢少卿去取车。

    刚进驾驶室,谢少卿倒下了,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

    卢笛看着谢少卿的侧脸,竟然有些心疼,呼~~她吐了一口气,外面的温度有点冷,门卫过来敲他们的车窗,卢笛把车窗摇了下来,仰头问他:“有事吗?”

    “车子不能停在桃花源过夜。”

    卢笛为难地看了谢少卿一眼:“可是,他喝醉了。”

    “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替人泊车的号码,你们叫人把你们的车开出去,外面有旅馆。”门卫的口齿颇伶俐。

    卢笛点头,她想起了在包厢的龚新亮,怎么说也是同事,也不能扔下他不管,她叫住门卫:“那包厢里的同事也麻烦你们了。”

    “包厢里的同事,那不归我管。”

    “啊!”

    怎么办,不然在群里发个信息,让他们来处理吧,卢笛拿出手机,手机停电关机了,我去,这算什么情况?

    算了,先把谢少卿安顿好再说。

    没有手机啊,那不然拿谢少卿的手机打个电话试试,她伸手去摸谢少卿的电话,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你要干嘛?”

    “拿,拿手机。”卢笛很心虚。

    谢少卿把手机拿给她。

    哇,这么好说话。

    再看他的脸,轮廓分明,皮肤细腻,其实还挺有魅力的,卢笛摸着下巴不自觉地笑出了声,她拿着谢少卿的手机翻来翻去的看着,没有屏幕锁,这不科学啊,谁的手机不设密码锁啊。打开手机她把门卫给的号码忘记了。

    “糟了,也不知道门卫在哪?”

    “157......,是这个号码。”趴在方向盘上的谢少卿报出一串号码来,卢笛傻了眼,他到底是真的醉了还是在装醉呢,好强的记忆力。

    卢笛拨打了谢少卿给的号码,在车上等了一段时间,一个身着西装,风度翩翩的年轻人来到了他们的车子面前,他俯身问快要睡着卢笛:“是你们找我吗?”

    卢笛发觉到自己的失态,火速坐了起来,她一抹嘴唇应道:“你,你是过来代泊车的。”

    “嗯。”

    年轻人把谢少卿挪到了副驾驶。

    他开车把卢笛和谢少卿带到了附近的三星级宾馆门口,把车停好之后,又帮着卢笛把谢少卿带到开好的房间里。

    卢笛身上卡上都没钱,不管是付泊车司机的劳务费,还是在前台登记,她都不得不摸谢少卿的口袋,谢少卿一共有三个口袋,每个口袋都有钱,每个口袋的钱都不多,三个口袋所有的钱加起来刚好够泊车劳务费和开房的钱。

    这让卢笛感到困惑。

    不管怎么样,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问题是,现在怎么休息,一张床,两个人,这床看起来不够大,哎,三星级的,到底比不上五星级的,她拿以前住的五星级宾馆跟现在的宾馆比,认为这里不够档次。比过之后她又自嘲,她在巧家装饰当了一段时间的搬运工,搬得腰腿都粗了,哪还有脸比较从前。

    想到这些,她不再为现在的处境为难了。

    太困了,对了,工作总结忘记发了,她拿着手机去楼下的前台要求充电,开了手机以后她发了工作总结在工作群里,很快,她收到一条信息:我看到你了。

    发信息过来的是龚新亮。

    卢笛回过头四下张望,她内心里涌现出恐慌:该不会跟过来了吧。她跟前台的收银道了谢,把手机一拔,急急忙忙地往电梯里走。

    “丁铃铃”手机又响了。

    “你别走。”

    卢笛被吓得头疼,只觉得电梯里处处都是鬼影,她抱着头焦急地等着电梯到达楼层,电梯好像出了故障似的,一直停在十二楼,她急得直跺脚。

    “我到了。”

    电梯门打开了,龚新亮邪笑着走了进来。

    卢笛提着脚要往外走,被龚新亮拉了回来:“去哪啊,你跟着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放开啊。”

    龚新亮不肯放。

    “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放你离开呢,你别去找他了,他不适合你的。”

    卢笛使劲地挣脱他:“滚开,你这流氓。”

    龚新亮邪魅地笑了:“流氓,那我就流氓给你看看。”

    “啊!”

    卢笛想喊,却喊不出声来。

    “啪!”她的头撞到床头柜,她疼得醒了过来,醒过来的她这才发觉自己靠在床头时居然睡着了,谢少卿歪睡在床的另一头,她站起来去浴室里洗了一把脸。从浴室里出来之后她赶紧回到了刚才自己坐着的地方,外面还是一片黑,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

    她歪着头眯着眼睛继续睡,想等到天一亮,赶紧离开这里回到公司宿舍去,这一睡睡过了头,当她醒过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她揉着头,看着窗外的刺眼,她一个激灵要爬起来,却发现腿脚麻木得厉害,捶打的时候把谢少卿吵醒了。

    谢少卿坐了起来,看了她一眼:“早。”

    “早!”

    他就不问她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以他的花容姿色,他认为她对他有非份之想也正常的吧,卢笛低垂着头不再看他。

    “既然这样了,不如假戏真唱吧。”

    “什么?”卢笛皱眉,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谢少卿没有过多的解释,他继续说道:“正好,我也有别的目的。”

    “我迟到了。”她的手机没充电,工地上的工人打不通她的电话,肯定会找江经理,到时候免不得又要挨训,她都在心里作好挨骂的准备了。

    “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被抓到把柄是要扣工资的,东扣西扣的,到时候哪还能拿多少钱。”卢笛在谢少卿面前没有过多的隐瞒情绪,许是昨天他的壮举让她觉得可以依赖。

    谢少卿微微一笑:“我可以替你解释。”

    “怎么解释?”

    “你说怎么解释?”谢少卿走到她面前来,摆着姿势拍了一张自拍。

    卢笛反应过来,他刚才拍的照片里有她。

    “不可以。”

    卢笛伸手去抢,可惜已经晚了,谢少卿已经把他们亲密的合照发到了群里,就像要昭告天下似的,用一张照片告诉所有人他们之间的关系。

    卢笛想到了燕燕,她猜想谢少卿故意将错就错公布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是为了接近燕燕,有了女朋友在公司里,他可以借着约会女朋友经常到公司里找她,到宿舍里找她,实际上撇下她暗渡陈仓地去找燕燕。燕燕管公司的仓库,即使他跟燕燕聊什么,也不会有人注意到。

    哇,好深的城府!

    那在这场交易里,她也得为自己争取点利益,她问谢少卿:“我有什么好处?”

    谢少卿反问她:“你想要什么好处?”

    要什么呢?

    钱,无缘无故地拿人家的钱也不太好,她反正是要这个地方生存的,貌似谢少卿也有些能力,那不如跟他要点关系。

    她想好之后告诉谢少卿:“我呢,在巧家还没有站住脚跟,我希望在我有难处的时候,你能够出手帮我。”

    谢少卿眯着眼睛:“就这样?”

    “嗯,就这样。”

    “好,成交。”

    “我现在要去你们公司,你跟我一起去吧。”谢少卿把衣服往肩后一甩,卢笛眨着眼,“你要去找老板娘?”

    果然如她所想,没料到的是他迫不及待。

    谢少卿没有说话,卢笛当他默认了。

    “等我十分钟。”卢笛洗了一把脸,跟着谢少卿到了公司,到公司之后,她很自觉地下车,打了一辆车到盛世荷苑,进大门的时候正好碰到小王工,卢笛想起之前童优优极力撮合她跟小王工,现在她跟谢少卿这么高调地秀恩爱,在他面前实在不好意思,小王工并没有把之前的事情放在心上,他跟卢笛打招呼:“卢工,谢哥不是在群里替你请假了吗,怎么还过来,不放心工地啊。”

    他替她请假,他也没说啊。

    一直到公司也没说,难道这是他们交易后的第一波福利吗,让她免于被责罚,她不自觉地扬了嘴角,小王工说工地上还有事要忙,急急忙忙地走了。

    卢笛去了K2,谢哥的房子。

    他的这套房已经吊好顶,刮好灰,再等两天便是木工进场,她把现场拍了照发在群里,其它的群都安静,就她发信息的这个工作群,平时看似没什么往来的同事都忍不住调笑她几句。

    “哟,恩爱秀完了秀房子。”

    “卢工平步青云。”

    “有好的,也给我们介绍介绍。”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开了,卢笛没有放在心上,她的心里对谢少卿充满疑惑,他真的是医生吗?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