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他的身份

    身上一丁点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味道都没有。

    把套房里里里外外都检查之后,她关了门往外面走,走出来时又碰上王工带着他的业主出门,还是上次那个业主。

    两人有说有笑的往她这边来,这次,卢笛往旁边一闪,没让他们看见自己。

    “今晚去我那。”业主向王工发嗲。

    卢笛一个激灵,这可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了,她小心地探了头出来,正好看到那个业主往王工的脸上亲了一口。

    她拍着胸脯直呼:“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她的手机响了,她捂着听筒往后退了几步接电话,电话是谢少卿打过来的,问她在哪?

    “我当然是在工地啦,还在待哪?”

    “下了车,人都不见,你好歹说一声,我找你找了半个城了。”他的话说得有点夸张,在公司里找了很多遍倒是真的。

    卢笛心里赞他还挺有演戏天赋的,随时随地进入状态。

    “我认为你有要紧事要忙,也没敢打扰,再说我工地上确实事多,又接了新的工地,要忙的事情特别多,忘记跟你说了,真的对不起。”卢笛的道歉很诚恳。

    诚恳到谢少卿听着听着就心软了,他心一软,说话的语气也软了三分:“我接你吃饭,你在哪,我现在过去接你。”

    “吃饭就算了吧。”她也没钱,外面的消费多高啊。食堂里做得再差,至少不花她的钱啊,她现在不是爸爸公司里的养着的千金了,凡事多打算,多考虑才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安枕无忧。

    “那我去你们公司食堂里陪你吃。”

    卢笛再次傻了眼。

    谢少卿说到做到,还真的跑到公司食堂里来了,做饭的大姐一看多了一个人,对谢少卿格外客气有礼,专挑好吃地往他碗里夹。

    谢少卿笑道:“你们公司的食堂还挺不错的。”

    卢笛嘟哝着说道:“待久了你就知道了。”

    “你说什么?”谢少卿凑她很近,卢笛本能地退了一下,“没什么。”

    谢少卿冲她笑了笑,这时,燕燕带着她的两个孩子下楼了,昨天,他们在桃花源吃饭时,燕燕从医院回来了,晚上彭总把她接回来,第二天早上回医院办的出院手续。她下楼给两个孩子盛了两碗汤,也不看谁,捧着两个碗又上了楼。

    卢笛看了一眼燕燕,又看了一眼谢少卿,谢少卿没有抬头看燕燕,她在心里猜测:他们是不是吵架了,找不到台阶下,拿她挡在中间,那她,要不要也回报谢少卿,当一回和事佬?

    她三两口把饭吃了,谢少卿劝她:“饭不要吃得太快,对胃不好。”他说话时,卢笛看到童优优一脸哀怨地看了她一眼,卢笛并没有将谢少卿的话听在耳朵里,她站了起来,随童优优上了楼,进了她的房间,童优优把话说开了:“卢笛,你是什么意思,你把龚新亮这种人领进来我们的圈子也就算了,谢少卿又算怎么回事?”

    她这次的反应更大,让卢笛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又不想让其它人听见她们之间的争吵,她软语道:“优优,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可以吗?”

    童优优沉默了几秒,她低声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就往公司里领。”

    “不是你说的吗?他只是一个医生。”

    “刚开始我也只是以为他是一个医生,你也不说了,他的来头不小,所以,我特意找人查了一下,还真如你的第六感所料,这个人来头不小,不是我们可以惹得起的,也不是我们公司可以惹得起的。”童优优一股脑将找到的信息全都说了出来。

    卢笛辩解道:“我也没打算招惹他。”

    “你这还不算是招惹,要怎样才算招惹,你们俩关系好那还好,关系不好,我们都得玩完。”童优优气愤难当,也气恼卢笛做事不经大脑,气得她乱嚷道,“我们的同盟关系就此破裂,以后大家各走各路。”

    “优优。”

    喂,即使要各走各路,也透露一点信息给她啊,他什么来历?

    卢笛蔫蔫地回到二楼食堂,艾工从楼上下来,问她:“去工地吗?”

    卢笛点头:“去。”

    “一起吧,我拿了材料你跟我一起走。”

    “好,我跟谢少卿说一声。”咦,她为什么要跟他说一声?卢笛自嘲,她转身往楼下走,谢少卿追了上来,他揽着她的肩笑道:“怎么不等我?”

    “我要去工地。”

    “我跟你一起去。”他像是赖上她了一般执意要缠着。

    卢笛皱眉:“你不需要上班?”不自觉地拿他跟沈星俊比较,沈星俊是很听她的话的,沈星俊会认真上班,沈星俊很乖。这么一比,沈星俊是王子,谢少卿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混混。

    “公司里的事都忙完了,我可以陪你。”

    “你不是医生?”卢笛着实好奇。

    “我是。”

    “逗我呢,医生在公司里待着。”

    谢少卿哑然失笑:“家庭医生。”

    “专为富人服务?”

    “专为自己人服务。”

    “其实呢?”

    “游手好闲。”

    他不愿意说,卢笛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仓库里,艾工已经领完材料,燕燕跟艾工有说有笑出来,待见到卢笛时,面色变冷,卢笛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谢少卿,她知道他一直跟着她是为了见到燕燕,且不让其它人产生怀疑,其它人是不怀疑了,燕燕却不高兴了。

    她轻声对谢少卿说道:“你的目的达到了,不需要继续演下去了,待会我跟艾工走,你留在这里吧,别人问起,你就说替我拿材料。”她觉得她能回馈的也就这么多了,说完之后上了艾工的车,在后座等着艾工载她去工地。

    卢笛上了车子的后座,谢少卿也跟着她上了车。

    她不解:“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谢少卿反问她。

    还在呕气吗?

    她刚想说些劝解的话,艾工上车了,他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一对情人,话说得酸溜溜:“不带你们这么虐单身汪的,还特意坐我的车虐我。”

    卢笛笑了:“瞧艾工说的,艾工虐单身汪的时候我们还在玩泥巴呢。”

    “哎,你这小嘴,比抹了蜜还甜啊。小谢,享福啊!”

    “哪里哪里。”谢少卿客气地寒暄。

    说话间,车子已经进了盛世荷苑的地下停车场,艾工打电话叫他的工人过来搬材料,卢笛和谢少卿下来时,有一辆车停在他们身边,两人绕过来时,车门打开了,龚新亮下来了。

    “哟,跟得还真紧。”

    谢少卿笑道:“那当然。”

    “那跟紧了,跟丢了可找不回来的。”龚新亮的话语里充满了挑畔。

    谢少卿依旧笑,他不理会龚新亮,牵着卢笛往电梯口走去,确定龚新亮没有跟过来才松开卢笛的手,卢笛要去的是11栋的2203,这套房原来是李工的业主,李工走了以后,后续装修工程转给了她。她进了2203,谢少卿依然跟在她的身后。她先将各个房间检查了一遍,听江工说他这里的问题挺多,线路安装不达标,要拆了重新装,卫生间里有两处的排水管装得太高,得凿掉重装,除此之后,还有阳台的防水需要重新做。

    卢笛在本子上记下了需要重新处理的事项,并一一打电话约工人过来处理。

    谢少卿拿着工具把封套做好了。

    卢笛咋舌:“这个你也会。”

    谢少卿点头。

    “你会不会是想来我们公司上班?”卢笛有这种想法不奇怪,假如他能来公司做监理,那跟燕燕接触的机会更多。

    谢少卿摇头:“没兴趣。”

    不在她面前提起任何一句有关燕燕的事情,实际上是为了保护她,毕竟多一个人知道对她来说多一分危险。

    他没兴趣提,卢笛亦没兴趣问他。

    她将这套房的工程安排好了以后,拍照发到工作群里,并交待了工作的安排事项,接着来到了13栋,13栋有两套房,一套是原来沈工跟的工地,另一套是最近接到的工地。沈工跟的工地已经接近尾声,现在只等木工进场。卢笛跟客户联系了供货商,供货商承诺最快过来量方,这一套交待清楚之后,最后到了2804,这套房的户型跟以往接触的户型都不太一样,进门是阳台,阳台这边又开了一扇门,这扇门打开之后是客厅,业主跟设计师沟通以后把进门的左边角落作为厨房,把整个大客厅隔断成饭厅和客厅,大客厅的左上角开了一扇门,从这扇门进去之后依次有四个卧室。

    “你觉得业主选的这套房如何?”卢笛问谢少卿。

    “我不懂。”

    “那你怎么挑的K2?”

    “随便挑的。”

    随便挑,就像在大街上买白菜那样随便挑吗?K2那套房户型很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房间两面采光,又避开了胡同风,既能采阳,又能纳阴,随便挑能挑到这种户型,也算运气极佳了。至少,比眼前这个大户型要强。

    这里的风太大了。

    又在28楼。

    “小心,别靠近阳台。”谢少卿提醒她。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