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预谋(二)

    “我为他生气,他配吗?”江工不以为意。

    刘会把吃过饭的碗刷了,她问江工:“那件事,公司怎么处理的。”

    “哪件事。”

    刘会提醒他三个字:“保洁员。”

    江工嘴里叨着笔,手机上输着号码,他在查吊顶安装的尺寸数据,对老婆的提问没放在心上,只是“嗯”了一声。

    刘会问他:“嗯是什么意思。”

    江工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出去逛街。”

    “逛你的大头鬼,不要出去。”

    “有人陪的。”她跟老公撒娇。

    “谁啊?”

    “当然是你啦,老公大人。”

    “我没空。”

    “不管,你不陪,儿子有意见。”

    “好了,等我忙完陪你去逛。”

    刘会知道,这十月怀胎她就是皇后,怀了龙种,那便是皇太后,能用的职权一招不差的得全用掉,过了这十个月她就是老奴命了。

    从楼梯经过的燕燕听了江工两夫妻肉麻的对话,心里一阵心酸,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她的待遇差那么多,她要求老公陪她逛街,老公只会甩出两句话“忙”“没空”。在家里她就像个佣人,伺候完大的,又忙忙地伺候小的。从来没有人问她辛不辛苦,累不累。明明刘会什么都会,在她老公面前却装得像个不谐世事的小女人。

    她叹了一口气,经过卢笛门前时停了下来。

    她去哪了?

    此时的卢笛被谢少卿带回了公寓里,他把卢笛安顿好了以后,在厨房里烧起菜来,挽着袖子有模有样的,卢笛一睁眼,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她眯着眼睛将周围打量了一番。

    有书桌,有衣柜,还有装饰,面积不大。

    这让她想到了K2。

    这里的格局跟K2实在太像了,那边还有锅碗瓢盆响动的声音,她想起了自己待在家里的时候,有时候赖在床上不想动时,也能听到家里厨房传来的响动,那时候她认为这种声音很好听。

    现在,这里响起了在家里一样的声音,是爸爸妈妈回来了吗?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看到谢少卿时她失望了,怎么还是他。她从厨房门口走了回来,从厨房到卧室并不远,谢少卿端着菜从厨房出来时恰好看到她的背影。

    “起来了,赶紧过来吃点东西吧,你都一天没吃饭了。”

    有吗?

    她没有知觉。

    “天麻炖鸡,补脑。”

    卢笛不觉得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吃的,以前在家里,妈妈也经常用天麻炖鸡汤给她喝,她嫌味道不好,捏着鼻子不耐烦地走开了。

    现在,突然想吃了。

    她走到客厅,端着碗一口一口地喝汤,原来,这种汤挺好喝。

    谢少卿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手机出去接电话,卢笛的眼睛四处瞄,看来看去,看到茶几抽屉里的照片。

    照片里的建筑好熟悉啊。

    卢笛的眼睛一撇,她的心狂跳起来,照片上的建筑不正好是出事那一栋吗?她颤抖着手拿开了第一张,第二张拍的正是那两个保洁员。

    这是什么,什么时候拍的。

    卢笛的脑子一片混乱。

    门开了,谢少卿从外面进来,卢笛已经坐好了,她坐得端端正正的,脸上挤着笑:“谢哥,那,那我就回去了。”她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抖。

    “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我茶几的抽屉你动过。”他一语道破卢笛的谎言,抽屉是半天的,他刚才找东西翻过抽屉,现在,它是严严实实关上的。说明卢笛看过里面的东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谢少卿轻轻笑道:“你的反应出卖了你。”

    “那你想怎么样?”卢笛豁出去了。

    谢少卿依旧笑:“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照片不是我拍的,我在调查他们时,一个匿名的人寄给我的。”

    “什么时候?”

    “你离开餐厅以后。”

    有人寄这些照片给他,恰好她又被困在电梯里了,这些事情如果都连到一起,卢笛有些后怕。

    “你有仇家?”

    “没有。”

    “这样吧,你暂时住我这里,这是房间的钥匙,平时没事不要到处乱跑,等到这些事情都了结之后你再回公司。”

    “我为什么要住你这儿?”再说,方便吗?她再不济,也不至于沦落到这里吧,虽然这里看起来是很不错。可是,跟她有半毛钱关系吗?谢少卿是她的业主,假冒的男友关系。

    谢少卿问她:“那你还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吗?”

    “我可以住在公司宿舍。”

    “那要是想暗害你的人在正好在公司宿舍里,你还待得住吗?”

    卢笛愣住,他知道实情,却没有明确地告诉她,只把她留在这里,既然要害,不管躲在哪里都会有人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有些东西,命中注定的。

    谢少卿摇头,退而求其次:“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明天送你回去。”

    卢笛没有再坚持。

    谢少卿说话算话,第二天果然把她送回了公司宿舍,但是他本人也跟着卢笛进了公司的宿舍,还把他打包的行李搬到了卢笛的宿舍里。

    卢笛要把他轰出去,谢少卿屁股上长了胶水似的死活不肯离开。卢笛环着双手冷冷地说道:“你这样算怎么回事?”

    “保护你。”

    “我没危险。”

    一个看起来那么有风度的男人,骨子里是个泼皮,还公然搬到大姑娘的宿舍里,知道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姑娘家的声誉,她好像忘记了最先攀上谢少卿的是她自己。

    “我是你男朋友,男朋友住女朋友的宿舍里,有什么不对。”

    “放屁!”卢笛忍不住爆粗口。

    谢少卿轻笑:“这你也知道。”

    “啊!”卢笛抓狂了,实在太他妈恶心了,谢少卿光长了一副光鲜的皮囊,她气得跑了出去,正好碰上艾工出来,他疑惑地问她,“小两口闹别扭了?”

    “才没有。”卢笛没好气地说道。

    “那赶紧下去吃饭吧,菜都凉了。”

    卢笛觉得艾工还挺亲切的,他跟江工不一样,江工很喜欢吼,而艾工跟谁说话都是斯斯文文,客客气气的。她叹了一口气,慢吞吞地往楼下走,下楼时被上楼的燕燕给撞了,“哎哟”卢笛叫了一声,燕燕看了她一眼,绕开她往上走。

    哎~~

    卢笛叹息。

    到了二楼食堂,其它人都不在,只有做饭的食堂大姐,一个人坐在炉火边玩手机,看她下来,忙叫她吃饭,卢笛抬头看了一眼墙上张贴的餐费表,她问食堂大姐:“我的餐费表上怎么多了这么多T字。”其它人一天一个T,她比别人多一个T,一个T代表两餐,分别是中餐和晚餐,她这边突然多出这么多T来,她什么时候吃了两人份了啊,又不是孕妇。那个正儿八经的孕妇也没有她多。

    卢笛郁闷得不行,平日里这食堂大姐的做法,不管吃没吃,反正都圈上。那些她都忍了,其它人也颇有微词,也全都忍了她,谁知,忍了她,她得寸进尺。

    “你跟你男朋友啊。”食堂大姐说得理所当然。

    “喂,他又没来到我们公司上班,你这样也太过份了。”

    “那天不是来了吗?”

    “阿姨,你逗我吗?那天,熊总也来过一两天,你怎么不给他都圈上管他要钱啊,狗眼看人低。”她实在是太气了。

    “你怎么骂人呢,你们彭总都不敢说我,你敢骂我,我要是不做饭,你们都得吃屎。”

    卢笛把碗一摔,出了门。

    一个身影眼瞧着她出门,跟着她走了出来,卢笛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把路过的两株草给踩了。

    “哈哈,干嘛拿它出气啊,你只要说一声,我可以替你报仇。”

    卢笛停住。

    说话的人是龚新亮,他怎么跟出来了。还说什么替她报仇的话。卢笛不想搭理他,龚新亮继续说道:“她每天都骑车经过鱼霖印象,那里有一个大斜坡,只要在她的车胎上动个手脚,保准摔得她几天都爬不起来。”

    卢笛刚刚平息的气息又乱了,她回过头盯着他看着:“保洁员的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那是人命,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你看起来像好人吗?”

    “看起来像好人的人就是好人吗?实话告诉你吧,我知道那件事情的始作蛹者是谁?”龚新亮说得好像他亲眼见到了似的,卢笛才不信他。

    “我有证据。”

    卢笛仍不说话。

    龚新亮说道:“那天我正好在你对面楼盘的28楼,我的工人刚好看到了事情的经过,他还拍了一段,哦,我说的是阳台边上的栏杆。”

    “什么条件?”

    他特意跟着她出来说这个事情,肯定是有条件的。

    “我要你做我女朋友。”

    女朋友?

    “算了。”反正这个事情已经跟她没关系了,她就算再好奇也不愿意搭上自己来平息愧疚。龚新亮追着她说道:“好了,我开玩笑的,视频在我的房间里,等我从工地回来之后拿给你。”

    这一次,龚新亮没再用那种要燃烧的眼神看她,他说完那些话之后,一个人走了。

    卢笛站在原地,愣了许久。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