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视频

    傍晚的时候,龚新亮果然趁其它人不注意时,拿给卢笛一个U盘。卢笛的心中很是忐忑,究竟这个视频里藏着什么呢?

    “有人心不在焉。”谢少卿双手握着茶杯。

    卢笛白了他一眼。他现在赖在她的房间里,她怎么好开电脑看视频,得想个办法支开他,她突然抱着肚子嚷嚷:“哎哟,肚子好疼啊。”

    谢少卿果然紧张,他把茶杯随手一放,担忧的护在她身边:“你怎么了?”

    “胃病患了,你帮我跑一趟药店拿瓶胃药回来吧。”

    谢少卿站了起来,他没往外走,蹲在他的行李箱旁边翻找起来,卢笛捂着脸问他:“你找什么呢?”

    “胃药。”

    该死的,谁知道他的行李箱里有胃药啊。

    不行,得装得更严重一些。

    “哎哟,疼死我了。”

    谢少卿急得把行李箱一掀,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滚了出来,东西散开了,一个白色的小箱子也露了出来,他取里白色箱子里的小药瓶,倒了两粒黑色的药丸拿给卢笛。

    卢笛心虚了,平白无故吃两粒胃药,就为看个视频,这太不值,于是她说道:“光这样吃药太伤胃了,我想先喝点粥,你给我买一碗粥过来。”

    谢少卿得令,去给她找粥了。趁他离开,卢笛把门反锁了,开了电脑,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卢笛当作没听见,敲门声一声比一声响。她把电脑一合,开了门。

    却是谢少卿回来找她。

    卢笛以为他找不到粥店,跑了回来,刚想告诉他粥店在宿舍外边500米的地方,谢少卿说话了:“他们说这个东西比粥好,养胃。”

    卢笛看了一眼他手里端着的东西,那是最近流行的一款据说是名贵中草药配方的米稀,只需要拿开水一泡就能喝了。

    好歹这是食物。

    卢笛夺过他的杯子,拿起来一口喝掉了。

    喝完之后把他推了出去:“我要休息了,别来吵我。”

    谢少卿卡在门口不让卢笛关门,卢笛急得脸红脖子粗的警告他:“别得寸进尺啊。”谢少卿还真的就得寸进尺了,他一步步紧逼,把卢笛逼到了电脑旁边,卢笛的眼角瞥到电脑上插着的U盘,她嘴里嚷道:“君子协议,君子协议。”趁谢少卿不留意,把U盘拔了下来。谢少卿握她双手的时候,她的手一松,U盘掉到了地上,害怕被谢少卿看见,她脚一踢,把U盘踢到了床底下。

    谢少卿突然松了手:“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看在我曾经救过你的份上,让我在这里留宿一宿。”

    卢笛道:“我这里庙小。”

    “只要一个角落就行。”

    “好,我跟优优说一下,跟她挤一个晚上,这里全都让给你。”

    “你说童优优?”谢少卿扬眉笑了,“你觉得她会让你挤在她与情人之间。”

    卢笛鼓着腮帮子质问他:“什么情人?”

    谢少卿不愿多解释,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女孩子,还是单纯一点好。”

    卢笛愣住了,童优优有丈夫还有孩子,谢少卿怎么会知道她有情人,这事情她都不知道。如果他知道童优优的事情,那龚新亮给她U盘的事情他会不会也知道。想来想去,她改了主意:“你可以跟那些单身的男同事混一宿,反正只有一宿,我那些男同事还是很乐于助人的。”

    “我看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

    “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男朋友。”

    “男朋友怎么了,男朋友又不是天王老子。”卢笛不以为意。

    谢少卿摆出他的一套歪理来:“男朋友是不算什么,但是你让自己的男朋友跟你的男同事住一晚上,你觉得你的男同事会收到什么信号。”

    能收到什么信号,无非就是两人的关系不处于谈婚论嫁的阶段呗,然后对她有意思的男同事会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她整天跟灰尘,泥水打交道,谁还能对她有兴趣啊,转念一想又想到了龚新亮,其实也不是没有啊,龚新亮一直虎视眈眈的。

    卢笛的头一垂,有一种被算计到跳火坑的觉悟,她无奈地点头:“那好吧,你先去洗个澡。”她想的是趁他去浴室洗澡的时候,她可以看视频。

    谢少卿打了个响指,听话的去了浴室。

    他刚走,门又被敲响了。

    卢笛还没来得及把U盘扫出来呢,她没好气地冲门外喊了一声:“又怎么啦!”谢少卿这个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

    她打开了门,门外站的却不是谢少卿,而是燕燕,她很小心地问卢笛:“我能进来吗?”

    卢笛看了她一眼,点头。

    燕燕一眼看到了地上放着的谢少卿的箱子,她的心里起了一丝波澜,很不希望这个箱子是他的,卢笛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谢少卿的行李箱,她想了想,不管怎么解释都没有说服力,于是她说:“燕燕,我们去客厅吧,你瞧我这里挺挤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想请你喝一杯都没有东西。”

    “不用,我说两句话就走。”

    卢笛洗耳恭听。

    “谢少,人挺好的。”

    “你好好珍惜。”

    两句话说得卢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燕燕却像是下了很大的勇气似的,说完之后又挺不好意思地离开了,恰好谢少卿从浴室里回来,看见卢笛站在门口,他调侃道:“哟,要不要这么热情啊,还出来迎接我。”

    “谁迎接你了。”卢笛白了他一眼。

    这时,才想到刚才光跟燕燕说话了,忘了看视频,这会谢少卿又回来了,再想把他弄出去可难了。卢笛难为情地想:难道要等他睡着。

    看他这兴奋的样子,只怕等到天亮也不可能了。

    卢笛的头一歪,靠着原就不太宽的床的一边缩着眯,谢少卿爬到她面前来,把卢笛吓得跳了起来,她抓起枕头砸他:“离我远点。”

    “你这床太小了。”

    “你那公寓也好不到哪里去。”

    “比你这个强。”

    “那滚回你家去,最好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卢笛冲他吼道。

    谢少卿摸着脸一脸的委屈:“说话归说话,喷什么口水啊。”

    这么说着,倒像是她理亏了。

    卢笛抓着电脑气呼呼地上了楼顶,其实早应该上来了,这上面虽然黑灯瞎火的,但是很安静,卢笛躲在角落里小心地看着U盘里的内容。从角度看,确实是那栋楼的对面拍的,手机像素的关系,拍的也不是很清晰,那套房先后进来过七个人,除了她,谢少卿,保洁员夫妇,还有三个人,有一个拍到了侧脸,还有两个只拍到了背影。卢笛试图把图像放大,放大之后依然看不清正脸,想到龚新亮一副成胸在握的神情,会不会其实还有别的视频?

    也不是没可能。

    他手里拿着最致命的东西或许是想以此作为筹码,去交换他想要的东西。在爸爸的公司里她也见过这种人,那时候她打心里瞧不起那种人,把他们视作角落里阴暗的老鼠,她现在的处境正如她当时所鄙视的那样。

    她把U盘握在手里悄悄地下了楼,谢少卿身上裹着长睡袍正到处找她,艾工一伸头看到了卢笛,他扯着嗓门朝楼下吼了一嗓子:“谢少,你老婆找着了,在门口呢!”

    他朝下面吼的时候,燕燕开了门,脸色淡漠地看了卢笛一眼,又迅速地把门关上了,卢笛摇头,像她这种口是心非的女人她在爸爸的公司里也见过不少,她的父亲从年轻的时候起就是能掀动这个城市的数一数二的大帅哥,爱慕父亲的人比比皆是,有光明正大对她母亲放狠话的,也有像燕燕这样,作一副楚楚可怜样说着祝福话的,实际上心里打着只要有机会一定踩到母亲不能翻身的主意。

    她才不想跟谢少卿扯上是非。

    谢少卿蹬蹬蹬地跑上了楼,看到她安然无恙地站在门口,一把将她抱住了。

    卢笛被他占了便宜,一抬脚狠狠地踩在谢少卿脚背上。

    “哎哟,谋杀亲夫啊。”

    一直站在门口的艾工看不下去了,嘴里嚷嚷着:“你们小两口要秀恩爱,回自己房里秀。”他现在孤家寡人地待在这里,已然不是味,多看几眼小夫妻的恩爱心里抓心挠肝似的难受。

    谢少卿伸手揽住卢笛的肩膀向艾工说道:“艾工说的是,老婆,回房,秀恩爱。”

    卢笛再次踩上了他的脚背:“秀你的大头鬼。”

    “恩将仇报。”谢少卿坐在床上揉脚背,“我可没少帮你的忙,你就这么回报我。”

    卢笛正接水洗脸,她问谢少卿:“你帮我什么了?”

    谢少卿又卖起了关子:“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时候不到?”

    “你不是洗过脸吗,还要洗。”他是无法理解小女生的,明明一张如花似玉的脸,非要整成僵尸脸,明明干干净净,非要洗一次又洗一次,不嫌麻烦吗?

    “要你管。”

    “你是我未来的老婆,我这也是尽了未来丈夫的责任,你不开心吗?”

    “开心啊,你少在我面前叽叽歪歪的,少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更开心。”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