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龚新亮出局

    卢笛还想怼他几句,谢少卿打着哈欠嚷道:“好困了,君子不与小人计较,我先睡了,你一个人慢慢洗。”

    说得卢笛没了洗脸的心思。

    她是看着谢少卿睡着了,她才肯睡觉,床小,她搬了席子,备用的棉被在地上打了个地铺,铺得这么厚,仍然觉得凉嗖嗖的,卢笛咬着牙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时,她突然醒了。

    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盖着暖和的被子,会不会是梦还没醒,她翻了个身,一只手弹另一只手,有感觉,那应该是醒来的。再看地上,谢少卿竟然睡在地铺上,卢笛没了睡意,想不明白谢少卿这般折腾是为何。

    谢少卿可能被冻醒了,他抬头看卢笛时正好对上她的眼眸。

    卢笛先他一步开口了:“我怎么到床上来了?”她能想到的可能是谢少卿良心发现,把床让给了她,自己睡地铺,谁知,谢少卿一脸委屈地说道:“你一直嚷嚷着口渴,让我给你倒水,等我把水倒过来,你已经把床霸占了。”

    卢笛抠着鼻子看别处。

    “你睡饱了吗,睡饱了把床让给我。”

    “不让。”既然他物归原主了,说什么也不会把暖被窝让给他,“你怎么不趁机会会你的旧情人。”

    “什么旧情人?”

    “明知故问。”

    “我只认你,不认识其它什么情人。”

    不管怎么扯,她在谢少卿这里是占不到便宜的,卢笛索性不说了,闭了眼睛继续睡,第二天,闹钟响的时候,她醒了过来,醒来时,发现自己仍睡在地上,谢少卿在床上伸懒腰,嘴里直嚷:“这床太小了,睡得全身不舒服。”

    卢笛心想:是他少爷太娇气了吧,她睡了一晚上的地板也没有腰酸背疼,然后又想到昨天晚上,梦境太真实了。

    若不是看到谢少卿扭脖子伸懒腰,她还以为那是真实的。

    卢笛打水洗脸时,谢少卿的眼角闪过一丝浅浅的微笑,他换好衣服出来时,卢笛已经从仓库拿好材料准备去工地了,她的电话不少,似乎一直在打电话跟施工员沟通,谢少卿插不上话,默默地站在她的身后,站在楼上的燕燕透过窗玻璃看着站在卢笛身后的谢少卿,她现在只能这样偷偷摸摸地看着他了,以前,他也这样站在她的身后,那时的她不知好歹。

    “妈妈,妈妈。”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地扯住了燕燕的衣角。

    “干什么,去玩。”

    “妈妈,你陪我们嘛!”

    “妈妈没空。”她要忙的事情太多了,最近仓库里工程材料领得多,她要把账单都打印出来,还得提醒她丈夫从总部调材料,提醒刘会汇款,两个孩子的衣服要洗,房间要打扫,丈夫的进出账单要整理出来。燕燕撇了撇嘴,谢少卿第一次来公司宿舍的时候,她还特意换了衣服,特意化了淡妆,当她发现他所有的目光都在卢笛身上,身边两个孩子又常常吵吵闹闹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回不去了。

    尤其是昨天,谢少卿在她的房间里待了一个晚上,她能想到的画面都想到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睡到半夜时,听到卢笛的房门有异动,她一骨碌爬了起来,开门时看到谢少卿小心翼翼地从楼下端了一杯水上来。

    既然对她如此体贴,那几次为什么要约她,还跟她聊以前的事情,她以为还能回到从前,算了,“吱吱吱”燕燕不留神,好张单都打错了,打印机还卡住了。

    偏偏两个孩子又打了起来。

    燕燕火大的一人赏了一记耳光。

    两个孩子坐在地上哇哇地大哭了起来,一直在屋里睡觉的刘会被吵醒了,她轻轻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脸上不悦地问道:“怎么啦!”

    “还能怎么,快给他们烦死了。”

    “你这两个孩子,平时也太惯着他们了。”刘会顺势将她的不满倒了出来。

    “可不是,哪有孩子像他们这样的,不听话,不懂事,每天有操不完的心,他们爸爸又什么都不懂。”说到这些,燕燕一肚子的委屈。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哭了,一会江叔叔回来,让他带你们去玩。”

    燕燕被逗乐了:“还江叔叔呢,江叔叔更忙。”

    “不管多忙,也还是有空陪我们的,这一点他比其它男人做得好。”刘会说话间扬起幸福的甜蜜。

    燕燕被触到了,恰好她的男人并不能体贴老婆,她有时候忍不住拿她跟刘会比较,刘会长得矮小,一个大山窝里出来的姑娘,年纪比她大了七、八岁,什么工作也不会,她的老公工作能力不比自己的老公差,长得比自己的老公高大帅气,说话做事也比自己的老公得人心,最重要的是他对刘会千依百顺。

    没天理啊。

    她现在累死累活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刘会把两个孩子安顿好了以后,搬了条椅子坐在燕燕身边,两人之间也没别的话题可聊,无非家长里短的说说公司里的其它同事。

    说得最多的是卢笛。

    “你说她跟龚新亮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跟着谢少卿吗,怎么扯上龚新亮了。”

    刘会的信息都来源于她的丈夫,她跟江工两人躲被窝里也喜欢家长里短地议论这些八卦时,曾说到过龚新亮。

    “龚新亮是她介绍进来的,听说,龚新亮做水电安装的时候,两个人好过。”

    “还有这事。”听到刘会如此说,燕燕不自觉地把卢笛看低了。

    刘会在燕燕面前并不藏话,她接着说道:“听说龚新亮要被开了。”

    “为什么?”

    “这事得问你老公。”

    “问他,他什么也不会告诉我,好姐姐,你知道内幕,说给我听。”

    “有什么好处没有?”

    “你还需要什么好处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差把天上的星星摘给你了。”燕燕撮着她的一张笑脸狠狠地说道。

    刘会笑着道:“我还就想要天上的星星,你给我摘了来,我告诉你。”

    “想得美,想要星星找你老公要去,我这里没有。”虽然不是很喜欢刘会,但是跟她多说几句话,感觉轻松了很多,可能这是她让江工死心塌地着迷的原因。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猜应该是工地上出了什么问题。”而且应该是很严重的问题。

    “别提他们了,反正也不关我们的事,上次你跟你老公出差带回来的蜜糖还有没有,我胃口不太好,想吃一点。”

    “在抽屉里呢,要多少你自己去拿。”

    “你忙完了没有,陪我出去走走嘛。”她老公不放心她一个人外出,她的方向其差,是个在菜市场转上一圈也能迷路的人,但是有人陪同的情况下又另当别论。

    别说刘会,燕燕整日闷在这里早就发霉了,她也想出去逛逛:“那不然,等他姐姐回来,我们一起去街上逛一逛,正好我有些东西要买。”

    “谁要去街上啊,就在这附近走一走,运动一下就好了。”

    “附近有什么好逛的,臭死了。”她跟彭总的姐姐待的时间长了些,性情渐渐随她,孩子在干净的地板砖上打个滚她也觉得很脏,更别提外面有泥有土,出了门,恨不得将两个孩子都提到肩膀以上才好。

    “算了,我还是回床上睡觉吧。”似乎除了睡觉她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了。

    刘会回到房间继续睡觉,燕燕安顿好两个孩子之后开始忙自己的事情,渐渐的,天黑了,监理陆续回宿舍里休息。最先回来的是卢笛,紧接着,谢少卿也跟了回来。

    卢笛进了房间。

    谢少卿上楼,燕燕听到他的脚步声,打开了房门:“少卿,你回来了?”

    “嗨!”谢少卿礼貌地向她打了一个招呼。

    “你不用一直跟着她,我可以跟我老公说一声,让他为你在公司里指派一个职位。”一个大男人,整天跟在一个女人后面转,难免要遭人闲话。

    谢少卿笑着拒绝了:“不需要,我有自己的工作。”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好。”

    燕燕目送谢少卿进了卢笛的房间,谢少卿不是说了吗,只在卢笛这里待一个晚上,昨天路过她房间的时候听到他这么说,这么快就变卦了。

    谢少卿的确变卦了。

    他跟着卢笛又跑了一天的工地,跑得有点累了,就不想走了。

    “再收留我一个晚上吧。”

    “有病。”卢笛扫了他一眼,她的眼皮怪沉的,就想这么一直赖在床上,最好明天早上起来也不需要上班。

    “我也累了。”谢少卿在地上铺了被子躺在了地铺上。

    卢笛翻了个身,背对着他:“龚新亮是怎么回事?”

    “这事你得问你们老板。”

    “下午我看到你跟他在一起。”

    “你看错了。”

    她敢肯定她没看错。

    艾工在楼下喊“吃饭了”

    谢少卿坐了起来,叫卢笛下楼吃饭,“我不想去。”卢笛回绝了。

    谢少卿淡淡地威胁她:“你不起床,我可抱你下楼了。”

    听到他的话,卢笛火速坐了起来。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