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报复

    食堂的菜色一如既往的单调,清水煮白菜,清水煮芥菜,手撕包菜,二楼食堂的气氛看着跟往日没区别,大家还是欢天喜地的,龚新亮不在食堂里,也没有人议论他。

    他来这里的时间不长,没有处得好的同事,所以他的去留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影响。

    甚至对卢笛来说应该是好消息才对。

    可是,她心里总生出些不安来,这不安搅得她做了一整晚的恶梦,不是梦见自己的爸爸妈妈被绑,就是梦见沈星俊向自己求救,一个晚上她醒了好几次,最后,靠着角落里一点点温暖才勉强睡着。

    第二日一大早她被电话声吵醒了,王工急吼吼地打了一通电话给直嚷嚷出大事了,卢笛揉着未完全睁开的眼睛问他:“什么事?”

    “龚新亮负责的工地,业主要求全部返工。”

    “这事跟我说没用啊,那是他的工地,跟我们没有关系。”

    “他的工地分到了我们的名下,每个监理都分了一套,怎么能说没关系呢?”

    卢笛汗颜,这还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的工地出的错误,为什么要我们来承担,这不公平。”

    “算了,跟你说不明白,我得赶紧去工地了。”

    卢笛将昨晚的事情理了个头绪,也赶回了工地,到13栋监工的时候,她收到一条求救信息,信息是小王工发出来的,他被卡在了2号地的小高层。

    卢笛赶到2号地,已经有人把小王工救出来了。

    他的脸色惨白,颤抖着捂着一只手,卢笛看过去,他的一只手被血染红了。

    “快送医院。”江工指挥工人送小王工去医院。

    这边刚走,王工那边又发来信息,江工看完信息脸都绿了,不停地骂道:“这个不争气的。”紧接着其它的工地相继出了问题,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

    江工为了安顿好一众工人,急得嘴角冒泡,为了避免卢笛也出岔子,江工让她跟着自己,暂时不要回工地。他是个口快的人,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一定是龚新亮,一定是他在报复。”

    对于江工的武断,卢笛不敢苟同。

    抓贼拿脏,仅凭自己的猜想怎么能定一个人的罪?

    卢笛跟了一段时间,突然肚子疼,她向江工请假:“江工,我可以先回去吗?我肚子疼。”江工瞪着牛眼扫了她一眼,不屑地说道:“你们女人就是麻烦。”

    “不好意思。”她捂着肚子回了宿舍。

    进卫生间时,听到外边有两个人在议论。

    一个说:“怎么会变成这样?”

    另一个说:“可把我老公累坏了。”

    前面说话的那位是燕燕,后面一个是刘会,只听刘会说道:“小王工是意外受伤,王工是东窗事发,跟客户的不正当关系被那女人的老公抓了现行,你说他胆子也真够大的,上班时间还敢跟客户出去鬼混。”

    “其它几个呢?”

    “工地上出了岔子。”

    “麻烦大了。”

    “嘘,小点声。”

    两人停止交谈,卢笛从卫生间里出来,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谢少卿的行李箱还在,他人却不知道去哪了。

    “啊,咳咳。”

    门外传来一声尖叫,卢笛开了门,一股浓烟朝她扑来,她随手拿湿毛巾捂着口鼻,三楼的客厅里全是烟,她是爬着去电脑桌的,她的记性不错,电脑桌的后面有几个防毒面具,她戴好面具去找刘会,燕燕,还有两个孩子。

    四个面具,五个人?

    她犹豫了。

    她帮刘会,两个孩子戴好面具之后,江工冲了上来,摸索着抱着刘会就往楼下跑,紧接着艾工冲了上来,他一手一个把两个孩子抱了下去。卢笛扶着燕燕下了楼,走出楼外之后,她回头看,整个幢楼都被浓烟包裹起来了。

    外面围满了人。

    谢少卿拨开众人来到她面前,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她取下防毒面具,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把你的旧情人救回来了。”

    谢少卿微笑:“太好了,我的旧情人。”说着伸开双臂将她搂在怀里,卢笛笑了,心里暗道:还真会占便宜。

    彭总是最后一个赶回来的,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与房东交涉,男房东常年不在家,经常在家的是女房东,女房东的外形有点像港台的一位明星,单眼皮,不大的眼睛却特别有神,似乎那里住着别样风情。女房东用本地土话与彭总争执,干瘦的彭总跟人辩论起来,不论男女是绝不吃亏的。

    他们争论的部分内容,卢笛好像听懂了。

    说的大概意思是,彭总还欠着将近十个月的电费。

    彭总却说,她这里经常停水停电,还要好意思要电费,之前也没有说要电费,说来说去的意思是,电费是不会给的。

    他们两个吵了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卢笛深感惊讶,他老婆孩子被烟呛得还没有醒过来,哪里好为这种小事跟女房东吵个不停的,她撇了撇嘴。

    刚要离开,彭总眼力劲不错地瞧见了她,指挥她道:“你,去给其它人订个房间,不能订太贵啊。”

    叫她去订房,钱呢?

    卢笛朝他伸手:“我没钱。”

    彭总伸着脖子找是刘会,他的钱都在刘会那,眼下,刘会已经被他老公带去医院了,他找不到刘会,在自己的衣兜里掏了又掏,掏出一张卡来又收了回去,他朝卢笛挥手:“先记着,到时候给你报账。”

    报个屁的账啊,她以前吃过这亏,说什么也不会当冤大头了。

    在外边找了一家比较大的宾馆之后,她打电话给彭总,说住的地方找到了,彭总喜滋滋地带着一票人来到了宾馆里。

    走到前台也不见卢笛迎接。

    李工跑去问前台,前台却说并没有人给他们预定房间,并问他们是不是要现在开房,李工跑回来把前台的话转达了。

    彭总听了以后,脸都黑了。

    他扔下一句:“你们,自行安排,我还得去医院看我老婆孩子。”江工刚才打电话过来告诉他,老婆孩子都安然无恙,他这时才想起他们娘仨来,急吼吼地赶到医院陪老婆去了。

    李工懒得去别的地方,他就在这个宾馆开了房间,食堂大姐说自己要回去休息了,也走了。还有两个你看我,我看你,在这家宾馆的隔壁开了一间双人房。

    所有人狼狈地熬过了这一夜。

    醒来后他们要面对的是一堆烂摊子,工地上的需要返工的,即刻找了工人过来返工,受了伤待在医院的眼下也只能待在医院,房东的院落一片狼藉。

    卢笛回了一趟宿舍,她的东西没有损坏什么,衣柜被烟熏黑了。

    她很想知道:无缘无故的,怎么会突然起了这么大一股浓烟,下楼时,正好碰上女房东在打扫,她上来帮女房东的忙,女房东看着她面善,跟她多聊了几句。两个人说话时就扯到了彭总身上,一提到他,女房东气不打一处出,数落了他很多不是。

    然后又说到这起事故。

    女房东指着一楼靠墙角的一处黑乎乎的线路说道:“是线路老化了。”

    “我们公司里有很多优秀的电工,可以找他们帮着看看。”

    “不用了,我老公也是做装修的,他下次回来让他换掉就行了。”

    卢笛不再多说什么。

    正好肖总监给她打电话,让她去工地,有重要事情跟她说,她搭公车的时候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看,回头时又什么也没看见。

    下了车,来到盛世荷苑后,被人跟着的感觉更强烈了。

    她有意多拐了几个弯,一直跟着的人在一个十字路口处现了形,龚新亮,还真的是他,龚新亮低着头,卢笛站在偏僻转角处,这里来往的人少,卢笛不确定龚新亮想做什么,她不能让龚新亮发现,龚新亮突然抬起头来,他在打电话。

    卢笛的心一惊,万一他打的是自己的电话。

    听到铃声,他不就很容易找到自己吗?

    她捏着手机按了静音。

    龚新亮一直在打电话,他还跟电话那头说起了话,说的内容很像是在谈论她,“我跟丢了。”

    “好。”

    说完这两句话,他挂了电话,然后一直站在原地。

    她的后面,一只手伸过来,捂住她的嘴将她往后面拖,卢笛惊慌失措的一阵乱蹬,她心里乱糟糟地想道:完了完了,没想到他还有帮手。

    被拖走的那一瞬间,她的眼角看到一个身影,那身形和脸形,正是约到她工地说有重要事情的肖总监。他怎么会过来。

    拖她的人一路将将拖到了一楼入口处,还拖着她往一楼的隔层走。

    与龚新亮聊天的肖总监两人说过话之后分头走了。

    一直捂着她嘴巴的人也将手松开了。

    “安全了。”

    他一开口,卢笛听出来了,是谢少卿,她回过头来怔怔地看着他。

    “我又救了你一次。”谢少卿淘气地晃了晃手指。

    卢笛一肚子疑惑:“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两个会扯在一起?”“刚才他们是要害我吗?”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