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拉拢

    发信息过来的是刚才被骂的徐工。

    “不要将刚才的事情说出去。”

    卢笛觉得挺有意思的,一个大男人,受了委屈还哭鼻子,确实挺丢人的,她想了想说道:“我什么也没看见,还以为有只猫上来了。”她这样回信息,徐工应该不会有什么想法了吧。

    可能觉得卢笛亲切,徐工跟她多聊了几句,都是大学生,学生的经历跟生活大同小异,两个聊着聊着特别有共同话题。

    卢笛跟他聊起了以往的经历,徐工特别羡慕:“可惜,我都没去过什么地方,要是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那些城市看看。”

    不觉间,已经是深夜,待她挂了电话才看到谢少卿发了很多视频电话过来。

    卢笛心想:应该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明天再回复她吧。

    第二日一大早卢笛去了工地,工地上忙得热火朝天,好不容易有个歇息时间时,徐工过来找她了,徐工向她请教工地上的问题。

    卢笛认可了徐工,对他的问题一一作了解答。

    谢少卿找到工地上时,看到的正是卢笛与徐工亲密交谈的样子,他的脸色有一丝变化,他笑吟吟地来到两人面前。

    卢笛一抬头,热切地说道:“你来啦!”

    “嗯,昨天怎么不接我电话?”

    徐工看着气质格外出众的谢少卿,他伸出一只手:“你好,我是徐工。”

    谢少卿与他握手:“你好,谢少卿。”

    松开手的谢少卿凑到卢笛的耳边小声地说道:“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了?”

    卢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卢工,原来是你男朋友啊,那我就不打扰了。”徐工尴尬地摸着头,拎着安全帽离开了卢笛的工地。

    “看你,把人吓跑了。”

    谢少卿双手插兜,潇洒地说道:“那要不要我把他追回来。”

    卢笛眼神怪异地看了他一眼。

    谢少卿却是二话不说,拉着卢笛的手便往外走。

    “喂喂喂喂,工人还没走,还没锁门。”

    “要什么紧,他们做不好,扣他们工钱就是。”

    “你胡说什么呀,什么扣工钱,我是监理,我的工作就是监督他们。”

    “若是技术不好,你时时刻刻守着也一样要返工。”谢少卿不由分说地将她推进了电梯里。

    卢笛垂死挣扎:“那我至少可以告诉他们怎么做啊。”

    “然后呢?”

    “什么然后啊?”

    “实在做不成功的地方,你替他们把活干了,然后他们领工钱?”

    “哪有那种事,我哪会做什么呀?”她极力否认。

    谢少卿眯着眼睛认真地看着她:“卢工,越来越不诚实了啊。”

    “没有的事,我一向很诚实。”

    谢少卿突然笑了,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嗯,真乖。”

    喂,别用那种摸宠物的头的手势来摸她的头好么,她扬起头偏向一边:“你要去我们公司食堂里蹭饭吃?”这个时间已经到了吃饭的点,她这里收工晚,回去以后,可能只有凉掉的剩饭剩菜了。谢少卿倒是一点不介意他们公司的伙食,每次都吃得津津有味,食堂大姐不喜欢她,但是很喜欢这个笑得能放出一百伏电的谢少卿。

    “不去你们食堂。”

    “怎么,嫌弃了?”

    “嗯,早就嫌弃了。”

    卢笛撑不住笑了起来:“那我看你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我那不是为了你吗?”

    “别什么都扯上我,我还没那么伟大。”

    “谦虚了。”

    “谢少卿,我发现你有够扯淡的。”

    谢少卿转移了话题:“我感冒了,想喝粥,你陪我去喝粥吧。”

    还有比这更扯淡的,他看起来白里透红,熠熠生辉,哪里像个感冒的病人,卢笛很怀疑他的动机,她摇头:“我不想喝粥,要喝你自己喝,我要回去吃饭。”

    “别啦,看在我曾经帮你的份上,你就陪我一次吧。”谢少卿捂着嘴连打了几个喷嚏。

    怎么会这么脆弱啊,他一天到晚的闲得蛋疼还能感冒,她呢,跑上跑下,吃灰喝土,也没他这么娇气啊,看在他生病的份上,那就陪他喝粥吧。

    谢少卿选了一家装修很高档的餐厅,点了两份粥。

    以往,她也喜欢这个格调。

    可,今时不同往日啊,她现在是工地上的搬砖工人,“监理”两个字是字面意思好听而已,他们公司里所有的监理都是跑腿拎东西的,她叹着气看着这一小碗清得可以照清自己的影子的粥,心里默默想着:光靠这点东西,怎么熬过一个下午的繁重劳动啊。

    很快,谢少卿喝完了,他伸着手朝卢笛要钱,卢笛吃惊地看着他的手:“谢少卿,是你拉我来这里的,不是我拉着你过来的,你能要点脸不咯,让我请你?”

    “现在手头紧,江湖救急。”

    卢笛有一种被他算计的沉重感,她掏出钱包,在钱包里拿钱,谢少卿眼力劲不错的把卢笛的钱包抢了过去。

    她急得站了起来:“喝粥用得了那么多吗?”

    “剩下的给我当生活费。”

    “谢少卿,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那是我的全部家当。”他全都拿走了,她喝西北风啊?

    谢少卿脸皮厚得堪比城墙,他晃着钱包说道:“还给你可以,那你以后养我。”

    卢笛听了他的话,下巴都快掉了:“谢少卿,你他妈的还能更无耻一点么,我这个赚的是苦力钱,你一个大男人,四肢健全的,哪里不能生存了,再不济,不是还有燕燕吗,只要她开个口,你在巧家谋个活路还不是她点点头的事情。”

    谢少卿:“我不想欠她人情。”

    他妈的欠她的人情欠得理所当然啊。

    谢少卿不跟她多说,潇洒地走到前台结了账,朝她挥挥手,走了。卢笛很想朝他的背上狠狠地踢上一脚,下午上工地时,她果然饿得眼冒金星,一摸口袋,钱包都不在她手上,手机上充了两个月的话费,也已经归零了。

    她眼巴巴地望着话费余额,真想把余额弄出来吃了。

    从1号地十栋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孟稀光,这个时候的她也顾不上别的了,她上前几步追上了孟稀光,“孟工。”

    “是卢工啊,好巧。”他现在不称卢笛为师傅了,跟其它人一样叫她卢工,他这种叫法倒让卢笛心安多了。

    “能借我点钱吗?”她不想拐弯抹脚,最差的情况她想过了,孟工记仇,不借,那她还可以找别的监理。也没什么丢脸的。

    “你要多少?”谁知孟工干脆得很。

    “两千。”她想着自己有一个工地已经快要完工了,那边工地一完工就能结账,到时候可以还孟工钱,还了钱也还能剩下三千。

    孟稀光二话不说的拿了三千给她。

    卢笛忧心的事情一下子解决了,跟孟稀光多聊了几句,她突然发觉孟稀光这个人还挺不错的,“收了工,我请你吃饭。”

    卢笛的这番豪爽倒叫孟稀光不好意思起来:“好,我买单。”

    他的幽默让卢笛禁不住笑出声来,她提议:“要不要把其它的监理都约上。”

    “还是不要了,其它人不像我有这么好的家境,他们都还没拿工资呢。”

    “你瞧我,一高兴有点忘形了,还是孟工想得周到,以后有机会再聚吧。”

    “嗯。”

    说话间,卢笛的手机响了,她在2号地7栋的一个电工让她备些材料,卢笛接了电话跟孟稀光说道:“那我先忙去了,谢谢你啊。”

    她再次很真挚地向孟稀光道谢。

    孟稀光朝她招手。

    2号地7栋的材料拿完,1号地4栋这边的师傅又喊着要地固的材料,地固的材料送过去之后,又有师傅喊着要防水材料,卢笛一个下午就在奔波忙碌中度过了。

    晚上收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盛世荷苑刮起了北风,“呼呼”作响。

    卢笛打了个喷嚏,她好像也感冒了。

    她里恨恨地念道:一定是谢少卿那个家伙传染给她的,就不该听他的陪他喝什么粥,借了孟稀光的钱买了一点吃的,吃了之后反而觉得更饿了。某些能量很高的零食总是让人吃了以后还想吃,她摸了摸口袋,脑子里突然间一片空白。

    孟稀光给她的钱不见了。

    糟了。

    她急得什么似的,返回工地上寻找,一心只想那两千多块钱,忘了此时工地上黑灯瞎火的,没有人,也没有灯,她开了手机的手电筒,一个工地接着一个工地的找,边找还边回想着自己去过的地方。就这样,一连找了四个工地,两千多块钱的影子都没看见。

    怎么会这么倒霉啊,都怪谢少卿这个害人精。

    “哈欠!”

    她受了凉风,脑门一阵冷一阵热,热的时候热得额头一片红,冷的时候又冷得直打哆嗦,人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啊。

    不甘心的她继续往其它工地上走,走到2号地时,一个人跟着她进了电梯。

    卢笛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卢笛一眼。

    “巧家装饰的?”卢笛略带疑惑地问他。

    “卢工,你好。”眼前的人认得卢笛,卢笛却想不起来他的名字,她问他,“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回去啊。”

    “是这样的。”他说道。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