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运气暴发

    卢笛且听他说。

    只听他说道:“帮我做事的一个师傅说他在工地上捡到了钱,让我过去一趟呢,我本来已经快到宿舍了,接到他的电话才赶过来的。”

    这么巧。

    那她要不要跟他说她正好掉了钱。

    卢笛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他说了:“会不会是我掉的。”

    “嗯?”对方惊讶。

    卢笛把她向孟工借钱的事情跟他说了,并说了丢钱的金额。

    他点头:“一起去找他。”

    高师头上绑着头灯,在工地上加班,卢笛和他开门进去之后,他还在专心的工作,“高师。”他跟师傅打了一声招呼。

    高师回过头:“陈工,你来啦!”

    原来他姓陈,卢笛心想,还好自己没有唐突去问他的姓氏,以后要记住了,他是陈工。高师用本地土话跟陈工说起了捡钱的经过,卢笛疑惑了,自己有去过那个地方吗?

    说完之后把钱拿给了陈工。

    陈工赞赏地说道:“高师,是个大善人,我们卢工掉了钱,急得满地打转呢,幸亏是你捡着了,不然,她把整个盛世荷苑翻过来,找到天亮也不可能找到。”

    “是啊是啊,谢谢你啊高师。”

    “不客气,我们那个村的人都老实。”

    “高师,你还没吃饭吧,不如我们请你吃个饭。”

    “不了不了。”高师忙摆手,“哪好意思让你们破费呢,我自己回家吃就行了。”

    “那怎么可以,你帮我们的忙,怎么也要谢谢你才是。”陈工的话,让卢笛觉得他要表达的是他们所有的监理就是一家人,特别暖心。

    高师执意跟他客气,陈工执意邀请她。

    两人客气话说了一箩筐,卢笛饿得肚子疼,“咕咕”声传到了两人耳朵里,陈工趁势说道,“你看,为了等你,把我们美女监理都给饿着了,赶紧走吧,高师。”

    高师再也找不出客气话来,只好从脚手架上下来:“好了好了,我去,我跟家里打个电话。”

    打完电话,陈工带着走在他旁边的一左一右的两个来到盛世荷苑外边的火锅店里,三个人吃起了自助火锅,一想到这些天都不在食堂吃饭,可每一餐都被扣钱她心里不痛快,再一想到莫明的欠了债,更不痛快了。看到陈工跟高师聊得跟哥们似的,又想到掉的钱最终找回来了,她的心里才好过一些。

    吃了几盘肉菜,开始下素菜了。

    卢笛的电话响了。

    “喂!”

    “你在哪?”

    “你管我在哪呢。”卢笛不想搭理他。

    谢少卿叹着气说道:“我还没吃饭呢,请我吃个饭吧。”

    卢笛朝陈工和高师使了个眼色,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也没吃饭呢,你请我吧。”

    “那你想吃什么?”

    “火锅。”

    “你在哪,发个定位,我过来找你。”

    卢笛把火锅店定位发给了谢少卿,不过五分钟,谢少卿瞬移到她面前,卢笛嘴里还叨着筷子,瞪着他:“你,你从哪里过来的。”乘火箭也没这速度。

    “从你们公司宿舍过来的。”

    “食堂没饭吃。”

    “你不在,我不好意思啊。”

    “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卢笛白了他一眼。

    谢少卿轻笑道:“外人面前,不要说得这么直接啊,给点面子,给点面子。”他合掌朝她作揖。卢笛把筷子一放,问陈工和高师:“你们吃饱了,吃饱了,咱们走吧。”

    陈工挥手叫服务员,却被卢笛拦住了:“有这位大爷付账呢,咱们走吧。”

    谢少卿不干了:“等我。”

    他的动作奇快,那么快的速度又一点不让人觉得他吃得狼狈。卢笛还没离开呢,他站在了卢笛面前:“走吧,大爷买单。”

    说着,把信用卡交给了服务员。

    几个人离开了火锅店,他们两个走了以后,卢笛才将刚才一直憋着的话说出来:“喂,你刚才刷的好像不是我的卡,你自己有钱,为什么要拿我的卡。”

    谢少卿朝她竖大拇指:“眼力不错啊。”

    “谁会连自己的信用卡都分不清啊?”卢笛一副她又不是白痴的神态,“说啊,拿我的卡什么用意?”

    谢少卿特别不害躁地说道:“掌握了你的钱,才能拴住你的心啊,这不是你们女人经常说的话吗?”

    卢笛气极反笑:“你也知道那是女人说的话啊,那你是女人吗?”

    “不是。”

    “把钱还我。”

    卢笛以为谢少卿会耍赖皮,拒绝归还,没想到他挺爽快地把钱包还给了她,卢笛迫不及待的打开钱包查看里面的现金和银行卡。

    一分没少。

    卢笛怪异地眼神看他。

    “我那时碰上一点麻烦,借你的钱用了一下,麻烦过了,拿到钱又还给你了。”

    “那我可以把借孟工的钱还给他了。”刚才陈工塞在她手里的现金,卢笛拿起来看了一下,她记得很清楚,零钱的数目一分不差,还真是被高师给捡了去。

    她心情好,要请谢少卿吃夜宵。

    谢少卿摇头:“不了,今天特别累,我想早点回去休息。”

    不去拉倒。

    为了防止钱再次丢失,她打算去公司附近的银行把钱存起来,再转给孟工。谢少卿听了以后,说要陪她去公司。

    “不用了吧,你累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啊。”

    “也不差这一会,走吧,你一个女孩子家,还是尽量别走夜路。”

    卢笛点头。

    她存了钱,从银行里出来,路过公司门口时看到有两个人朝公司锁着门里边张望,公司的大门装的是玻璃门,透过玻璃门能看到里面的摆设。

    卢笛走到两人的身后,悄悄地问他们:“你们,在干嘛?”

    周围一片安静,两个人又看得专注,被卢笛的突然出声吓得跳了起来,其中一个镇定一些的跟她说道:“我们想了解一下装修。”

    “你们要找工作?”

    两个人的头一阵猛摇:“不是的,不是的。”

    另一个人接着说道:“听我的一个朋友说,这家装修公司还不错,我跟他有一套房子在市区,想找装修公司帮我们装修,白天我们都要上班,没时间,晚上过来,这里又下班了。这才朝里面望了望。”

    “哦。”卢笛点头,“你们运气好,我是这家公司的监理,这是我的名片,想了解什么找我就可以。”她心中暗喜,运气出奇好啊,存个钱也能碰到客户。

    卢笛把公司的优势一一列举了出来,并说要带他们参观正在装修的样板房。

    两个人喜出望外。

    在车上快要睡着的谢少卿被卢笛叫了起来,撑不开眼的他又当了一回御用司机,把他们载到了盛世荷苑,并陪着他们去了卢笛已完工的几套样板房参观。

    两人看了以后,很满意,当时就表示愿意将自己的房子交给巧家装饰装修,卢笛忙打了个电话给彭总,彭总比她更开心,他最近的财气好到爆,连着几天都在接单,还一天接好几单。电话里聊着他都唱起了歌,卢笛打铁趁热的向两个客户说先交设计定金,他们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提前给公司里一个电话,根据他们的需要做设计方案。

    “太感激你了,我们其实跑了好几家装修公司,几乎所有的装修公司这个时间点都已经下班锁门了,没想到你们公司的员工如此敬业,下了班还有员工留在公司附近。”

    卢笛心道:那仅仅是凑巧。

    她可没有下了班还待在公司里的习惯。

    这两单成交,就意味着她又有工资进账,要是天天如此,那该多好,一向理性的她也做起了白日梦。谢少卿把两个客户送回家之后,又把卢笛送到公司宿舍,卢笛看着一脸倦容的谢少卿心里很过意不去,“对不起啊,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

    谢少卿冲她笑了笑:“明天见。”

    卢笛目送他的车离去,轻手轻脚地往楼上走,她走得一点声音都没有,经过三楼时,她看见灯还亮着,这个点,大部分监理都已经睡了,能在这个时间点还有精神忙碌的,只有江工了。

    江工不休息,他的老婆也一直陪着。

    刘会对江工说:“卢工这么晚都没回来,一个女人整天在男人堆里混,还天天回来得这么晚,也不怕人说嫌话。”

    江工说道:“她刚刚签了两个新客户,彭总还夸她呢。”

    “那有什么好羡慕的。”

    江工捏着手指撮了撮:“老婆,签两个新客户意味着有几千块的进账,钱,钱呢,你不羡慕,你什么时候也签两单看看。”

    对刘会千依百顺的江工,原来私底下两个人是这个样子。

    卢笛摇头。

    却听刘会说道:“谁知道她的单是怎么签来的,这么晚还在外面约客户,那种钱送给我我也不要。”

    “那也要有人送啊,老婆。”

    龌蹉!卢笛故意蹬着鞋子将声音弄得很大,三楼的窃窃私语没了声音,卢笛气呼呼地进了房间,新宿舍里,她依旧是一个人住一个单间,房租要比两个人或者三个人住一个房间的高,只要下班的时候能够安静的休息就好。

    那时沦落到此地时身无分文都没有介意过,现在的她已经过得好一些了就更不会介意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