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漏写工作日志

    她仰头倒在床上不想动弹,眼睛一闭便睡着了。

    第二日上午,照旧是忙碌得脚不沾地,趁喝水时她看了一眼手机,手机上有一则通报批评,说的是“卢笛昨天晚上没上传工作日志,扣款三百元。”

    养在父母家时,三百元不算什么,一杯茶而已,喝与不喝也就是一小撮茶叶的事情。

    但是,现在不一样。

    那是她辛辛苦苦赚来的,为了一张又一张的百元钞,她要付出很多才能拿到,她不甘心,她打电话质问彭总:“微信里的那条罚单是怎么回事?”

    彭总这边正忙着应付客户,没空搭理卢笛,他推道:“有什么事情你去找江工,我这里要忙死了,陪好几个客户看装修样板房呢,客户是我们的上帝,是衣食父母,没了他们,你们怎么生存,谁给你们工资,还为那一点点的罚款想不开,哪头重哪头轻你还没学会掂量吗?”

    他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堆,又重复了一堆。

    卢笛气得翻白眼。

    有那功夫训她,干嘛不跟她说清楚这个事情。

    她一个电话又打到了江工那里,江工推得更快:“这个事情,我不知道,你得问彭总。”对待她,江工算是客气的,没有像对其它的男监理那样连吼带骂外踹。

    卢笛心里愤愤的,她的其中一位业主正好要来工地,卢笛嘴里应着,心里老装着被罚款那件事,业主都已经进自己的屋了,她还在外边,业主左看右看,正值她刚流过一个孩子,情绪很不好,张嘴就在工作群里指责起卢笛来,彭总看到信息忙打电话给卢笛。

    “你在哪呢?”他吼了起来。

    “我还能在天上呢,在哪,当然是在工地啦!”

    彭总最不喜欢员工顶撞她,他当下火冒三丈表示:“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了滚蛋。”

    卢笛不说话了。

    “赶紧来这个工地,业主在发飙呢。”

    卢笛在见到这位业主时,准确的说她是业主的老婆,但其实也就是业主,房产证明白地写的就是她的名字郭某,她刚接手这套房时,郭姐还在医院住院保胎。她就发现这世上竟然还有比彭总更唠叨,更罗嗦的人。她抱怨卢笛不尽责,说工地上没有工人,“要是我不来,你们就打算一直停工,那要停到什么时候呢,你们这也太不负责任了,还有,你们过来看看这墙面,还有这卧室里,墙面这刷的是什么,能告诉我吗?能知会我一声吗,我作为业主,我有知情权吧,这不过分吧。”

    她说话时,彭总不住地向她道歉。

    卢笛的脑袋里“嗡嗡嗡”地一阵乱响,郭姐刚说过的话又重复着跟彭总说了一遍,卢笛总认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听到的都是重复的话。

    “你们这样不行,是极其的不负责任,让我怎么有信心把房子交给她,连个知情权都没有给我,我不来还什么都发现不了,她其实就是不希望我出现吧,哦,一直忽悠我,你们公司出这个钱请她,是要她来上班的,是付了她工钱的,不是请她过来偷懒的吧。怎么能请这种员工呢?真是的。”

    卢笛心里憋屈得有一万个草你妈在策马奔腾,她是强压下一口气的,彭总一方面不停地向郭姐道歉,另一方面又不停地骂卢笛,骂得卢笛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像个呆子似的一直站在那里。

    彭总接了一个电话把江工叫了过来,江工过来之后彭总说有事走掉了,江工来了之后不停地向郭姐做自我检讨,“这个事情也是我们做得不到位,郭姐,我向你道歉,请接受我诚挚的歉意。”

    然后就是对卢笛一通怒骂,骂完之后又向郭姐陈述整个事情的经过,郭姐又把跟彭总说过的话向江工重复了一遍,说完之后又说道:“这不是我不通情理吧?”

    “这不是您的错,都是我们的责任,我跟您打过交道,你绝对是个很通情理的人。”

    两个人就这个事情说了很长时间。

    卢笛站得脚都麻了。

    她多希望这个时候有谁能给她打个电话,她好借口离开。

    神奇的是,她的手机特别安静。

    郭姐说到激动处,想把卢笛骂个狗血淋头,而江工呢,说到激动处则是一句话,要把卢笛开除了。郭姐似乎又觉得这有点过了,赶紧说道:“不是不是,我只是将这个事情反映给你们知道,你说,将心比心嘛,谁一辈子能买几套房子啊,既然交给你们,当然希望你们能做好,我们能住的舒心。这一搬进去就是几十年的事情,你说对吧,真心希望你们不要嫌我烦。”

    江工忙点头:“说得是,郭姐您别在生气了,对你身体不好,这个事情我们会及时跟进,妥善处理,您尽管放心。”

    “你们是不是开除她这事不由我,我要求换监理。”

    这个时候提出换监理,卢笛想到了之前走掉的李工,心里涌起一股凄凉感,她来这里的时间不短了,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牛做马,可是业主还是不理解。

    江工承诺,同意她的要求,她的房子由他全权负责,郭姐才作罢。

    无缘无故就少了一套房子,意味着之前的努力是白费的,她不太开心,下班之前打了一个电话给食堂大姐,说她不回去吃饭了。

    食堂大姐阴阳怪气地调侃她:“哟,又有大餐吃啊,啥时也请我们吃个大餐啊。”

    卢笛把电话挂掉了,心里愤怒地说道:吃你大爷。

    她走出盛世荷苑时,一辆车停在她面前,车窗摇下,是谢少卿,他朝卢笛一偏头,说道:“上车,带你去我上班的地方。”

    “还没吃饭呢!”

    “那你想吃什么?”

    哪有什么想吃的,吃了一肚子气了,谢少卿看着她的脸,一伸手指弹到她的额头上,她捂着额头瞪着谢少卿:“你也来欺负我?”

    “谁欺负你了?”

    “老天呗!”接着她把漏写工作日志开始算起,讲了她这一天的倒霉经历。

    谢少卿问她:“你们的工作日志是怎么写的?”

    “每天晚上向老总汇报这一天自己跟进的每套房子的工作进度,还有第二天要安排的工作计划。”

    谢少卿点头:“那个找茬的业主又是什么情况?”

    “她说她的房子没有施工,没有知会她,说明明那么好的天气也不施工,是在敷衍她,是在忽悠她,不尊敬她。”卢笛一想到她那唠叨就觉得头顶有无数轰炸机在炸响。

    谢少卿继续问她:“她的房子不施工,你有没有通知她。”

    卢笛从手机里翻出信息来拿给他看:“有。”

    “这样的话,就不是你的错了,你可以把这个作为依据拿给你的老板看,为你自己平反,既然你们江经理要揽下这个事情,就由他去好了。”

    “那我之前的活不是白做了吗?”

    “可以找你们老板申诉。”

    “申诉,别提这两个字,没有意义。”

    谢少卿难得用一种调笑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他问她:“你帮客户做到的那些,能拿多少提成?”

    “不多,一千多块,提成是从第一次工程款里提的。业主交付的也不多,能拿到的提成当然不多了。”卢笛扭过头看向外边。

    “这个事情,现在算是翻篇了吧,你说工作日志漏写被扣款,这个有先例没有?”

    “没有吧。”

    “所以,有可能是彭总发出的警示,结果你却当真了。”谢少卿一本正经地说道,他拐了个弯,卢笛遂不及防的往左边倒,谢少卿顺势揽着她的肩。

    车停下了。

    卢笛下了车四处张望,这个地方是商业中心广场,他在这里上班。

    “跟我来。”

    卢笛跟在他身后一直上了顶楼,在顶楼她见到一个个子跟谢少卿差不多,但是看脸觉得很熟的一个男子,两人看起来关系很好样子,谢少卿捶了他一拳头,对方好奇起谢少卿身后的女子来,他不停地向卢笛送秋波,惹得谢少卿很不高兴:“够了啊。”

    他挤着眼睛用肩膀撞谢少卿:“谁啊,你女票?”

    风迎着她吹,刚好把他们的谈话送到卢笛的耳朵里,卢笛翻了个白眼,谁是他女票了,一个浪荡子。谢少卿朝她招手:“过来呀。”

    卢笛走到他面前时,他说:“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发小,好朋友,你可以叫他昆少。”

    昆少?

    这名字听起来好熟悉啊。

    她猛然间想起来了,这个昆少跟一个当红的明星的名字是一模一样,卢笛试探地问他:“是电视里那个唱歌还演戏的昆少吗?”

    谢少卿点头。

    “哇!”她像个孩子似的跳了起来,竟然真的是他。

    她有好长时间没看过电视了,待在家里的时候特别喜欢看电视剧,每次看到昆少就舍不得眨眼睛,哪曾想,有个活的出现在他面前了。

    所有的不快一扫而光。

    谢少卿摇头向昆少叹道:“早知道你这么有用,根本不需要浪费口水,直接带她来见你就好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