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王工作妖

    “能。”她轻声应道。

    “能就好,我可是很看好你的,我们这个行业说辛苦也辛苦,说不辛苦也不辛苦,前期把要领都弄熟了,躺在床上都能操控......”彭总又给她灌起了迷魂汤。

    他这说教一直说到晚上十二点,燕燕下来催了他几次,他的脚已经往楼梯走了,脸还朝着卢笛这边:“我说的话你可都记住了,记住了也不行,一定要按我的话执行,明白了吗?”

    卢笛深深地朝他鞠躬。

    心里暗叹:这世上哪有开挂的人生,所谓的开挂人生那都是付出了常人没有付出的努力换来的。彭总没说渴,她听渴了,在厨房里倒了一杯水喝。盆子里一个长条形的东西游来游去,卢笛眯着眼睛凑近那长条形,看不真切,也不知她是不是被彭总骂傻了,伸出一只手去摸水盆里那个长条形的东西,那东西咬住她的手指不放,疼得她大叫起来。

    她叫得太大声了,楼上的监理惊动了,一个两个慌慌张张地跑下来。

    “怎么啦?怎么啦?”孟工是第一个冲下来的,他抓起卢笛的手指一看,她的手指被那长条形的东西咬出血来,看着都疼。

    孟工揪住那东西使劲一甩,“啪”,那东西撞到了玻璃上,昏了过去,孟工抓着卢笛的手要帮她清理伤口,卢笛的手缩了回来:“不用了,谢谢你,已经好很多了。”

    “这到底是谁的恶作剧?”

    卢笛小声地说:“这个不怪别人,是我对那个东西好奇。”

    孟工高声道:“这是公司的食堂,怎么能在食堂里养这种东西,万一有毒怎么办?”他还是不放心,这时,陈工,*也已经从楼上下来了,他们面面相觑。

    陈工说道:“这是王工从市场上买回来的。”

    “他买这种东西做什么?”孟工的眼神里写满了对王工的不满。

    与王工交好的*说话了:“是这样的,王工新结识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对一些稀有生物很感兴趣,他们一起外出游玩的时候,他的女朋友看上了这条鱼,缠着王工买下了。”

    孟工觉得不可理喻:“他要买什么我们管不着,买的东西为什么要放在食堂里的水盆里,这个事情一定要把他找出来说清楚。”

    *道:“他现在不在宿舍。”

    “今天可能不会回来了,他约了女朋友。”

    恰好江工也下楼了,他恼怒地说了一句:“狗改不了吃屎。”

    所有人都扭头看向进来的江工,江工对卢笛说道:“这个算工伤,到财务那边写张领条报账。”

    其它人都愕然,这个还不算包庇吗?真是有娘家人好做官啊,他的工地整日见不到人,整出成堆的破事理不清,让其它的监理帮着处理,他还有闲工夫讨好女友,犯了错,还有个亲人护着。

    孟工心里不服,他平静地说道:“江工,这样不好吧。”

    江工一肚子的痛快被挑起来了:“孟工,那你觉得怎么做好呢,好的东西你们不学,尽学艾工没大没小,我怎么说也是你们的头,难道我做什么决定还要经过你们的批准?”

    孟工并没有那个能耐与江工抬杆,但是他心里始终都觉得江工的做法有失公平,他也不愿与他出现过多的争执,于是他退了一步:“我先带卢工去上药吧。”

    他领着卢笛下楼时,其它人就势散了。

    孟工要带卢笛去中心医院,卢笛拒绝了:“孟工,刚才多谢你了,中心医院我就不去了,这天也怪冷的,你们明天也要工作,就不劳烦你了,我找谢少卿就行了,他是医生。”

    他为卢笛效劳是心甘情愿的,怎么会觉得烦呢,卢笛提到谢少卿,他显得有些烦躁,心里又担心卢笛觉得他太小家子气,他压制住内心的烦躁,尽量平静地问道:“谢少卿,他是你男朋友吗?”

    如果她说是,那他也就死心了。

    卢笛深深呼了一口气,算是吗,不算吧,她能想到谢少卿绝对是因为他说他是医生,找个熟悉的人看诊,省钱嘛。

    但是面对孟工渴望的眼神,她撒谎了:“是的,他是我男朋友。”

    孟工的心里一阵抽痛,他很平静地笑道:“那恭喜你了,我也不打扰你了,你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你吧,这伤口要尽快处理,疏忽不得。”

    “嗯。”

    她拿出手机,翻到谢少卿的电话。

    “喂。”那边轻轻地呼出声。

    “少卿,你在哪呢?”

    “老家。”

    卢笛的眼睛看向前面,孟工已经上楼了,可能不想听到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情话吧,她听着脚步声确定孟工上了楼才握着听筒拐到外边漆黑的角落里。

    “喂,怎么半天都不出声,你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她才不愿意把这个事情告诉谢少卿,谁知道他回老家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再说,她晃着手指看了看,漆黑的地方看不清,刚才在厨房清洗伤口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没有发白,也没有变黑,那便说明没有什么大问题,既然没有问题,那就不需要小题大作兴师动众地搅乱别人的生活。

    “想我了?”谢少卿又开起了不正经的玩笑。

    卢笛气不打一处出,闷闷地说道:“谁想你,别自作多情。”

    “这个时候打我的电话,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谢少卿笑得很贼。

    “你又不是天朝的首脑,天底下的少女都惦记你。”

    “哦,原来我家小笛惦记起了天朝首脑,难道都不搭理我。”

    “喂,胡说什么呢,我要挂电话了,明天早上起来还要上班,不像你,命好,躺在家里也能数钱。”卢笛说着要挂电话。

    “那你跟着我,也能躺着数钱。”

    “没个正形。”谁能想到外表看起来金玉一般的人物说起话来这么没形呢,卢笛替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叫屈。

    “我挂了啊。”这大晚上的,站在外面特别冷,她想回楼上了。

    “别啊,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难得卢笛主动打电话跟他聊天,他高兴,想多听听她的声音,也变回了她想要的正形:“今天,工作还顺利吧?”

    “嗯。”

    “嗯是什么意思?”

    “就是还好。”

    谢少卿摇头:“可我听着声音不太好啊,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你告诉我,我替你出头。”

    卢笛听了他的话,有些哭笑不得,他不给她添乱就不错了,还出头,哼,太困了,不想再说下去,她打着哈欠说要去睡觉了,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从暗处走出来到楼梯口时,她被黑灯瞎火的一个影子吓到了,说话的声音有些抖:“谁,谁?”

    “是我。”

    孟工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用光照着他自己,他这么比刚才还吓人。

    “你,你怎么还在这儿?”不说话,还以为见鬼了。

    “睡不着,又下来了 。”

    “哦。”

    卢笛想要上楼,被孟工拦住了:“不是让你通知你男朋友吗?”他歪着头猜测,“他不是你男朋友?”

    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吗?就算不是,他也没有权利来管她吧,卢笛觉得他的逻辑很奇怪,难道谢少卿不是她男朋友,她就一定要接受他?

    “我跟他说了,明天去他的医院上药。”

    “不行,必须现在去。”

    “他现在不在家。”

    “我带你去。”孟工不由分说的把卢笛拉上就走,医院里,值班护士忙不过来,过于担忧的他自行拿了消毒水替卢笛处理伤口,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卢笛并没有从内心升腾起一种幸福感,也没有收纳其它人投过来的羡慕眼神,而是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用惶恐的眼神看着孟工。

    擦着消毒水的阵孟工特别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你可能一时之间不会接受我,但是我不会轻易放弃的,我会一直等,等到你接受我那一天。”

    “为什么?”她更惶恐了。

    “你是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你?记得那天我去人才市场,在人群里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第二次在路过,你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我便不可救药的爱你不能自拔,不管你是不是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我会一直守在你的身边,保护你。”

    卢笛感到头疼,拒绝他吧,怎么拒绝?他说得太真挚了,好像电影里的煽情对白,可惜他说话的对象不感动,她的手触碰到小包里的手机,电话响了。

    她没接。

    微信视频电话打了过来。

    卢笛接了。

    还是谢少卿,卢笛心想:他是不是失眠了,要找个人聊到天明才能扛过去,找人聊天不如找个妹子。卢笛把电话放在面前。

    谢少卿揉着眼睛问她:“还没睡。”

    “被你吵醒了。”

    她的话刚说完,医院里响起了小孩子的哭声,在这种又黑又冷的深夜里格外叫人揪心,卢笛扭过头,原来是护士在帮一个小娃娃扎针,针药对小娃娃来说是很恐怖的东西。

    更恐怖的是谢少卿发觉到异样,他难得严肃起来,不得不说,看惯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这种严肃的脸让她特别不适应。

    “你在哪?”

    “发个定位给我。”不等她说话,他又要她发定位,她发完定位,护士刚好过来给她扎针,再看手机时,谢少卿下线了。

    她以为,怎么着谢少卿也要明天才会赶过来,她闭着眼睛休息时,谢少卿已经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身后跟着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昆少。昆少不放心万分紧张的他开车,定要给他当司机,这个好心的司机一路上被谢少卿催个不停,硬是逼着他把三个小时的路程开成了一个半小时的距离。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后背心冒冷汗。

    “没事吧。”

    卢笛摇头,谢少卿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孟工,想必那也是导致他黑脸的原因之一。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