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正面冲突

    “这里有我们,你可以回去了。”谢少卿的态度很不友善。

    孟工质疑:“你的身份是?”

    “我是他男朋友。”

    卢笛在心里说道:假的,这只是一个幌子,他们之间的交易,但是比起孟工的纠缠,她更愿意接受谢少卿,昆少但笑不语。

    孟工转向卢笛,温柔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卢笛抬起眼睛看了谢少卿一眼,认真的点头:“是真的。”

    “那为什么刚才不说明。”

    她没说吗,明明有好吗?故意推到她头上,是想找个台阶下吧,那好,让个台阶给他下楼。

    “对不起。”

    “以后别再做这种事。”孟工的话模棱两可,卢笛心说,他这分明是下了台阶顺便挖陷阱。

    谢少卿这等聪明的人也进了他的圈套:“她做了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她做了什么她自己最清楚,还需要我说吗?”孟工继续激他。

    还好他身边一直有昆少。

    昆少淡漠细语的说道:“关心则乱。”

    谢少卿听了他的话,终于松手了。

    吊瓶打完,已经是凌晨两点多,谢少卿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昆少犯困,率先把沙发占下了。

    谢少卿让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卢笛不停的打哈欠:“少爷,可以明天说吗,天都快亮了。”

    “你又不是鬼,害怕天亮现原形?”

    她尽力撑着眼皮说道:“我不是鬼,所以,我晚上需要休息。”

    她懒得跟他客气,把床占了。

    谢少卿难得气得炸毛了:“不说清楚别睡觉。”

    卢笛的瞌睡被他吵醒了,她坐了起来问他:“想要我说什么?”

    “受了伤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告诉我,而是让你的男同事带你到医院。”

    “你是想给他机会吗?”

    如果她说是他硬把自己拽过来,他会信吗?他肯定还是会说她在给他机会。

    “他刚好有车。”

    “我没车吗?”抢话的比她这个说话的还要快。

    瞧,跟她设想得一样,不管她说什么他都能挑出刺来。

    卢笛反过来注视他:“你这是在维护主权吗?”

    谢少卿楞了,他的气压降下来了,声音也降下来了:“我们之间有协议的,我不希望协议太复杂。”

    卢笛比了个Ok的手势,这事才算翻篇。

    翻篇是翻篇了,可是现在她却睡不着了,眼睁睁看着黑夜变白天,卢笛揉着一双熊猫眼去上班,刚进小区就被王工给堵住了。

    “你把我的鱼给摔死了,赔给我。”

    有没搞错,她还没找他算账呢,他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卢笛倒斜着眼睛后退着打量他:“王工,鱼不是我摔死的。”

    “我都听说了,你在盆里捞鱼,被鱼咬伤了手,你气不过,另一只手扯下来砸在玻璃上,我今天早上回宿舍看到的是鱼的尸体。”

    卢笛眯着一只眼睛:“谁告诉你的。”

    “我也不记得了,是*还是徐工。”

    “那你把他们两个叫过来。”她是去盆里抓了鱼不假,她有错,她认。她这么较真,就想知道现在有谁跟她过不去。

    王工是个纸老虎,表面上凶神恶煞的,其实胆子小得很,卢笛一说到让他叫两个监理过来时,他倒不敢吭声了,反而用请求的语气讨好的说道:“我那鱼可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为了博红颜一笑,下了血本的,你倒好,没事抓什么鱼啊,有哪个女孩子会抓鱼玩呢?”

    “你女朋友是不是女孩子?”她不也对那东西感兴趣吗,他自己都说了为博红颜一笑,她混在男人堆里就不是红颜了,变成黑颜了?

    “她不一样啊。”

    “哪不一样了?”

    “卢工,哪哪都不一样,我不能再跟你说了,我要赶紧去工地,你好歹赔我点钱吧,也让我心里好过一点。”

    卢笛鄙夷的说道:“没出息!”

    “那你愿意出多少?”

    “她一毛钱也不会出。”一个声音替她说道,卢工和王工同时被身后的声音吸引注意力,不约而同地向后转。

    谢少卿也是一宿没睡,风采不减半分。

    “你又来?”王工气极。

    “我也是这里的业主,怎么就不能来。”

    王工发觉不太妙,想尽快撤离:“卢工,我先回工地上做事喽,那条鱼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说。”他说着拐了个弯就要走,谢少卿快他一步把他拦下了:“王工,急什么,工地上的事情有工人,正好我现在有空,陪我喝杯咖啡吧,我请。”

    “不了不了。”江工在他耳边说了无数的话,很多他都记不住,唯有一点他是记得的,不要随便跟客户吃饭,如果人家实在要请,记得提前把单买了。江工很怕他不理解,又把理由重复了很多次,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既得了人家的好处,再碰到监理提供账单,联系业主交付工程款时就比较麻烦了,业主若说给个优惠,那是给还是不给,给的话吃亏的终还是自己,不给的话,这前面已经吃了人家的嘴软。

    他百般推辞不肯去,谢少卿抽笑道:“王工,我不是单独请你,我是为了请她,是她请你喝杯饮料聊聊天,耽误不了你的工作。”

    话虽如此,王工总觉得谢少卿的目光看起来不友善。

    当他坐在谢少卿的正对面,正儿八经地喝咖啡时,那种来自谢少卿的不友善更强烈了,王工迎着谢少卿的目光说道:“谢哥的房子都装修好了。”

    他这是没话找话,明知故问了,很久以前,K2就已装修完毕。

    卢笛还记得那时拿到钱时一脸的兴奋劲,这是她20岁以后不在父母羽翼下赚的第一笔钱,拿在手里倍觉珍贵,她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再想想当初刷父母的卡买衣服买鞋子买包包狂乱花时的随意心态,跟赚到血汗钱时的小心翼翼竟是一种强烈对比。

    她这边一直在想着自己的事,谢少卿却绕过了王工的话,直接问他:“你那条鱼弄伤了我的女朋友,你说说看,这件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啥?”王工的眼皮跳了起来。

    “我说你的钱伤害了我的女朋友,我现在来要索赔。”怕他听不懂,谢少卿又重复了一遍。

    王工没见过土匪,他认为谢少卿跟土匪也差不了多远:“我的鱼伤害了你的女朋友,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女朋友,她是怎么被伤害的啊,它好好的待在水里游,她没事去抓它做什么?这特么谁伤害谁啊,动物园里的老虎,你不去碰它,它会咬你吗?”王工识字不多,话却说得犀利,针针见血。

    谢少卿叹息:“你们公司的食堂是动物园吗?还准你们养起动物来了。”

    “谁养动物了?”

    “不是你吗?”

    “我养什么动物了?”

    “咬人的鱼啊。”

    两人的话语令整个咖啡厅*味弥漫,王工送了一记白眼给谢少卿,他的嘴角抽动着,嘴唇被抽成一高一低的挂肠形。

    “但是我的鱼死了,这总是她的责任吧。”

    “你亲眼看到她把你的鱼掐死了?”

    谢少卿拉着卢笛的手放在他面前:“这是被咬伤的地方,你们公司有人证,医院里有医生开的诊断证明,能够证实是被你养的鱼咬伤的。司机开车出了故障还知道在周围设个警示标志,你把危险的东西养在这种公共场合,是不是侵害了其它公民的权益。”

    王工变了脸:“什么权益不权益的,我只知道她摔死了我的鱼。”

    “证据呢?”

    “鱼死了就是证据。”

    “那也可能是它不能适应这里的环境,被渴死的。”

    “鱼还能被渴死?”王工以为他说的是天方夜谭,扯淡。

    谢少卿晃着食指:“孤陋寡闻,有被淹死的树,当然就有被渴死的鱼,少年,平时要多看看书,看看报纸,别有事没事的只想着泡妞,泡的妞多,并不能证明什么。”

    说完,他一把将卢笛拉了起来,拖着她就走。

    “谢哥,你说了请我的。”

    “账已经结了。”

    比他们两个晚走的王工,战战兢兢地看着周围,没注意到他结账,万一没结账,他站了起来,在收银台前晃了晃,没人注意他,他抬着腿往外走,心里已经做好准备,万一有服务员跟他说没结账,他回过头再补上就好了。

    他一直走,走出了门口,也没听到服务员叫他。

    他这才相信,谢少卿说的是真的。

    再说谢少卿已经把卢笛带回盛世荷苑了,他像狗皮膏药似的一直缠着卢笛,卢笛对他刚才的举动感到奇怪,也向他坦白:“那个事情确实是我的错,我捞盆里的鱼才被它咬伤的,后来孟工下来,他情急之下把鱼甩了出去,那条鱼正好撞在玻璃上,所以,其实责任在我。我是打算赔他钱的。”

    “不需要。”

    “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这么不讲道理了,是不是你的医院破产了?”医院里每天日进斗金,他实在犯不着为了一点小事跟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的,何况理还不在她这一方。

    “那个不重要。”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