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故伎重施

    “那什么才重要。”

    谢少卿直视着她,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从他的眼珠里她能看到她自己,笑吟吟满面春风的模样。他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在她的发丝上:“我不允许你受到伤害。”

    卢笛轻轻笑了:“活在这个世上,就会经历酸甜苦辣,五味杂陈,能够收获幸福的,也必然要经历磨难,没有人,天生就是上帝的宠儿,如果有,其它人的嫉妒也会变成利箭成为伤害它的工具。”

    “理性的女人最无趣了,太难哄。”

    “谁要你哄了?”

    “你敢说你不喜欢听赞美的话。”

    “喜欢啊,赞美的话谁不爱听,那也要有个度。”

    谢少卿秒回嬉皮笑脸的模样:“小笛,你长得真漂亮,我喜欢你,小笛,你是个善良又美丽的姑娘,我最爱你了。”

    “呃~~~”卢笛白了他一眼,“别逗了。”

    “我要向全天下的人宣布,我最爱卢笛了。”他高声喊了一句,风把这句话带向了西北方,站在树下的燕燕愣住了。

    她看向卢笛和谢少卿,谢少卿是背对着卢笛在倒退,他倒退只为了多看卢笛一眼,卢笛的眼神接收到燕燕注视的目光。

    卢笛轻轻咳了一声。

    谢少卿跑到她身后替她拍着背:“感冒了?”

    “不是,你的旧情人出现了。”

    “我的旧情人?”谢少卿“噗嗤”笑出声,“我的旧情人就是你啊,你还上哪给我找旧情人去。”

    “你回头看看。”

    谢少卿潇洒地转身,轻声道:“原来是她。”

    “高兴吗?”

    “有你陪着就挺开心的。”谢少卿故意绕开。

    卢笛晃着手机对他说道:“工人催我了,你自己看着办哈。”说着朝他身后努嘴,燕燕走到他的身后,谢少卿的笑脸僵住了。

    “谢少!”

    “有事吗?”

    燕燕被呛住:“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吗?”

    “没事那我走了。”

    “别走。”燕燕站在谢少卿面前,目光坚定地看着他,“我跟我丈夫的感情并不好。”

    “所以呢,找我诉苦?”

    他为什么这么冷漠,为什么这张脸变得这么快,以前,他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前的他笑容暖,说话暖,举止优雅有风度。

    现在呢,她叹道:“谢少,你变了。”

    “人都会变的,你不也变成彭太太。”

    “我一点也不稀罕这个‘彭太太’,我只想有一个安稳的家。”

    “你现在已经有了啊。”

    ......

    卢笛绕一圈躲在这边的死角就是为了听清楚他们两个的谈话,听着听着心里涌出一股酸楚来,心里嘀咕地吐槽谢少卿,还一本正经的跟她说他们两个没什么,这是没什么的两个人的正常对话,哼,这个死谢少卿,花言巧语,油嘴滑舌,最可恶了。算了,不听了,污耳朵。

    她站起来时,谢少卿和燕燕正好往她这边来,她的行为是偷偷摸摸的,为了不让他们两个发现自己,她一闪身进了一栋楼,躲在转角处等着他们离开。

    在等待的过程中,电梯门开了,一个工人从电梯里出来。

    卢笛瞥了一眼,心中疑惑:咦,这不是2号地7栋的电工吗,他来这里做什么?

    “卢工,你怎么在这儿?”一个人拍着的她的肩膀。

    卢笛惊讶地看着身后的徐工。

    “你怎么在这儿?”卢笛反问。

    “我工地上有事儿,那你呢?”

    “我工地上也有事儿。”

    “一块上去。”

    卢笛点头。

    “我也要去。”狗皮膏药谢少卿又跟了过来,卢笛瞪着他,又望他的身后,没看见燕燕,她眨着眼睛朝他努嘴,谢少卿笑着凑了过来。

    “卢工,你们两个秀恩爱也要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好吧。”

    “谁秀恩爱了?”卢笛白了他一眼。

    “当然是我们啦。”谢少卿揽着她的肩膀。

    卢笛伸出手弹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徐工一双眼睛盯着电梯数字,到了12层,他一溜烟出了电梯,电梯门关的时候,他回过头朝他们摆手:“你们,继续。”

    “谢少卿,这么快把你的旧情人摆平了。”

    “嗯!”

    “终于承认了?”

    “在聪明伶俐的卢工面前还是坦白从宽的好,或许还能争取个宽大处理。”他摸着下颚语调怪异的说道,说话时眼神一刻也没离开过卢笛。

    卢笛心里有气,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气恼,不是早就知道是这样吗?谢少卿跟燕燕是旧情人,当他一次又一次笃定地否认他们的关系时,她居然还信了,以为谢少卿真的跟她没什么,刚才听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她又觉得有问题,现在,谢少卿也承认了,真真假假一缠绕她糊涂了,她多希望他现在说的话是假的,只是为了气她,当时说他跟燕燕没关系才是真的。

    可惜,这世上没有第二个沈星俊,公主时代早就过去了。

    期望也没有,事实就是:谢少卿是个花花公子。

    有一个声音对她说:“离他远点。”

    她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一点,又有一个声音对她说:“反正全天下的男人也挑不出几个像样的来了,将就点吧,难道要等到黄花菜凉了,老成剩斗士的时候才正正经经地谈婚论嫁吗?小说里童话般的爱情故事出现的概率为零。”

    一想到这些她心里难免沮丧。

    一个人的青春有十年,除掉认真上学的那几年,赖在父母身边有沈星俊陪伴的那几年,那她的青春也不剩多少了。

    她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以前没压力,从不想这些东西,只想着怎么美怎么开心,现在,她想要的是工作上的成就,都已经在这个位置了,总要有点成绩才能对得起自己的青春,还想要的是一个可以陪伴自己的人,很多女孩子有男性朋友,有闺蜜,有男朋友。

    她什么也没有,自从沈星俊离开之后,她一直一个人,没有闺蜜没有朋友,孤单寂寞的时候也想找个人说说话,随便聊点什么都可以。

    非亲非故的能找谁啊,目前也只有这个花花公子一直赖在她身边罢了。乱想至此时,她抬起眼睛看了谢少卿一眼。

    “爱上我了。”

    瞧,从来没个正经。

    他平时都这么跟女孩子说话吗?

    很多人吃这一套啊,再说他外表出众,她出电梯时问了谢少卿一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你这样的。”

    “正经的。”

    谢少卿收起笑容,正色道:“你这样的。”

    “那我可以跟着你混吗?”

    “求之不得。”

    “我说的是结婚。”反正早晚都要结婚的,东挑西选也挑不个王子来,不如收下上帝安排下来的男人,是福是祸天定吧,她打定主意,若是谢少卿同意结婚,可以试着跟他相处,若是他没那个想法,那离他远些吧。

    “我说的也是结婚。”

    “什么时候领证?”

    “你不需要时间多了解一下?”

    “你怕自己后悔?”

    “我是怕你后悔。”

    “不会的。”

    “那好,我带你去见我的父母。”

    “现在吗?现在不行,你跟伯父伯母约个时间,我跟彭总请个假跟你去见他们,我先说明,我家里很穷的,希望你们不要嫌弃。”说话间,她已经把房屋里的卫生打扫干净了,“而且,你看我这工作,说好听的是监理,说不好听的就是个打杂的。你爸妈会不会介意呢?”

    “现在是我要娶老婆,不是我爸妈娶老婆,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卢笛朝他竖大拇指。

    拍了几张照片上传以后,她朝谢少卿一歪头:“可以走了。”

    谢少卿让她先离开,走在后面的他脸上闪过一丝阴霾,这样做有违他的初衷,事情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在发展,他还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这个女人,他想起了第一次在视频里见到的她一脚跺在墙体上的情景,她的眼神一转他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她想得没错,他跟燕燕是旧情人,很多话他都是为了不让她生气编的,讨好她很费力,他还是费尽心力的去做了。

    然而不管是对燕燕还是对她,他都不能付出真心,他接近燕燕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卢笛不设防的接受他,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心思在她身上,冰块都化掉了。

    没想到,她同意了,跟他结婚。

    他却茫然了。

    这件事情,他还得跟昆少商量一下,他现在什么也看不清,需要有个理智的人帮自己分析一下目前的形势。

    “少卿,你看徐工在做什么?”

    卢笛的这句“少卿”喊得亲切,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那扇窗口,确实是徐工,“你这么关心他?”对于卢笛关切的眼神,谢少卿隐隐生出不满,他不喜欢卢笛用这种眼神看别的男人。

    卢笛恶狠狠地扫了他一眼:“你没发现他的工地上不对劲吗?”那次她的工地上出现问题,他都能找人及时修正,怎么对他的同事又这般冷漠,谢少卿这张百变脸,让人无语。

    “我要上去看看。”她只看到徐工惊恐的眼神便料定上边有事发生,不顾谢少卿的阻拦执意上楼,谢少卿无奈跟了上去。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