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援手

    卢笛上了楼,拍着门大声叫道:“徐工,徐工,开门。”她拍了足足有十分钟,徐工狼狈地打开门,里边到处都是水,水泥,沙子,工具,全都泡在水里。

    徐工显得很紧张,他吞吞吐吐地说道:“那,那,那个水阀出了点问题。”

    这一地的狼藉让卢笛无法下脚,她脚上穿的是一双白鞋,徐工摇着头好似灵魂都不在自己身上似的,颓废地自嘲道:“这回完蛋了。”

    卢笛一抬脚,白鞋踏进了泥水里。

    “卢工。”

    “你没有做防漏检测吗?”

    “做过的。”

    她抬头看着天花板,楼上有渗漏现象,她指着天花板:“楼上也在装修吗?”徐工支吾着说不出话来,楼上的确也在装修,并且他是监理负责人。

    这么巧。

    跟当初李工碰到的情况简直一模一样。

    她想到从电梯里出来的那个电工,不管跟电工有没有关系,这个事情都只能暗中调查了。现在能做的事情是赶紧把现场清理了,有出现问题的地方及时补漏。

    “徐工,少卿,我们三个分工合作吧,徐工,你跟少卿把现场清理了,我找电工师傅把这两处修复好,找泥工补漏,这中间出现的费用不能报账,只能你自己一个人承担,你能授受吗?”

    谁也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但碰上了,也不能逃避责任。

    他愿意承担,内心很感激卢笛为他做的一切。

    卢笛马不停蹄地跑开了。

    虽然房间无法恢复成原样,收拾整理之后比卢笛最初见到漂洋过海好多了。徐工木然地坐在台阶上,任寒风一股一股地刮在脸上。

    “徐工,想什么呢?”

    “我觉得自己挺没用,很对不起父母。”

    “怎么会呢,你千万不要这样想,你父母他们会因为有你这样的儿子而感到骄傲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想想,你过五关斩六将,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很棒吧,努力学习,拿到学士学位,很棒吧,毕业之后又顺利的找到工作,这是多让人激动的事情啊,而且还是个工程师,父母怎么能不替你高兴呢?”

    徐工低下头:“可是,这个所谓的工程师跟搬砖有什么区别呢?还不是一样卖劳力,又能有多少技术含量。”

    “能搬砖证明自食其力,证明能为国家出力,那当然是一件荣耀的事情啊。为什么要沮丧啊。”

    “卢工,你真乐观,谢谢你。”

    听卢工这么一说,他心中豁然开朗,不再为不能挣钱,反而还欠了公司的住宿费感到难过了,卢工说得对,多往好的方面去想,很快,就能雨过天晴的。

    “哈欠。”寒风从四面八方袭来,卢笛冷得打了个喷嚏,徐工注意到她脚上的那双白鞋已经变成彻头彻尾的黑鞋了,心中着实过意不去。

    “我给你买双鞋吧,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你着凉。”徐工认定卢笛的鞋子里进了水,这才导致她不停地打喷嚏。

    卢笛摆手:“你别管我了,明儿记得把这个事情跟彭总还有业主交待一下,该认错的认个错,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谅解吧。”

    徐工点头。

    这时,谢少卿把车从地下车库开了出来。

    “顺便送一下徐工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们了,谢哥,你快送你女朋友回去吧。”

    谢少卿一蹬油门火速离开。

    “真没礼貌,哈欠。”卢笛又打了好几个喷嚏,她的脑袋变得沉甸甸的,最后谢少卿说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清。

    谢少卿把车开回公寓。

    扶着她上了楼,看着她浑身像是从泥水里淌出来的,谢少卿嫌恶地皱眉:“没有一点女人的样子,你是男人的变的吧。”

    自己说完,又无奈地替她收拾。

    换下衣服鞋子全都被他扔进了垃圾桶,拿了自己的一套睡衣替她换上之后,他手法娴熟地替她开药扎针,扎针时,卢笛下意识地咬着下唇。

    谢少卿的长手指压住针头,橡胶管一扯,卢笛咬住的唇松了下来,他轻轻的抚着卢笛的脸,手指将她额前的发拨到耳后,看着她面庞的眼睛像是陷进去了一般,一瞬间的失神了。

    手机铃声将他的魂拉了回来。

    “喂,妈。”

    “儿子,你还没休息呢。”

    “嗯。”在妈妈面前,他又变了另一副面孔,宛如妈妈的乖宝宝一般十分听她的话。

    “你爸爸说你要结婚了,这事怎么这么突然?是哪家的女孩子,我们见过吗?长相如何,她的性格脾气怎么样?”她一连问了很多问题。

    谢少卿看了一眼睡在沙发上裹着他的睡衣的那个女孩。

    给她打分吗?

    性格脾气,怪异。

    “妈,我有时间带她回去见你们,到时候见到本人你们就知道了,我现在累了,想休息了。”

    “儿子。”

    谢少卿搬了条小椅子,趴在卢笛旁边贪婪地盯着她的脸看。

    “星俊。”卢笛的嘴动了一下。

    谢少卿自语道:“星俊?”

    他的眉峰闪过不悦,恨恨地说道:“卢笛,你说我是花花公子,那你呢,是花花公主吗?星俊是谁,做梦都忘不了的人?”他很气恼,恨不得把她掐醒了问清楚。

    卢笛好似知道谢少卿要谋害她似的,从此闭了嘴,老实安分地睡到天亮,天亮时,她翻了个身,从沙发上滚了下来,额头撞在茶几上。

    在卧室里听到动静的谢少卿跑了出来,卢笛看着裹着睡衣的谢少卿,又看看她自己身上,她的瞳孔变得很大,语调却异常平静:“谢少卿,你做了什么?”

    谢少卿一只手握着拳在她面前一晃:“救死扶伤。”

    “呸,那我怎么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他是想把她搬到床上的,但是,想到她嘴里念叨的那个人,心里很不爽快,最后把沙发留给了这个女人,他自己去床上睡了。

    “没风度。”卢笛批评他,“以后结了婚也让我睡沙发吗?”

    “看你表现。”

    卢笛此刻后悔了,她脑子有病吗?为什么要跟他提结婚呢,谢少卿阅人无数,卢笛的那点小心思,他哪能猜不透呢。

    “好了,我错了,以后你睡床,我睡沙发。”谢少卿认错认得诚意满满。

    卢笛脸上阴转晴,在沙发上找自己的衣服,东找西找没找着,她问他:“谢少卿,你把衣服藏哪了?”

    “扔了。”

    卢笛一度怀疑自己的眼睛是被撑大的,每次他语出惊人总是能让她不自觉地瞪眼,瞪着瞪着就成江工那种牛眼。

    她觉得有必要跟谢少卿讲讲道理,他老妈难道没教过他,不能随便乱扔别人的东西:“那是我的衣服,我是衣服的主人,你扔它之前怎么不问问我。”

    “你睡得跟死猪似的,让我怎么问?”他一脸嫌恶的表情,不愿意去回想她昨晚的邋遢样子。

    “那你可以等我醒了以后再问呀?”

    白痴谢少卿,混蛋谢少卿。

    “我衣柜里有衣服,你随便拿。”

    她真的很想揍他:“你衣柜里有我穿的衣服?”

    “应该有。”

    卢笛去翻谢少卿的衣柜,她幻想的是能从他的衣柜里翻出个他的前女友的衣服来,实在没有,有他姐姐妹妹的衣服撑一撑也OK。

    打开衣柜之后,她的幻想瞬间破灭,全是他谢少卿的。

    “去超市给我拿几件衣服回来,动作快点。”

    “遵命,老婆大人。”

    谢少卿得令的一阵风出去了,出去之后又一阵风回来,他抱歉地向卢笛解释,忘记带钱包了。卢笛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

    等着谢少卿把衣服给她买回来,她没时间挑,没时间多看,套上之后直接去了工地,“等你回来吃饭哟。”

    卢笛转过身朝他吐舌头。

    匆匆赶到工地之后,她打开手机看到,彭总刚刚发了一个视频信息过来,原来昨晚的事情徐工通知了彭总,彭总一晚上没睡着,天还没亮,他拉着徐工去了他的工地,看了现场之后他的血压一下子就上来了,足足训了徐工一个小时,训完还不够,还把江工叫了过来,江工又把徐工吼了一顿,吼得他脸都青了。

    “把线路都拆了重装,搞出这么多烂摊子来,徐工你,你,你真是太叫我失望了,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找工人过来返工,你要等到业主过来投诉吗?那个时候就什么都完了。”

    徐工的两只手都是软的,他战战兢兢的打着电话,彭总一瞧他吞吞吐吐的也说不清楚,一把抢过他的电话,跟那边的工人联系起来。

    说完之后,再三叮嘱,眼睛不眨的盯着工人做线路拆了,又重新换新的线路安装,一直盯着他们把活干完才肯作罢,他的嘴里是一刻也不肯闲着,直嚷着:“累死了,什么都要我亲自动手,招你们来做什么的,培训的时候又不认真听,一个两个的出问题,你们几个大男人怎么还不如一个女人,多跟人家卢工学学,她也是从什么都不懂上来的,别看人家是女人,她能力比你们强多了。”

    “彭总说得是。”

    “别光敷衍我,我要看实际行动。”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