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反套路

    “知道了。”

    “你盯紧点,我去*的工地上看看。”

    彭总走了以后,徐工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这一关是过了,他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唇边挤过一丝笑。

    彭总脑子里的一根弦崩得太紧了。

    巡视完*的工地,他又看了卢笛的工地,看完之后又去了王工的工地,几乎把整个盛世荷苑给踏遍了,直累得他哭爹喊娘。

    “比自己做工地还累。”

    他不喜欢抽烟,也极少喝酒,身心都扛不住的时候,他会约上公司里的一群男同事去KTV,用吼歌的方式排解疲劳。

    但是他老婆并不喜欢去KTV,燕燕带着两个孩子,她去了,两个孩子自然也要跟着去,到了KTV,她要顾着女儿,又要顾着儿子,哪里还能分出心思来点歌,连吃口东西眼睛都要止不住地往这两个小家伙身上瞟。

    彭总心痒了,打了电话给江工,约江工和其它同事收了工一起去K歌。

    江工也喜欢吼歌,不过公司里人太多了,能吼会吼的太多了,每次跟着彭总去了,总是不过瘾,再说,他太忙了,十几个工地,每天十八个小时都不够用,哪还有心思去KTV陪他们疯,有那时间还不如在被窝里多躺一会儿。

    江工和老婆留在公司宿舍里。

    其它人都跟着彭总去了KTV,有两个人没有跟过去,一个是差点酿成大错又及时挽回的徐工,还有一个是跟女朋友有约的王工。

    徐工这两天的心情就跟过山车似的起起落落,他昨天晚上一个晚上没睡好,只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平时都习惯晚睡的他现在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往楼上走时,他听到了江工和刘会的对话。

    刘会问他:“现在怎么办嘛?”

    江工:“别问我,我不知道,你也什么都不要说。”

    “每次都这样,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我想回去陪女儿。”

    “要不要给你买票。”

    “谁要你买票了,你有钱吗?”

    “有啊。”

    “公司里的事情太复杂了,我实在待不下去了。”

    “你这娘们,让你不要说话,你还吼得那么大声。怕没人听见吗?”

    刘会说道:“不是都出去了吗?”

    “要是有人突然回来呢。”

    “我一向聪明的老婆,怀孕之后整个人都变傻了呢,能说的不能说的都往外抖,你以为你是在家里待着呢,不长脑子。”

    说得刘会不敢吭声。

    徐工很纳闷,不知道这夫妻俩打得什么哑谜。

    接着又听到江工跟谁打电话说叫谁赶紧把什么东西给送过去,徐工听得云里雾里,在楼顶取了衣服下来,躺床上睡着了。

    这一回他睡得很香甜。

    半夜的时候被*摇醒了:“还睡呢,工地那边出了问题,赶紧起来。”

    我靠,行军打仗呢,半夜还不消停,他以为是在梦中,没有理会*,*拍着他的头又喊了一嗓子,把徐工的头都喊晕了。

    “什么事啊。”

    “彭总在电话里吼,谁知道啊,不是要紧事他能吼着让咱们过去啊。”

    彭总,开工的时候没给神仙们烧柱香么,三天两头闹个问题出来,都快把他们哥几个搞得神经衰弱了。他爬了起来,把厚棉袄裹在身上。

    出了门,刺骨的冷,越发让人想念温暖的被窝。

    “怎么样,是什么问题啊?”

    “听说哪栋楼的水管炸裂了。”

    “上次也出过这种问题,不是用了保暖片了吗?”

    “谁知道,可能保暖片不顶用呗。”

    “所有的吗?”

    *跟孟工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在艾工的车上说了一路,说得艾工着实恼火:“你们两个,少说两句,到了现场不就知道了。”

    再说卢笛,KTV的下半场她接到谢少卿的电话就退场了。

    谢少卿说他的朋友看到王工跟他的女朋友鬼鬼祟祟地去了盛世荷苑,卢笛心中好笑,什么他的朋友,应该是他的人吧。

    “你赶紧过来。”

    她也累了一天了,哪里还想动,此刻最想的是赶紧回去睡觉。

    “那你睡吧,我过去看看。”

    谢少卿一严肃,卢笛那一点睡意就没了,她打了辆车到了盛世荷苑,果然发现王工的小动作。谢少卿让卢笛不要出声。

    他把卢笛工地上的保暖片弄坏了。

    “太可恶了。”

    “还有更可恶的。”

    谢少卿:“你工地上还有保暖片没有,赶紧找过来,我替你装上。”

    “哦哦。”

    卢笛去其它工地上取保暖片了,也幸亏她平时有要剩余的材料存放在某个闲置工地的做法,谢少卿娴熟的把切掉的保暖片切掉,换上了新的。

    “楼上冷,你在楼下等我。”

    卢笛听话的下了楼。

    谢少卿拿着工具去了江工的工地上。

    到了半夜,工地上发出的声响惊动了值班的物管人员,物管人员发现异样后通知了彭总,还在KTV嗨的彭总马上醒了,火急火燎的把整个工程部的人都叫了过来。

    到了之后,所有人站在冷风里,望着楼上打哆嗦。

    江工是最后一个过来的,他走到彭总面前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你怎么连这种低级的错误也会犯?”

    十几年的兄弟,也完全顾不上了,这对彭总来说,又是一项损失,损失就意味着钱,钱啊,他顶着那么大的压力领着这一群人在这个地方谋生,他是不容许有半点差错的。

    然而呢,失误一项接一项。

    他的头发都快掉光了。

    江工的目光看向王工,王工掏着耳朵,江工的眼神渐冷。

    “你说吧,这件事怎么办?”

    “我犯的错,我自会承担。”江工也不推脱,说白一点,就是自己掏钱善后呗,做工程就这样,做得好,拿点辛苦钱,做得不好,连吃饭钱都挣不来。

    外表的风光外人看不见。

    他挥着手对其它监理说道:“你们都回去吧,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艾工冷道:“江工对自己倒是仁慈,自己犯的错自己会处理,其它人呢,只怕不会这么容易吧。”

    “那你说怎么办?”

    彭总对姐夫使眼色。

    艾工全当没看见。

    “总经理是有公司分红的,犯了错,也该有个表示才对。”

    江工哼道:“你以为我稀罕这个总经理,不当也罢,就革了我的职算是对这次失误的交代吧,这总可以了吧。”

    彭总跟他多年的兄弟,又敬重他的为人,怎么可能让他辞去总经理这个职位呢,说什么也不肯:“你别说了,怎么处理,我说了算。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没错,你是老板,但是老板也要讲理吧。”孟工站了出来。

    “对啊,老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附和道。

    “怎么不讲理了,我要是不讲理,你们还能待在这里吗?卢工的事情是不是由公司善后的,还有徐工,你那个事情我没少费心力吧,若是随便出一点问题就要免员工的职,我这公司还怎么开下去,开除员工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听说,很多监理半路被离职,多数都不能拿到工资,很多监理的工资被七扣八扣扣到最后都成负债了,有谁待在一家公司上班,半毛钱拿不到,还负债的。”孟工再次站了出来。

    “别胡说,没这种事情。”

    孟工:“刚来的时候,我就一直觉得很奇怪,每套房子的装修款都比市场价要低,不管怎么做预算,去掉成本开支还有公司的动作成本和利润,能到监理手里的提成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这种情况下,怎么维持公司的运作呢。我刚开始怎么也想不明白,直到我进了公司,亲自参与到这里面来,我才发现这中间的问题。”

    孟工说着扬起了手中的照片。

    “这一切都归功于江工啊。”

    彭总看了他的照片脸都白了:“孟工,你想干嘛?”

    “我没想干嘛,我是一个报社的记者,有一次碰到一个青年人,我倒了一杯茶给他,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他说起了在装修公司灰头土脸的干了大半年,身无分文的事情。我觉得他这个故事挺有意思,问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结果,他又说不出来。我想把这个事情弄得清楚,详细一些,于是,找了我的两个朋友陪我一起进了这家装修公司。果然,让我们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彭总,你说这个事情要怎么处理好呢,公诸于世呢,还是私了?”

    他把照片推到彭总面前。

    彭总气得弯眉毛拱了起来,无奈他的个子在这群人当中是最矮的,他久在江湖漂,什么样的事情没碰到过,他拿过照片对孟工说道:“私了。”

    后面到底是怎么个私了法,其它人都不知情,这件事情之后,新招的那几名监理,除了徐工还留在公司里,那几个都不见了。

    就像孟工说的,他们是一伙的,也许并不是什么报社记者,只是几个招摇撞骗的混混罢了。那天晚上之后,彭总整个人颓废了,待在房间里好些天没出门,他老婆一直陪着他。

    这个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