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江山易主

    在他一蹶不振的时候,江工带着他老婆离开了巧家装饰。

    巧家装饰是一个连锁装修公司,彭总无力继续经营下去,公司总部另派了一名老总下来协助肖总监继续经营,而彭总则被调往蒙自。

    蒙自是个什么地方,卢笛并不知道。

    她来这里不算久,这么短的时间里,公司已经是第二次大换血了。

    肖总监跟新来的老总商量,让卢笛做了总经理,并承诺每年给她分公司利润的5%,听起来很诱人,这其中的压力也如一座大山似的压得她睡觉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要不然放弃,来谢家当谢太太得了,你不是答应过跟我结婚吗?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到底什么时候兑现承诺?”

    卢笛把手机挂在耳朵边说道:“我这不是太忙了吗?”

    “忙得连未来婆婆都没时间去见。”扯,要真有心,再忙也不至于连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那天,她是开玩笑的吧,他也没有多期待跟她结婚,听到她说忙时,还是免不了心塞。

    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他们有很长时间没见过了。

    他挺羡慕那些工人,可以每天见到她。

    他医院里同样也很忙,这么忙的他一样有时间去想念她。昆少打了个电话过来:“有空没,出去散散心。”

    “找你的朋友,我没空。”

    “怎么了?”

    谢少卿怎么好把他的那点心事说给昆少听,他听了不得笑死,憋死也不说,但昆少是何等厉害聪明的人,只多看他两眼,就猜到他的烦心事。

    “想她了就去找她啊。”

    “找什么找,人家都没空理我。”

    再粘人的狗皮膏药也有粘不住的一天。

    昆少笑了。

    “笑什么?”

    “对她,你是不是......”

    “什么,说话别说一半。”

    “太君子了,你又不是没交过女朋友,至于吗?”昆少掩着嘴笑。

    谢少卿白了他一眼:“龌蹉!”

    “别怪我没提醒你,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诗人,不酸吗,能酿醋了。”

    “不说了,我有病人进来了。”谢少卿掐断了视频。

    电话这边的昆少不住地摇头。

    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脸上描着好看的眼影,眼睛微微一闭,看着风姿卓悦,陪着她一块的是一个五十岁的大姐。

    大姐盯着谢少卿左看右看,看出了四十五度无死角,也看出了才貌双全,一准把他看成了未来女婿,越看心里越喜欢。

    “哪里不舒服?”

    “心里。”女人捂着胸口。

    谢少卿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拿着鼠标划动了几下,给她开了一串的检查单,谢少卿把卡递给她:“拿去交费。”

    一直把他当成女婿看的大姐大口一张,口水唾沫横飞:“啥,还要交钱哪?”

    “看病当然要交钱啊。”

    “不是,我们不是来看病的。”

    “不看病你来医院干嘛?”

    “我们来看你的。”

    谢少卿没好气的说道:“我有什么好看的。”

    “媒人拿了照片给我们,我们怕你太忙,自己过来的。”

    媒人,谢少卿的嘴角一扯,他算是听明白了,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他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面前两个女人笑,笑得一脸的阳光灿烂,倒叫那个女人不好意思了,她被谢少卿看得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多大了?”

    “二十七。”女人还没开口,旁边的大姐抢先开口了,她害怕如此优质的谢少卿嫌弃姑娘年纪大,特意说小了四岁。她一厢情愿的认为她家的姑娘不显老,再打扮细致一点,说她二十五岁也是有人信的。

    谢少卿是什么人,他对女人的了解有如喝了几十年酒的品酒师,只要闻一下,就能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身高,体重,年龄,交过几个男朋友,身体状况如何,有没有不良习惯。他轻轻一笑,并不打算戳破对方,继续笑着问道:“在哪里高就。”

    “哎哟,这个嘛,现在这个社会对女人能有什么要求,会生孩子,能洗衣做饭就成了,医生,您也不要太挑剔了,我家的姑娘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姑娘。错了这个村,再没这个店,你们多交往交往不就了解了。”嘴上的话说得头头是道,任谁听了都觉得是这个道理,实际上她心里想的是只要医生答应跟她家姑娘交往,那生米煮成熟饭是分分钟的事情。

    谢少卿一抹下巴,拿出便签纸推到女人面前:“留个电话号码吧,下了班联系。”

    大姐喜上眉梢,乐得颠颠的写下一长串电话号码,有病人敲门进来时,大姐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谢少卿的眼睛瞄向电脑,头也不抬的问来人:“哪里不舒服?”

    “心里。”

    怎么跟刚才一样?

    谢少卿抬起头,坐在他面前的却是卢笛。

    卢笛气鼓鼓的死盯着他,说起话来酸溜溜的:“谢医生好福气啊,桃花都开到医院门诊来了。”她是第一次来谢少卿的医院,没想到第一次来还能让她碰上谢少卿的桃花运,这个懊恼啊,气都没处出了。

    谢少卿站了起来,笑嘻嘻的:“你来了,桃花当然开了啦!满面春风无法挡。”

    卢笛随手抓起便签纸:“那这是什么呀,谢医生?”当她眼瞎了,睁眼说瞎话,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真当她那么好忽悠吗?刚才她们母女跟他的谈话她都听到了。

    谢少卿却笑得意味深长,凑到离她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呼一口气都能喷到她脸上,他声音特别柔和的说道:“吃醋了?”

    “谁吃醋了。”卢笛死鸭子嘴硬的不肯承认。

    “什么时候跟我回家?”

    “现在。”

    “好,择日不如撞日,我现在带你回去见父母。”他把外套往身后一甩,拉着卢笛走了出去,迎面走来一个人,他的背上背着一个老人,他焦急的大喊:“谢医生,谢医生在哪?”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撞乱喊。谢少卿把外套往卢笛身上一扔,护着男人,喊着值班的护士帮着推进了急诊。

    他这一去。

    卢笛站在诊室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

    等到谢少卿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卢笛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她问谢少卿:“病人怎么样?”

    他摸着卢笛的头,轻声道:“抢救过来了。”

    以前,她总认为谢少卿看起来像个耍赖皮的无业混混,一天到晚除了无所事事的粘着她,就从没干过正事,当她亲眼见到谢少卿的严肃认真时,她把以前对谢少卿的不良印象抹掉了。

    “谢天谢地。”

    “谢天谢地?”谢少卿眉峰一耸,“应该谢我,我是一个很称职的医生。”

    卢笛比了一个OK的手势,这个世界上,最能让人感到安心的便是身边有一个对工作很积极又很认真负责的人。

    她跟肖总监打了一声招呼,跟着谢少卿去了他父母家。

    谢少卿的父母住在很偏僻的地方,这个地方依山傍水,鸟语花香,靠近他的家,有一股清新空气迎面扑来,谢少卿的车进来时,谢父谢母已经笑眯眯的等候在外边了,卢笛看了一眼谢父谢母,他们一家长得好相似,三个人竟然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尤其是那个笑。

    卢笛忍不住又看了谢少卿一眼。

    “到家了还迷恋我?”

    “能不能别那么臭美?”

    “臭美是优点啊,你想,原本是臭的,但是又美,臭的东西能够变美,那当然是香喷喷的啦!”停车的谢少卿宠溺的摸摸她的头。

    “老婆,跟我见未来的公公婆婆。”

    卢笛的脸瞬间红了,这个时候的她仍然在想沈星俊,假如现在带着她去见父母的是他呢?那个念头一闪而过,谢母走到她面前亲切的挽着她的胳膊,那感觉像是她是谢母失散多年的女儿似的,卢笛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哭笑不得。

    谢父谢母对卢笛非常好,任何事情都优先考虑她,征询她的意见,反而谢少卿成了外人似的,父母带着她逛花园,摘茶,赏花,独撇下谢少卿,谢少卿盘腿坐在沙发上玩起了电游,卢笛轻手轻脚的走到他身后,谢少卿一抬手捉住了她的一只胳膊,卢笛嚷起来:“我都没发出声音,你怎么知道我在后面。”

    “我对你有心灵感应。”

    卢笛笑道:“说来听听,都有些感应?”

    “你刚进来的时候忐忑不安,心里说道,‘哎呀,不知道谢少的父母好不好相处啊’,进来之后,发现我父母挺好相处的,你又忍不住说‘哎呀,谢少过得实在是太幸福了,有这样的父母,人生足矣’。”谢少卿模仿一种怪腔调尖声唱道。

    卢笛的脸垮了:“哪有这样想?”

    “那你刚才想什么?”

    卢笛心惊,真是什么也逃不过他的法眼,就那么一愣神的功夫也被他捉到了,她才不愿意在他面前提沈星俊呢,尤其这还是他父母家。

    她随口说道:“我很长时间没回家了。”

    自从到了巧家装饰,她活得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里,几乎忘了她自己曾经的家,她的父母,见到谢少卿一家和睦相爱,难免触景伤怀。

    “那改天我去丈母娘家提亲。”谢少卿认真地看着卢笛。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