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卢总面临的棘手问题

    丈母娘?

    她都不知道他的丈母娘现在躲在哪个国度,都这么长时间了,连个音信也没给她,她看了谢少卿一眼,想编个谎言,却不知从何编起。

    说她爸妈去国外度假了?

    那总有个归期吧。

    没有归期,那电话总有吧。

    实在打不通电话,联系方式总有吧。

    可惜,什么都没有,二老撇下她跑路了,事到如今,她都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好歹出来个人通知一下她,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没有人。

    她摇头。

    什么也不想说。

    难得的是谢少卿后来没问,他的父母也没向她提过要见她父母,卢笛不安心啊,她想的是他们现在不提,可能只是一时没想起来,早晚都会问,早晚都会面对的,要不要把那个事情向他们坦白呢?

    想了又想,犹豫了很长时间,她最终还是没勇气说出口。

    一直到谢少卿把她塞到他的被窝里,她仍在想她父母的事情,一夜过后,谢少卿容光焕发的起来给未来老婆做早餐。

    谢母换了衣服从卧室里出来:“谢少,长大了,懂事了,会给父母做早餐了。”

    谢父从卫生间里出来,不咸不淡地抛出一句:“老婆,别高兴得太早,他那是给他老婆做的早餐,你别指望他了,待会我给你做早餐,想吃什么样的,西式的还是中式的。”

    谢母撇嘴:“你做的我都吃腻了,我想吃谢少做的早餐。”

    谢父显然吃醋,他老婆居然嫌弃起他来了,他哼道:“小伙子毛手毛脚的,盐和味精都分不清,你还吃他做的早餐,别吃出个女儿来。”

    谢少卿的脸都绿了,心里暗暗吐槽:这两个老家伙,一天到晚的腻歪,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要不是卢笛,他才不要回来当电灯泡呢。

    卢笛还没起来,难道是昨天晚上没适应?

    谢少卿把早餐做好端上桌,谢父凑了过来,谢少卿耸肩:“没你的份,这是给我老婆做的。”他其实就想酸酸他,让他爹感受一下他平时听到他们二老说绵绵情话时的心情。

    谢父撮着两只手,不咸不淡地说道:“你老婆走了。”

    嗯,谢少卿皱眉。

    谢父继续激他:“你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把人气着了,我不管啦,我老婆放下话了,这个儿媳妇她要定了,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她弄回来,你让我老婆不高兴,我也会让你不高兴。”

    这是亲爹吗?

    他不是捡来的吧。

    不知卢笛是怎么看的,觉得他们家温暖,到底哪里温暖了。

    谢少卿换了外套便出门,他走了后,谢父做贼似的把谢少卿做好的早餐端进了卧室,送到谢母的旁边,一脸的殷勤:“你想吃的谢少做的早餐我给你弄来了。”

    “还是你,对我最好。”谢母吃了一口,她评价道,“还真是,没你做的早餐好吃。你把我儿子弄到哪儿去了?”

    “别管他了,他已经长大了,追他老婆去了。”

    “老头子,你觉得这个女孩子跟他相配吗?”

    “我觉得挺好的,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老婆,你赶紧吃,吃了我好刷碗。”

    “什么时候,昨晚。”

    “对对对。”

    再说谢少卿对于卢笛的突然离开,很介怀,开车时,胡思乱想了很多东西,到了卢笛的公司以后,路上的想法都被淹没了。

    “卢总在吗?”

    “在工地呢。”前台又换了一个漂亮的美女。

    谢少卿朝她眨眼:“若是她回公司,告诉她我找她。”

    前台美女回敬他一个微笑。

    新来的业务部的曹金梅探出一个头问她:“小蔡,那是谁啊?”

    “不知道,找卢总的。”

    曹金梅两只眼睛闪着星星:“哇,他长得好帅啊,好有魅力。”

    “再帅也已经名草有主了,不如考虑考虑我,小梅。”

    曹金梅的眼白都翻到屋顶上了,她才不喜欢这位设计助理呢,每个月的底薪只有一千块,出去逛个街只会买几包零食捧在手里啃。

    她要的是刚才那型那款的。

    设计助理郭毕祥朝她泼冷水:“人家可是卢总的男朋友。”

    “啊,他是卢总的男朋友,那她也太幸运了,有个这么有型有款有面子有里子的男朋友,还上什么班啊,换了我,我要天天逛街买买买,刷刷刷。”

    “这就是你跟人家的区别啊,卢总要才有才要貌有貌,文能安邦,武能定国,能配得上她的也只有像刚才这样的男人啊。”

    曹金梅撇嘴:“还武能定国,你都不知道卢总碰上*烦了。还在这吹捧,也不怕闪了舌头,做这一行,要低调,每年公司的人事调动都很频繁,她现在能做在总经理的位置,谁知道明天早上起来,还是不是总经理还不一定呢。”

    “招你们过来,是来聊天的吗?还不赶紧做事。”肖总监一吼,两个人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肖总监的国字脸冰冷的扫了一眼业务榜单上卢笛的名字。

    再说卢笛确实碰上了*烦,新招的几名监理,有两位监理跟着去工地转了一圈,回到员工宿舍之后,两个人拎包走人了。

    从其它分公司调过来的两位监理,一位连声招呼都没打直接去了宜宾,卢笛一大早的接到无数个电话,有业主打来的,有监理打来的,有工人打来的,一个个电话接下来之后,卢笛的头都快要炸了,正如曹金梅猜测的那样,她碰上*烦了。

    新调过来的老总跟彭总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处事风格,每次碰到麻烦事,彭总必定亲力亲为,这个公认的“公关达人”总能轻而易举地把公司所有的损失降到最低。

    而新来的老总呢,他坐在办公室翘二郎腿,把所有的权力交给了卢笛,那就意味着大小事都由卢笛全权决定,权力大,责任也大。此时的卢笛身在其位才意识到当日江工所处的这个位置有多不容易。所以,她起来之后没跟谢少卿和他的父母打招呼,打了一辆车直接到了工地。

    所有的事情一堆乱麻的展现在眼前时,她深深呼了一口气,她要让自己保持冷静,只有人是冷静的,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她的脑海里不断地涌现出宫斗剧中的场景。

    皇帝只有一人,他却有后宫佳丽三千,为了争宠,妃子们各显其能,势力最庞大的两支斗得两败俱伤,最后让最有心机的小角色渔翁得利。

    那么,小角色究竟是怎么步步为营的呢,她要在后宫站稳脚跟,必须要找到稳固的利益关系,由此想到她自己,她初来巧家装饰时,最先对她伸出橄榄枝的是童优优,然后是小王工,然而他们之间没有必须的牵制与利益关系,那次结盟有如小孩过家家轻而易举的被瓦解了。

    童优优出局,小王工出现意外被接回总部,而她这条无功无过的漏网之鱼却侥幸留存了下来,后来,公司重新招兵买马,又引进了批新鲜血液,本以为这次可以好好工作,好好生活,谁知新鲜血液竟是孟工设的一个套,一个小卒子秒了分公司的最高领导,几乎把整个公司都整垮了。

    她这个总经理角色,不过是这场混乱局面的过渡期罢了。

    公司里还有个隐藏的强大对手—肖总监,还有一个看起来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实则居心叵测,随时能够让船倾覆的食堂大姐。

    她若想在这个位置站住脚跟,必须有一只专属于自己,忠诚的人事力量。就像宫廷剧里那些咸鱼翻身的小角色,小角色无靠山无背景,依附的是最高的权力统帅,依靠的是自己的美貌,在相貌鼎盛时期,她懂得拉拢手握重兵的大将,权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臣以保色衰时依旧有强大靠山维持她的地位。

    卢笛借鉴了宫廷剧里小角色咸鱼翻身的套路,她没有可以拉拢的大臣,也没有可以捆绑利益的大将,她把电话里保存的电工,泥工,瓦工,灰工,木工等所有工人的电话都翻了出来。

    并打电话给秘书,让秘书整理出一份人事档案。

    从这些档案中,她调查了所有工人的家庭背景,从中间挑选了十二位着重培训,把他们定位成巧家装饰的御用工人。

    做这些事的同时,她亲自去了人才市场挑选人才,她想起了那次在人才市场特意留下的电话号码,拿起手机打了对方的电话。

    接到电话的柴林西正在煮泡面。

    “喂。”

    “我是巧家装饰的负责人,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卢笛开门见山,柴林西以为自己接到了诈骗电话,他拼命摇头:“那个,我现在在吃饭,不方便接听。”

    他找工作找得头都快破了,不是给不起工资,就是做些打打杂的事情,他索性打包回家,在家里做起了网游代练。

    虽然也不比打杂强多少,但至少不用受老板的气。

    “你不记得了,你在我们公司投过一份简历的。”卢笛详细的把上次在人才市场的招聘情况说给柴林西听。柴林西张大了嘴,半天合不拢。

    “这是我们公司的地址,周三之前来公司面谈。”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