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失落的指环

    那几日,肖总监邻着两个设计师去蒙自参观学习,卢笛跟食堂大姐打了招呼,公司里所有的人都在外面吃饭,食堂大姐一听到这个消息,她高兴啊,不需要买菜做饭,照样能领工资。就是菜钱不能克扣了,一两天的,也损失不了多少。

    她心里盘算的是待他们回来后,再把冰箱里的剩菜整给他们吃就行了。

    因此,那几日她不在公司。

    她不知道的是,公司里还有几位没有接到通知,他们自行做了火锅,把冰箱里的食材,米,油,盐都糟蹋光了。

    食堂大姐回来之后,脸色变得铁青。

    这跟她的预想不一样,她不高兴的向吃饭的人发牢骚:“不是说好了,你们在外边吃饭的吗?冰箱里的东西都让狗吃了吗?”

    她不知道的是刚进来的几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中,其中就有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独爱与人钻牛角尖的听了她的话很气恼,跟她吵了几句,这一吵,吵出了麻烦,食堂大姐较真起来了,长得高大粗壮的她去拉扯他,被他一拳打翻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就这样,食堂大姐离职了。

    卢笛顺理成章的把文洋招了进来。

    文洋的厨艺进了巧家装饰之后练得炉火纯青,天朝八大菜系的菜色都整得出来,一度成为巧家装饰的红人。谢少卿凑到卢笛耳边小声道:“吃完饭跟我回去吧。”

    卢笛摇头:“不行,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好。”

    这女人,能不能给个台阶下啊,都已经做到公司的总经理了,察言观色也不会?谢少卿无奈地摇头,自己当初到底看上她什么了,他不由得再次审视起卢笛来,别人的老婆温婉可人,对丈夫恭恭敬敬,丈夫说一老婆不说二。

    也不对,他老爸例外,他父亲也是个风度翩翩,引无数少女竞折腰的美男子,偏偏在他老婆面前就像个仆人,基因这种东西真是奇怪。

    他随了他父亲,惊艳魅惑的外表,贱骨头内心。

    卢笛不肯跟着他回家,他便赖在卢笛的房间里不肯走,卢笛一心在工作上,将他视为无物,他斜躺着,哀怨的叹道:“可怜的人哪,孤单寂寞冷。”叹完还唱起了歌,不得不说的是,谢少卿的音色很不错,称不上天籁之音,听起来很舒服让人昏昏欲睡。

    卢笛揉着太阳穴。

    一股困意席卷而来。

    她的眼皮一沉,趴在桌上睡着了。

    谢少卿款步走到她的身后,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就这么搂着,他的身体微微发烫,指尖的温度传递到抚摸着的她的脸庞上。

    卢笛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自语道:“还有十几张账单要对,你能帮我吗?”

    谢少卿捏着眉心,略带厌恶的说道:“你的生活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还有我的存在吗?”

    卢笛听了他的话,失声笑道:“当然工作第一啦,没有工作就没根基,没有根基,其它的都是空的,没有柴米油盐的生活能叫生活吗?”谁的世界里会有一堆的卡可以随意刷出风花雪月而不需要偿还的。

    “我渴了,帮我倒杯水。”卢笛把杯子递给他,她有意把他支走,并不是真的口渴,刚才做的预算是昆少的那套房子,现在负责那套房的是新来的监理,人是柴林西安排的,核对账单时她发现了几个问题,她能发现的问题,谢少卿这个人精也未必不能发现,她不想让谢少卿看到这个,这才以口渴为由把他支走。

    谢少卿是何等聪明机灵的人,他只一眼就看到问题所在,卢笛不说,他也不戳破,声线寡淡地说道:“使唤我,是要付出酬劳的。”

    卢笛转过身,圈着他的脖子,半个人都挂在他身上:“谢先生,我人都是你的,你还跟我计较酬劳。”她贴得太近了,身上散发的专属她的女性气息把他笼罩在其中,果然把谢少卿迷得找不着北,别说倒水,此刻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绝无二话,端过她手中的杯子,谢少卿揽着她的肩,在她额上轻轻一点:“乐意为您效劳。”

    他走了以后,卢笛做贼似的把账单打了出来,偷偷放在抽屉里,她算好时间,谢少卿进来之后,并没发觉任何异样,卢笛伸着双臂轻呼:“好累哦,腰都快断了。”

    “美女,小声点,你这么大声的,外面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

    卢笛扬起头,邪魅的冲他一笑:“拜托,别自作多情了,谁会在意啊。”

    “沈星俊呢,他也不会在意么?”

    他突然提沈星俊,卢笛的心中一痛,脸上的笑也僵住了,他怎么会知道沈星俊,除了沈星俊,他还知道多少?

    卢笛的表情尽收他的眼底,他有些懊恼,刚刚为什么沉不住气要提那个人,那个人就像卡在他喉咙的一根刺,他想要知道卢笛与他的过去,又想忽略掉那些过去,他甚至自责为什么不早一点认识卢笛,早点认识她,早点拥有她,早一点陪在她身边。

    人性如此,得到了一些东西,又企望能够拥有更多,拥有更多时,又渴望得到全部。在他的生命里来来去去有过很多女人,只有她,他费尽心思想看到她笑,只要她笑,全世界阳光明媚,岁月静好。可是他心里仍是满满的矛盾,这种身不由己的感情违背了他的初衷。

    他时刻能听到一个声音在呐喊:谢少卿,过去发生的那一切都忘记了吗?

    他想得有些出神,卢笛拿出一沓账单递给他:“少卿,帮我算一算这些账单,统计个总数出来。”

    谢少卿心中无名火窜起。

    卢笛一转身,搂住他的脖子送给他一个深情款款的吻,把谢少卿吻傻了眼,一双眼睛眨啊眨的看着近得能看清毛孔的卢笛,她的吻很生疏,贴在他的唇上不会动。

    谢少卿强忍着笑,化被动为主动,张开嘴,舌头灵巧地钻进卢笛的嘴里,“唔”卢笛被这突如其来吓得一退,退到了桌子的边缘。

    她催促谢少卿:“赶紧帮我算账啦。”

    谢少卿哭笑不得,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看在刚才给的福利的份上,勉为其难好了,他把手上的指环取了下来,放在书桌的边缘,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工作时,他会取下指环。

    卢笛好奇的把指环拿在手里。

    “少卿,这是什么?”

    谢少卿侧身,不语,她不知道这个指环,会不会她的父母从没跟她提起过,没关系,他们欠下的就让他们的女儿来偿还好了。

    他温情地看了卢笛一眼。

    卢笛正在试指环的尺寸,谢少卿把她的手抓了过来握在自己手里,他暗哑的声音说道:“送给你。”他的嗓音变得很快,时而低哑暗沉,时而又脆声脆气,偶尔还娘,听在卢笛耳朵里,是百变的。

    当然,对于这个指环,她仅仅是好奇,其实并不想要:“我要这个做什么,这是男人的东西。”

    谢少卿恨不得把全天下所有能得的东西都送给她,何况这个指环原本就是她的,她不记得了,当她见到她的父母时,她的父母会替她回忆起来的:“这种指环是不分男女的,来,我给你戴上。”

    卢笛伸出手指:“你瞧,我的手指比你的手指要小,怎么可能戴得了,你是逗我么,谢少卿。”

    谢少卿变戏法的拿出一根绳子把指环穿了起来:“谁说要戴在手上了,戴在脖子上。”

    “我不喜欢这个。”卢笛依旧很抗拒,“丑爆了。”

    “这是我给你的,不喜欢也给我戴着。”谢少卿帮她戴好,卢笛顺势趴在他的大腿上,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暖暖的气氛。

    谢少卿轻抚着她的发,神情变得很复杂。

    “想什么呢?”卢笛反身发现了他的异样,轻吐出声。

    谢少卿回过神来,一只手抚在卢笛的脸上:“不然,你搬到K2来吧,这是你亲手装修的房子,你一定会对它有感情的。”

    “那我还装修过其它客户的房子呢,那是不是还要搬到他们的屋子里去住?”他这逻辑也太不可思议了。

    “你是我老婆,K2那套房子是我的产权,你搬过去也是天经地义的啊。”

    卢笛摇头:“我的员工都在这边,我要跟他们同甘苦,共患难,怎么能一个人跑去住单身公寓呢。那还怎么统帅三军啊。”

    “可是你们公司全都是男人,你一个女人混在他们中间。”

    “那又怎么啦,我不是已经被贴上‘已婚女士’的标签了吗?谁还会对一个已婚人士有兴趣啊,谢少卿你想多了。”卢笛在想,他是不是也经常看言情小说,被小说蛊惑了,认为谈了恋爱,女人就成了男人的私有物品,必须得伺候他的一日三餐,为他洗衣做饭,生孩子呢。要是有那种想法,那就太好笑了。

    新时代的女性,应该是她这样的,大部分的时间为了工作努力奋斗,挤出一点时间接受男人的殷勤,即使发生婚变,情变,除了情绪上受点伤,她依然可以活得潇洒自在。

    爱情,不一定是为了对方牺牲所有,而是找到契合点,相互扶持共同前行。

    “谁说‘已婚女士’就没有惦记啦,男人单身久了,丑八怪都能看成西施,再说我们笛儿长得如此的美貌,惦记的人肯定更多啦。”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