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疑惑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啊。”卢笛反手抓在他抚在自己脸上的手,他的手好细致,滑滑嫩嫩的,跟她这日渐粗糙的手比起来,她的手成了老汉手,她心里有些嫉妒,贪婪的在他手上多摸了一把。

    摸得谢少卿心里痒痒的,他反手一抓欺身在她身上。

    “唔......好冷......”

    她的脸上一片绯红,一双粗糙的手胡乱的摸着,摸到紧致的背部,不由得慢慢圈紧,心头有如小鹿乱撞撞得“砰砰”乱跳。灼热微湿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卢笛别过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她的娇羞模样让谢少卿喜不自禁,他调笑道:“怎么了,害羞了。”

    “唔......”

    她一张嘴,就感觉到有东西顺势伸了进来,处事雷厉风行的她现在变得战战兢兢的,谢少卿单手撑额,一只手探入小腹的柔软如入无人之地,一个蛊惑人心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宝贝,别紧张,放轻松。”

    这句话有如一颗定心丸,叫她的内心安定下来了。

    那只手顺势而上,推至高高耸起的沟壑间,卢笛的两腿一紧,脑子里一片空白,“嗯......”她想要推开他,然而体内有一种更强烈的声音,渴望这个男人的触碰,甚至想要的更多......

    “你是真心的吗?”她不太确定,更不确定自己的心,沈星俊之后,她迷茫彷徨过,也曾在午夜梦回泪流满面,他在她面前了,她所求不多,只要他对她是真心的,那就足够。

    “你说呢?”谢少卿的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扣在她纤腰上的手掌,力度加大了几分。

    “嗯......”

    电流直达脑门,她的脸蛋红得堪比桃花。

    “爱我吗?”她哼哼着望着谢少卿。

    “我爱你!”

    ......

    激情过后,谢少卿揽着她的肩膀问她:“笛儿,还冷吗?”

    “冷!”

    谢少卿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的发质很好,发丝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他抓起几根发丝拿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味道很好闻。

    卢笛也学他,手摸在他脸上,轻轻的抚摸,她搭在他脸上的手停留在他高耸的鼻梁上,指尖感觉到谢少卿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抓住她的手滑向他的喉咙,锁骨,卢笛的呼吸亦变得急促,她咬着唇渴望着他的靠近......

    云雨过后,沉沉的倦意袭来,她终于满意地睡去。

    这一觉,她睡得很沉。

    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一片光明,她看了一眼睡在她身边的谢少卿,心里涌出一股不可思议的感觉来,初次见到他时,他是高高在上的业主的老板,冷酷,漠然,再次相遇时他是跟彭夫人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第三者,再然后呢,被龚新亮纠缠,自从那次之后他便闯入了她的世界里,以狗皮膏药的姿态一直粘着她。她不讨厌他,不讨厌便意味着其实她也喜欢他。

    喜欢的最高境界是爱。

    希望他们可以一直相爱下去。

    这时,手机响了。

    “卢总,柴工接了一单业务。”

    “好,我知道了,马上过来。”卢笛换好衣服,看了一眼仍然在沉睡中的谢少卿,她帮他把被子的四个角整理好,带上门,轻轻地走了出去。

    在路上,她听说了事情的经过,在工地监督的柴林西进入小区时,偶然碰到一个工人正在搬材料,他心地善良,帮了那个工人一把,恰好这一幕被一位业主看见了。

    业主跟他聊起天来。

    “兄弟,你也是这个小区的业主吧?”

    柴林西新官上任,特意去买了合身的套装,稍一装扮看起来精神抖擞,也难怪业主会误会他是业主,柴林西很客气:“我是巧家装饰的工程监理,这是我的名片。”

    “哦!”对方两眼放光,“正好,我兄弟有一套房要装修,能带我们参观一下你们的样板房吗?”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了,柴林西哪有不愿意的,安顿好了工人之后他立刻带着对方参观了已完工的两套样板房,其中有一套正是卢笛负责的。

    对方很满意,当场就跟着柴林西到公司门店交了设计押金。

    卢笛在工作群里发了一个微信红包,其它人同样兴奋,有订单就意味着他们都有事情做,有事情做才能赚到钱。

    而且柴林西在工作上日渐纯熟,已经能够带队了。

    这样,她的工作就能轻松许多,能够陪谢少卿的时间就更多了,一想到昨天晚上,卢笛的脸红了。

    谢少卿醒来之后,看着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一骨碌坐了起来,嘴角扬起似有似无的笑,跑得还真快,他拿着手机给卢笛发了一条信息:在哪?

    手机铃声回复了,他拿起来一看:公司。

    谢少卿问她的意见:中午一起吃饭?

    得到的回复是:好。

    谢少卿轻轻一笑,那么,他也该去医院了。

    公司里,柴林西拿到奖金之后一直在看卢笛,卢笛从刚才进公司之后就一直在笑,他注意到她的脖子上挂了一个指环,那个指环看起来眼熟的很,他好像在哪里见过,到底是哪里呢?

    明明就见过的,什么地方呢,他想挖空脑细胞去回忆,偏偏就是回想不起来。这种抓心拱挠肺的感觉太不好了,现在奖金也拿到了,得赶紧去工地了,他是工程部的主管,得多盯着他一手栽培起来的小兔崽子们。柴林西并不比他招进来的监理大多少,他仅仅比他们先进来公司半个月,只因他的职位比其它人略高一些,又是拿底薪的,在其它监理面前,他便倚老卖老的称他们为“小伙子”了。

    “卢总,那我先回工地了。”

    卢笛回过神来,接道:“正好我也要去工地,一起吧。”

    两个人下楼的时候碰上老总,接彭总职位的林总,林总个头不高,肥肥胖胖,挺着一个硕大的将军肚,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像个胖企鹅。他跟彭总是完全两个调,彭总一遇事便急,一急说话的语速就像放机关枪,一直“嗒嗒嗒”个不停,恨不得顷刻间扭转局面,平日里操心的事情也多,员工的生活要操心,一个月领多少钱花多少钱他得给员工记着算着,吃饭要操心,吃得多吃得少吃得好不好他统统过问,就连员工睡得晚他都能拉着员工说上半天的大道理。这林总呢,是火烧眉毛也不肯多眨眼睛的主,遇到事第一反应是找下属去办,他则翘着二郎腿在办公室里喝着茶水等消息。

    卢笛也曾想过,万一下属废柴,没有办事能力呢,以林总的性格,他可能会直接反应给总部,让总部另派能人。

    没有办事能力但是有头脑的人,即使本人办不到,也会想办法找人办到。那他林总需要的就是这种自觉的人。

    “上工地啊。”林总的态度很温和。

    “对啊,上工地。”柴林西和卢笛不约而同地回答。

    “好,路上小心。”林总很慈祥地叮嘱了一句。

    柴林西心情很好,一路上都在找话跟卢笛聊,他聊到林总:“没想到我们老总这么和气,我觉得我来对了地方,这里就像一个大家庭,很温暖。谢谢卢总慧眼识珠,让我有机会成为巧家装饰的一员。”

    卢笛道:“既然是家人,就别太客气。”停顿一会,她接着道,“你现在手头上有几个工地?”

    “加上刚签的这一单,一共有九个工地。”

    “其它监理的工地都是怎么分配的?”从前彭总分配工地,都是从关系网当中的亲疏关系来分配,她现在依旧记得,身为总经理江工,一共分了十四个工地,其中有三套是洋房,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复式楼。另外十一个工地,都是大户型。他除了是巧家装饰分公司的总经理,还是彭总十几年的老朋友。接下来便是彭总的姐夫,他的手头上有十二个工地,工人们也是优先安排给江工,彭总的姐夫艾工。若是同一时间里,所有的监理都需要这个工种的工人工作,最终的结果是江工和艾工的工地上有工人,其它监理的工地上没有工人工作,只能暂时停工。

    这让监理产生负面情绪,工人不开工,便意味着只出不进,当时的沈工出走跟这一茬脱不了干系。有那种复杂的人际关系网,加上江工的手段,工程部瓦解只是顷刻间的事情。

    她要改变这种局面,给柴林西下了一个指令:“你这样,你把这些监理跟进工程的情况列个表,目前工人工作的情况,每套房监理们跟进的工作进度都给我列个表出来。要详细具体一些,到下周周末的时候拿给我,我们再就表格的情况开个会议。工作方面有哪些需要改进的都可以提出来。”

    卢笛跟他说话时,离他很近,她脖子上挂的那个指环一直在他眼前晃,指环上的字母,对字母,他把那几个字母刻在脑海里,在工地上监工时,他又想起了那几个字母,他上百度搜索出了那几个字母,看到解释之后,他想起来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