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微小的破绽

    是的,那个指环他确实见过,在他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有一个企业家来他们的学校讲课,他的手上戴着的就是这个指环。

    他当时就被吸引了,还特意找人问了那个指环。

    有知情人当时还笑他:对卢总手上的东西感兴趣,也不看看卢总是什么身价。

    卢总,卢总,卢笛也姓卢。

    他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忙打电话给卢笛,电话打通后,他由于太激动竟是半天没说出话来,卢笛正忙着,催他:“有话快说,我这儿正忙着呢。”

    柴林西咽了咽口水:“卢总,卢总是您的什么人,他是您的父亲吗?”

    卢笛听了一头雾水,什么卢总卢总的,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她不悦地说道:“虽然刚才夸了你,但是你也不能骄傲,现在是上班时间,有什么事情下了班之后再谈吧。”

    卢笛这个下了班之后已是几天之后了。

    这几日,她都跟谢少卿腻在一起,柴林西想看到她的影子都难,在食堂里吃饭时,他一直看着窗外,文洋打趣他:“等谁呢?”

    “等谁,就不能看看风景吗?”

    文洋朝他看的方向望过去,哪有什么风景可看,柴林西看的可不就是进出大门的必经之路,难道这条路也成了他们这些文人眼里的风景了。

    曹金梅捂着嘴偷笑,她跟郭毕祥打赌:“要不要再赌一把。”

    “赌什么?”他都快输得没裤子穿了。

    “你猜咱们柴工在等谁?”

    “等谁?”这他哪能猜到,他也不是柴工肚子里的蛔虫,有时候心情不好,也会一脸呆滞的看看窗外,这多正常啊。

    曹金梅说:“我猜他在等我。”

    郭毕祥的脸色变了,他拦在曹金梅面前:“别胡说。”

    “我没胡说,好几次我发现他都在偷偷地看我,不是暗恋我是什么。”她越是这样说,郭毕祥的心里越不好过,打翻了一缸醋似的酸得不忍直视。

    “他暗恋卢总。”郭毕祥眼珠子一转,立刻想到了主意,虽然他也不确定柴林西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对付意中人的痴恋,方法再简单不过,那就是给她制造一个让她无法超越的情敌。

    曹金梅果然中计,她的脸色变得很不好:“胡说。”

    卢笛她已经有谢少卿了,怎么能一脚踩两船的还要霸着柴林西,她心头的火“忽忽忽”地往上窜,烧得她抑制不住的激动。

    郭毕祥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嘴里念道:“一个工程监理,能有什么好的?”

    “不好,但是我喜欢。”

    听到自己的意中人在自己的面前说着喜欢别的男人,那种滋味别提多难受了,郭毕祥失了魂般没有胃口吃饭,在楼下买了几瓶酒坐在楼下的花坛边一个人喝闷酒。

    卢笛回来的时候,柴林西恰好已经回房间里休息了,谢少卿不许她回来,她放心不下工地上的事情,也担心在谢少卿那边可能会睡过头,趁他睡着的时候,她一个人开着车偷偷地跑了回来。

    经过花坛的时候,看到地上堆了一地酒瓶子,郭毕祥颓废地靠在花坛边,卢笛走到他面前,他喝酒喝花了眼,把卢笛看成了曹金梅,“金梅,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你收了我吧,别再惦记什么柴工,木工了,他有什么好,我哪一点不如他了,我好歹也是个设计师,虽然现在是个助理,但是以后我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的,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吃苦的。”说着扑过来,一把抱住了卢笛,卢笛呆若木鸡,那一口一口的酒气呛得她咳个不停。

    “卢总。”

    更尴尬的是,柴林西下来了。

    这些尴尬的事情让柴林西尽收眼底。

    “那个,柴工,他喝醉了。”

    柴林西把郭毕祥拉开了,扶着他上了楼,卢笛跟在后边,眼看着柴林西把郭毕祥送回了房间。柴林西安顿好郭毕祥之后,把他的房门锁了,卢笛松了一口气,她轻声道:“辛苦你了。”

    柴林西的眼眸里闪着光:“等一下,卢总。”

    “还有什么事?”

    他抬手指着她脖子上的指环:“你是卢总的女儿,卢氏企业的卢总。”

    听到“卢氏企业”这几个字,卢笛很震惊,她已是许久没听到“卢氏企业”这四个字了,好似它已经被尘埃掩盖,成为一段被封印的历史。

    柴林西,他怎么会?

    卢笛低头看着脖子上的指环,这个指环是谢少卿送给她的,为什么,柴林西会指着这个指环问她是否是卢总的女儿。

    没错,他的父亲是卢氏企业的负责人,在没有破产以前,她是卢家的千金小姐,可是柴林西,他怎么会知道,还有他从这个指环认出“她”,那是否意味着这个指环跟她的父亲有关系,既然是谢少卿拿给她的,那便间接的说明他的父亲跟谢少卿之间也存在着某种联系。

    想到这些,她的心情有些激动。

    尽管柴林西是她一手提拔的,但是牵扯到她的家庭,她的父母,她不得不慎重些:“你弄错了吧,这怎么可能呢?”

    “我不会记错的。”柴林西说得很肯定,接着他把当年卢父前往他的大学讲课,他注意到他手上的指环的事情一一说给卢笛听。

    “会不会弄错了,这种指环很常见,街头巷尾的到处都有卖啊。”

    “不。”柴林西指着指环内侧的一个微小字母,“街头巷尾可以仿冒这种指环,唯独它的工艺无法复制。我的姥爷年轻的时候就会做这种工艺,我从小耳濡目染,也能打制这种手工艺,但是比起我的姥爷来,可就差远了。”

    卢笛单手捏着指环问他:“你的意思是这个指环出自你姥爷之手?”她也善于捕捉关键词和关键情绪,柴林西如此激动,那便是这指环还跟他的姥爷有关喽。

    “是的。”他非常肯定,这个指环出自姥爷之手。

    他有印象。

    姥爷当时还说,只打了这么一个指环,送给一个多年的老战友。

    卢笛心想,如果柴林西的话可信,那得问问谢少卿了,她笑道:“那咱们还真是有缘。”她也不打算再向柴林西隐瞒,“卢氏企业早就破产了,我父母现在下落不明,多谢你还能记得他,也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指环的来历。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柴林西喊住要上楼的卢笛:“你能跟我去见我姥爷吗?”

    姥爷曾跟他说过,他把指环送给战友时对战友说过,若是战友的儿子能够生个女儿,便要与他们家结为秦晋之好。

    不管能不能,他要带卢笛去见姥爷,了他一桩心愿。

    卢笛想了想:“现在工地的工程吃紧,暂时是不能的,等到工地的事情告一段落,我申请年假跟你去见你的姥爷,你看可以吗?”

    柴林西点头:“卢总,早点休息。”

    卢笛答应跟他去见他的姥爷,出于两种原因的考虑,其一,她从前并没见过她的父亲有戴这个指环,很有可能柴林西所说的他姥爷的战友指的是谢少卿的爷爷或者姥爷。她既然是谢少卿认定的女人,替他走这一趟也无可厚非,其二,柴林西是她挑的人,他对这个事情如此看重,帮他一把也算卖他个人情,一举两得。

    进了房间,她却怎么也睡不着。

    可能这些天,习惯了谢少卿待在她身边,身边空荡荡的,倒叫她想念起他来了,现在的他,在做什么呢?卢笛翻了一个身,想象着谢少卿睡着的样子,谢少卿来电话了,她犹豫了一会,想着:要不要装睡呢,在她犹豫的时候,电话挂断了。

    卢笛握着手机,盯着“谢少卿”三个字傻傻地看着。

    “丁......”铃声又响了。

    “喂。”她小心地说道。

    话筒那边传来浑厚低沉的男声:“你去哪了?”

    卢笛想象着他一觉醒来,发现卢笛不在身边,急得乱抓头发的情形,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她抓着头慢悠悠的说道:“公司临时有事,我回公司了。”

    “那干嘛不跟我说一声。”

    “看你睡得那么熟,不忍心吵醒你。”卢笛抚着自己的脸,手腕碰到了脖子上戴着的指环,她是不是应该问问他指环的事情。

    “少卿,你给的指环是限量定制的,对吗?”

    “嗯?”他不知卢笛在说什么。

    卢笛继续道:“我听公司的同事说,这种指环是手工打造的,侧面那个字母是手艺人的标记。”就像某地的刀具,每一把刀都有当地名师的标记。

    “怎么问起这个?”

    “只是有些好奇罢了。”谢少卿的反应让她觉得很奇怪,按理说,如果柴林西说的是对的,那么,谢少卿应该会跟她提起祖父辈之间交情才对,否则怎么解释呢,爷爷或者姥爷把指环交给他,一句交待的话也没有,即使没有,以谢少卿的脾气性格他不会问吗?他既然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她,那证明他没把自己当外人,既然不把自己当外人,告诉她指环的来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他的情绪跟她预想的不一样,那便说明,这个指环跟她的父亲有关。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