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意外受伤

    柴林西的姥爷,她是一定会去见的。她握着手中的指环想到。这边的谢少卿被卢笛问到指环的事情时,他心下一沉,该来的总会来的,卢笛,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抉择呢?

    他很期待。

    站在黑夜中的他全身灌输着黑夜的阴冷,周遭的床柜黯然。

    “都统计出来了?”卢笛接过柴林西递过来的一沓表格,柴林西颔首,他还额外写了一个总结,并就目前的情况给出了建议,卢笛翻到页尾时自然看到柴林西苍劲有力的字体,字如其人,工正整齐。

    卢笛赞赏地点头:“就按你给的建议调整。”说完,卢笛低下了头,她现在在看这个月的财务报表,会计是她招的,正规大学,会计专业,有三年的专业经验。为了让这个会计任职,她没少找总部麻烦,甚至不惜连小王工都借用了,彭总不敢用专业会计,是担心招聘过来的会计会卷款走人,所以他用的是从没接触过财务他最相信的处了十几年朋友的江工的老婆,一个在流水线上工作了十几年的普通车床工人,看见数字就会犯晕的刘会。

    刘会跟随江工离开之后,卢笛从人才市场领回了专业会计,给的薪水比刘会高,还额外为会计设置了奖励制度。

    奖励制度跟公司的业绩无关,只要会计的财务报表准确都能拿到奖励。

    卢笛把报表中的关键数据圈了出来,她感觉到身边一直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她微微抬头,询问地眼神看向柴林西。

    柴林西咬着唇似在酝酿说词。

    卢笛说话了:“是不是休假的事情?”

    “对。”柴林西垂下眼眸,不敢看卢笛的眼睛。

    卢笛合上账本:“现在是不能了,你也知道公司最近的状况了,整个V城已经开发的楼盘有数十几个,平均每个楼盘有五百套房子,按2万套房子来计算,楼盘的销售按60%来计算,也就是约有一万套住房等着装修。那你知道现在与我们公司竞争的有多少家装修公司吗?”

    柴林西没想过这个问题,他所知道的装修公司都在公司附近,富南克林,艺家,星星,道禾,九品,这几家公司在盛世荷苑也都拉有横幅,他不陌生。

    “一共有七十家装修公司。如果用平均值来计算,每一家装修公司能分到的客户资源仅仅是140户左右。可能你会说还有别的楼盘正在开发,不久,还有新的资源,没错,这个想法是正确的,有别的正在开发的楼盘,同时,也有新成立的装修公司。如果我仅仅只分到140个客户资源,这对我们巧家装饰来说是很难生存的。公司里聘请七个监理,每个监理只能分到20套房,这20套房完工之后呢,我们要如何生存?”

    柴林西被问住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

    他眼里看到的是盛世荷苑这个楼盘密密麻麻的全是空房,盛世荷苑又有新建小区,还有公司旁边的这几个小区里也有大量的房源。

    但是在卢笛的计算里,所有的这些空置房源都被她算成了危机。

    “我们可以向外拓展,郊区,邻县,邻市,都划入我们的业务来源。”

    他只是随口一说,卢笛却赞赏地向他竖大拇指:“我没看错你,抓紧时间,准备下一季的展销会,联系与我们公司有合作的材料商。”

    与公司有合作的材料商么,他的电脑里有存档,他把电脑里存的资料都调了出来,列了一个细表,这一忙碌把休假的事情给忘记了。

    按卢笛的指示,展销会定在下个礼拜的周末。

    “哎哟,突然变得这么忙。”曹金梅搂着一沓比她还高的宣传资料,踩着一双细高跟走得歪歪扭扭的,郭毕祥紧紧跟在她身后,“金梅,我来帮你。”

    曹金梅噘嘴:“不需要。”她的眼神望向她的男神,柴林西,一件白色的衬衫配一条土灰西裤,俊郎的脸,轮廓分明的线条,身上自带的儒雅气质,让曹金梅深深着迷。柴林西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曹金梅的脚一歪,柴林西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的纤腰,她羞得脸都红了。

    郭毕祥气得跳脚。

    “没事吧?”

    曹金梅“哎哟”出声:“脚,我的脚崴了。”

    柴林西的眼神向周围扫去,一眼看见站在不远处鼻子和眼睛扭得分外难看的郭毕祥,他向他招手:“小郭,你帮忙照顾一个梅子,会场那边已经开始了。”

    梅子?

    曹金梅心中窃喜,男神是不是对她有意思,还叫她梅子,这个称呼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一个称呼,真想捂在耳朵边不让它走。

    郭毕祥接替柴林西扶住了曹金梅,见到郭毕祥,曹金梅生出厌恶感来,她一挥手拍掉了郭毕祥搭在她腰上的粗手:“滚开啦!”

    “柴工让我照顾你。”

    “谁稀罕啦!”

    “可是你的脚?”郭毕祥一脸担忧地望向曹金梅崴了的脚,曹金梅立刻亭亭玉立的站在郭毕祥的面前,郭毕祥的嘴团成了O型,不去演艺界可惜了。

    “我要去找柴工了,你别跟来。”她扭着*风姿卓悦的往柴林西身边走去,在柴林西的身边有三个女人,其中一个是公司的前台小蔡,一个是巧家装饰的材料合作商代表,美艳不可方物的何静怡,她的肩上散着小波浪卷发,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跟站在她对面的女人聊得很投契。

    “你说怎么会这么巧,在这里也能碰上老同学。”

    曹金梅总算是听到一句有用的,与何静怡交谈的人是她的老同学,只听柴林西极富磁性的嗓音说道:“既然是老同学,那就更应该多多关照才是。我们的装修在行业内是顶尖,所配备的材料也是其它公司无法匹敌的,静怡又是品牌瓷砖的代表商家,与我们公司强强合作,一定会为您打造一个最理想的家。”

    “静怡啊,没想到跟你们合作的公司还有这么能说会道的帅哥,老实跟我说,他是不是你的......”说着不停地向何静怡挤眉弄眼,这让何静怡很不好意思,“八字还没一撇呢。”

    “那就是有希望喽,好,这单我签了,什么时候喝喜酒,记得通知我。”何静怡的老同学就这么愉快的替柴林西拿下一单。

    卢笛赶过来的时候,展销会一片忙碌。

    她坐在小蔡旁边,扫了一眼单据,这次展销会签下的单是上个月的两倍,接下来他们会更忙碌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展会上的人慢慢散了,收获颇多的巧家装饰准备撤离,小蔡站了起来:“卢总,我去给您倒杯水吧。”

    “不用了,你们也累了,早点收拾好回家休息。”

    小蔡把单据收拾好了拿给柴林西,卢笛正准备走,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接了电话:“喂......”“轰”后边的广告牌支架倒了下来。

    所有听到声响的人都吓了一跳,柴林西听到响声跳了起来,他手里的单据一扔,他三两步飞奔到倒下的广告牌支架,一抬手将广告牌扒开了,捆绑在架子上的钢丝划破了他的手,血一直流。他的眼里只有被压在广告牌下边的卢笛。

    “快,叫救护车。”他朝呆立的人群嘶吼出声。

    小蔡最先反应过来,赶紧打了120,柴林西一只手压住卢笛流血的部位,他的手是颤抖的,心也是,混乱到他想大吼大叫大骂,然而他的修养不允许他这样做,所有的愤懑都压抑在胸腔,他恨不得替卢笛躺在地上。

    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他在心里祈祷着。

    救护车,救护车,怎么还不来,那一分一秒过得仿佛有几个世纪那么漫长,他开始咒骂起救护车来,“刷”一辆车疾驰而来,以一个漂移的方式转了180度弯疾停在他的身后。

    车门开了,一个身形潇洒,嘴角扬着些痞气的男人下来了,何静怡的心一动,是他,谢医生,母亲带她去见的那个医生,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却迟迟没有打电话给她的男人。

    这个男人,那个男人。

    都是冲着地上的女人来的?

    何静怡心里很不舒服,最讨厌这种人了,让优秀的男人都围着她转,最好去死,看谁有愿意跟着去的,她如此恶毒的想道。

    她何静怡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哪点不如人了?

    心里如此想着,脸上却丝毫没表现出来,她跟着人群挤到事故现场,谢少卿将卢笛抱了起来,柴林西一直压着出血的伤口处。

    “放手!”谢少卿的眸子一冷,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比起小笛受伤他更讨厌其它男人对她的亲近。

    柴林西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男人,他的手紧了紧,终还是松开了。

    太阳出来了。

    卢笛睁开眼睛,她第一眼看到的是趴在床边睡着的谢少卿,她的手指动了动,谢少卿的头一歪,在触碰到床沿的那一秒,他醒了。

    “笛儿,你醒了。”

    “啊,脚脚脚。”卢笛的面部扭曲到看不出眼睛鼻子。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