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

    柴林西被她看得不知所措,这时,谢少卿回来了,他的表情是那种掉进醋缸里的酸,卢笛故意别过头,并不看他。

    沉重的脚步声由近及远。

    “走了吗?”卢笛小声地问柴林西。

    柴林西摇头:“这又是何苦。”他对卢笛颇有好感,每次待在她身边,他的心情是最好的,听她说话,看她工作,就连看到她皱眉,他的心里都如小鹿乱撞,异常兴奋。

    他不是圣母,此时言不由衷的说着圣母的话安慰卢笛,还有一个隐藏的邪恶声音说的却是:“让他走吧,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卢笛嗤笑,可能谁也想不到,外表惊艳,冷酷有型的谢少卿在她面前一直展现的是一个孩子心性,跟柴林西说不明白。

    柴林西的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提醒,又抬头看了一眼卢笛,扬着手机对她说道:“卢总,我接个电话。”

    卢笛点头。

    柴林西避开她,压低声音说道:“真的有吗?”

    他全神贯注地听着,生怕漏掉一个字,听完之后不住点头:“好,我马上过去。”他回到病房向卢笛打了声招呼,“工地有急事,我得马上去一趟。”

    “你去吧。”

    柴林西深深看了她一眼,一向不急不躁的他一路奔跑着出去的。

    卢笛想道:是什么事情让他也乱了方寸。

    却说柴林西出了医院,一路向西,去的并非工地,一转眼他来到了郊外,郊外有一片山林,三座高耸的山环成一个碗的剖面形,他抬头看了一眼东面的山。

    打电话的人说他手里有卢笛出事故之前的视频,这个视频里拍到了嫌疑人,要想拿到这个视频,柴林西必须替他取一样东西,他要一味本地的野生药材,这味野生药材只有这片山林里有,只要柴林西替他拿到药材,他就把视频交给他。

    柴林西对植物类东西不熟,他来自乡镇,父母是小镇上的工人,不种田不种地,说得更具体一点,他连麦子跟韭菜都分不清楚。

    为了卢笛,他了愿意拼一拼。

    对方传了一张图片给他。

    拿着手机,柴林西上山了,这片山跟紧挨着它的两座山完全不一样,就像是三个一卵同生的孩子,其中两个茁壮成长,山上绿树青山一片郁郁葱葱。他登的这座山营养不良,山的前面还像座山,山的背面像是被拔光了毛的鸡,光秃秃的。山路看着挺好走,其实到处都是松软的泥土,柴林西一路寻着,每经过窄路时,他都试探着先试试脚下泥土的松软程度,再借助被烧毁的枯竹保持力量均衡挪到下一块石头上。山不大,很快,整座山让他绕了一大半。

    到底在哪呢?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图片,突然,灵光一闪,他刚才走过的地方,有一处,三块石头搭个一个拱门形的地方,拱门的下边似乎有一棵跟这个植物很相似。

    柴林西立刻往回走。

    俗语说,上山容易下山难。

    当他往下走了一段,回头看底下时只觉得头昏目眩,难道是没休息好,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头疼起来了。

    他揉着额头,找那处拱门。

    一抬眼,竟然看到了三处拱门,这又是怎么回事?柴林西挪动脚步,不料脚下一滑,整个人滚了下去。

    自从柴林西走了以后,卢笛的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她发了两个信息给柴林西,问他工地有什么急事,柴林西没有回复。

    她又连打了他几个电话,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卢笛换了衣服往外跑,被一个眼尖的护士发现给拦下了:“小姐,你的伤还没好,不能到处乱跑。”

    她哭笑不得:“我是伤了头,不是伤了腿。”

    护士一本正经地跟她讲道理:“正是因为伤了头,才不能到处乱跑,谁知道有没有伤到脑神经,有没有脑震荡,有没有什么后遗症,检查报告出来之前,您一步也不能离开病房。”

    “我自己的情况我能不知道?”

    “你不是医生。”护士一脸的铁面无私。

    卢笛亦是倔驴脾气:“我要找我的主治医生。”

    护士摇头:“不行。”

    好嚣张的护士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她上厕所行不行啊,不会还给她来一番大道理,什么上厕所也得经过她们同意,万一摔倒了造成严重后果她们担不起。

    拜托,美丽善良的女护士,她伤的是头没错,但是现在是在普通病房,不是重症监护室,还不到那种风一吹就一命呜呼的地步。

    跟她也说不清,她还偏拦着,卢笛能不急吗。

    “那我现在转院,行了吧?”她还能跟着她到别的医院?

    护士低头想了想,最后抬头告诉她:“那我问问谢医生。”

    卢笛的嘴张成了O型,她刚才说什么来着,她说谢医生,她现在在他的医院里?难怪护士的底气这么足,意思便是找谁都没用,除非谢少卿点头。找他,卢笛扶额,他们刚刚吵完架,谢少卿不许她回工地,那怎么可能?

    自从父母出走之后,她一路吃过的苦头时刻都在提醒她,人,一定要靠自己,靠山山倒,靠水水枯,嫁豪门不如自己变成豪门。

    她不愿意把谢少卿当成依靠。

    万一谢少卿也像爸妈,还有沈星俊那样离她而去呢?曾经她以为沈星俊是她一辈子的依靠,是那个可以跟她白头到老的人,她从来没想过沈星俊会离开她,可是,他离开了,连说都没跟她说一声。

    后来,她也庆幸,幸亏他离开了,为她的白日梦上了一课,她醒悟了,再也不愿意做城堡里那个傻傻呆呆的白痴公主,即使现在再送她一顶皇冠,她也不愿意回到从前了。

    跟他商量是没用的,只能偷偷溜出去。

    拦她的护士把她交给另一个护士,记另一个护士送她回病房,卢笛捂着肚子喊疼:“唉哟,唉哟,好疼啊。”

    “怎么了?”这个小护士还挺有同情心的,她焦急地看着卢笛,似乎比她还疼,卢笛嚷道,“我胃病患了,快把我的药拿给我。”

    “哦哦。”

    小护士还真好骗,她的病房里有个鬼的胃药,趁她去病房的时候,卢笛奔向安全通道,低着头的她三两步往下蹦。

    蹦到一楼出口,“彭”她直接撞到一堵墙上。

    “哎哟!”

    这一撞不轻啊,要出现脑震荡了,连幻觉都出来了,对面站着个人,拧着眉一脸的不悦,卢笛抬起头,对方轻轻叹息:“还我操多少心你才能安份一些。”

    说什么呢?

    谁让他操心了,没事堵在安全通道的门口干嘛,这里是逃生出口,他堵得还真是个地方,卢笛眼前的重影还没有消失,她的脚下一空,她紧张得心都跳到嗓子眼里了。

    咦,她在移动?

    还有周围的人都看她。

    她能清晰的闻到一股好闻的沐浴液的淡淡香味,她凑到那股香味的源头细细闻了闻,脑子里闪过三个字“公主抱”?

    还真是。

    谢少卿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放轻松,别紧张。”

    她的嘴唇动了动,她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脑子里能想起来的全是谢少卿公主抱的情形,她的体重,她的样子,她的尴尬,呃,还是别想了,重影更多了。

    “你们几个,看住她,别让她离开这个病房。”

    她隐约听到谢少卿如此说。

    好似还有几个女声异口同声恭恭敬敬地回答:“是!”

    周围很安静,她们都是机器人吗?女人不都话多,喜欢八卦吗?真想听听她们谈论自己,听不到,倒是听到谢少卿哄孩子似的哄着她:“先放手,我答应你去找他,你也答应我,不要到处乱跑。”

    除了那一句,没下文了。

    搞得像是临终遗言,因为病房里*静了。

    都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睁开眼睛时,重叠的幻影消失了,那几个护士见她醒来,忙围了过来,卢笛问她们:“谢少卿呢?”

    “他在门诊。”

    然后呢?

    就这一句话,没下文了。

    她们到底是护士呢,还是谢少卿的保镖啊,护士们的笑容比冬天的太阳还暖和,哪像她们,冷冰冰的,一问三摇头,除了守着她,什么都不干。

    会不会其实就是保镖?

    试试。

    “我好渴。”

    几个护士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动,卢笛心想:还真是保镖。

    几个护士,一个一个走出去,又一个一个的走回来,每个人手里端着一个杯子,恭敬统一地放在卢笛的面前。

    卢笛伸着脖子看她们端着杯子里,水,饮料,茶,咖啡,红糖水。

    她只是说喝水。

    她看着几个人的眼神,小心地从她们中间挑了一杯白开水,其它人一个换着一个地端着杯子走出去,又一个换着一个回来。

    卢笛小心地喝了一口,谢少卿进来了。

    她若无其事的扫了他一眼,护士们在谢少卿的授意下统一离开了,谢少卿歪着头认真地看着卢笛:“还 真是脑震荡啊,没失忆吧。”

    卢笛心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他妈才失忆呢!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