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二)

    在他的医院里,并且有求于他的情况下,不适宜跟他撕破脸,她憋住了,没出声。

    谢少卿很不情愿地告诉她:“找到他了。”

    然而对他的评价却是:“真是个笨蛋,连人家设的陷阱都分辨不清,挖个坑让他跳他就真的跳了,幸亏他命大,滚下来的时候被几棵烧毁的枯竹挂住了,我们去的时候在山脚下就看到他了,要是滚到石头缝里,草丛堆里,即使找到他也只能年年清明给他上香了。”

    鼻子里“哼哼”地全是对柴林西的不屑。

    卢笛却抑制不住她的感激之情,两眼现出控制不住的溢彩,谢少卿堵得慌,为了他,竟是为了他,整个病房里压抑的空气让他喘不过气来。

    “好好休息,我的门诊部还有病人。”

    门诊部有病人吗,其实没有,只有坐在门诊等他的何静怡。他并不打算回门诊室,只想找个地方透透气,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她。

    卢笛两只眼睛闪啊闪,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他的。”

    卢笛的头一偏,他扔过来的手机没能砸中她,谢少卿的嘴角一扯,眼里充满赞许的目光。但是当卢笛问他柴林西人在哪儿时,他整张俊脸上拉满了黑线。

    “在手术室。”

    “他伤哪了,严重吗?”

    谢少卿不满崩到了极点,他极其不耐烦的高喊道:“你还有完没完?”一个口口声声说要嫁给他的女人,一直在打探别的男人受伤的情况,还用那种关切的语气。

    卢笛,故意的吗?

    “砰砰!”病房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他的话语里依旧夹着*味。

    门开了,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何静怡,她一直在他的诊室里等他,左等右等没等着,她坐不住,一路找了过来,好在医院里不复杂,她的方向感又极强,很快找到了谢少卿。

    “谢医生。”何静怡笑得甜甜的。

    谢少卿别过头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又来了,她的身上有一股玫瑰水的香味,还有一股香烟味,来之前,应该有约。

    再回头看卢笛,她的身上有他的专属味道,她的心里波澜不惊,被人暗害,不害怕,同事受伤,嘴上说着关切的话,心里什么都没想,一个心口不一的女人。

    谢少卿对何静怡微微一笑,摆着他平时那副儒雅的风度:“久等了,静怡小姐,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你跟我过来吧。”

    他走在前面,何静怡走在后面。

    何静怡走出门口时,挑衅的看了病床上的卢笛一眼,在她关门的那一刹那,谢少卿看了病房里的卢笛一眼,无动于衷,她对他没有感情吗?谢少卿啊谢少卿,你失算了,你挖好的陷阱埋的不是她,而是你自己。他不无讽刺地想道。

    “谢医生,打算请我去哪玩?”

    “我在上班。”谢少卿脸上的笑容褪去了,他医院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忙碌,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让他赴约的。

    何静怡不介意:“那好吧,你忙你的,我在你旁边待着,可好?”

    “随便。”他手里忙着他的工作,脑袋里一直想着卢笛,想着她拿着柴林西的手机要做什么,他刚才就应该把柴林西的手机扔在垃圾桶里。

    以至于何静怡跟他说的话,他根本就没听。

    当他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完之后,一抬头撞上了几乎贴在他脸上的何静怡,何静怡被他这么一吓,跌落在地上,“哎哟,好疼。”

    她的表情看起来比脚严重多了。

    谢少卿感到抱歉。

    何静怡一副可怜状的向他求救:“谢医生,扶人家起来嘛,我的脚崴了。”

    谢少卿拿着手机打电话:“喂,A2006,何小姐的脚受伤了,找几个人带她去临床科检查一下。”说完之后挂了电话,一副悠闲自得的神情看着她,“稍安勿燥,我们有专业的医生给你做检查,保证不会影响你后半生的生活,这次的费用,全免。”

    “谢少卿,你真不是人。”何静怡一贯保持的仪态此刻都变成了怒发冲冠,且直指谢少卿。

    谢少卿是谁,即有痞子的内心,又有绅士的态度,还有美男子外貌,他哪里会在乎女人骂他,何静怡“蹭”地站了起来,几步走到他面前,就在他的腿上坐了下来,谢少卿是谁啊,有美人在怀,岂有不用的道理,刚一撕扯,“哗啦!”何静怡的这块布料好似纸片做的,竟破了一大半,一侧的峰峦完美的显了出来,她姣好的身段现在青天白日下。

    动静太大,惊动了诊室外边的人。

    挂了谢医生的号的病人进来了两个,被谢医生喊过来的护士来了三个,诊室里一下就挤了五个人,五个人全都瞪大眼睛看着谢医生和坐在谢医生腿上的女人,两个男病人看着如此香艳的画面,口水瞬间流了下来,被后面进来的三个护士给拖了出去。

    何静怡脸皮再厚,也厚不到这个地步,一想到被两个男人看光光,她羞得恨不能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砰砰”敲门声又响了。

    何静怡挣扎着要从他腿上下来,谢少卿却不肯让她下来,不仅不让她下来,还特别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游走,轻灵的像在纠缠她的灵魂,何静怡娇喘着恨恨地说道:“别让人进来。”

    这个医院是他的,有谁敢不听他的话。

    谢少卿扬起他惯有的笑脸,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按在她高高耸起的峰峦上,却是高声道:“进来。”

    “这么好看的现场直播,没有观众岂不可惜了。”

    “谢少卿,你变态!”何静怡气极败坏的嚷嚷。

    谢少卿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按在峰峦上的力道也加大了几分,他伸出舌头在空中一卷:“你不就喜欢这个样子的。”说着,还向她抛了个媚眼。

    此时,门开了。

    谢少卿和何静怡同时回头。

    却是卢笛。

    卢笛睁大眼睛看了他们一眼,两只眼睛眨了眨,突然抱歉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继续,继续。”

    说着,退后几步。

    把门带上了。

    谢少卿把坐在他身上的何静怡一推,何静怡跌落在地上,她却笑了:“原来谢医生也有软肋啊,传说谢医生花名在外,没想到也有对女人认真的时候,还真是难得啊。”

    “滚!”

    谢少卿低吼出声。

    他轻易不动怒,可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何静怡是谁,她怎么可能让人呼之即来,挥之则去,刚才她是羞,现在不一样了,他们既然看到她跟谢医生在一起的画面,一定会把话传出去,然后,她可以经常到谢医生的诊室来,谣言传得多了,就会变成真的,她会成为真正的谢太太。

    成为身家上亿的富翁,过上她想要的豪门生活。

    她坐在地上不走,谢少卿冷笑一声,她不走,他走,他带上衣服大步走了出去,“哎,衣服。”她的衣服被他扯坏了,他就不能有点绅士风度,给她留一件衣服吗?让她这样光着出门,不怕坏了他医院的名声。

    她一个人待在诊室里,哪里也不敢去。

    到了晚上,又冷又饿,没有一个人管她。

    谢少卿到了卢笛的病房里,卢笛什么话也没说,他倒是期望她能说些什么,冲他吼,冲他闹都行,可她,什么也没说,一点都不在乎吗?

    卢笛,你的心是铁做的?

    卢笛抬头看了他一眼:“完事了?”

    倒了开口问了,这个话他要怎么接啊,向来能言善辩的他已经开始发愁了。

    “你过来看看这个。”她手里扬着柴林西的手机,谢少卿向她走近,她说道:“我在他手机上发现了这个信息,这条信息说的是对方手里有我受伤之前拍下的视频,视频里有拍到嫌疑人。这句话让我想起了一件事,龚新亮你还记得吗?”

    刚才是柴林西,现在是龚新亮,除了男人还是男人,一直跟他聊男人,她不知道男人的心里有多龌蹉?谢少卿的情绪起起伏伏,对于她的提问,他没认真想过,也回应不了她的问题。

    “当时他说的是他的工人拍到保洁员坠楼的画面,还给了我一个U盘,但是很奇怪的是我看到的U盘里的出现的人物都是看不清楚正脸的,我怀疑他的视频有两份,他给我的那份并没有显示出拍到的是谁做的手脚,他手里留的那份显示出了谁是嫌疑人。可能想以那个视频做为筹码换取些什么,结果目的还没达到,被嫌疑人发现了,嫌疑人做了个套,让他出局了。而我,因为手里没有真正的视频,反而侥幸躲过一劫。”

    谢少卿淡然道:“卢神探,当个监理真的委屈你了。”

    “跟你说正经的,你又来取笑我。”

    “我也跟你说正经的,你明知道公司里的人事关系这么复杂,为什么不愿意离开。”

    卢笛正视他的眼睛:“你信任一个人,才会请他做事对不对,如果你信任的人辜负了你,事情只做了一半便离开,你怎么想?”

    “你们公司谁信任你?”

    “......”卢笛正视他的双眼,“我的客户,我的业主。”

    谢少卿摇头:“没有你,地球一样会转,别把自己想得太伟大了,你的业主,你的客户即使不在你的手上装修房子,也会找别的装修师傅做装修,你们只是监理,并没有伟大到非你不可。”

    “对,你说的很对,我们只是监理,做装修的只是工人,并不是我们,可是谢少卿,假如当初我没有做监理,你会认识我吗?你否定我的工作就是在否定我这个人,知道吗?”

    谢少卿被她说得哑口无言,他的语气软了几分:“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没有恶意。”

    他既诚心,卢笛少不得也低了头:“我知道,可我不想逃避。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只有战胜他们,我才能昂首挺胸的活在这个世上。”

    “挺胸?”谢少卿故意逗她,眼睛往她胸上扫去。

    卢笛瞪他一眼:“滚蛋,赶紧给我办出院手续,我要回公司。”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