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证据(一)

    她现在去盛世荷苑找柴林西。

    天气依旧冷,V城的冬天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她看着公车外边的车来车往,越发粗糙的手,不禁想起谢少卿一直说的那个问题。

    离开巧家,离开这里她就安全了。

    一个声音如此说。

    另一个声音却说:不可以,不能像缩头乌龟似的活着,战胜不了的东西此后永远都是一座越不过的大山。她轻轻叹息,不觉间,公车已经靠站。

    卢笛从公车下来,径直往盛世荷苑走去,柴林西在2号地的复式楼,这一排复式楼颇讲究,不大的面积,设了亭台楼阁,空中花园,整幢楼透着无可经拟的生气。

    柴林西从一扇门的后面走出来。

    他向卢笛招手:“卢总,这边。”

    他特别警惕地护着卢笛进了这套房,看过周围确定没有其它人跟过来之后,才闪身进来。他的情绪一直处地紧张状态,卢笛在屋子里绕了一圈,奇怪地问他:“你的工人呢,怎么你的工地看不到工人。”

    “这不是我的工地。”

    “不是你的。”

    不对啊,她记得这套复式楼是他的工地没错。

    柴林西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拉着她走以厨房位置,他反问卢笛:“这套房以前是谁的工地?”

    监理们要管的工地也多,她也记得不是很清楚。

    不过,肖总监那边应该有备案资料:“可以找曹金梅查一查。”

    “不用了。”

    “嗯?”卢笛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柴林西从厨房一个安装插座的槽口处拿出一个U盘来,单手捏着U盘神情严肃地说道:“我在这里发现了这个。”

    卢笛看着U盘若有所思,龚新亮曾给过她一个U盘,这个U盘看起来还挺像龚新亮给她的那个,她接过U盘,问他:“看过里面的内容吗?”

    柴林西认真地点头。

    他对卢笛说道:“我真的不敢相信,在工地上会发生这种事情,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让他们做到这种地步?”

    他说他们。

    也就是说不止一个人。

    保洁员坠楼事件,她一直记得,那件事情后来的结论是意外事故,物业负主要责任,巧家装饰负次要责任,那次的事情也一直是她的心结。

    她很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或许这才是她一直坚持不肯离开的原因。

    “你带出来的人都信得过吗?”

    柴林西用力点头,为了培训这一批监理,他没少花心思,卢笛问:“你找一台能够联网的笔记本电脑过来,平板电脑也可以。”

    “2号地外边有一间网吧,网吧里就能看。”

    “把这个带到网吧,不太好吧。”网吧环境错综复杂,又极易中病毒,柴林西知道她的担忧,她能想到的问题他也能想到。

    他当然不会拿着U盘跑去网吧里看,万一被人拍下视频发布到网络或者让黑客截取了U盘里的信息发布出去,反而会打草惊蛇。

    所以,他把U盘带到了布艺老板的店里,借口渴想讨杯水喝的理由用老板儿子的电脑打开了U盘,那时,老板忙着在另一台电脑上玩斗地主游戏,哪有空去管柴林西在做什么。

    “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把它带到谢哥家里再看。”

    卢笛心头一凛,那件事搞不好还跟他有关系,她很清楚地记得,当时,因为谢少卿的出现,她为了看视频里的内容想了很多办法要把他支走,很不寻常的是,每一次刚好她要看时,他又恰好出现在她面前,不知那是不是巧合,但若不是巧合,卢笛不敢深想,她暂时不打算把U盘的事情告诉他。

    于是她说道:“不用,我们去网吧。工地的事情你先安排好,现在有几个监理在工地上?”

    “所有监理都在岗,天气原因,工人无法及时施工,造成工程的进度很缓慢。”

    卢笛安慰他:“没关系,V城的天气特殊,解释给业主听,他们是能够理解的,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她在V城生活多年,从来没有因为天气烦恼过,下雨下雪下冰雹跟她何干,高兴了她躺在床上看书看影视剧,不高兴了大睡一整天,天气好天气不好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看她的心情好不好。

    如今,不能了。

    柴林西领着她离开了这套房,出了2号地直奔外面的网吧,还是布艺那家店,从后门进去之后,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布艺的招牌,挂在门的一侧。

    还特么仿古啊。

    她一跨脚,迈进了店门。

    “老板,老板。”柴林西高声喊道。

    老板几步跑了出来,那是一个上了岁数的男人,头顶一片光亮,光亮的四周有一圈翘起的短发,卢笛猜他应该有六十岁了吧,但他儿子看起来还小,个子也不高,戴着一副眼镜,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他二人。

    柴林西向老板说道:“听了我的介绍之后,我朋友馋您这儿的茶水,想来你这里讨一杯茶喝。没脸没皮的我就给带过来了。”

    老板满脸堆笑,热情地迎着他们:“进门是客,请请请。”

    说着把两人带了进去。

    “大麦茶吗?还是茉莉,雨前龙井?”老板对茶颇有情谊,一提到茶整个人都焕发出神采奕奕的光芒来,找到知音似的,跟陪着他喝茶的人有说不完的话。

    柴林西询问卢笛的意见。

    卢笛不懂,她没意见,柴林西说什么她就是什么。

    老板悄悄对柴林西竖大拇指:“你女朋友真乖巧。”

    在他们的眼里所谓的乖巧是什么呢,在男人面前,低眉顺眼,男人说什么,女人做什么,男人拿主意,女人听从便好。

    卢笛恰好应了这其中两点。

    老板心里喜欢,对柴林西也高看了几分,他认为有能耐的男人才能找到乖巧又听话的女朋友,柴林西不安地看了卢笛一眼,卢笛一心只在U盘上,哪里管他们两个眉来眼去,私下对她的议论。

    柴林西对她说道:“电脑在那边,你用过之后记得替他小子把电脑关掉。”

    卢笛又是点头。

    老板再朝柴林西竖大拇指:“真是好神气。”

    “不是的,老板。”他怎么说呢,说卢笛不是他女朋友,其实心里另一个声音期望这是真的,她若真是他的女朋友那该多好。

    这么想着,自然不想戳破,哪怕明知是假的。

    “再来点。”老板将小杯子挪到他面前。

    他是不想再喝了,不知道卢笛那边怎么样,她看到视频了吗?老板让他喝,他也不好推辞,也便一直陪着他喝,但这是茶不是酒,有谁能把茶当成酒来喝呢?

    一小杯喝着是文雅,大壶大壶的灌,那是牛饮。

    他这里还没喝完,老板的第六杯已经推过来了,他捂着肚子心里一阵叫苦,卢笛,到底还要多久,会不会到现在连电脑也没打开,也不是没可能啊,女人,反应天生不如男人。

    “来,喝茶喝茶。”

    老板依旧热情地邀请柴林西喝茶,他实在喝不下去了,肚子撑得不行,不行不行,他得去一趟厕所,他跟老板说了一声,急急忙忙地去了厕所,在厕所里他被厕所墙面上的一幅画吸引住了。

    从厕所出来之后,他又回到了老板的茶桌上。

    回头时,他看到电脑桌那边空空如也,他的心里涌出一丝慌乱来,他问老板:“我的朋友呢?”

    “她刚才还在呢。”他也没有留意,他趁柴林西上厕所的时候偷偷玩了几盘斗地主,柴林西不说他还没注意卢笛不在屋子里。

    “老板,我去找她。”

    老板一心还在刚才的斗地主上,也不强留,客气地意思意思:“常来啊。”

    柴林西飞奔着离开了布艺,出了网吧,他一路小跑着往盛世荷苑赶,跑得太急,不留心将走在前面的一个人撞了一下。

    “对不起!”

    他要赶快找到她,并没看被他撞的人。

    被他撞到的人却开口了:“柴林西。”

    听到熟悉的声音柴林西愣住了,他刚才太慌乱了,竟然没有留意到被他撞到的人就是他要找的卢笛,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他难以自已。

    他一转身,把卢笛紧紧地搂在怀里。

    卢笛愣住了。

    “柴林西,我是卢笛。”他是不是把她错认成他的心上人了。

    他不是错认,他一直把卢笛当成心上人。

    走在路上的第三个人他以为搂在一起的两个人是他看花了眼,是他看错了,他跟其它的路人不一样,路人以为错认会扭头走开,而他为了确认是不是他认错,他还特意走近些看着搂在一起的两个人。

    看清楚之后,他的怒火蹭蹭蹭跟着蹭上来了。

    “卢笛!”

    随着这一声咆哮,搂着的两个人火速地分开了。

    谢少卿满脸怒容地注视着柴林西和卢笛,卢笛此时百口莫辩,他,她,她都没弄明白刚才柴林西为什么要抱着她,那她能如何向谢少卿解释呢。

    她心里期盼的是谢少卿大人大量,别想歪了才好。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他的嘻嘻哈哈,他的柔情蜜意都是有底线的,一旦触感到他的底线,他就不再是那个油嘴滑舌对她百般讨好的谢少卿了。

    谢少卿异常平静地看着她,他的平静让她心里平添了几分恐惧,她在怕什么呢?他缓缓开口了:“卢笛,我们分手吧!”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