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证据(二)

    “我们不合适。”

    有很长一段时间,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反反复复只出现两句话“我们分手吧!”“我们不合适。”除了这两句,她再也听不见别的。

    她以为不会在意什么,有什么关系呢,分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某一处,某一个地方,痛得不能自已。

    触摸不到的疼。

    谢少卿,谢少卿,谢少卿,这三个字从什么时候开始扎根在她心底的,她竟然不知。她要割舍掉这三个字,就得割皮剐肉,再等待伤口慢慢愈合。

    她所有的哀伤柴林西都看在眼里,他的手指微微一动,他快走几步追上了已然离去的谢少卿。

    “那不是她的错,都怪我。”

    谢少卿朝柴林西大声吼道:“滚!”

    柴林西回头看了一眼卢笛,她仍站在原地,眼里的忧伤变成了漠然。

    “卢总?”

    卢笛回复平静,她淡淡的口吻:“换个地方说话。”

    她说的换个地方竟然在盛世荷苑的对面,一家闲静的咖啡厅。

    坐在对面的卢笛神思恍惚,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全是谢少卿,谢少卿的样子占据了她的大脑,她听不进柴林西说的话。

    她捂着眼睛额头按在桌子上。

    “卢总?”柴林西歪着头轻声唤道。

    怎么会这样,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当时只是因为太担心她,担心她遇到危险,他不希望再一次看到广告牌砸在她的身上,宁愿那块牌子砸在他自己身上。所以,当他看到她平安无事时,他才会激动的拥抱了她,没想到给她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他从来没看到卢笛像现在这样,他责怪自己,无意伤害了她。

    卢笛轻轻拍了拍额头,抬起头时已经恢复了她一贯的神色。

    “那个视频你也看过的,有什么想法?”

    柴林西回想起那个视频,他的注意力都在那道栏杆上,视频里有个黑色的人影。

    那个黑色的人影把一罐液体倒入了栏杆底下,没过多久,又进来一个男人,从身形判断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的身体。他进来之后,四处看了看,没有留意到栏杆,很快,他出去了。

    再后来,又进来一个女人。

    女人是跟着另一个人进来的。

    最后两个保洁员进来了,两个人在说着什么,其中一个把工具往地上一扔,另一个去捡拾地上的工具,不知脚下踩到什么,她滑到了栏杆边,谁知栏杆是松的,她从那处栏杆掉了下去。

    那是28楼,隔着屏幕柴林西感到不寒而栗,这是真实的,从视频就能判断出来,而且是巧家的工地,从保洁员身上套着的短褂能看出来。

    卢笛若有所思的看着杯子,这个视频跟龚新亮给她的那个视频有很大的出入,这个视频的清晰度很高,除了那个黑影看得不太真切,其他几个人的面貌都很清楚,第二个是艾工,彭总离开以后,艾工很快也离开了。那个女人是燕燕,燕燕是跟着谢少卿进来的。谢少卿说跟燕燕没什么,他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还有这两个不同的视频,角度不同,清晰度不同,那说明拍摄工具有两台。

    谢少卿,谢少卿,他究竟有多少事瞒着他?

    “那个黑影,我们可以找技术鉴定还原啊。”柴林西想到他的一个朋友,那可是个计算机高手。

    “怎么还原?”卢笛并不懂这个,她也想知道这个黑影是怎么回事,其他人都能看清,唯独他看不清楚。

    “这就类似于文字被抹了,视频被马赛克,专业的计算机高手能够让图像还原。”柴林西常跟朋友来往,耳濡目染,也懂一些这方面的东西。

    “你联系,我们过去找他。”

    柴林西赶紧打电话给他的朋友:“黑子,是我,我是西西,是这样的……”他将这边的情况一五一十说给黑子听。

    那边很爽利的答应了。

    柴林西带着卢笛来到了黑子的住处,卢笛打量着四周的建筑,这房子有些年头了,古老青砖上爬满了青苔,墙上还长了好些草。

    柴林西向卢笛解释:“他这个人比较随性,老板看不惯他那个样子,他脚一抬,从公司里搬了出来。”

    卢笛理解,他说的是待业中。

    只不过他的话更委婉罢了。

    她随柴林西上了三楼,一块呀呀作响的木头门打开了,一个眼窝深陷,挂着厚镜片的大眼圆脸厚唇男孩把门打开了。

    “黑子。”

    他就是黑子。

    年纪看起来很小啊。

    她小声问柴林西:“他多大,成年了吗?”

    柴林西同样压低声音说道:“没有,17岁,人不可貌相,别看他年龄小,本事大着呢。”

    “你怎么认识他的?”

    “他是我同学。”

    同学?

    让人难以置信,柴林西怎么着也得23,24了吧,他的同学比他小了6岁。

    柴林西是降级降得太多,还是他的同学跳级太快。

    “他经常跳级。”

    黑子哑着嗓子说道:“你们两个议论我的时候能不能稍微离我远点,尊重一下当事人的情绪吧。”

    柴林西和卢笛同时闭嘴。

    黑子的眼角一扬,暗暗得意。

    “什么东西要还原,拿过来。”黑子朝柴林西伸手,他的手指伸出来时,再次让卢笛感到惊艳。他的五根手指细长绵软,骨节突出,她极少看到这种手指,不免多看了两眼,黑子的手缩了回来。卢笛盯着他的脸看了看,心道:典型的娃娃脸嘛,挺可爱。

    她的热情黑子可吃不消,他的脸瞬间红了,柴林西感到奇怪:“你红什么脸,这是我的上司,卢总,卢总,黑子。”

    “你好!”卢笛先跟他打招呼。

    黑子的脸更红了,他接过U盘连上了电脑,坐在电脑旁边时,他仿佛变成另一个人,眼神犀利仿如另一台高速运转的微型计算机,十只手指在键盘上飞舞,速度快到让卢笛咋舌,那是传说中的只见残影啊。

    卢笛的眼睛扫向屋子里的陈设,一张简单的床,一个行李箱,还有若干收拾得很整齐的日用品。

    她小声的对柴林西说:“我们先出去吧,站在旁边也帮不上忙。”

    柴林西依她所言,跟了出来。

    卢笛只管往前走,这栋楼有些年头了,楼里住的人不多,三楼除了紧挨着黑子的两间挂了衣服,右边的几个房间门窗上蒙了厚厚一层灰。

    柴林西不知她要去哪,也不敢多问,只管跟在她的身后。

    终于,她停了下来,停下的距离是她算计好的,距离黑子的屋子刚好不打扰他做事。

    “让你朋友来我们公司吧。”

    柴林西愕然,她把他带到这里是为了跟他说这个,他承认黑子是个人才,但是他的才能都在计算机上,来装修公司,他那小身板能做什么呀?

    “卢总,你不知道他那个人,本事不小,脾气也大,我们公司可能不太适合他呢!”他实在想不到公司里有什么职位适合这小子,现在推掉也是为了他好,公司里人事关系很复杂,从这个视频就能看出来,他那个消瘦程度干架都不一定能跑过其他人。

    而卢笛想的是,武则天创立大唐盛世她凭的是什么呢,唯才是用。

    她不会去看这个人的高矮胖瘦,只要他的能力足够强就ok。

    一个计算机能力强的人他可以做程序开发,当这个程序开发上升到一定高度时,他可以带领一个团队成立一个子公司。这个子公司的业务可以扩张到别的公司,别的领域,可以优先筛选出最优客户服务母公司。

    “我相信他可以。”

    “他不一定愿意离开这里。”柴林西不是没跟他提过,换一个环境。

    黑子死活不愿意。

    “他会同意的。”卢笛笃定。她刚才看到的陈列就是最好的证明,行李箱是竖着放的,在靠近门不到一米的地方,日用品都集中在一个地方方便人离开时,随手一卷打包带走。床上除了被子没有任何杂物,这对于一个计算机宅男来说不合逻辑。一个思维缜密的人,他的生活是很混乱的,当这种混乱突然改变秩序时那就说明有某些东西在近期会发生变化。

    结合她所看到的种种,结论是:他会离开。

    不管是有人邀请,还是他自己要离开,卢笛都会想办法把他拉到自己的阵营里。

    “我口渴,你给我买点饮料上来。”卢笛捂着半边脸说道。

    “你要喝什么?”柴林西的声音很好听,厚重带着磁性。

    “矿泉水,多买两瓶。”

    卢笛目送柴林西下了楼,看着他出了大门,这时,她回到黑子的住处,她站在黑子的身后,看着他专心致志的还原那个黑影。

    “我现在跟你说话会不会干扰到你?”

    “不会。”

    “你要离开这里?”

    “你怎么知道?”他的手指一停,这件事他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来我们公司吧!”她向黑子伸出橄榄枝。

    黑子索性转过身来:“开什么玩笑。”柴林西说的是帮他做技术还原,没说把他卖给他们公司。

    “你有更好的去处?”

    她连这个都知道,哪里来的间谍?黑子的眼睛一睁,大眼睛更大了。

    卢笛为了打消他的疑虑,把刚才的推理说给了他听,黑子恍然:“侦探所的?”

    “你不管我是哪来的,我们合作,我能保证你有一个前程美好的未来,能让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能让你的人生价值达到最大化……”卢笛说得激情澎湃,黑子听了很心动。

    这时,柴林西进来了,他打断了卢笛:“黑子,那个视频里的黑影还原出来了吗?”

    黑子回头看图像,还有脸部轮廓,人物马上还原出来了,卢笛看了一眼那张人像图,她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惊,竟然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黑子和柴林西同时看向她。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