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竟然是他

    “这件事情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黑子,你跟我回公司。”卢笛说道。

    黑子撑大眼睛看向柴林西,柴林西又看着卢笛。

    卢笛一偏头:“走吧。”

    感情,她刚才不是跟他商量,她要招黑子进公司,就一定要他进公司,黑子呢,他欲言又止,他帮黑子收拾行装时问他:“你愿意去我们公司。”

    “我不愿意。”

    “那刚才怎么不说话。”

    “她的气场好强,我有些害怕。”

    柴林西愕然,他毕竟还未成年,除了在他所熟悉的领域是个王者,到了其它地方,不堪一击,不然他也不会在那种情况下跟他原来的公司闹掰,住到这个地方来。

    这么一想,或许他跟着卢笛也是好事。

    卢笛现任V城分公司的总经理,处理公正,果断干脆,只要是有心留在公司的员工,即使做错也会给机会,在公司里很得人心。想到此,他调转车头帮起了卢笛:“其实你来我们公司也好,卢总是个惜才的人,一定不会埋汰了你的才能。”

    他这样讲,黑子竟然想不起反驳他的话来,除了计算机,其它方面他都是弱项,跟着卢笛走的时候,他的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公司里的人事关系如何,他去了究竟能做什么呢?

    时间过得很快,他还没完全理清楚,人已经到巧家装饰。

    话说,这公司的招牌挂得不够气派呢,大门往左边走几米是另一空装饰公司,再走几米,又有一家装饰公司,再走几米,一走二走,黑子走到了十字路口,哦,还有对面,对面还有许多装饰公司,未免太多了些,这么多家装饰公司抢饭碗,竞争力不小呢。

    柴林西把行李搬下来时没看到黑子,他把行李往旁边一放,估摸着那小子应该进了公司,公司前台有漂亮妹子,那小子一直孤家寡人,乍一见美女,会不会做出什么有辱斯文的事情来呢,他很担心这个,三两步跑进来,前台小蔡看了他一眼:“柴工。”

    他四下环顾,没看到那小子,他这两条腿蹦得也太快了些,他往设计部那边扫了一眼,没见着,又往楼上跑,楼上的办公室里也没有,再跑下来,还是没有,他退回到前台问小蔡:“有没有见到一个戴眼镜的大男孩,长得这么高,皮肤比较黑。”柴林西向她比划着。

    小蔡摇头,除了柴工,没见过其它人进来。

    卢笛是去了工地,他把黑子交给柴林西办入职手续,给他的职位是业务员,这让柴林西百思不得其解,她看中的是他的计算机能力,为什么让他去业务部报到?他担心黑子会挣扎不肯过来,当他跟黑子说起给他安排的职位时,他竟然答应了,这就让他更费解了。

    他们两个究竟打什么哑谜呢?

    小蔡突然抬起头看着门市的橱窗玻璃,一个长长的黑黑的大男孩趴在玻璃上朝她扮鬼脸,小蔡伸着脖子多看了他几眼,她拍着桌子向柴林西说道:“是不是他,是不是他?”

    柴林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不是他还能有谁。

    他冲出去,把黑子请了进来,说“请”是比较客气的说法,其实黑子是被他踹进来的,他还吼他:“你不嫌丢人啊,还扮鬼脸,别跟人说你是我同学,丢不起那个脸。”

    “本来就不是。”黑子很耿直,他跟柴林西大学时住同一个宿舍,但黑子跟他不是一个班的,黑子被安排的那个宿舍都住满了,宿管阿姨见这个宿舍还有空位,便把他安排了进来,柴林西初次见到黑子时以为他是跟着自家哥哥来学校报到的同学的弟弟,在黑子没开口说话之前,他还好心提醒他:“别玩了,赶紧跟你的家人回去上学啦。”

    把当时不善言表的黑子说得满脸通红,好在黑子的皮肤比其它的人略黑,即使红脸,不认真看是留意不到的。

    他不知道怎么跟柴林西说,有知情的室友把他的情况说了以后,柴林西才目瞪口呆的盯了他许久,并由最初的好心提醒变成了无限崇拜。从那时起,两人同进同出,好得一个人似的,在学习上有任何问题他都会请教比他年纪小的黑子,有些东西不是学了就能变成跟黑子一样,多少还跟天赋有关。大学四年,他并没有因为他的身边是个计算机高手而让他也成为高手,但是他们的情谊节节攀升,成了毕业之后都割舍不断的铁哥们。

    “上楼,给你办入职手续。”

    黑子有些分神,一直看着刚才伸着脖子看他的小蔡,直到上楼还一直回头看她,柴林西把他的头扳正了:“别看了。”

    “她有男朋友吗?”

    “我怎么知道。”

    男人天性就对男女之事无师自通吗?才17岁的他对小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自信,害羞统统跑到九霄云外,柴林西跟他谈公司的事情,他却一直在打听小蔡,小蔡,小蔡。

    说到最后柴林西站了起来。

    “小蔡。”他把小蔡叫了上来,“小蔡,你帮他办入职手续,我搞不定。”

    小蔡迷惑不解,还有柴工搞不定的事情,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她把资料收了起来,踩着细步扶着楼梯扶手上了二楼,坐在二楼翘首以待的黑子傻呆呆的看着,柴林西的脸部一抽,提醒他:“把你的口水擦一擦,我下去了,办好入职手续以后,让小蔡带你回公司宿舍。”说着又向小蔡交待了几句,这才急急忙忙地回工地。

    再说卢笛,她让柴林西带着黑子进公司,她则来到了当日出事的那个工地,这个工地的装修已然完工,业主只等屋里装修气味散掉一些才搬进去。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在栏杆上动手脚的竟然是,龚新亮,为什么会是他呢,当日他那么信誓旦旦的说他没做过的事情他不会认。

    龚新亮跟那个保洁员有什么深仇大恨,还是说他的本意并不是针对那个保洁员,如果不是针对保洁员,那又是针对谁。

    她接手那套房之前,谁也不确定那套房是分给谁,她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假设那套房签了合同以后,彭总并没有下定决心要会分给哪个监理,这时,作为彭总身边很亲近的人,燕燕,艾工,江工,可能会给出些建议,建议把这套房子分给谁监工,那个推荐给她的一定是嫌疑人。

    可是为什么出手的龚新亮,他以前的身份是巧家装饰的御用电工,负责水电安装这一块,其实以他的专业能力,赚得比监理更多,当时还是她把龚新亮引进巧家装饰的。

    没想到引狼入室。

    “引狼入室”这几个字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龚新亮一直希望她能跟着他,也就是说他一定不是想要设计陷害他,他很可能要设计的是另外一个人,从他给她的另一个视频来看,那个视频里没有出现他,出现的是燕燕,谢少卿,艾工。

    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把这个事情嫁祸给谢少卿,因为对他来说,谢少卿是他接近她最大的障碍。艾工和彭夫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视频里?

    卢笛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她的眼眸一垂,想到谢少卿,头不由自主地疼,拿着手机看了看,滑动时不自觉地滑到谢少卿的名字。

    仿佛他这个人就站在她面前,笑吟吟地看着她。

    她看得有些痴了。

    以至于柴林西叫了她几声,她都没反应过来。

    “卢总。”

    “什么事?”她感觉到耳朵边有人叫她,她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这才发觉似乎柴林西已经站在她身边很久了,他怎么找到这边来了?

    “这是这个月的销售报表,工程进度报表,仓库进销存报表,请过目。”柴林西递过来一堆报表,但卢笛此时心事重重,哪有心情看这些,她对他说:“先放着,下班的时候再拿给我。”

    “好,卢总,这里风大,不要站太久。”

    风大,是啊,这栋楼好生奇怪,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尤其是这套房的门打开之后,风更大,似乎整个盛世荷苑的风都集中到业主的家里来了,大白天也能听到“呼呼”作响的呼啸声,后来有工人曾经抱怨,在这套房里工作进度比别的房子要慢三倍。

    “你知道这是什么原理吗?”卢笛开口问道。

    “当然了。”柴林西是理工科的高材生,对于风向的原理,他的解释是:这栋房的地势处于东西走向,它的正北正南处于V城的峡谷流向带,风从流向带扑过来,遇到障碍物悬成窝转,加上重力和大气压,集中灌顶到了28楼,风力比其它地方强了数倍。这整栋楼的设计对于整个盛世荷苑来说都是败笔,选择这栋楼的业主日后还有更多说不出的苦楚,他虽然明白,却也不能说得太仔细,万一业主闹起来,那必将影响巧家的声誉。

    柴林西知道的事情,谢少卿应该也是知道的。

    龚新亮,谢少卿,燕燕,艾工,这几个人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她看向柴林西,她的疑惑能向他诉说吗?

    “有什么话,直说吧。”柴林西坚定地眼神看向她。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