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冤家路窄

    他一定在哪里见过,这个车牌。

    不只是他,昆少也对这辆车感兴趣,他问舅爷:“那辆车是谁的?”

    舅爷答道:“我的外孙西仔啊,你忘了,小时候你们两个还一块玩耍呢,长大了,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也就忘记咯!”

    西仔?

    昆少搜索童年的记忆,有跟他玩吗?

    怎么想不起来。

    谢少卿听到昆少提到西仔时,他的心里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不想承认那个人,只是越不想承认的时候,那个人越会以他讨厌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

    此刻,从屋子里出来两个人,八目相对,谢少卿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昆少看看对面并排而立的柴林西和卢笛,又看看极度不自在的谢少卿,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舅爷招呼着昆少向他介绍:“这就是我的外孙西仔,这是他女朋友。西仔,这是你表哥,你还记得吗?”

    柴林西的表情同样尴尬,世界如此小,严格说起来,昆少也算不上是他的表哥,他的母亲跟昆少的父亲是表兄妹,不过,这对表兄妹没有血缘关系,昆少的父亲是抱回来的,只不过他跟母亲感情好,年轻的时候常常来往而已。到了他这一代,两人就没什么交集了。

    “别外边站着,都回屋里来坐。”

    “咳咳,那个谢少,你也进来啊。”

    舅爷看着外边高大的年轻人,他扬着头问昆少:“这位是?”

    “他是我的朋友,这次陪我一块过来看望你。”

    舅爷恍然:“哦,朋友,请进来坐。什么时候也带个女朋友回来让我瞧瞧,再不带回来,以后我可瞧不着喽。”他感叹时光太快,说不准哪一天他两眼一闭也就去了另一个世界,现在还能看到他们年轻人带着女朋友回来,那就是最让他感到开心的事情了。

    昆少耸耸肩:“舅爷,说什么呢,您福星高照,一定能长命百岁的。女朋友嘛......”说着他扫了柴林西一眼,“已经在路上了。”

    “啥,来了,那还不赶紧把人家接回来。”

    这一老一少鸡同鸭讲,说得其它人都忍不住笑了。

    其它人一笑,老人家马上反应过来了,昆少在跟他开玩笑呢,他握着瘦骨嶙峋的拳头要捶他:“臭小子,多大人了,还淘气。”

    “这不是逗您开心嘛,笑一笑,十年少。对吧?”

    “贫嘴。”

    “好了,不贫了,马上给您生火做饭。”

    舅爷家用的还是老式的柴火炉子,柴火是舅爷一点一点攒起来的,就堆在屋子的后边,蔬菜也是应有尽有,只管在园子后边摘来就好了。

    其它人看得啧啧称奇,这个大明星挽了袖子干活还有模有样的,一点明星架子都没有。还有谢少卿,此刻的他看起来像邻家大男孩,让人觉得很亲切,他不说话,认真做事的样子,很帅。

    昆少轻咳了一声:“你们两个把这些菜挑了。”转而又叫柴林西,“你跟我来一下。”

    柴林西迟疑的看了一眼坐在小椅子上的卢笛,卢笛正在专心挑菜,谢少卿在离她一米远的灶台边。

    他跟着昆少走了出来,昆少双手插兜,站在树下的他的背影与周遭的风景连成了一幅画。柴林西暗想:不愧是明星,随意的一个姿势都能彰显出与旁人的不同。

    “我们有很多年没见了吧?”昆少很热络的跟他叙旧。

    柴林西不解其意,他想:他把他叫出来应该不只是叙旧吧,他点头,“嗯”了一声。

    “你也是巧家的监理?”

    果然那句客气话仅仅只是客气话,客套一过,昆少开启了审犯人模式。

    “是的。”

    “那我交给你们的那套房,现在装得怎么样了?”他的语气平缓,气势却咄咄逼人。

    柴林西心想:还不单是审训,这是兴师问罪。他当时自动屏蔽了昆少那套房,以为只要按时交了房,大明星跟他的交集无人过问。

    谁能想到天底下的事情如此巧,他费了心思把卢笛带来见姥爷,这个整天忙得见不到人影的大明星也赶在这一天跑来见姥爷。

    “房子的事情,我会给你准确答复,但是现在是我的休假时间,不谈公事。”柴林西怼了回来。

    昆少的脸上笑意更浓,他点头:“好,不谈公事,咱们谈私事,卢总真是你的女朋友?”

    柴林西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猜,应该不是。”他的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

    柴林西提起脚回了厨房,紧挨着卢笛坐了下来,昆少看着他的背影托着下巴浅笑。

    他的猜测是对的。

    谢少卿把洗好的菜一一摆在盆子里,昆少走到他身后,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兄弟,搞定了吗?”

    “菜都好了。”

    “我说的不是菜,我说的是人,美人。”

    谢少卿明白他的意图,他不是没做过努力,当他向卢笛靠近时,她的意图更明显,逃掉了,连跟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他很懊恼,是她对不起他,为什么现在却弄得好像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似的。

    他靠近两次,她避了两次。

    后来他放弃了,洗好菜,昆少就进来了。

    昆少摇头,他的双拳一握,高声道:“所有人避让,现在轮到我昆少大展拳脚了。”

    他们三人退到外边的客厅,但见昆少雷声大,雨点小,一勺油下了锅,他双手护着脸,油烧得太旺,他拿着菜砸了下去,瞬间烧黑。想起来要翻炒时,一道菜彻底歇了。

    再翻炒时,锅里的菜没有了响声。

    “怎么回事?”

    从他身后淡淡飘过来一句:“柴火熄了。”

    昆少求助的眼神看向他们三人,谢少卿接过他手里的勺,轻声道:“我来吧!”

    这一刻,他在昆少眼里是拯救世界的盖世英雄。他被解救了。

    但看谢少卿,下油,控火,翻炒,有条不紊,像一个会魔法的法师,淘气的宝宝到了他手里都成了乖孩子。

    几分钟下来,一道菜顺利出锅。

    再过了十几分钟,一桌菜安静的上了桌,昆少不停的向他竖大拇指:“绝世好男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抢手货。”说完又高声道,“有些姑娘,看好了就赶紧收了吧,过了这个村再没这家店咯。”

    他的话是故意说给卢笛听的,卢笛颇有些不自在的看着柴林西,柴林西笑道:“我也能下厨。”

    说什么呢,卢笛不语。

    柴林西的姥爷把几个年轻人叫上了桌:“都饿了吧,赶紧吃,趁热。”

    卢笛看着一盘青青的,嫩嫩的芽菜挺好看,她朝那盘芽菜伸筷子时,碰上了谢少卿伸出的筷子,两人如触电一般又迅速缩了回来。

    昆少看在眼里,打趣道:“心有灵犀。”

    柴林西不说话,夹了一筷子芽菜按在卢笛的碗里。卢笛朝他微微一笑。

    她对着柴林西笑,让谢少卿肚子里的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窜。

    昆少为了缓解紧张气氛,岔开话题跟舅爷谈起了他曾经的手工业。

    “舅爷,我可记得你那手艺,方圆多少公里的人都找你打东西。”这确实是他童年时的记忆,那时的他还小,依稀记得有人不远千里求他打首饰,各种年龄层次的都有。但不是所有上门求他打首饰他都会接,舅爷的工作很细致,他一年只接十几单,再多的,他接了也做不出来,索性不接,不让人抱空希望。每每这时,他的母亲便会觉得惋惜。

    昆少一提到他这半生所钟爱的工作,给舅爷打开了话匣子,他滔滔不绝的讲起了他的过往。讲他成就很多家庭。

    “舅爷,这个也是您亲手打造的吗?”卢笛把脖子上挂着的指环取了下来,递给舅爷看。

    昆少心里很高兴,刚才卢笛喊的是舅爷,不是姥爷,潜意识里她是认定是他这边的人,认定他就代表她认的是谢少卿,谢少啊,这趟没白来,回去之后,怎么谢我?

    舅爷接过她的指环,拿在手里眯着眼睛仔细的看,又时而抬起耸拉的眼皮努力的回想这个指环的往事。看起来好眼熟啊,这个字,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啊,哎,人老了,不中用了,怎么会想不起来呢?

    柴林西开口提醒他:“姥爷,你忘记了,你说把他送给你的战友了,我还记得呢。”

    经他这么提醒,好像确实有这一回事,他猛的一拍脑袋,把其他人的注意力全吸引过来了。

    他激动的说道:“原来是送给他了。”接着,他道出了一段往事,年轻的时候,他当过几年兵,在部队里结识了一个好朋友,那个朋友家里经商,经常给他带些吃的用的,舅爷为人仗义,彼时,他家里不富裕,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还礼,于是趁着休假,他打了这枚指环送给那位战友。

    这个也算不得多高档的礼物,战友却很高兴,将指环视为珍宝,说到这里,他故意卖了个关子,他问这几个小年轻:“你们猜,当时,他跟我说了什么话?”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

    昆少却笑:“不会是做了结拜兄弟吧?”

    舅爷摆着讳莫如深的笑意轻轻摇头。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