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尴尬的娃娃亲

    “猜不到了吧!”舅爷得意的眼神扫向众人,他挑着眉扯着眼皮说道:“我跟战友约好了定个娃娃亲。”

    所有人都愣住了。

    什么年代了,还有娃娃亲的说法。

    “可惜啊,我跟战友生的都是男娃,结不了亲。”

    众人都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舅爷又道:“不过,我们又约好了,儿子辈我们结不了亲家,我们可以在孙子辈定娃娃亲。可惜啊,孙子辈也没能结成,这让我们都感到很遗憾,战友年事渐高,他比我先一步荣登极乐,我想着我这副老骨头很快也会跟他碰头了,没想到又多挨了几年,还能见到你们,那是老天垂怜,可怜我这孤苦老人罢了。”

    昆少连忙安慰他:“舅爷,这是您应享的福份。”

    卢笛心中腹腓:管到孙子辈来了,老舅爷操心的还真是多。舅爷的一双眼睛在卢笛身上扫视,现在的他看起来格外慈祥,他看卢笛的眼神像是在看自己的曾孙女:“你父母都还好吧?”

    别提她父母,提到她父母,她心里来气,现在他们还下落不明呢,有时候她就想,会不会父母已经忘记了还有一个女儿,去了什么地方,至少也要托人报个平安吧。

    “他们挺好的。”长辈问话,她又不能不开口。

    “真是缘分啊,没想到最后你们走到了一起,好事,天大的好事。”

    谢少卿“蹭”地站了起来:“舅爷,这枚指环是我给他的。”

    柴林西也站了起来:“你胡说,这就是他爸爸的,他父亲去我们学校讲课的时候我就曾看到他戴在手上过,谢少卿,你说是你的,可有什么证据。”

    “当然有,这枚指环原本就是我谢家之物。”

    谢家?

    对对对,他的战友是姓谢,做生意的,生意还做得挺大。舅爷糊涂了,看看谢少卿,又看看柴林西,看看昆少,又看看卢笛,他糊涂了。

    那现在谁是他的外孙媳妇,坐在柴林西旁边的姑娘,还是谢家的娃儿,谢家的娃儿是个男娃,舅爷更糊涂了,谢家的男娃把当年的信物给了他的外孙。

    有没有谁能替他说明一下呢。

    卢笛又是另一番想法,指环是谢少卿给她的没错,问题是柴林西也不像是在说谎,他见过爸爸佩戴这个指环,她却从没留意过,谢家的指环到了爸爸手里,后来又回到了谢少卿手里,谢少卿又把指环交给自己,那说明一个问题,谢家跟卢家在商场上有生意来往,很有可能爸爸妈妈的生意失败,两人离奇失踪跟谢少卿也脱不了干系。

    她眼神复杂地看着谢少卿。

    这当中,最能置身事外的是昆少,还好,娃娃亲跟他没有关系,否则,就会上演一场跟兄弟争女人的戏码。

    再一想,不对啊。

    谢家的情况他最清楚了,谢氏家族一脉单传,从他的祖父的父亲那一辈开始算起,每一辈只有一个男丁,没有女丁,到了谢少卿这一代,依旧如此,换了别的家族,家大业大的,怎么着也得操心子辈开枝散叶的事情,他谢家不一样,对于造人这种事情从不强求子孙辈,有也可,无也可。他们家人丁单薄,但是生意却越做越大。很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昆少也私下问过他这个问题,他说的是:顺其自然。

    他才不信,偶尔顺其自然那是运气,一直顺其自然还能这么顺?

    谢家的情况简单,舅父这边可就不简单了,舅父家兄弟姐妹众多,他的父亲是舅父的姐姐抱回来的孩子,没想到这个抱回来的孩子待他亦如亲人一般,他随他父亲,对待老人格外热情亲切。这也是舅父对他与对别的孙子一视同仁的原因。

    舅父的子辈中并非没有女儿,柴林西的母亲便是舅父的女儿,只是当时他提到这个事情时,柴林西的母亲已经嫁人,他只好无奈作罢,只对谢家说他家都是男丁。一转眼到了柴林西这一辈,他记得柴林西有几个两个表姐,一个表妹,两个表姐是舅父的兄弟的孙女,那个表妹却是柴林西的姥爷的亲孙女,按当时的印象来说,小表妹年龄比他们小,到如今也不过十七、八岁罢了,可能还在哪所学校里待着。想到此,他饶有兴味地看着谢少卿,说不定谢少卿还能成为他的表妹夫呢。

    谢少卿不知其中曲折,更不知舅爷的主意已经打到他头上了,看他就像看自己的孙女婿似的笑得一脸的蜜:“没想到啊,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战友的孙子,这实在是老天厚待。谢家人都是人中龙,果然不假。”

    说着就来拉谢少卿:“这桌菜是你做的,你父母现在好吗?”

    “我有个孙女,已经长到十八、九岁了,哪天让她带我去府上拜访拜访。”

    谢少卿的性情可不比昆少,他的头疼得要炸,暗怪爷爷,这都是他的什么战友啊,为了摆脱他的纠缠,少不得跟舅爷扯起了无赖:“舅爷啊,我们谢家有两个孩子,我呢,已经订了婚,我还有个弟弟,弟弟去了国外念书,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我跟他说说,让他跟您的孙女见个面,你看可好。”

    舅爷显然不满意:“啊,你订婚了,订的是哪家的姑娘啊?”

    这么好的苗,让人给订走了,老人心有不甘也是极正常的,谢少卿的眼神一瞥,看向卢笛,卢笛咬着唇,她刚刚无意中听到谢少卿说到“订婚”两个字,魂都丢了一半,脑子不受控的反复出现两个问题“他订婚了?”“跟谁订婚了。”

    只觉得“嗡嗡嗡”的有无数只苍蝇在耳朵里打转。

    以至于谢少卿后面说的话她一句也没听见。

    谢少卿说的是:“她是一家公司的经理,长得很漂亮,个子嘛,大概就是这么高,很聪明,对我也很好......”他说了卢笛一堆优点,柴林西不淡定了,他这不就是说的卢笛吗?厚颜无耻的说什么订婚了,他要揭穿他的骗局。

    刚要开口。

    被眼明手快的昆少给捂着嘴拉了出去。

    “兄弟,给个面子。”

    “唔......”柴林西被他捂得透不过气来,他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好好的一次相处机会全被破坏了,他心里涌起的那一点点希望全都破灭了。

    卢笛!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柴林西不挣扎了,昆少松了手:“要找女朋友么,我可以给你介绍,我认识很多漂亮的姑娘,你想要什么样的,我都能给你找到。”

    “就想要卢笛这样的。”

    “她有什么好的,没一点女人的样子。”昆少并不认为卢笛有多吸引人,她的容貌确实属中上,但在他的圈子里那就排不上号了,演艺圈里,有身材有脸蛋有头脑有钱有权的女人比比皆是,随手一抓一大把。

    “你不懂......”柴林西喃喃道。

    这是他跟卢笛之间的缘分,冥冥之中注定的,可能她不是最好的,不是最美的,不是最善良的,也不是最适合他的,但是他遇见了,被她惊艳到,被她吸引住了,那就是他们之间的缘分。

    可能对于谢少卿来说,也是如此。

    昆少还没有遇到一个让他不由自主挪不开脚步的人,所以,他现在不能理解。柴林西苦笑,他多希望,姥爷现在立刻马上把他的亲孙女召唤回来,让她跟谢少卿配对,把他的卢笛还给他。

    他被昆少拉着站在这棵树下边,眼神却一直盯着仍在饭桌上的谢少卿和卢笛,处在他们之间的舅爷似乎比柴林西更不甘心:“你只是跟她订婚,又没结婚,你认识了我孙女,你一定会喜欢她的,跟我孙女相处之后你再决定要不要结婚,好不好?我也老了,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你就当可怜一下我老人家,好不好?”

    谢少卿颇无奈:“舅爷,我弟弟他比我更好,长得好,学历高,懂事,做的饭菜比我更好吃,脾气也比我好,放心吧,我会把你的心愿转达给他的,让他尽快回国。”

    舅爷似乎不吃这套,他的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你跟你的未婚妻说你们的婚姻取消,你要娶我的孙女,至于你弟弟,你可以跟他说,让他娶你的未婚妻。”

    谢少卿的脸变黑了,要多臭有多臭,看得出,他是在强压自己的怒火,并且他似乎把怒气迁移到昆少头上了,还一直跟他说什么他的舅爷有多好多好,有多慈祥,这种强人所难的要求都能提出来,算哪门子慈祥,昆少,个混球。商场上他来去自如,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芒在背。

    “舅爷,您这样说,您这儿我可待不下去了。”除了逃离,他想不到别的应对方法,跟昆少的舅爷讲道理么,他似乎不吃这一套,不跟他讲道理吧,昆少那边难交待。

    最好的办法便是:逃之夭夭。

    “不不不,你别走,舅爷只是想撮合撮合你们,好了了我们爷辈的心愿,这也是你爷爷的心愿。”

    他爷爷,他爷爷现在不知投胎去了哪户人家,哪里还管得着这档子事,即使他爷爷管得着,他也是不愿意的,那是他们那辈的约定,拿他的人生订在契约上,未免太草率了。

    卢笛,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他娶了别人,她也不在意吗?

    几个人心思各异,这时,院子外边响起了车子的喇叭声,昆少走了出去,一个长相乖巧,梳着马尾的灵巧女孩扑到了他身上:“表哥。”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