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弄巧成拙(一)

    昆少看着扑在他怀里的大女孩:“你是,小颖。”

    面前的这个女孩叫雷颖,她就是舅爷心心念念的孙女,在校大学生,没想到她已经长成大姑娘了,昆少看着车子里的另一个人,那是一个留着胡子,有几分沧桑感的三十岁男人。

    昆少看看他,又看看雷颖。

    雷颖一脸崇拜的说道:“他是一个艺术家,可厉害了。”

    看小颖这个样子,和开车男人那一脸的狡猾,他真为小颖的智商捉急,他上下打量着雷颖这一身青春活力的装扮,问她:“没被人家吃豆腐吧!”

    小颖的脸刷地红了:“表哥,你胡说些什么?”

    看她这神态,昆少已经猜到七八分,看在他护送小颖回来的份上,看在舅爷的份上,他忍住了要揍这个艺术家的冲动。

    拉着小颖往家走:“饿了没,正好在吃饭,回来蹭个饭吃。”

    “哥,下来啊,叫你吃饭呢!”她却热情地朝艺术家挥手,昆少刮着她的鼻子:“我是让你去吃饭,你叫个外人回来是怎么回事?”

    小颖辩解道:“他不是外人。”

    “不是外人是什么,他是你丈夫?”

    “也不是。”

    “那是什么?”

    “他是我交的男朋友。”昆少摇头,不知她的父母听了这番话是何感想,眼下,他也顾不上许多,只希望这丫头不要刺激到舅爷,让他一命呜呼才好,他打定主意,见机行事。

    将小颖推进屋之后,狠狠地瞪了艺术家一眼。

    “爷爷!”小颖甜甜地唤了一声。

    舅爷那个激动啊,真是想曹操,曹操到啊,他刚才还在念叨,孙女快些回来,快些回来,不曾想,老天再次眷顾他,孙女还真的回来了。

    舅爷站了起来:“来来来,让爷爷好好看看,在学校里饿瘦了吧,是不是没好好吃饭,你谢哥做了一桌好吃的菜,赶紧吃赶紧吃。”

    那眼神,仿佛吃了谢少卿做的饭菜,就是他谢家的媳妇似的那般激动。

    “爷爷,我跟你说啊。”她想把她的男朋友介绍给爷爷,被昆少一嗓子给打断了,“那个,舅爷啊,你看我们都已经吃好了,你这边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只管吩咐,不能白蹭您的饭,是不是?”

    舅爷也觉得人多了不方便说话,他老实不客气的吩咐开了:“那你带着他们去给我菜地翻翻菜,翻完菜,再给我挑些水回来,幸亏你们来了,舅爷一个人,用水可不方便了。”

    昆少拉着艺术家便往外走,艺术家蒙圈了,小颖不是叫他进去吃饭么,他还没吃呢,怎么就拉着他去干活了?卢笛听了舅爷的吩咐,也跟了出来,柴林西见昆少拎着小颖的艺术家男友,卢笛跟在昆少后边走,少不得他也跟了上去,哪怕跟在卢笛身后多看看她也好。谢少卿正准备起身,却被舅爷给拽住了:“你留下来,陪我。”

    小颖一见她的男友被拉走了,她也要跟着去,被舅爷叫住了:“小颖,肚子饿,先吃饭,那些活交给你表哥就行了。”

    “但是,可是......”她担心表哥们欺负她的男朋友。

    “听话,别去了。”舅爷几乎是强制性的不允许她出去,他就想撮和他的孙女跟谢少卿,瞧他们两个,多般配,男的英气挺拔,女的漂亮水灵,他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谢少卿被他看得很不自在。

    小颖的一双杏眼往谢少卿身上一扫:“爷爷,他谁啊?”

    “爷爷给你挑的姑爷。”

    小颖听不懂什么姑爷不姑爷的,她想到的是姑姑,她的姑姑不就是柴林西的妈妈,姑爷死了么?给挑个这么年轻的姑父,那也不能找她商量啊,爷爷是不是老糊涂了,要找也应该找柴林西的妈妈和柴林西商量吧。她从小就更喜欢昆少,喜欢缠着昆少撒娇说话,并不喜欢那个跟她有血缘关系的柴林西,也从不叫他表哥,一直直呼他的本名:柴林西。

    爷爷说过她许多回,说得越多,她越不愿意改口。

    “爷爷,姑父他死了吗?”这事她没听谁提起过,就算死了,也不能给姑妈找个这么年轻的姑父吧,他看谢少卿的年龄跟柴林西的年龄相当,才不相信柴林西会愿意承认这个继父。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你姑父好好的待在家,你怎么能咒他呢。”都怪他平时太惯着她,才惯出这没轻没重的毛病来。

    谢少卿实在不愿意听这爷孙二人罗嗦,他趁爷孙二人不注意,一猫腰从侧门钻了出去。他的小动作如何能逃过小颖的眼睛,小颖不愿意说破,只管跟爷爷扯皮。

    “爷爷,那你是什么意思嘛?”

    “我给你定了娃娃亲,谢家的太子,你嫁过去可以享福的。”

    小颖捂着嘴笑:“哦嗬嗬,还太子,都什么年代了,爷爷您是宫廷剧看多了吧,我可不想成为什么太子妃,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决定了,毕业就跟他结婚。”

    “不行,爷爷不同意。”好不容易知道了谢家能跟雷家结亲,他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呢,要是老战友还在,他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小颖的嘴翘得老高,懒得跟爷爷罗嗦,她吃饱了,她男朋友还饿着肚子呢,爷爷家里没有饭盒,只有大碗,小颖拿了一个大碗帮艺术家装了饭菜带过去。

    被舅爷使唤了过来干活的几个人,在他院子后边的蔬菜地里有模有样的忙活着,昆少看着艺术家,无端对他生厌,一直在想用什么法子把他撵走才好。

    他怕什么呢?

    此人农活做得很娴熟啊。

    正无计可施时,谢少卿悠然自得地走了过来,昆少调侃他:“舅爷放过你了?”

    谢少卿“哼”了一声。

    “你过来。”昆少附在谢少卿耳边小声地说着什么,声音小得大约除了他们两人其它人是没办法听到的。谢少卿看着劳作的卢笛,和一直跟在她身后紧紧看着她的柴林西,他亦小声道:“这有什么难的。”说着,附在他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

    昆少的眼睛一亮:“我怎么没想到呢,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准备。”

    低着头除草的卢笛除了身后站着的柴林西,找不到其它可以说话的人,她对柴林西说:“柴工,天色不早了,我们早点回公司吧。”

    难得有这种惬意的时光让他们独处,他并不想这么早回公司,回到公司他可能再也不找不到机会了。他仰头看看天空,道:“好,我跟姥爷说一声,你在这里等我,还是随我一起。”

    “我跟你一起吧。”

    两人从菜园子里转了出来,直奔舅爷的堂屋,舅爷看到柴林西领着卢笛回来,满脸堆笑的看着他们。

    “姥爷,我们要回公司了,下次有机会再过来看您。”

    “啊,这就回去啊?”

    “公司里其实挺忙的,我们这次是偷偷跑出来看望您的,以后有机会还会回来看望您,希望您老人家能够一直健康平安。”柴林西既表了对姥爷的孝心,又不忘说明他的诚意,还突出了他对工作的认真态度,一箭三雕。

    “哦,好吧,那你们路上要注意安全,慢点开车。”

    既然谢少卿才是战友的孙子,他的重点全都转移到了谢少卿身上,外孙柴林西的去留他并不再关心了。柴林西松了一口气,卢笛也松了一口气。

    她随柴林西上了车,柴林西打火的时候,发现油箱里没油了,怎么回事?他明明记得来的时候油箱里的油是满的,没有油,他是不敢贸然上路的。

    卢笛朝院子外边的两辆车望去,有一辆是谢少卿的座驾,还有一辆是艺术家的:“要不要找他们?”柴林西明白她的意思,找他们要一点汽油。

    谢少卿的车,他是不会去问的,他们现在是情敌关系,不管什么情况下,他都不可能向他开口,那就只剩下那个艺术家了。

    他向艺术家开口了,不料看起来年纪比他们大了好几岁的艺术家,气量小得很,说什么也不肯借油给柴林西,柴林西说付钱给他,他仍是摇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这一趟跑过来,可没发现什么加油站,我把汽油给了你,那我怎么办,不得推着车出去啊。”

    柴林西听他这样说,心情很沮丧,卢笛看着呢,他办不到,卢笛会怎么看他?

    在屋子里的姥爷从屋里走了出来:“怎么了这是?”

    柴林西把他的情况向姥爷说了,他姥爷拍着他的腰身:“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姥爷这里别的东西没有,房间有的是,车子没油了,你们就在姥爷这里歇一个晚上,明儿我打电话让油站的工作人员给你们送油过来,过了今晚再走。”

    “不能让他们今晚送过来吗?”

    “路不好走,晚上送油危险。”

    这又是什么道理。

    现在,也只能听姥爷的了。

    “姥爷,你的房间够吗?”

    “怎么不够,你跟她一个房间,小颖跟她未来姑爷一个房间,昆跟那个长胡子一个房间。三个房间还住不下吗?”

    “那姥爷你呢?”

    差点忘了,他这屋子只有三个房间,他把他自己给忘了:“那我,跟昆挤一挤也就过去了嘛,一个晚上的时间也不长。”

    听了他的安排,几个人吓得脸色苍白,全都不约而同地摇头。

    尤其是小颖,她大吼了一声:“我不同意。”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