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弄巧成拙(二)

    她开口之后,其它人也不约而同地说不同意。

    怕舅爷多心,昆少向他解释:“舅爷啊,让小颖他们陪着您就成了,她不常回家,理应多陪陪你,我这一趟回来的有点急,公司里还一堆的公告等着我呢。”

    他这边开口了,小颖那边也急了:“我这边更急,学校里通共就给了三天假,一来一回在路上就得耽误两天,哪还能在家里留宿啊。”

    卢笛道:“正好我们也要回公司。”

    舅爷一听,所有人都要离开,心里很难过,他的嘴一瘪,眼泪流下来了。众人一瞧,都慌了神,都说老人比小孩更难哄,可真是应了那句话,不管大伙怎么说怎么劝,舅爷的眼泪就像开了阀门的水龙头,止都止不住。

    “人老了,不中用了,你们一个个都嫌。”

    “不是的,不是的。”昆少对天发誓,绝没有那种想法,小颖也忙安慰爷爷,直说跟爷爷最亲了,舅爷听了,跟几个孙子辈的后生谈起了条件,“你们都说孝顺,不嫌弃我是不是?”

    众人忙点头。

    “那都听我的,都在我这里留宿,床都给你们准备好,被子也是现成的。”

    呃......

    所有人额上的黑线条都下来了。

    晚饭吃得很随意,几个人心事重重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有一个人是快乐的,那就是舅爷,他张罗着小颖收拾房间,他的三个房间,常年累月的不住人,屋子里有一股止不住的潮味,小颖烧了炭火烘被子,被子可以烘暖和,这屋子可就难办了,舅爷自己的屋子倒也罢了,另外两个卧室怎么看都不像卧室,堆满了杂物。

    光整理这些杂物就花了不少时间,艺术家一直拧着眉头,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一个人缩在他的汽车里,他想的是要成全小颖的孝心不难,配合一下舅爷的安排倒也罢了,让他跟两个大男人,其中还是一个快要入土的老人挤在一张床上,那还不如杀了他。他打定主意,等他们都睡着的时候,他拉上小颖离开这里。

    不光是他一个人烦躁,烦躁的还有谢少卿,他不烦待会他要跟谁共处一室,他烦的是老头把卢笛跟柴林西绑在一块了。

    他心中气恼,屋子里的东西被他扔得乒乓作响。

    卢笛斜着眼睛看他,得了便宜还卖乖,老舅爷的乖孙女都拴在他面前了,还不开心,想怎样呢?换了其它人,早就磕头谢恩了。

    谢少卿一边扔东西,一边狠狠地盯着她,他到现在还能忍住,全是因为她,昆少一把夺过他手里拿着的物件,将他推到一边:“行了,别拿这些东西出气了,摔坏了老人家心疼。”

    他一开口,谢少卿又把怒火迁移到他身上:“都怪你。”

    “怪我?”昆少无奈地口吻,他也不想的好吧。

    又没成定局,到了晚上,换回来就OK了,谢少卿如此聪明的一个人,有卢笛在旁边智商真叫人捉急,都快成傻子了。

    换个角度来说,很少看到他这个样子,多看看也不错。

    他心情愉快的想着。

    依舅爷的安排,几个人不情不愿的进了舅爷安排的房间,舅爷是看着几个小年轻进了房间才安心的回屋睡觉的,为了哄舅爷睡着,昆少可没少费功夫,也可能是折腾了这一整天,舅爷真的累了,他的头挨着枕头便睡着了。

    一直待在小汽车里不肯进来的艺术家,盯着手机看了老半天也累了。

    他眯起眼睛打了个盹,一心只等着小颖出来。

    头一歪,他清醒过来,习惯性的拿着手机看,拿着手机一看,手机里跳出个披头散发的东西,吓得他的手一松,手机掉了。

    他开了发动机,打开车灯。

    “哗”

    一个披头散发印着绿光的东西趴在他的挡风玻璃上,他的心跳飞速上涨。“哇~~”又是一声凄厉的叫喊声,艺术家吓得头发都竖起来了,他的第一反应是“此地不宜久留,赶紧逃”,他颤抖着手转动车钥匙打火,脚上一轰油门离开了舅爷家的院子。

    亏舅爷睡得沉没听到声音。

    从暗处走出两个人来,借着屋内微弱的油灯一看,正是昆少和谢少卿,原来这个鬼主意是谢少卿出的,他说像这种艺术家喜欢装正人君子,装的时间长了便真以为自己是正人君子了,实际上骨子里他们比任何人都怕鬼神,只消拿些他们不信的东西吓吓他们,他便不敢纠缠小颖了。

    “哇~~~”

    怎么还有声音?

    两人从发声的地方看过去,却见一个人影如一道箭冲了过来,直扑在谢少卿身上。

    昆少摸着下巴看着紧紧抱住谢少卿的小颖,再看小颖身后被这声凄厉的呼喊惊醒的面不改色的卢笛,他悠悠的说了一句:“弄巧成拙了。”

    谢少卿疑惑地往他看的方向看去,看见卢笛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他的心中一凉,忙推开小颖,谁知小颖受了惊吓,把他当成救命稻草,四爪章鱼似的缠着谢少卿,死活不肯松开。

    “鬼上了我的身。”谢少卿说道。

    “啊!”小颖的手一松,又是一声惊呼,闪电的速度逃回了她的房间。

    谢少卿的目光看向刚才卢笛站立的地方,她刚才所站的位置空无一人,倒像是她才是神出鬼没的那只鬼,谢少卿心里凉透了,他向昆少说道:“我回去了,你想陪你舅爷也可以,不想陪,我明天过来接你。这个地方我睡不习惯。”

    “哎哎,你别走啊,你走了,那妞怎么办,拱手让人了。”

    谢少卿心中一顿:“你觉得刚才那种情形,我们之间还能说什么?”

    “那就是我妹妹有希望咯?”

    “没希望。”他此刻只想离开这里,越远越好,憋屈得透不过气来,他们之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先有柴林西,后有小颖,等等,会不会他看到的也跟刚才卢笛看到的一样,只是一场误会。他的心慢慢静下来,再回想起她跟柴林西之间也不曾像他与她那般亲密。

    对,现在不能离开。

    他要确定卢笛跟柴林西的关系。

    如果是真的,说服自己放手,从此是路人;如果不是,他还会把她追回来。

    “不走了?”昆少见他停下来,又折回到屋子里,他一个帅气的转身,紧随谢少卿进屋子里来。两个人来到卢笛的房间门口。

    却听柴林西与卢笛在说话。

    卢笛没有出声,只听柴林西说:“怎么了?”

    他们两个几乎把耳朵贴在门上,都没能听到卢笛的声音。

    “你睡里边吧,天冷,小心别着凉。”

    光一句“睡里边”就能让人联想很多,谢少卿心中渐生冷意,看来是他多想了,是他自作多情了,他颓然地离开了这个房间。

    谢少卿走了以后,昆少并没有走。

    留在后边的昆少听到了下文,卢笛终于开口了:“我想回公司,你留下来多陪陪老人家替你母亲尽尽孝心,公司那边不能离开太久,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想知道指环的事情,现在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需要再留下来了。”

    “汽车没油。”

    “我有办法。”

    昆少退到一边,门开了,卢笛从里边出来。

    她摸索着从屋子的角落里摸了个大瓶子出来,拧着盖闻了闻瓶子里的气味,拎着瓶子走到院子中间,借着堂屋中间微弱的光,她打开车门,把汽油倒进了油箱里。

    长长的头发,印着绿光的脸从树上倒吊下来。

    昆少暗叫不好,设了机关吓艺术家,竟然忘记把那东西收起来,把卢笛吓出个好歹来,谢少可饶不了他,他想着要不要提醒一下卢笛,却见她挥手一拍,把那东西拍到一边,蹬着油门把车开出了院子。把昆少看傻眼了,他似乎有点明白谢少卿为何会为她着迷了。

    哼,有意思。

    谢少卿,人呢?

    他从堂屋绕到后院,谢少卿从后院走了出来。

    “该见的你没见着,不该听的全听了去。”

    “什么该不该的,你在说什么?”他去后院,是为了找那枚指环,他记得晚上吃饭时无意中听卢笛说指环不见了,这片地也就这么大,丢失东西左右不过是落在屋前屋后这些地方,再一想她曾经在后院的菜地里锄草,那很有可能是掉在后院了。

    心里记恨她不假,可是她失落的东西,他还是愿意帮她找回来。

    “你跟她有些误会,哪天找个时间两个人好好聊聊吧,真的对人家有意思,就不要轻易地放手。”

    这家伙,尽给他整些煽情的东西,在演艺圈待的时间久了,拍了几部文艺片,说话都变了个样。谢少卿朝他身上捶了一拳,从他手里接过车钥匙,开着院子外边停的那辆车扬长而去。

    他走了以后,昆少猛然醒悟过来。

    来舅爷家,一共来了三辆车,六个人,现在走了三个人,开走了三辆车,剩下的这几个人,怎么离开舅爷家?

    “喂......”他奔了出去,朝黑暗中大喊了一声。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