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背叛(一)

    他的嘴角扬起无奈。

    “小颖,我送你回去。”

    小颖的两眼通红,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她朝柴林西歇斯底里的吼:“我不回去,我要报仇,我要找他报仇。”她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一口吞了肖总监那个渣渣。

    柴林西试图平息她的情绪,他压着双手拍着空气,尽量用平缓的语气跟她说话:“小颖,你听我说,谁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你知道吗?其实我比你更痛心,更难过,我也恨不得拿刀捅他,但是......”他把音量拉长了,“即使我们捅了他,你失去的还能找回来吗?不能。而且因为捅他这个事情我们得在牢里过一辈子。”

    “啊!”小颖尖声痛哭起来。

    “怎么办,那我该怎么办?”她哭着看向柴林西。

    柴林西能想的是报警。

    “没有证据。”

    柴林西怔住,那只老狐狸,他的拳头捏得咯吱作响,他心中说道:总有一天要让他还回来。他的眼神看起来很可怕,是小颖从来不曾见过的。

    “表哥,你别这样,我,已经好多了。”她很担心柴林西会为了她做出什么举动来,刚才他说得对,即使跟他同归于尽也并不能弥补什么,就当,就当交了个渣男男朋友,被他占了便宜罢了。

    “那你好好休息,表哥回去了。”

    “不,你别走。”

    “嗯。”他的眉头皱起来,她刚才说的话都是在自欺欺人,她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居然害怕一个人睡觉。

    是的,小颖害怕,她连灯都不敢关。

    只要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她总能感觉到有一双手在她身上游走,她拍啊,打啊,咬啊,都无法阻止那只手,半夜醒来之后,她惊恐地叫着爷爷。

    柴林西被她吵醒了。

    他睁着疲惫的眼睛紧盯着小颖,小颖很抱歉的说道:“对不起,表哥。”

    “没什么对不起的,睡不着就起来聊聊天。”

    她从不知道自己的表哥是如此的善良,如此善解人意,她那天还骂他,把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也没怪她,如果那天不骂他,他应该会等她,就不会出事了。

    自作孽!

    “表哥,你一直陪着我,你女朋友不找你吗?”她心存不安,想借讨好未来表嫂的巧意跟表哥拉近关系。

    柴林西苦笑,事到如今,也不需要隐瞒她了:“她不是我女朋友。”

    “怎么会呢,你们看起来那么般配。”

    柴林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他追问小颖:“你也觉得我们很般配。”又觉得这样问太唐突了,般配不般配的又能如何,她的心不在他身上。

    小颖是个聪明孩子,柴林西的心思她懂。

    她满怀信心地说道:“表哥,你别泄气,我会帮你的。”

    “怎么帮,小颖,你的好意表哥心领了,你回学校好好念书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她还太小,社会太复杂,他不希望她过早的踏进社会这个染缸,女孩子,毕业以后,最好找个稳定的工作,找个疼爱自己的男人,过相夫教子的生活。

    “表哥,反正迟早也是要出来的,早点出来,早点学经验嘛!”待在学校里也是浪费时间,老师讲的课她一句也听不进去,上课是一种折磨。

    她的情况柴林西很清楚。

    小颖是他们这一辈中姥爷最器重的一个嫡孙女,她一直都不喜欢学校,从来也不肯乖乖念书,高中是被她的父母强押送进去的。勉强混完三年,三年之后她没能考上大学,全家愁眉苦脸,只有她,一个人高兴得跳起来,还说什么“解脱了”!

    爷爷不允,非要她上大学,哪怕是自费的,一样把她塞进去。

    柴林西对他们的做法感到反感,她都已经反感到那个地步了,长辈们不应该找找原因吗,一味要求她按他们设定的路线走。

    她走到现在这一步,跟她的家人有莫大的关系。

    既然她有自己的想法,他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引导。于是,他问小颖:“你要出来工作也可以,我只问你,你出来了,你能做什么?”

    “你会做什么?”

    小颖被问住了,她会,会吃啊,会睡,别的,什么也不会。

    “公司里招的文员,那是要会电脑的,会英文书写的;招的设计师呢,那是要会画图纸的,会根据客户的要求改图纸的;招的会计,那是会算账的,会计算公司的亏损的。”柴林西给她列举了一系列的比方。

    小颖的两只眼珠一闪一闪:“那你女朋友会什么?”

    她提卢笛干嘛,都跟她说了卢笛不是他的女朋友,但说起卢笛来呢,他有更多说不完的话,他的印象中,卢笛是全能的:“她,她什么都会。”

    “那让她教我。”

    柴林西摇头:“她很忙的,哪有时间教你啊。”

    “那你教我?”

    心疼女朋友,那让他教,他总有时间了吧。

    “这样吧,我帮你报一个培训班,你对什么感兴趣,你就学什么,学成之后我再陪你找工作。在去培训班报名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说明,你离开学校的事情一定要跟你的父母报备,不管他们是否同意,这是尊重,懂吗?”柴林西语重心长地说道,他深感教育一个人的不易,不知以后他有了女儿,会不会像小颖这样叛逆,如果是,那就有得他头疼了。

    “那他们要是不同意呢?”

    柴林西点着她的额头:“这简单啦,你想办法说服他们,让他们同意呗,毕竟这是你的人生,他们替代不了。”

    “哦!”

    两人聊得兴起,不觉间天已大亮。

    “你要去公司吧,我可以陪你一块去吗?”她不想一个人待在酒店,有柴林西在身边陪着,她才能觉得踏实。

    “没问题。”他嘴上说得轻松,心里并不轻松。

    不知道总部收到那封邮件,会做何处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小颖到公司上班,他的工地上有两套房的装修已经接近尾声。

    按惯例,新接的单会安排给优先完工的监理。

    只是,迟迟没有动静。

    小颖对工地上的一切都感到好奇,缠着柴林西问东问西,柴林西很耐心,对她的所有问题都一一解答了,在电梯里还碰到了别的监理,监理们都用发亮的眼睛打量着小颖:“行啊,柴工,这是女朋友?”

    “不是。”柴林西和小颖异口同声的否认。

    “还很默契呢,还说不是。”

    “她是我表妹。”柴林西急忙解释。

    监理们的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形:“其实是女朋友也没关系,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另有别的监理附和“就是就是。”

    “说你们是表兄妹,谁信哪,你们长得一点也不像,好不咯。”

    柴林西心底冒汗,谁规定了表兄妹还要长得像的,亲兄妹也不一定长得像呢,何况他们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

    “好了,不打扰你们恩爱,晚上见。”

    说得小颖气鼓鼓的:“你这同事都是什么素质啊,胡说八道。”

    “知道是胡说八道就行,别放在心上。晚上要吃什么,我请客。”

    小颖的眼睛一闪一闪:“约你女朋友一起?”

    还是不要了吧。

    这两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没一件是让她感到高兴的,看到小颖,可能她又会想起姥爷乱点的鸳鸯谱,可能更不开心。

    不如,等她被撤职这件事过了之后再向她赔罪请她吃饭也不迟。

    “她挺忙的,下次吧。”

    小颖不开心:“表哥,你好没意思,怎么老偏着她说话。”

    哪有偏着。

    柴林西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林总发过来的信息:工程部晚上开会。柴林西关了手机,跟小颖说道:“那吃了饭,你先回酒店休息,我开完会再过去找你。”

    “我不住酒店。”

    “那你住哪?”

    “我住你那。”

    “我们公司可都是男人。”他想起了禽兽肖总监,赶紧闭了嘴,肖总监不住公司宿舍,就像他自己说的,他,不差钱,他在外边买了房,跟他的女朋友住在一块。

    “那不是还有你的女朋友吗?我可以跟她挤一块。”不管她是一个人住,还是跟表哥一块住,一个人住,多她一个也不多,跟表哥一块住,把表哥挤出去就可以了。

    柴林西拿她没办法:“那我待会问问她。”

    “嗯。”

    柴林西进了公司以后,很长时间之后才从里边出来,原来,林总收到总部发来的邮件,邮件的内容让林总深感不安。

    他就想知道中间哪个环节出了纰漏,还是说卢笛这棵树动不得,她的身后有靠山?再一联想之前发生的事情,这种可能性极大。可凭她多大的靠山,也不能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肖总监身上啊,这个会开得很闷,林总一直用一双狐疑的眼神打量着他们,想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出答案来。

    他让人把总部发过来的邮件拿给肖总监,肖总监是拿着铁棍上来的:“谁他妈暗地里给我使绊子,给老子出来。”

    铁棍一挥,桌子“咔擦”断了一半。

    胆小的听不得这种声音,腿一软,跪在地上。

    肖总监把他当众拎了出来,眼白都快翻出来了:“我跟你有仇啊,你害我。”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