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乱成一锅粥(一)

    那句话有如在她头顶响起了晴天霹雳,轰得她瞬间双耳失聪,她随手一捞,拖住从她身边经过的人:“你们卢总叫什么名字?”

    被她拖住的人回答:“她叫卢笛。”

    卢笛,笛儿,原来谢少卿要找的女人是她,那她表哥呢,她表哥算什么?她呢,她又算什么?她松开抓住的人,走到卢笛面前向她甩了一耳光,她的手碰到卢笛的脸零点零一厘米的地方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你干嘛?”她正处于血气旺盛的年纪,在这个年纪是没有三思,没有理性可言,有的是想到做到,她对谢少卿满满的失望,“你在干嘛?”

    “我来找我女朋友。”

    小颖指着卢笛尖声厮吼:“她是你女朋友,那我呢?”

    谢少卿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小颖,客气又疏离的口吻:“小姐,我想你可能搞错了一件事情,我跟你并不熟。”

    “共处一室还不熟,那要怎样才熟。”小颖的质问引来公司里70%同事的侧目。

    就有不少同事躲在工作台,办公桌窃窃私语:“哎哟,比九点档剧情还精彩,你们猜猜看,是卢总的男朋友太花心呢,还是这小姑娘是小三。”

    他们都在卢笛手下做事,用脚指头去想也不敢开罪卢笛,议论她的是非,因此,来公司的这一男一女成了众人议论的对象。

    曹金梅的兴趣又来了:“要不要赌一把。”

    郭毕祥赶紧拦住她:“你还没完了,跟我赌就行了,别祸害其它同事。”

    “跟你?那有什么意思,你有什么资本做赌注吗?”曹金梅轻蔑的眼神,能输的,能用来抵押的他都输给了她,几乎连这个人都是她的了。

    郭毕祥心中吐槽:那是因为他一直让着她。

    她以为凭她那点本事能掀起什么巨浪来,不被浪吞掉就已经很不错了,好在其它同事对名花有主的曹金梅不感兴趣,他们比较感兴趣的是卢笛作为这些桃花事件的当事人,她会怎么处理。

    “你们两个,如果是来公司里谈业务我非常欢迎,若是谈论私事,这里并不合适,这附近有个罗马广场,广场那边有茶吧,有咖啡厅,还有小吃店,很适合讨论你们之间的关系。”说着,高喊道,“小蔡,送客。”

    听了她的一番话,小颖松了一口气,谢少卿是挑子剃头—一头热,这个高高在上的卢总应该是偏向表哥的,只要她是偏向表哥,那她也就放心了。

    她是愿意离开的,谢少卿不愿意啊。

    他要找个什么理由留下来呢,对了,昆少的房子,他清了清嗓子:“我有公事要谈,昆少的房屋装修委托我替他把关,我现在想去看看他房子的装修情况。”

    什么?

    小颖的脸变了。

    还真是有够死皮赖脸的。

    好,她能耍赖皮,她也能啊,她对卢笛说道:“我也有一件事情,我想到这里来上班,已经交了简历。”

    卢笛看向小蔡,小蔡摇头,她并没有收到什么应聘资料,她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向说谎面不改色的小颖,小颖指着监理工程追踪表上的柴林西:“简历发给他了。”

    她的应变能力是很不错,公司里最近接了不少单,是需要补充人力,她要来公司的事,柴林西也没跟她提起过,这事她得找柴林西问清楚,于是她说道:“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等消息,有下一步消息公司会提前通知你。”

    “什么下一步消息?”她想轰她走,她看得出来。

    小蔡走到她面前:“下一步消息说的是面试通知。”

    “还要面试啊,谁来面试?”

    “我。”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众人看过去,竟然是林总,他把蔡总送到酒店之后又折了回来,肖总监的作用问题他一直都知道,因为他的业务能力很强,他平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没想到这次他竟然栽了,还就栽在他的作风问题上。

    有人拍了他的不雅照片借他的邮箱发到了总部。

    这种事情传到总部那边,可想而知,总部有多震怒,肖总监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监理倒也罢了,但他不是,他是掌管着V城分公司的总监。

    要让别的竞争公司拿到这些照片到处宣扬,巧家在V城的形象必定会一落千丈,爱嚼舌根的人一定会说:“瞧瞧,总监是这么个烂样子,房子怎么能交给这种打理呢。”

    只要有一人说,必定有百人传。

    那么,巧家将在V城无法立足,为了这件事他没费口舌向大区的蔡总解释,蔡总跟林总算老交情了,几分薄面还是有的,在他的周旋帮助下才把肖总监的事情大事化小,以此盖过。

    他闯荡江湖有些年头了,这种把戏他如何能看不清,他突然管起了招聘的事情也是有原因的,他认为肖总监的事情必定跟卢笛和柴林西有关。

    至于是什么关联,他不清楚。

    从利益关系分析来看,肖总监外调,最大的受益人便是卢笛,目前,他格外留意卢笛,还不仅仅是肖总监的事情,还与另一个人有关。

    总之,她不愿意接收的人,与她敌对的人他会统统拉过来,形成对抗联线。

    “你,跟我来办公室接受我的面试。”

    事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其它装模作样的工作的员工耳朵都聚集在这边,刚才林总的话他们都听得很清楚,眼角的余光偷偷看着林总把小颖带上二楼。

    议论声又炸了锅:“城市套路深,偶们看不明白,有看懂的发表一下高见。”

    “什么高见啊,我们也看不懂。”

    曹金梅是个大胆的,她的高见简直吓呆其它人:“你们说,会不会是林总想收小颖做二奶。”

    喂喂喂,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她天不怕地不怕,郭毕祥怕啊,他一伸手捂住了曹金梅的嘴,在她耳边悄声说道:“我的姑奶奶,你能不能别这么大嘴巴,还嫌不够乱啊。”

    “唔唔......”她拍着郭毕祥的手背,死命地挣扎,她哪里有说错啦,小颖年纪那么小,正是花儿一样的年龄,嫩得能掐出水来,不说样貌,男人谁不喜欢年轻活力的。那林总,他平时也不管这些事嘛,这么简单的道理还不明白吗?

    看上小颖了,绝对的。

    她敢打包票。

    她心里一肚子的话,被郭毕祥捂着说不出口,只得干急。

    卢笛却是在林总带小颖上二楼之后,走出了公司,走出去的第一件事便是打电话通知柴林西,她自己带谢少卿去了工地,目地的,正是昆少的那套房。

    “我跟她没什么,你要相信我。”卢笛一直冷冰冰的,不看他,不说话,他难受,要打破沉默,只能委屈他先开口了。

    卢笛的眼睛一直看着左右反光镜。

    “我们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他的眼里满满地诚意,自从遇到她以后,他再不曾多看其它女人一眼,他心里只有她。

    还是没回应。

    要怎样才能让她开口说话呢?

    谢少卿想道。

    对了,昆少的房子。

    好,到了昆少那套房里,看她还开不开口。

    昆少的房子安静地待在那片小花园里,卢笛把车停在花园外边的停车场里,谢少卿也是第一次来昆少的复式楼。

    他挺有兴趣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绿树成荫,有花有草,空气甚好,是个绝佳的居住场所,他自语道:“我要问问他,这边还有没有房,我要在这里买一幢。”

    卢笛在心里骂他:败家子!

    都多少套房了,光她知道的,他的单身公寓就不少,医院是他的产权,他父母的房子,将来也是留给他的,他就这一米七八长,五十厘米宽,单身公寓绰绰有余,房子多了,大多数空置。让没房的人怎么想,房价都是他这样的人抬上来的。

    她以前过着公主生活时从不这样想。

    自从体验了监理的生活,与大众群体混在一起之后,她的想法,做法被同化了,仇视高高在上的富人,憎恨他们买了很多房不是为了居住,而是为了坐等房子涨价,钱生钱。

    卢笛心里想了很多,嘴上一句不肯多说。

    她带着谢少卿上了楼,昆少的房子设计得很巧,三面采光,南北通透,呃,谢少卿环着手转了一圈,扯着嘴角说道:“卢总,就这样?”

    地上散落的尾料东一堆西一堆,有点煞风景。

    “没装修完的房子都这样。”卢笛说得轻描淡写。

    谢少卿点头:很好,她终于开口了,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挑她的刺能让她开口,不防多挑些,最好彻底激怒她。

    “我记得合同上写了交房时间的,就这种进度,能按时交房吗?”

    卢笛万没想到他能想到用合同说事,合同上注明的是大概完工时间,其实额外还注明了一点,若无法在约定的时间内交房,双方可协商延长时间。

    她不想就这个问题跟这个不是业主的人多谈,她说道:“你是替业主看装修质量,装修进度,合同的事情我会跟业主当面沟通。”

    “业主最近很忙,他托管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