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乱成一锅粥(二)

    “谢少卿,托管是什么意思,房子过户给你了?”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

    她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他刚才一直想的是买一幢房,怎么就没想到让昆少把房子过户给自己呢?反正他这套房自己也不住,用来送人情,既然用来送人情,他在V城的房子可以跟他交换,实在不行,额外再替他买一幢也行。

    他打了个响指,当即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昆少:“喂,昆,跟你商量个事。”

    昆少正懒懒地躺在沙发上,他从通话里听出了不寻常,用正经的口吻跟他聊天,一定没什么好事。他应道:“什么事,说!”

    “我看上你这套房,转给我。”

    果然,猜中了。

    昆少哼哼:“谢少卿,你打算生多少个?”

    谢少卿的脸臭了:“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卢笛在场,他可不敢胡说,说多了惹恼了她,日后要哄回来更难。她是他碰到的最难哄的女人了。

    “不生一个足球队,可惜你的房产。都已经十几套了,你攒这么多房子干嘛呀?不知道房子都得交税吗?钱多了没地儿花,还惦记上我的房子了。”

    谢少卿不敢说他惦记他的房子是因为惦记站在这套房里的女人,少不得又绕了个弯:“别说我惦记,交换行不行?”

    “怎么换?”

    谢少卿一听有了松动,有松动便代表有希望,他要知道对方的底线:“你想怎么换?”

    “哎,是你要换房,不是我。”跟商人打交道最烧脑了。

    谢少卿想要速战速决:“这样,我市区的房子,你随便挑两套,当作交换条件。”

    昆少一想,谢少卿的房子都是已经装修好的,家电齐全,直接拎包入主就行了,这可比老老实实地等着他女朋友把房子装修完,再晾个大半年要实际多了。

    他买的房也不贵,比起谢少卿在市区里迅速增值的行情,他还占了便宜,这种事情他怎么会愿意,别是有诈。

    “怎么样?”谢少卿催他。

    他不敢随便答应:“我再想想。”

    “有什么好想的。”

    换成是卢笛,她也会迅速答应吧,在市区里的两套房,如果按一百平米计算,带上装修,家具,两套房值两百万,昆少的这幢房子虽然是复式楼,价格在一百万左右,它离市区稍微远了些,且正在装修当中,如果是她,她会迅速跟谢少卿交换,产权过户,她可能还担心谢少卿会反悔呢。

    “哎,把你所有房产的产权都带过来,你自己说的,随意让我挑的。我得看到房产证才能答应你。”

    谢少卿摇头。

    这边搞定了,他笑着对卢笛说:“现在房子是我的了,我可以跟你讨论合同的事情了吧。”

    卢笛咬着唇。

    按约定的时间交房,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可谢少卿,他不会为了为难她做这么亏的买卖吧,她没提合同的事情,反问他:“我很好奇,柴林西的姥爷说你们家家大业大,会不会到了你这一代,全都败光。”

    “怎么会呢?”谢少卿信心满满,“不是还有你吗?我相信你会让谢家发扬光大的。”

    卢笛怒瞪他:“不要脸。”

    “要脸怎么能追到女孩子。”说着逼近卢笛,卢笛偏过头不看他,他伸手勾住卢笛的下巴,“要不要把这套房子的产权过户给你。”

    “好啊!”她也很喜欢这套房子,白送的干嘛不要,按她现在的收入,那要多少年才能买。

    “收了我的房子,那就是答应做我媳妇了。”

    卢笛瞪着他:“正经的媳妇还在公司面试呢,谢少卿,你想娶多少个媳妇啊?”小颖的爷爷不是说了吗?小颖跟谢少卿定的娃娃亲,小颖都追到公司里来了,为什么要追到他们公司里来,不是应该去谢少卿的医院当秘书吗?

    谢少卿笑得很灿烂:“我可以认为卢总在吃醋吗?”说着,贴近她的额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点,卢笛紧张的握着拳头。

    他抹着唇轻笑:“晚上陪我吃饭。”

    “不陪。”

    谢少卿伸手揽着她的腰,柔情似水地望着她的双眼,说话时一股气流喷在她的脸上,痒痒的,她忙别过头,心里扑通扑通跳得很厉害。

    他的声音极具磁性,魅惑地在她耳边响起:“等不及了。”

    卢笛疑惑,什么等不及了,遂不及防地被他推到墙上,一俯身吻上了她的双唇,软软糯糯的感觉,卢笛被动地靠着墙,双腿支撑不住的软下来,谢少卿及时搂着她的腰。

    “唔......”她透不过气来了。

    “砰!”虚掩的门被撞开了。

    卢笛忙推开紧贴在她身上的谢少卿,但是已经晚了,小颖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着他们,她的身后还站着柴林西,柴林西的神情比小颖看起来更忧伤。

    “哇,你混蛋,你怎么能做对不起我的事,还有你,你不是表哥的女朋友吗?为什么要做第三者,抢别人的男朋友。”小颖哇的哭出声来,别提多委屈了,指责完谢少卿,又指责卢笛,谢少卿有些哭笑不得。他担心小颖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连忙站在他左侧的卢笛拉到身后。

    他觉得小颖有些莫明其妙:“小姐,拜托你,诋毁我不要紧,但不要诋毁我媳妇,找个合自己心意的老婆实在不容易。有些话,我必须当着你的面,还有你这图谋不诡的表哥的面说清楚,我跟她是两情相悦,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

    他说得很认真,小颖却没明白,什么啊,他说卢笛是他老婆。

    表哥从来没说过这件事。

    还有,在爷爷家,对在爷爷家,她有质问他的勇气:“你说谎,不是这样的,你在为你的花心找借口,她是你老婆,在爷爷家为什么不跟爷爷解释清楚,你还跟我待在一个房间,还让她跟我表哥待在一个房间,那都是在做戏吗?我不信,你撒谎。”

    谢少卿摇头:“这件事,我向你道歉,当时,我跟我老婆在闹别扭,这是其一,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你爷爷,你想想,他都那么大年纪了,抱着那个希望那么长时间,我们做晚辈的怎么好让他伤心绝望,做个戏让他高兴高兴不是很好吗?你是在校大学生,这一点可以理解吧。另一点,我记得当时你是带了男朋友回家的,你男朋友应该也是抱着这种想法才同意的吧。”

    小颖听错了重点,她摇头:“我们已经分手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为什么分手?”

    “爷爷既然告诉我给我定了娃娃亲,我当然要听他的,你不是也说了,要让他高兴高兴吗?我们何不成全他的苦心,让他不留遗憾呢!”

    谢少卿有史以来,第一次被一个小丫头反套路了。

    他一直也不太喜欢讲道理,这次栽在一个更不讲道理的小丫头身上,他似乎体会到卢笛的痛苦,他一直以自己的歪理来对付卢笛的大道理,天理轮回,报应不爽。

    “笛儿,我们走。”说不清楚的事情不如不说,浪费口舌,他拉着卢笛要出去。

    小颖横在门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时,小颖的身后又出现一个人,却是何静怡,卢笛嘲讽地笑道:“谢少,你的桃花开得挺旺的嘛!”

    谢少卿扯着嘴角笑着对她说道:“谢夫人夸奖,人长得太帅了,没办法。”

    呃,她几乎被他噎死。

    谢少卿,要不要借你镜子自赏啊?

    何静怡走了进来:“不好意思,借过,我是你们公司的材料供货商,派人送材料过来,问一下,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卢笛挥手:“我是。”

    何静怡指着外面的货车:“你清点一下,在这里签个字。”

    卢笛随她往外走,被小颖给拽住了:“你不能走,不说清楚,别走,还有你,我们这边有私事要处理,哪里凉快你待哪里去。”

    何静怡眉头一皱,不悦地看了小颖一眼:“那这样,卢总,你先把单据签了,我让司机下货,你找工人把材料都搬进来吧。”

    卢笛被吵得头疼,又被小颖拽着,只得依何静怡所言,先把单据签收了。

    签了单据,何静怡离开了。

    小颖像个无赖似的死活不让他们两个出门。

    “小颖,你凭什么说他是你男朋友。”卢笛不似谢少卿那般对女生客气,一直轻言细语的跟她说话,会被她的胡搅蛮缠缠到第二天,依然不会有结果。

    既然她已经超出了一个小姑娘该有的本份,那她也不需要对她客气了。

    “这不需要你管,反正我认定了他是我男朋友,他就是我男朋友,他要是敢抛弃我,我就告诉爷爷,让爷爷替我主持公道。”

    “好,去找你爷爷,现在去吗?正好,把我们的结婚证拿给你爷爷看,也让他替我们主持一下公道。”

    “你说什么?结婚证?”小颖的音调高了八度。

    卢笛继续说道:“对啊,你不知道吗?我们结婚了,我肚子里还有个没出生的宝宝。”

    她的话让柴林西也噎住了。

    他原来还抱着幻想的,或许小颖能够让谢少卿改变主意,但他万万没想到,他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他轻轻拽了拽小颖的衣服:“表妹,走吧,回去吧。”

    小颖傻了似的任由柴林西牵着拉着,木呆呆地走出了这扇门,他们刚出门,谢少卿把她抱了起来,还是他老婆聪明,几句话就把搞不定的女人给搞定了,卢笛被他的举动吓到了:“放我下来。”

    “哦哦,差点忘了,你有身孕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