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跳进黄河洗不清(一)

    “没有。”卢笛红了脸。

    他当然知道没有,他就想故意逗逗她:“什么没有?”

    “没有身孕。”

    “想有也不难。”谢少卿笑得很暧昧。

    卢笛的嘴角一撇,接近月末,公司里相对忙碌,监理们需要报账,各类工种的工人已经完工的需要结账,没完工的需要支借,仓库要汇总,财务要进行半年一次的盘点。

    光是将这些数据在头脑里多想一想,就有无数字符在她脑袋里跳动,她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才能应对。

    “笛儿,这是我公寓的钥匙,来找我。”谢少卿的眉毛挑动。

    卢笛深深看了他一眼:“那我回公司了。”

    “好。”

    她走了,他待在这里做什么?他在屋子了转了几圈以后也离开了。

    卢笛从工地回到公司以后,公司里炸开了锅。

    “你们说,卢总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有同事兴奋地想象卢笛穿着婚纱出嫁的样子,前台小蔡看了说话的同事一眼。

    黑子把她的脸扳了过来:“别看他们,看我。”他很认真地对小蔡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小蔡心中有一丝凉凉的感觉,心说:等你长大以后再说吧,才17岁,长到法定的结婚年龄还要等五年,五年呢,她岂不成老姑娘了。

    不敢想,不敢想。

    曹金梅把手指放在唇边虚道:“别说话,卢总回来了。”

    卢笛进门以后,感觉到所有人用异眼的眼神看她的肚子,似乎想看出宝宝的形状来,卢笛并不解释,她径直往财会那边走,隔着老远,财会已经把座位给她腾出来了。

    “卢总,小心。”

    财会让了座,小蔡给她端了一杯白开水。

    这服务周到的让卢笛想起了宫廷剧里养尊处优的太后,可惜她不是太后,只是被同事们误会有喜的女同事罢了。

    “卢总,你喜欢吃什么,酸的还是辣的?”八卦大王曹金梅打探起了她的喜好。

    喝着白开水的卢笛几乎要被呛死,酸的辣的,她要干嘛?

    曹金梅“嘿嘿”笑道:“想吃什么样的,我给你买。”

    “不用了,谢谢你。”

    她找财会是要叮嘱她一些事情,哪有功夫吃什么东西。

    “来来来,给卢总找个护垫过来。”

    卢笛连忙摆手:“不需要不需要,待会把我要的账整理好拿过来,我接个电话。”她拿着手机走了出去,办公室里喳喳地说个不停。

    “你们猜是男是女?”也只有曹金梅关心这种事情。

    其它人的心思不在这个上面,财会说话了:“我希望是个女孩,女孩子乖巧可爱又懂事,将来我生孩子一定生个女孩。”

    跟她很熟的设计师推了她一把:“在考虑生孩子之前,应该先考虑一下孩子的父亲,你连男朋友都没有,居然操心起孩子的事情来了,再说是男是女也不是你说了算。”

    她们两个叽叽喳喳就这个问题讨论开了。

    曹金梅要跟其它人打赌,她赌是男孩,郭毕祥拦都拦不住,就差没给她磕头喊她祖奶奶了,她经常用这招,也招来了一些凑热闹的同事,其它同事不约而同地站女孩,可能都是男同事吧,也跟财会一样更偏爱女孩。

    “那你呢?”她捅了郭毕祥一把。

    郭毕祥双手一摊:“不知道。”

    “扫兴。”

    “这事有什么可讨论的嘛。”

    “哎呀,你这个人太无趣了,还是滚回你的办公桌做你的设计好了。”曹金梅猛的一推郭毕祥,郭毕祥站立不稳被他推了出去撞在一个女人身上。

    他人还没回头,道歉已出口:“对不起!”

    曹金梅眼睛一亮,是何静怡,公司跟他们有合作,何静怡经常过来,一来二去,两个人便熟了,“静怡,这么有空啊。”

    “你男朋友还是这么莽撞啊,撞了我不要紧,万一撞了哪个重要的人,那可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平安无事的。”何静怡打趣她的男朋友。

    曹金梅顺着她说道:“静怡说得是,改明请静怡姐吃个饭正式的赔礼道歉,听见没?”

    郭毕祥不太习惯跟别的女人说话,他唯唯诺诺地应着,忙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他走了之后,何静怡跟曹金梅说开了。

    女人聊天,先聊男人,再聊些同事的八卦。

    “静怡姐,最近气色不错啊,是不是找了个相好的?”

    何静怡不太喜欢曹金梅东问西问,她问问也罢了,问完之后还到处宣扬,一不小心就泄了她的底,但是,来他们公司除了跟她说话,也找不着可以说话的人。她只好尽量避着她一点,然而,她越是这样躲闪的避着,越是能激起曹金梅的好奇心,她都恨不得扔了工作,扛个相机二十四小时跟拍,好挖点隐私出来长长久久地霸占巧家装饰娱乐版块的头条了。

    “没有,最近啊,买了两款很合皮肤的护肤品,可能是护肤品的原因。”她随意找着借口塘塞过去。

    曹金梅只要一抓住定不放手:“什么护肤品,我也试试。”

    何静怡随口说了两款。

    曹金梅纳闷了,她说的也很一般吗?

    她抬头看着何静怡,何静怡的心思似乎在别处,一直东张西望,曹金梅问她:“静怡姐,你在找谁?”

    何静怡做贼似的低了头:“没找谁,随便看看。”

    同样是女人,她大概也能理解她的,都三十出头了,还是孤身一人,她应该很渴望找一个伴吧,那从她那个方向看过去,到底是在看谁呢,曹金梅悄悄地溜到她的身后,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她看的是,呃,她看的是郭毕祥。

    曹金梅不开心,虽然她百般挑剔郭毕祥,再挑剔也都是她的人,身上打了她的烙印,她不会想跟她抢男人吧。记得,好像听谁说起过,她曾经跟卢总抢男人,结果卢总赢了,她输了,输了的她现在要转移目标,嗯嗯,不能让她得逞,得多看着点郭毕祥,像郭毕祥这种单纯男人,最容易上这种女人的当了。

    “你们卢总不在吗?”

    又拿卢总作掩饰,看看她还能使出什么花样来。她脸上堆笑,笑得蜜似的答道:“卢总去了工地,暂时不会回公司。”

    何静怡脱口而出:“都有身孕的人了,还一点不顾忌。工地是孕妇能去的。”

    她这种口吻曹金梅听了觉得奇怪了,她去不去工地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她婆婆,哎,不跟她贫了,打电话去,万一林总回来发现她在闲聊,可就吃不了兜着走喽。

    她刚坐下,林总进来了。

    林总跟何静怡说了几句话,他的脸色变得臭臭的。

    朝着办公桌上猛地一拍:“卢总呢,去哪了?”

    又发火。

    最近林总的火气未免太旺了些,这吼得人一愣一愣的,谁敢回答啊,再说,他们也不确定卢总去了什么地方,没准正忙着呢。

    他要撤卢总的意图太明显了,从前一副笑眯眯的百分百信任卢总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太可怕了,高处不胜寒啊,曹金梅打了个冷噤。

    “你,你,还有你,都给我出来一下。”

    “你这个设计图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这个,这交的是什么鬼,让我怎么向客户交待?”他们仨被林总指着鼻尖骂。

    卢总从外面进来了,从进门的时候就感觉到气压很低,曹金梅不停地给她使眼色,想要通知她,林总正在气头上,让她别撞上来。

    何静怡眼尖,看到卢笛,笑着迎上去向她打招呼:“卢总,恭喜你啊。”

    喜从何来啊?

    她可不喜欢曾经的情敌挂在面上的假脸。

    她一喊,林总自然听见,他见到卢总,气不打一处来,又是猛地一拍桌子,卢笛面不改色地看着他,寡淡的口吻问他:“有什么事吗?”

    “你还敢问是什么事情,影视明星昆少的那套房是你负责的吧?”

    他把一沓资料甩到她面前来:“材料是怎么回事?”

    甩在地上的材料当中,她看到一张熟悉的单据,是她签的字,她记得这件事就发生在今天,那时候,小颖带着柴林西到昆少的房子里闹,死活不肯离开,当时,进来的还有何静怡,她负责送材料过来的,单据也是她拿给她签字的。

    她当时脑子里很混乱,没有细看单据。

    现在她才看清楚,材料单上开的材料比她报上去的才材料多了一半,林总冷冷地说道:“刚才贴砖的工人打来电话,他说提供的砖都是次品,市场上我们签订的是一百多块一片的磁砖,怎么到了业主的屋里就成了几块钱一片的磁砖,卢总,你不打算好好解释一下吗?”

    也就是说,贵的砖变成了便宜的砖,还好贴砖的工人良心发现,打了电话过来,林总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找她来落实情况。

    这件事,很明显有人给她小鞋穿。

    公司是追求品质,追求口碑的,这种以次混好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做的。

    “给我点时间,我会调查清楚。”偏偏是这个时候,已经忙得头顶冒烟了,还出这种状况。万一情况不利,她要赔偿公司所有的损失,一想到这里,她的脑门出现了无数黑线条。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