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跳进黄河洗不清(二)

    “调查清楚,你以为你是谁?”林总冷语嘲讽。

    他是铁了心要把以次充好,牟取暴利这顶帽子扣在她头上,以此革了她的职,想要不被革职,她必须赔偿公司的巨额损失。以她的工作经历,偿付巨额赔偿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很多公司的中高层碰上这样的事情都会选择一走了之。

    “三天内给你答复。”

    对卢笛来说,眼下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月底各种单据盘点。材料的事情,是人为的,只要能找到一丝破绽,就顺藤摸瓜找到证据证明她的清白,这些单据不能出错,出了错她就真没脸待下去了。她对巧家并没有非要扎根生存下去的意志力,她只想证明自己,既然与这里结缘,就尽心尽力地去完成她的职责。

    她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继续安排工作,林总气得鼻子都歪了,他心里想道:就让她再得意三天,看看过了三天以后她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气定神闲。

    对其它人探视的目光,林总冷了脸:“都给我认真工作,不要一直东张西望。”接着,又对何静怡说道,“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林总上了二楼,卢笛去了仓库。

    整个办公间又议论开了。

    他们不敢光明正大的议论,一个个装模作样的敲着电脑,实际上在同事群里讨论这起八卦,喊得最欢的依然是曹金梅。

    她胆最肥,第一个说话的她说的是:“林总吃错药了。”她经常这样,在同事中形成了威望,尤其是从来不想动脑的人,立刻附和:“嗯,嗯,最近一直在鸡蛋里挑骨头。”

    “不是说这个,我说的是他一直在针对卢总,你们没发现吗?其实卢总一直就没休过假,早出晚归的为公司卖命,他只不过跟柴工一块出去了一趟。那公司是有年假,补一张年假的条子这件事也说得过去,你们看林总,还惊动了总部,这不是要整死她的节奏吗?”

    其它人听她说得还挺有道理,他们也这么认为,一直在看网页的黑子点开了同事群,他看到了曹金梅说的那翻话。

    一向不出声的他打了一行字:“你说卢总跟柴工出去过?”

    他一开口,众人把枪口对准了他。

    设计部一个同事说道:“大神,你只顾着谈恋爱啊,这么大的事情你都没留心。”再一想,黑子跟柴工是朋友啊,没道理他不知道,刚才那句话会不会他是故意问的。

    不行,不能得罪大神,赶紧装死,下线。

    死也不承认刚才的话是她说的。

    曹金梅的兴趣也转移到黑子身上:“我可听说,当初你来公司,是柴工接你进来的,那你知道不知道柴工跟卢总是怎么回事?”

    三角恋吗?

    呃,算上柴工的那个表妹,应该算四角恋了。

    如果再把何静怡也加进来,那便是五角恋,曹金梅的心里有些激动,巧家装饰的猛料啊,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再说黑子被问傻了,他哪里知道柴林西跟卢总的关系,他这同学喜欢卢总那却是很肯定的,他话不多,聊到他的朋友时想法却多。

    他不回答时,曹金梅跟其它同事聊起了她的想法:“他们几个人的关系推理图,有没有人想知道的。”

    有同事不耐烦的喊:“别卖关子,尽管说。”

    曹金梅手绘了一张关系图,这张图纸上歪歪扭扭地画了几个人物,她的画功不好,光看那几张人物图一个也认不出来,好在曹金梅聪明啊,她在人物上标了名字,画了箭头,箭头上还写了她推理出来的关系,旁边还有旁白注解。

    卢笛跟谢少卿,他们两个是情侣关系,还是地下情侣转成了地上情侣,注解:谢少卿对卢总的态度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卢总有了身孕,好事将近。

    然后是卢总跟柴林西之间的关系,卢总跟柴林西本来是上级跟下属的关系,柴林西原则上来说是卢总的心腹,休假事件一出以后,嘿嘿,她的注解成了:不排除卢总红杏出墙。

    如果没有卢总红杏出墙,因为,如果没有卢总的红杏出墙,那后来就没有小颖什么事情,她的推理是,有可能在红杏出墙时被谢少卿撞了个正着,为了报复他们,他也找了一个,也就有了小颖的粉墨登场。

    各走各的路,各过各的桥,峰回路转的地方就在于,卢总她怀孕了,所以,卢总跟谢少卿合好如初,小颖那小姑娘遭罪了,领着柴工一起上门兴师问罪,结果卢总为了摆脱纠缠,把怀孕的事情说了出来。

    小颖那小姑娘刚刚入司,这会子不知道在哪里伤心难过呢。

    这四个人的关系很明了,何静怡呢?

    或许是画得太快的缘故,曹金梅画蛇添足的加入了何静怡,何静怡与谢少卿,她是有几分姿色,眼神勾人,身段婀娜,红唇诱惑,是个男人都能被她吸引。

    怎么就没吸引住谢少卿呢,传闻谢少可是花花公子,她低头想了又想,会不会谢少看惯了美艳动人的女人,突然就觉得像卢总这种雷厉风行的女汉子很有吸引力?

    嗯,她点头,很有可能啊。

    她又添了一个箭头,指示,何静怡与谢少卿是暗恋的关系,何静怡暗恋卢总的男人,那与卢总应该就是情敌关系咯!

    情敌会和睦相处吗?

    如果有人跟她抢郭毕祥那个呆子,她一定不会给对方好脸,何静怡她还能跟情敌好好相处,会不会这次的磁砖事件其实是何静怡布的局。

    真是这样,那这张图是不能在同事群里公布的。

    她把刚才画的图纸撕掉,扔进了垃圾桶里。

    同事群里有人等得不耐烦了:“八卦王,画好了没有,等得花儿都开了。”

    “花儿开了不正好,正好赏花嘛!”

    “怎么没动静了,八卦王。”

    “曹金梅。”

    “......”

    连环十三CALL都来了,曹金梅看着屏幕,一咬牙关了电脑,要是下次他们问起来,她就,她就推说电脑黑屏了,可能他们会问突然黑什么屏,她可以说,对了,把它推到黑子的身上,就说刚把资料传上去,电脑就黑屏了。

    其它的一概不说。

    让他们去猜。

    他们都知道他跟柴工之间的关系,也知道他的电脑技能,他要黑自己的电脑不算什么事。

    好了,就这么办!

    再说曹金梅的关系图中的关键人物何静怡,从二楼下来之后脸上一片腓红,她从郭毕祥身边经过时,还向郭毕祥抛了个媚眼,媚态尽显。

    何静怡出了门,曹金梅气鼓鼓地瞪着他,郭毕祥一脸无可奈何地看着她,她使眼色暗示郭毕祥离她远点,他也想离她远点。

    可是,刚才他上楼的时候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他看到何静怡跟林总的动作戏,那时候像被定住了似的挪不开脚,面向他的何静怡半褪衣裳,露出半边雪球,随着林总的喘息起起伏伏,她的脸上是一片醉态,哼哼哈哈地像一首勾魂曲,她看着对面的郭毕祥,向他抛媚眼,抛飞吻,郭毕祥听到他的心脏跳得很快,他呆若木鸡的站了一分钟,魂不守舍地从楼上下来,下了楼的他一路狂奔着跑向卫生间,几捧凉水喷到脸上,他才制止住里心里的躁动不安。

    才从卫生间出来不久,何静怡已经从楼上下来了。

    她用勾魂的眼神看着他,他的心又抑制不住地狂跳起来,刚才香艳的画面又回到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不行,不能对不起曹金梅,赶紧去画设计图,对,画图纸。

    妈妈咪啊,不得了了,连电脑里出现的都是何静怡,全都是她,全都是她,他拿着笔在白纸上一通乱画,画完之后,他惊呆了,他画的是一个半褪衣裳的女人。

    丰满富有弹性的胸部。某个部位变得硬挺,啊,救命!曹金梅站在他的身后,她弯腰时,双峰贴在郭毕祥的肩部,那股柔软的感觉,很不真实。曹金梅双手一绕,从桌上拿走了那张画,她附在郭毕祥耳边说道:“今晚,带我去一个地方。”

    气流灌入耳朵,痒痒的。

    他回过头,诧异地看着曹金梅。

    曹金梅笑得花似的甜,看到她以后,他平静了许多,刚才是他的心魔,曹金梅是他的心药,也是他的定海神针,只要有她,他就能安心地工作。

    他轻轻拍着曹金梅搭在她肩膀上的手:“知道了。”

    “下班以后,过来找我。”曹金梅也朝他抛媚眼,郭毕祥心中一动,一股暖流贯穿全身,金梅金梅,我爱你。

    他的心比他的脸要激动得多。

    投入工作以后,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郭毕祥跟曹金梅没有回员工宿舍吃晚饭,卢总招的厨师比原来的食堂大姐靠谱多了。没有四点之前不报备就不作数,即使不吃也扣钱这种说法,卢总把从前的员工餐厅模式给换了。

    最初被卢笛从人才市场招来的大厨啥啥都不会,天天照着菜谱做菜,其它同事还替他叫屈,好歹也是从人才市场招回来的大学生,一直让他做饭,这合适吗?谁知他竟爱上了这一行,一天不掌勺他倒是不自在了,他做的菜就像他这个人,充满了热情。

    他向卢工反映了员工时常因为各种原因突然不就餐,饭菜做多了很浪费的事情,也有的因为回来得晚,结果只能吃剩饭剩菜,这也让他很内疚。

    卢笛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不然,就在小区开个餐馆吧。”

    大厨师挠头,这个主意是很好,可惜他才来巧家不久,也没什么钱,哪能开餐馆呢!卢笛表示她愿意出资赞助。

    她替大厨师忙前忙后的挑选了人气比较旺的店铺,张罗着替他买餐具,家具,装饰装修。让大厨师省了不少事。

    大厨对她的崇拜有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他认定卢笛天生就是个很会做生意的人,他的店面一开张,吃饭的人络绎不绝,几乎踏坏门坎。

    按照她的说法,用简单材料做了自助餐,原来这些自助餐是提供给巧家装饰的员工,附近其它的人吃了这里的自助餐还不错,也来订餐了。

    因为人数的多少并不确定,他的自助餐设定了份量,不够的情况,由快餐来代替,除了自助餐和快餐,他还扩展业务,承包宴席,腰包一天一天的鼓了起来。

    他没有还当日卢笛借给他的钱。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