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追踪(一)

    “你查到什么了?”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假如世上有“急人所急奖”,不颁给谢少卿对不起他的热情。

    “跟我来。”他牵着她的手上了车。

    谢少卿神情严肃地打着方向,拐了七、八个巷子才把车停下来,他停在一家有着小瓦片砖墙房门前,让她下了车。

    下了车,她依然被谢少卿拉着手,她两眼紧盯着被拉着的手,谢少卿拉着她往他身上一扯,卢笛撞在他的胸膛上。

    她满脸怨气地瞪着谢少卿,他的注意力不在这,他似乎很小心地在看别的地方,左手揽着她的肩,卢笛心里冷冷地:可以啊,谢少卿,这种时候还不忘占便宜。

    “嘘~~”他朝她嘘声。

    喂喂,要不要这么夸张,她可没出声。

    有人心里躁动不安,一丁点的声音也会觉得很吵,没发出声音他也能认为她会发出声音,她一动不动地站着,目标在哪呢,他还不肯说。

    卢笛注意到他的衬衫上沾了灰,她伸出手指,轻轻地把他衣服上的灰弹掉了。

    “出来了。”谢少卿压低嗓音说道。

    卢笛顺着他目光所及之处看过去,他不是上次送材料的那个司机,谢少卿的判断能力还是不错,既然材料是他送的,接货时的情况他就应该很清楚。他替她做了一件她需要做的事情,他在她心目中形象瞬间高大起来了。

    货车司机要出门了,他手里提着一个包。

    左右看过之后,他往东面走了。

    “跟上。”他拉着她一阵狂跑起来,被他这样带着,卢笛的心里有了一个想法,他拉着她在一排排桂花树下奔跑,享受花前的惬意和青春的美好。

    跑了一段路,货车司机停了下来,谢少卿猫腰拐进小巷子里也停了下来,小巷子里很挤,他面对着卢笛站着,紧紧贴着她,她胸前的两块柔软在他身上磨蹭,谢少卿的喉节一动,他抱住卢笛,俯身吻住了她。“唔!”

    就知道他没安好心。

    卢笛气急,一跺脚,踩在谢少卿的脚上。

    “嗯!”谢少卿闷哼一声。

    他用的力道更强了,似乎想把卢笛融入到他的身体里,她听到一种声音在号叫,迷醉的眼睛仰望着谢少卿,站立不稳的她靠在他的身上,他紧紧地抱住她。

    沙哑的嗓音附在她耳朵边说道:“还有力气走吗?”

    谢少卿摇头,心里暗骂:这个混蛋。

    “我背你!”

    他拉着她走出巷子,往下一蹲,让卢笛跳上背,他向卢笛解释:“刚才,那家伙向我们这边走过来,暂时不想惊动他,所以才......”

    她却没发现,满脑子都是龌蹉想法。

    相较而言。

    谢少卿比她要君子一些。

    走了一段,她让谢少卿放她下来,谢少卿依她所言,把她放下来,她环顾四周说道:“人呢,货车司机呢!”

    “在那艘船上。”谢少卿手指向湖面上的船。

    那是浏览观光船,专为公园里游玩的人提供的,望湖公园最有名的是这一片湖,波浪拍打着湖岸,这个季节出来游玩的人特别多,坐着游览船在湖中心赏玩的人很多。

    货车司机会不会发现了他们,准备做船逃走,她看向谢少卿,谢少卿专心致志地拿着手机在拍照,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臭美。

    “哇,好帅啊。”两个小姑娘看见谢少卿像是星探发现了能闯娱乐圈的新星似的,不顾他身边还站着个美女,挤了过来,晃着手机要跟他留影做纪念。

    卢笛的脸上刷下几条黑线。

    还真能招蜂引蝶。

    谢少卿向她眨着眼,客气地跟两位小姑娘合影。

    喂,别忘了正事啊!

    这个混蛋。

    开出的浏览船太多了,她睁大眼睛沿着湖边走,刚才是哪艘船,什么编号,她跑到售票员面前,问售票员:“请问,开出去的船还会回来吗?”

    售票员摇头:“不会回来,它们会在另一头靠岸。”

    不好,可能真的被他发现了。

    “下一班船什么时候走?”应该早点过来的,谢少卿这个花花公子,看见美女就挪不开脚,靠不住他,只能靠她自己了。

    “五分钟以后。”

    希望还来得及,她焦急得拿着票等着开船。

    五分钟一到,她第一个上了船,上来之后一直在看湖中心,货车司机那班船已经到湖中心了,她问开船的师傅:“还不能走吗?”

    开船的师傅没有时间观念,他只管把一船的空位都装满了才开船,这对他来说,是利益最大化,他卖的是苦力,一杆子撑到湖对面能赚一百元,一船的人都装满,他能赚两百元。

    她走到开船师傅面前,对他说道:“师傅,你的船我包了,可以走了吧。”说着,她悄悄地把钱塞到师傅的手里,她看见师傅的手在哆嗦,他是个老实人,哪里碰到这种阵仗,他有些迟疑的看向离他不远的售票员,售票员拿的也是固定工资,他们的提成来源于售卖的票据。

    卢笛再次说道:“这艘船所有的票我都买下了,再额外给你和售票员一人一百块,可以吗?”

    售票员耳尖,她听到了,忙向船夫点头。

    船夫接过卢笛递给他的钱,手依旧抖得厉害,这种事情,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能拿到工资,还能额外多拿一百块。

    他把钱拿给售票员,售票员将多的票拿给他。

    这时,有其它人要上这艘船,售票员忙劝道:“这边已经满了,上别的船,这边有好位置。”

    两个手拉着手的情侣你看我,我看你,男生疑惑地问她:“明明只有一个人,怎么说已经满了。”他们的眼睛又没有问题,他以为自己玩手机玩电脑把眼睛玩瞎了,看不见别的人,他指着那艘船问他的女朋友:“那艘船上,人已经满了?”

    “没有啊!”

    他的心里凉凉的,糟了,不仅他的眼睛出了问题,他女朋友的眼睛也出了问题了,还这样年轻,已经成了瞎子了。

    船夫开船时,谢少卿领着刚才的那两个女孩子上了船,船夫向他们三人解释说:“船已经被这个女孩包下了,你们请上别的船吧。”

    他是个老实人,很替自己的顾客着想,他想的是,这个女孩一个人包一艘船,肯定是喜欢清静不被人打扰。这几位吵吵闹闹的,一个男孩带着两个女孩,尤其是看着两个女孩跟这个男孩很热络,他十分看不惯。认为这个男孩子流里流气的。

    “我们是一起的。”

    船夫看向卢笛,卢笛向他点头,心里酸不溜秋的,合个影

    “谢少,你真是豪气。”两个女孩恭维又客气地跟谢少卿聊天聊地聊景,卢笛的眼睛一直看着已经偏离湖中心的船只。

    “你记不记得是哪一艘?”卢笛转过身问他。

    谢少卿忙着跟两个女孩子说话,不曾听到卢笛的话,与他交谈的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听到了,她心中有些得意,对另一个女孩说道:“那个老女人还挺碍事的,咱们要不要请她下去。”

    “哪个老女人?”谢少卿眯着眼睛。

    她指着站在船尾的卢笛。

    “那个老女人是我的老婆,你们可不能得罪她,她有几十套房子,十几家公司,还有游乐场,一家医院,是个大富婆,记住了,可千万不能得罪她。”

    “啊,原来你是吃软饭的呀!”两个女孩露出失望的神情,还以为是个高富帅呢,他这一身名牌,还有这一身气质,贴上“高富帅”的标签那是很多女孩仰慕的对象,可是贴上“小白脸”的标签,那就不是她们结交的对象了。

    刚才听到卢笛说话的女孩说道:“她刚才问你‘记不记得是哪一艘’。”

    “好的,谢谢你,回头我们继续聊。”他亲切地拍了拍女孩的头,女孩闪躲开了,她很厌恶他身上的那个标签。

    谢少卿走向卢笛,只听身后响起“扑通”“扑通”的声音,谢少卿和卢笛不约而同地看向水面,竟是那两个女孩,她们跳进了湖里。

    “哎,不得了了。”船夫大叫着。

    两个女孩露出头部朝船夫淘气地挥手:“没有关系,我们会游泳。”

    “哎呀,湖里禁止游泳啊!”

    船夫的担心是白担心了,很快,有船只把她们救上船,两个楚楚可怜的女孩搭上了船上看起来最绅士,最闪耀的男士。

    谢少卿的唇角扬起笑意,从她们搭话开始,他就已经看到了她们二人的数据,一个月交往的男人有十五个,经验丰富,所获得的物质价值不菲,她们的倔强性格显示:只要被她二人盯上,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还好啊,她们转移了目标。

    可是,卢笛这边麻烦了,怎么向她解释呢?

    他摸着下巴看着卢笛的背影愣了一会,她刚才问是哪一艘,他记得,船尾的标识是14,那艘船快要靠岸了。

    “师傅,能快一点吗?”

    船夫很为难,下去两个女孩,船是轻了不少,杆子的力量也是有限的,快不了。

    “那可难办了,我们的另一个朋友在14号船上,有没有什么办法让那只船停下来呢?”他说话的声音很大,应该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卢笛听了以后,深深看了她一眼。

    “扑通!”

    “又有人落水了,哎呀,怎么办啦!”船夫急得大叫。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