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追踪(二)

    跳入湖中的正是包下这艘船的卢笛,船夫一脸紧张的往湖里张望,他这半天可谓是经历了人生里的大喜大悲啊。

    听说卢笛要包船,还有额外的小费,他喜。

    船到湖中心,卢笛跳湖,他悲。

    原来,这姑娘包船不是因为喜欢清静,而是想不开,想要不被打扰的离开这个世界,船夫的心里凄凉无比,可怜的娃哎。

    “扑通!”谢少卿也跳入湖中。

    一转眼,他这艘船成了空船,这时,他的脑海里才闪过一个念头,赶紧下湖救人,那姑娘半天也没冒出个头来,想必是不会游泳的。

    谢少卿的想法跟他一样,他也是因为没看到卢笛冒头,才跳了下来,他在湖里游了一段,表面看起来很清澈的湖,湖底却很浑浊,他找了一段时间没发现卢笛的身影,从水中钻了出来,恰好这时,船夫亦从水底钻出来,两个人对视一眼。

    后面的船只都在留意这艘空船。

    两个女孩一言不发地看着在湖中寻找卢笛的谢少卿,一个说道:“哇,在水里还是那么帅。”另一个说的却是:“那个老女人会不会已经淹死了。”

    一个幡然醒悟,老女人死了,小白脸可以继承她的家产,他就成了有钱人,还有机会。

    另一个抬手指着14号船:“喏,在那边。”

    她手指向的地方正是卢笛出现的地方,她在船上计算过距离和水流的速度,以她以往游泳的经验她到达14号船只,与14号船只靠岸,货车司机上岸的时间点是契合的。

    因此,她毫不犹豫地跳下船,也赶在14船靠岸时抵达了岸边。

    船夫和谢少卿第二次从水中同时冒出时,有人朝他们分别扔了两个救生圈,并手握喇叭的告诉他们:“那个女孩没事,她已经靠岸了。”

    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在另一艘船上的两个女孩却是同时叹息:“她的命可真大。”只要她在,彻底没戏,她们在想,以后要不要找个男人加入进来,这样,碰上女富豪的时候,可以让男人出马。

    两个人的眼睛一眨,相互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

    其中一个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她问另一个女孩:“你说沈星俊怎么样?”

    另一个女孩认识她说的沈星俊,她点头:“我觉得挺好的,你看沈星俊长得挺帅,挺勾人的,他还有个最大的优点,很会讨女孩子欢心,拉上他,咱们可以多一些收入。”她们的声音压得很低,周围的人注意力都在水中的两个人身上,不曾留意她们的交谈。

    再说被救上船的谢少卿和船夫,上了岸他们才觉得冷,谢少卿抬头看了一眼,不觉得间船已经靠岸,她在哪?

    他迅速上了岸,换了一身衣服到处寻找卢笛。

    她的手机是关机的。

    从来不曾这般慌乱,如此焦虑过。

    “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这么高,全身湿淋淋的女孩子?”

    “......”

    他不得不挨个地向路人打听。

    “去哪了?”

    “先生,你是不是要找这个女孩?”一个大男孩拿着手机往他面前一晃,谢少卿拿过手机一看,这拍的确实是卢笛,他摇着大男孩问道:“她在哪?”

    “往这边走,第三条巷子的后面,她朝那边去了。”

    谢少卿松开他的肩膀朝第三条巷子狂奔而去,从巷子这头转到那头,又从那一头绕回来,根本没发现卢笛的影子。

    “呜呜......救命!”一阵哭声从左侧传来,他从左边绕过,左侧并没有人,“咚!”他头上挨了一记闷棍,眼前一黑,他倒了下来。

    “狗男女!”提着棒子的人身后走出一个踩着细高跟的妖娆女人,此人正是何静怡,仇恨能够让一个人疯狂,也能无限激发出她的潜能,谢少卿派出的人调查货车司机的第一天开始,何静怡派出的人就已经发现了。

    接下来,她不过是让货车司机演了一出戏,等着他们两个上钩而已。

    还真的没有辜负她,她确实看了一出好戏。

    只是,怎么这出戏更让她恼怒呢,因为谢少卿对她的关爱让她嫉妒得发狂,她咬着唇愤恨地说道:谢少卿,为什么可以对这个女人这样好,连命都不要,那么我呢,哪里不如她了?她纯洁吗?别逗了,这么快就爬上总经理这个位置的女人能有多纯洁。

    她要让他亲眼见到,她当初所受的屈辱。

    没错,一直跟着货车司机的卢笛也中了她的圈套,此刻的她被关在另一个地方,她会让他们见面,还会在他的面前,让他亲眼见到他所珍爱的女人被人*的画面。

    一想到这些,她的血液里升腾起愉悦来。

    “拖回去吧!”她对提着棒子的人说。

    提着棒子的人舔着舌头痴迷地望着何静怡:“是,那我的报酬呢?”

    “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按何静怡的吩咐把他拖到后巷子的仓库里,这个仓库是何静怡的伯伯买下来的,原先买下来用来存放地砖,后来,又在市区买了更宽敞的仓库,这个仓库慢慢地被闲置了,何静怡的伯伯考虑过卖掉这个仓库,让资金回拢。一时没找着合适的买主,这件事就搁置下来了,没想到,这次被她派上了用场。

    两个昏迷的人,一个歪在左边,一个歪在右边。

    拿着棒子的男人傻呆呆的看着歪在地上的卢笛,她的衣服是湿的紧贴在身上,凹凸有致把身材的曲线勾勒出来了,棒子男人看得两眼发直。

    何静怡的鼻翼一抽,不屑道:“要看赶紧看,待会可没机会了。”

    “我不要报酬了,何小姐,把这个女人赏给我吧!”

    “想得美。”

    这种戏码不是谁都可以上的,她要的不紧是谢少卿的崩溃,还有卢笛的,她为她准备的男人,绝对是她意想不到的。

    拿着棒子的男人的嘴角扯了扯,这里有两个倒地不醒的,一个守在门外的货车司机,还有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女人,他才是王者,他挥动着棒子朝何静怡的头上敲去,棒子还没碰到何静怡的头,他先倒了下去。原来,何静怡把货车司机安排在外面,防的就是这匹狼心生歹意。

    他来得很及时。

    何静怡朝棒子男人踢了一脚,不屑的哼了一声。

    “我出去打个电话,你在这里等着。”

    何静怡在门外走来走去,她焦急地对电话那头说:“你怎么还不来,人都已经弄到手了。”

    “你说什么,你没兴趣。”

    “别逗我了,这个时候跟我说没兴趣,你把我的计划都打乱了。我拜托你,有点出息行不行?你知道我弄这一出弄了多大的精神,用了多少精力。你倒好,坐享其成,还给我推三阻四。”

    “你要是敢不来,地砖的事情你别怪我抖出来。”

    “好,我等你。”

    何静怡从屋外进来,她感觉谢少卿倒地的位置跟刚才不太一样,她指着他问货车司机:“刚才没醒吧?”

    货车司机摇头。

    她还是不放心,她从随身挎的小包里拿出一个药瓶:“你,把这个喂他们吃了。”

    货车司机拿着药瓶左看右看:“这是什么,不会弄出人命来吧?”

    “放心吧,吃不死。”

    货车司机依旧站着没动。

    “哎呀,你们一个个可真气死我了。”她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药瓶,拧开瓶子走向卢笛,拿着药就要往她嘴里塞。

    她像一摊死尸似的往下沉,何静怡费了不少力气也没能如愿把药塞进她嘴里,她气极败坏地朝货车司机吼:“快过来帮忙啊,傻得可以的啊。”

    他也实在太蠢了。

    货车司机依旧站着没动。

    “你是不是想死,拿了我的钱,居然敢不替我办事。别忘了,如果我栽了,你也讨不了好。”地砖的事情他也有份,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想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

    “我拿了你什么钱?”

    提起这个她火大的得,她站了起来冲他说道:“你没带脑子是不是?昆少那幢楼的地砖,是你动的手脚,这事你拿了两成的好处,两成,你一整年跑运输的工钱也没有那两成的好处费多吧,你这会给我装无辜,装给谁看啊?”

    “那是你们让我做的。”货车司机推得干净。

    何静怡点头:“是,我让你做的,那我现在让你杀人,你愿意吗?”

    “当然不愿意。”

    “你?”何静怡气得想踢他。

    货车司机摘下帽子:“你看看我是谁?”

    何静怡嘴巴张成了O型,他,他不是那个货车司机,他是谁,不,不可能的,他的身形跟那个司机一样,说话的语气语调也跟那个司机一样,还有,货车司机一直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他也是,低着头,戴着一顶帽子,除了这张脸不一样。

    “你,你是谁?”

    扮货车司机的人画了妆,他耸耸肩,在屋外的水笼头下洗了一把脸,露出他俊俏的模样来,他把这张真实的脸暴露在何静怡面前时,何静怡呆若木鸡,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竟然是他。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