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计中计

    没错,那个大明星,昆少,那幢房子的主人。

    他从蜂哥那边赶过来,要跟谢少卿这个大笨蛋交换房屋产权,可是,谢少卿拜托他一件事,他听了以后,跳了起来:“我是来换房子的,不是来给你演戏的。”

    “哎哎哎,我这是好心帮你,好不好?这可以证明你的实力。”

    昆少满脸不屑,推道:“不需要,我的粉丝就能证明我的实力。”

    谢少卿激他:“不敢接,就表示你是浪得虚名。”

    “谁浪得虚名了,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昆少果然中计了。

    他答应了谢少卿的请求,谢少卿的人追踪到那个货车司机的住处,昆少装扮成一个生意人,跟货车司机接触了几天,他的一言一行,生活习惯掌握了七七八八,何静怡派过来的人早就被他的人发现了,他将计就计,让自己的人暴露在何静怡的人面前。

    果然,何静怡打了货车司机的电话。

    但是电话是昆少接的,真正的货车司机已经被他们藏起来了,她说让昆少做一出戏,昆少的脸可苦了,为了谢少卿扮起了货车司机,扮货车司机的同时,还要演一出引诱谢少卿和卢笛上勾的戏,这可是活生生的谍中谍,他感到很兴奋。

    他跟谢少卿打了招呼,谢少卿也跟卢笛说起了事情的始末。

    其它的都在剧本之内。

    两个女孩子乱入,客串了一把,跳湖那段,完全是卢笛自作主张地加戏,当时,他一着急差点乱了方寸,还好,卢笛没事。

    这出戏演得很成功,昆少拿到了何静怡陷害卢笛的把柄。

    刚才,他故意说那些话实际上也是有目的,目的就是要让何静怡亲口说出她陷害卢笛的经过,还有刚才她喂卢笛吃药的视频。

    把这些交出去,也足以定她的罪了。

    不过他们的目的不是定她的罪,而是保卢笛的平安。

    “哼!”何静怡冷哼道,“那他呢?”他指着谢少卿,“他当时是怎么害我的,这些又怎么算?”她嘶吼着,歇斯底里的。

    自从那夜之后,她夜夜不安。

    他没想过吧,他给她的伤害有多深,她不过是喜欢他而已,他不喜欢,可以拒绝,用得着做那么卑劣的事情吗?

    昆少耸耸肩。

    “一群臭男人。”

    她大踏步地走了出去,昆少踢着谢少卿:“戏剧落幕了,还不起来?”

    谢少卿从地上坐了起来,刚才她的话他都听在耳朵里,他很自责,当时为什么会做那种混账事,他的举动无意中伤害了两个人,何静怡,卢笛。

    如果不是他策划周密,卢笛......

    他不敢往下深想。

    “赶紧快她离开这里。”昆少指着躺在地上的卢笛,他不确定离开的何静仪还会不会回来,疯狂的女人很可怕,此时,他们三人都在仓库,万一给人包了饺子,连个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谢少卿抱起地上的卢笛,在昆少的陪同下离开了仓库,一直躲在仓库外边的被何静怡召唤过来的男人,看着几人离开之后,也悄悄地离开了仓库。

    这次之后,卢笛回到公司里。

    林总不知是太忙还是怎么回事,居然没有再提要她离职的事情,他不提,公司上下都觉得高兴,于是,就有人提议为了庆祝卢总脱离险境,到文老板的店里聚餐。

    “卢总,一定把你老公请过来。”

    “他也不是我们公司的,请他来做什么?”

    “群里不是说了,可以带家属吗?”

    卢笛被呛住,他是她的家属吗?怀孕的事情她是为了阻止小颖的无理取闹,那过了几个月她的肚子还没一点动静,他们不就发现她在说谎了吗?

    聚餐。

    也好,正好趁这个机会向其它的同事解释清楚,还有,文洋的银行卡也要还给他,她把审核完的报表,账单分类叠好,汇总的数据报到总公司之后,从二楼下来。

    小蔡忙迎了上来:“卢总担心。”

    哎,她还是不太适应,时刻都有人提醒她要当心,弄得她越来越小心翼翼,好像肚子里真的有小宝宝似的,其实没有。

    她随手端起桌上的咖啡,正要送到嘴边。

    小蔡一把夺了过来:“卢总,怀孕的人是不能喝咖啡的。”

    卢笛的手停在半空,还保持着端杯子的姿势,咖啡杯早让小蔡给夺走了,那不喝咖啡哪里有精力工作呢?她憋得苦闷,恨不得立刻向所有人宣布:她,没怀孕!

    “下了班,去文老板聚餐,人员名单都统计好了吧。”她如此地急切,只是为了向他们宣布她一直想说的那件事。

    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她的错误。

    “名单早就统计好了。”是卢总请吃饭呢,还能谁能不赏脸的,不仅同事们都去,还有同事们的男女朋友也都去,这一大沓的名单列出来,四桌还有多的。

    卢总豪爽,定了六桌。

    也是,说不定卢总的家人也都会过来呢,不知道卢总的公公婆婆长什么样,好不好相处,卢总的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卢总在她父母面前,会不会变成一个乖宝宝,什么事情都听他们的。一想到卢总卸下她现在处事干练的样子,小蔡便万分期待。

    她想得有些出神了,黑子站在她身边搂她的腰她都没反应过来。

    等到那只不安分的手爬到胸口时她才察觉到异样,一把将他的手扯了下来:“上班呢,想死啊。”

    “你在想什么呢,口水流了一地。”

    “哪有想什么,在上班。”

    “可惜啊!”黑子叹息。

    小蔡不解:“可惜什么呀?”

    “我的技术只能窥探到你的电脑,不能窥探到你的脑神经,要是能进入你的脑神经,看到你的想法,那该多好。”

    小蔡的脸变了,她板着脸骂他:“好啊,你个偷窥狂,说啊,你在我电脑里看到什么了,那些木马程序都是你弄的吧,当我好欺负是不是?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把我当病猫了啊。”

    黑子后悔自己祸从口出,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可他不敢承认,承认可不就被她撕得更厉害,他嘴上告饶,心里抱怨:什么不学,偏学卢总那套,麻烦啊!

    小蔡脸上收放自如,一瞬间又恢复和颜悦色:“收拾好,去吃大餐。”

    下班时间一到,所有人一窝蜂挤到文老板店里,磕瓜子的,玩游戏的,凑在一块聊天的,曹金梅才发现男人聊起天来更恐怖,几个小伙子聊天针都插不进,几个大老爷们聊天,却少儿不宜。让她这个“八卦王”没有发挥的余地,她抓着瓜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磕。

    不多时,卢总进来,所有人就座,开始上菜了。

    “卢总,恭喜你这次化险为夷。”曹金梅是业务部的表率,她带着其它同事向卢总敬酒,贴心的小蔡吃饭也不忘照顾有身孕的卢总,她替卢总换了杯子,杯子里装的是白开水。

    卢笛心想:没想到装孕妇还有这种好处,不管好处有多少,都到此为止了。

    她举着杯子向大家致谢,刚准备开口,门被推开了,柴林西带着小颖进来了,柴林西不好意思的向同事们致歉:“不好意思,路上塞车。”

    “等一下。”有同事拦住了他,“这女孩也是我们公司的同事吧,怎么跟着你一块来啊。”

    柴林西和小颖的关系,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大多数人并不清楚,拦他的是个男同事,单身,单身的男人总是对漂亮的小姑娘感兴趣,他丝毫不掩饰他对小颖的好感。有好感的同时他得打听清楚她跟柴林西的关系。

    “他是我表妹。”

    “柴林西,不够意思啊,有这么靓的表妹,也不早点介绍给我们。”他说着拉开身边的位置给他们让座,笑意停留在小颖身上。

    小颖被他看得很不自在。

    这些天,她的心情很糟糕,表哥一直陪着她,开导她,陪着她上培训班,陪着她散心,陪着她逛街,她已经平静下来了。

    也听说了卢笛被何静怡陷害的事情。

    她心中有愧,当初如果不是她一直闹,不会被何静怡钻了空子,唯一庆幸的事,她脱险了,柴林西让她过来吃晚饭,她答应了,想当面向她道歉。

    人生何处不春天,没有这棵树,还有成千上万棵树,她雷颖年纪还小,来日方长。端着酒杯喝了几口酒,又有人推门进来了。

    吃饭的同事,有一半人的注意力落在推门的人的身上,另外一半是吃货,眼里只有桌上的菜,文洋的厨艺高超啊,做的菜水准更高了,就连一直嚷着要减肥的几个女同事也憋不住的多吃了几口,又多吃了几口。

    进来的是谢少卿,他看起来神采奕奕,格外的帅气。

    小颖看到他时,心漏跳了几拍,她不敢再看,忙低了头,一心吃菜。曹金梅向他起哄:“哎哟,主角姗姗来迟,同事们,你们说怎么办?”

    她的意图同事们怎会不知,就有跟曹金梅交好的几个同事大声喊:“迟到者,罚三杯。”

    “他可是今天的主角,东家的至亲,三杯哪够啊!”

    那几个同事再次高喊:“那就再来三杯。”

    迟到的谢少卿,一口气喝了六杯酒,酒的度数很高,卢笛担心谢少卿的身体,正要出言阻止,曹金梅又来了:“下次该请我们喝你们喜酒和满月酒了,来,谢少,我敬你。”

    她开了头,其它同事一个接一个地来。

    谢少卿饶是海量,也快撑不住了,这时,卢笛说话了:“各位同事,非常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心和支持,其实我,并没有怀孕。”

    曹金梅嘴里塞得满满地嚷道:“怀孕的人都说自己没怀孕,我们懂。”

    “就是就是,我们不会大嘴巴,到处乱说的。”

    “不是,她肯定是为了救谢少,哇,谢少好福气......”

    女同事叽叽喳喳讨论开了:“夫唱妇随。”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