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设计师的暗语

    “说得好,夫唱妇随。”

    谢少卿一只胳膊压在卢笛的肩膀上,卢笛手挡着唇轻轻问他:“还撑得住吗?”

    “快不行了。”

    酒精上头,他有些头重脚轻,他举手高呼一声:“我老婆说她觉得有点舒服,各位同仁随意,尽兴,我先送她回家。”

    “喝了酒,哪能开车,不如让哪位同事送送吧。”

    “不用了,我的司机在外边等候。”

    众人目送他们离开,大厅里又炸开了锅,“都有专职司机接送啊,果然财大气粗。”

    “别愣着,我们且乐我们的,赶紧吃菜。”

    小颖一直在想刚才卢笛说的那句话,她说她没怀孕,她捅了捅柴林西的胳膊:“表哥,你们卢总说没怀孕。”

    “不是说了吗,怀孕的人有时候会说自己没怀孕,可能她不想要特殊照顾吧,你喜欢吃什么,我夹给你。”

    小颖扫开他的筷子。

    她得弄清楚,卢笛到底有没有怀孕,不能离开巧家装饰,培训结束以后,立刻来巧家上班,只有二十四小时盯着她,才能知道是真是假。

    再说谢少卿和卢笛出了文洋的店,她让谢少卿在外面等着,她绕到了一楼的后厨,文洋正在忙活,一抬眼看到卢笛,忙把削了皮的土豆放在一边:“怎么下来了,菜还够吗?”

    “够了,不是跟你说了一桌十个菜吗,怎么还多添了两个?你这样,我可不会多给钱哦!”她脸上扬着笑,一副计较的模样。

    “不需要给,这次我请。”

    卢笛只是跟他开玩笑,哪曾想他还当了真,她也不敢继续说笑,忙把他的卡外带聚餐的餐费给了文洋,文洋视他手里的卡和现金如洪水猛兽似的避之不及。

    “怎么了嘛。”她被他的反应吓到了。

    “我都跟你说了,这银行卡是你应得的。”

    卢笛哭笑不得,问他:“这张卡里有多少钱?”

    文洋报了一个数字。

    “你要还把我当朋友呢,把本金留给我就行了,咱们是同事,也是朋友,不需要分得那么清楚,我没有帮你什么,你能有今天,靠的都是你自己的努力。其实,原本可以连本金也不需要拿,投缘的朋友比金钱更重要。如果我不要呢,可能你会一直不安心,对不对?”

    “卢总......”

    “好了,就这样,卡你收下,至于你要还我钱,把今天的餐费扣了以后再算吧,也可以把剩下的存在你的店里,留着下次聚餐用。”

    卢笛说着出了门,谢少卿一直歪着头靠在墙边。

    哼,喝了那么多酒,脸也没红嘛!

    她学他的痞子样打了个响指:“哥们,走啊。”

    谢少卿傻呆呆地冲她笑:“走不了了。”

    “那你在这儿歇着,我要走了。”

    “别!”谢少卿拉着她。

    卢笛刚要发作,看着他那张暖化人的笑脸顿时没了脾气,她大人大量,不跟他一般见识,走到他面前,扶着谢少卿上了车。

    车上没有司机,刚刚他又说谎了。有的人习惯了左右逢源,巧舌如簧,他们的谎言说多了,自圆其说的故事编得多了,连他们自己也信了。

    谢少卿被扶上车以后,斜靠在后座,即使这个时候,他依然是帅的。

    卢笛把车开到他常住的公寓里,从电梯里出来,“扑通”她被突然伸出的一只脚给绊倒了,她倒下时,被他一直扶着的谢少卿也倒了下来,正好压在卢笛身上了。

    “喂!”她挣扎着想推开谢少卿,谢少卿的被按住了。

    她眯着眼睛,看清楚了按住谢少卿的人,竟是何静怡,她怎么还敢来这里?何静怡的一只手里握着一把小刀,卢笛大声喊道:“喂,你想干嘛?”

    “我不想活了,想拉着他垫底,黄泉路上有个伴。”她狞笑着,举着刀扎向谢少卿,“啊!”一声惨叫划破了整个楼层。

    卢笛一直不敢睁眼,她的心很乱,很痛,很麻,她紧紧地抱着谢少卿,去黄泉么,我陪你吧!上空中一个声音说道:“我也看够了,你们还打算在地上恩爱多久,不凉吗?”

    咦,这说话的声音是昆少。

    她睁开眼睛看着戴着口罩和帽子的昆少,即使遮得这么严实她还是能认出他来,就凭他刚才说话的声音,他说他看够了?

    昆少也睁大眼睛看着她。

    他把谢少卿扶进房里,向他解释:“我有他房间的钥匙,刚才就在房里。”

    听到外面有说话声,昆少从房里走了出来,一直拿着刀坐在谢少卿身上的何静怡没有发觉背后有人,仰面躺着,又被谢少卿压在身上的卢笛,从她的角度看不到昆少。

    刀子下来的一瞬间被昆少踢飞了。

    他下手有点重,何静怡被他踢晕了,到现在还在门外躺着。

    昆少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卢笛,卢笛被他看得很不自在,她咬着唇问他:“哪里不对劲吗?”

    昆少摸着下巴摇头,他突然站了起来:“看来,这里的钥匙得还给女主人咯!”说着,他把房门的钥匙扔给卢笛,卢笛第一反应接住了飞过来的钥匙。

    昆少挥着手,潇洒的走向门外:“喝酒的时候通知我。”

    卢笛朝他挥手。

    “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她自语道,他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刚才,刚才,她是怎么了,动了真心吗?

    她把谢少卿扶到床上。

    她也躺下了。

    一个翻身,正对着侧身熟睡的谢少卿,他的睡容如此惊人,难怪能吸引很多女孩子,她的手指头颇好奇地点着他浓黑的卷睫毛,还有高挺的鼻梁,薄厚相宜的唇,手指头一直往下滑,滑到了他的喉结上,男人的喉结很神奇啊。

    喉节下来,就到了锁骨。

    厚实的胸肌,不算宽的肩膀很结实。

    腰上,有腹肌。

    他常常锻炼吗?

    眼皮很沉,犯困了,她靠着他的胸膛睡了,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一双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摸索,她下意识地抱着那双手。

    手被困住了,不能动弹。

    她又感觉到软软糯糯的什么在舔她的鼻尖,“嗯”,痒痒的,不太舒服,她睁开眼睛,看着沉醉其中的谢少卿,“少卿。”

    “嗯!”

    不是喝醉了吗?

    “热醒了!”

    她偏过头看着窗外,外面一片黑,已经是深夜了。

    谢少卿霸气地压在她身上,让她无法多想,她喘息着迎合,想要更多,更多......

    夜更深了,谢少卿握着她的手陷入深沉的睡眠中。

    第二日,卢笛很早醒来了,她醒来时发现谢少卿不在身边,她一骨碌坐了起来,茫然地看着床的周围,她的鼻子一吸,闻到一股香味。

    谢少卿已经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了:“给你做了早餐,宝贝,起来补充能量吧。”

    卢笛的脸一红,很不自在地往被子里缩,被子里弥漫着他身上的味道,呃,透不过气了,谢少卿坏笑着:“不起来,想让我给你端到被窝里喂你吃?”

    她用最快的速度跳了出来,三下五除二的速度换好了衣服,谢少卿咬着勺子看着她笑:“还在害羞啊,以后你会经常这么愉快地跟我相处,一直都这么害羞可不好。”

    “谁害羞了?”

    “那要不要再陪陪老公。”

    卢笛摆手:“不要了,我上班快迟到了。”

    “把早餐吃了再去。”

    卢笛吃得飞快,尽管谢少卿一直叮嘱她慢点慢点,她还是用两分钟解决掉了早餐。

    那可是他精心为她准备的早餐,她,没吃出一股爱心的味道来吗?小时候在家,他父亲就经常用这一手跟他老妈联络感情。

    怎么到了他身上,完全无效。

    “哦,差点忘了一件事......”接着,她把昨天何静怡偷袭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他听,只省掉了昆少的那些调侃话。

    “我陪你一起去公司。”

    “你这样,同事会笑话的。”

    “谁笑话,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他指了指她的肚子。

    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这是,她感到头疼,他这么一直狗皮膏药地粘着她,她还怎么在公司里立足。

    “别去了,我求你了。”卢笛扮小狗状求他,谢少卿看得心都化了,他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卢笛,哪还有不答应的。

    不过,答应不陪着她不代表不可以悄悄地跟在她后面。

    他要确保她的安全。

    卢笛出门以后,他的车尾随其后跟到了她的公司里,他远远看着她进了公司,从公司里出来,拿着一沓设计图,匆匆忙忙地赶去工地。

    他以相距两百米的距离跟在她的身后。

    看着她进了小区,他跟着进了小区,看着她进了业主的楼里,他站在外边等着,一个上午对卢笛来说过得很快,她一直都在忙,对谢少卿而言,那是度日如年,他唯一的消遣方式便是不停地翻手机,翻手机也只是一个手上的动作,心悄然跟进了楼里。

    直到卢笛从里面出来。

    他赶在她前面来到了文洋的餐厅里。

    “谢少,今天这么有空啊,又来我们公司蹭饭。”设计部的一个女生跟谢少卿开起了玩笑,谢少卿但笑不语。

    曹金梅挤了过来,敲着她的头:“人家那叫‘护妻狂魔’,你个小鬼懂什么?”

    正说着,被谈论的对象出现了,谢少卿潇洒朝卢笛挥手,卢笛快步走了过来:“说话不算话,不是说好不过来的嘛?”

    “我是说不陪你上班,我可没说不陪你吃中饭。”说着一挤眉,服务员端了一盘热菜过来。这是为了犒劳勤劳的老婆大人的。

    曹金梅和设计部的女生笑得特别有深意。

    卢笛让他看手机,谢少卿疑惑地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有一条未读信息,是卢笛发给他的,上面写的是:“我发现了一件不寻常的事。”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