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卜式密码

    谢少卿为她点了一道鱼,点了一道西兰花,卢笛把西兰花扒到一边,把鱼推在中间,她的动作都在其它人的眼皮底下。

    曹金梅捂着嘴偷笑:“没想到卢总还挑食呢,哎,你挑食吗?”

    “我不挑食,我喜欢吃西兰花。”

    口感好,又营养,她巴巴地望着被卢笛推开的西兰花,曹金梅拿手在她眼前晃:“要不要我跟卢总说一声,让她把西兰花让给你。”

    “不要了,多不好意思。”她别过头,扒拉着她的饭,西芹,还有苦瓜,一样是她的最爱,曹金梅站了起来,来到谢少卿那一桌,向他们嘀咕了几句,还真的替她把西兰花要过来了。

    设计部这位同事囧得不行,恨不得找地洞钻进去。

    她只是刚好会唇语,听到他们说“卜氏密码”时,对这个有兴趣才多看了一眼,这种事情又不好跟曹金梅说得太明白。

    她看着面前的西兰花,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咦,卢总用鱼刺摆了一张图形,隔得有点远,看不清那张图摆的是什么,谢少卿一直拧着眉,他肯定看不懂,卜氏密码是由卜氏家族一位数学家创立出来的,这个数学家终日关在屋子里研究这些东西,到他死的时候才得了这套密码。由于并不外传,能解这套密码的都是卜氏家族的宗亲,她能解这套密码正是因为她就是卜家人。

    她叫卜迎春。

    芳龄21,大学毕业以后,被柴工招聘过来做了巧家装饰的设计师。

    她一心想着刚才的事情,没有认真吃饭,曹金梅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她还只是吃了几小口,她再次凑到她面前来:“你不会醉翁之意不在菜吧?”

    若只是惦记人家的那盘菜,那还好说,若是惦记别的什么东西,恕她爱莫能助了,不仅不会助,还会把她视为敌人。

    她不是卢总的死忠粉,她只是看不惯那些喜欢破坏别人感情的人。在她的世界观里,可没有什么爱情至上,爱情至上也要看对方是不是名草有主,有主的东西再美也不属于自己,使手段夺了来,终有一日也会被老天收了去。

    卜迎春站了起来:“没有的事,你想多了。”

    “好吧,陪我四处走走吧。”

    这种天气,最容易犯困了,不睡觉的她中午时分最无聊了,卜迎春中午的时候也不休息,她们两个就是这样聊到一起的。

    “这附近可还有什么新鲜的地方可以去?”

    “我不知道。”

    “你怎么心不在焉的,不会真对谢少有意思吧?我可提醒你啊,你可以以欣赏的态度崇拜谢少,但是千万不要迷恋他,他是有家室的人。”难得她苦口婆心地劝她。

    卜迎春朝她扮了鬼脸:“你看我像吗?我对他没意思啦!”

    “不是谢少,难道是卢总?”对卢总有兴趣,岂不是更麻烦,这个世界是很宽容没错,不会有人歧视,但是,但是,让她很不自在啊。

    卜迎春板了脸:“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能啊。”

    她低着头看向地面,地上用残枝败叶摆了一张图,咦,又是卜氏密码,这是怎么回事?用不外传的卜氏定理第三条和第五条演示,得出的答案是: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呢?

    她环视左右,周围很安静,她趁曹金梅不注意,把残枝败叶踢乱了,一直躲在树上的卢笛和谢少卿相视一笑。

    终于找到能破解密码的人了。

    原来,卢笛上班时,在她的抽屉里发现了一张图纸,那是一张设计图,设计图中隐藏着卜氏密码,她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好朋友,正是卜氏家族的人,她曾经跟她提过这个卜氏密码,她说密码的设计和解法是不外传的。只有家族中的人才懂,与她交好的卢笛很外行的看过她给的大概模样,她不会解,只能依靠她的记忆力依样画葫芦的把大概样子摆出来。

    当时,拿到那张暗含密码的设计图时,她在想,为什么对方要把信息藏在这张图里,公司里人多口杂,容易打草惊蛇。

    她不知道图纸里密码的正解,她试着联系她的大学同学,不巧的是,大学同学在图外,能够帮她解出这张图的内容来,这张图的密码正是卜迎春解出的,‘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她并不能随时地为她解惑,她有工作,还有时差,卢笛就想到了卜迎春,她也姓卜,这种姓其实很少见,卢笛有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卜迎春也是这个家族的人。

    在文老板店里吃饭时,她故意试探了一番,她发现卜迎春果然走神,大概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还能见到祖辈留下来的东西吧。

    刚才她的动作印证了她的想法。

    她用残枝败叶摆的很不规则,一般人很难发现它的异常之处,只有真正懂的人才能理解,她的身份是证实了,但是,另一个问题又来了,那么画这张图的又是谁?

    是她吗?

    她们走了以后,谢少卿和卢笛从树上下来了,谢少卿的衣服上沾了很多灰,卢笛趁着帮他弹去衣服上的灰时悄悄地说了一句:“你有没有办法?”

    她的工作太忙,不得不借用一下这个男人。

    “有啊,我帮你想办法,你给我什么好处?”谢少卿又耍起了无赖嘴脸。

    卢笛捶他:“你还要什么好处啊,要风有风,要雨得雨,还不需要辛苦工作。”

    谢少卿深情地望着她,握住她的手,一张俊脸凑到她面前来:“亲一个。”说着,还闭上了双眼,卢笛左右看了看,路上没人,她踮脚朝这张万人迷脸上亲亲一点。

    谢少卿抚摸着脸,心满意足:“这次看在这个甜蜜的吻上,我帮你。”

    当第二张图出现在卢笛的抽屉里时,卢笛把图纸带到谢少卿换来的那幢楼里,又以需要设计师到现场为由把卜迎春叫了过去。

    这栋楼一直有工人现场施工,谢少卿代替卢笛监工,他躲在一间空屋子里扮起了三人角色,角色一,他本人,角色二,他的心上人卢笛,角色三,设计师卜迎春。

    跟着昆少这个大明星混得时间长,模仿她们说话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在外边工作的工人一直以为屋子里有三个人,他们听到里面三人的激烈讨论,也听到卢总跟谢少卿的打情骂俏,谢少卿还兴致勃勃地跟卢笛聊肚子里的小宝宝。

    “你歇着,我来。”

    “别碍事。”卢笛不允许谢少卿胡乱插手。

    谢少卿:“好歹尊重一下业主吧,业主想自己动手,亲身体验一下装修的乐趣,怎么能扫业主的兴呢。”

    设计师全程都在帮他:“就是。”

    “体验了装修的乐趣,还保护了自己的老婆,我是个好男人吧,是个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男人吧!”

    工人们很少跟这种高富帅接触,时常以为他们是高高在上,不可攀的存在,谢少卿的话却让他们忍不住发笑。

    “这夫妻二人还挺有意思的。”

    这中间,只有两个工人没有笑,他们两个有些心不在焉,做事的进度比其它发笑的人慢了一截。

    “小工,没泥浆了。”

    “小工,没泥浆了。”

    喊了好几声,两个小工相视望了一眼,赶紧把泥浆搅拌好了拿给泥工。泥工嘴里哇噻着:“麻溜点嘛,慢吞吞的,赶在天黑也做不完这个房间。”

    两个小工不停地道歉。

    可怜谢少卿喊得嗓子冒烟了,卢笛和卜迎春终于从后门回来了,她们两个刚才偷偷溜出去,避开工人们讨论卜氏家族的“卜氏密码”,卜迎春所关心的是,密码图是谁塞给卢笛的,这个人是谁?她或者他是不是卜家人?卢笛关心的则是神秘人要传递的秘密,但是她太被动了,她必须找一个帮手。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找到了卜迎春。

    迎春跟着卢笛进入房间之后,谢少卿在外边留意工人的动向。卢笛把设计图亮给她看,她看了以后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那几个字写的是“工人当中有他的人”。

    卢笛开口喊了一声:“谢先生,您看看这个地方需要修改吗?”一句话把谢少卿招了进来,谢少卿费力把后门撬开,放她们出走,他则演起了三簧掩人耳目。

    两人在僻静的地方谈了许久。

    “你也是设计师,你能看出来,设计图是出自谁的手笔吗?”她需要找出那个人。

    她不太确定,业务量日渐繁重,设计部的人手逐步增加,再说设计图基本大同小异,不署名的情况下很难发现出自谁的手笔。资深的设计师甚至可以模拟出任何人的设计图,她/他故意以此为掩饰,肯定是不希望有人发现。

    迎春把她的想法告诉卢笛,卢笛不住地点头,柴林西挑选的人果然不错,年纪不大,心思缜密,这种性格最适合设计这个职业。

    “我有个猜测,对方把‘卜氏密码’画在图纸上放在您的抽屉里可能出于某种原因,第一,在不惊动其它人的情况下希望引起你的注意,可是她/他怎么确定您能破解这些密码呢?除非对方料定您一定能找到帮手,或者说您本身就懂这个。其二,可能是无心之举,他/她发现了公司里的某些秘密,不敢对任何人说,于是画在了图纸上,期望某一天能让事实真相大白。”

    她一直很忙,哪有那么多时间来绕这些弯弯道道呢,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

    “直接告诉您是很容易,卧底在拿到铁证之前是不会轻易露面的。”

    ......

    她们捡重点讨论了一会,达成共识之后从后门回来,时间刚刚好,如若三人在房间里待的时间太久,必定会引起外面工人的注意,因此,她们回来以后,设计师说“会按他的要求修改图纸”,然后打开门离开了。

    她走了以后,谢少卿抱着卢笛在房间里狂亲。

    两个小工一左一右偷偷地往门缝里看,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谁知,这也是谢少卿的计谋之一,故意混淆视听,让他们以为谢少卿找设计师过来是为了跟卢笛厮磨。

    “好了,他们走了。”

    “那接下来呢?”

    谢少卿勾着唇轻笑:“放长线,钓大鱼!”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