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先礼后兵(一)

    曹金梅和郭毕祥前脚出了门,卢笛勾勾手指头把卜迎春招了进去,卜迎春附在她耳边悄悄地把刚才的信息说给了她听。

    她听完之后,把桌子一拍。

    外面都能听到她的惊天怒吼:“下次注意点。”

    她吼完之后,卜迎春灰头土脸地从她的办公室里出来,设计部有同事抱不平:“又不关她的事,凭什么这个锅让她来背啊。”

    “不许议论。”卢笛一声令下。

    同事们惊厥地发现,卢总越来越有女王范了。

    “哎哎,别说话了,林总回来了。”

    卢笛陪笑上前:“林总,您回来了。”她这突如其来的关怀让林总闪了腰,他闪躲不及地避开了一些,看她的眼睛有如在看怪物。

    “林总,仔细楼梯!”

    哦,光顾着防她,差点一脚踩空了。

    他发现卢笛的态度很奇怪,他几次三番要把她赶出巧家,她怎么还能无所畏惧地嬉笑,他拿起座机,挨个地打电话,收到的回应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如果刚才郭毕祥跟曹金梅的争吵不算的话,林总心中不踏实,他让人把门市外面的监控视频发了过来,翘着二郎腿的他左手按着椅子扶手,右手握着鼠标,进进出出的人倒是不少。

    监理们进出拿单据,陪客户交付工作款,设计师,设计师只有卜迎春出去过,她出去做什么,那么短的时间就回来了。

    他拿着座机打前台的电话,让前台把卜迎春叫了上来。

    卜迎春心情忐忑地上了二楼,她想到郭毕祥说的那番话,林总跟何静怡的事被他撞见了,U盘里藏了林总的秘密。

    什么秘密他没说明白。

    可能下次他会传递给她,千万别被林总发现什么了。

    林总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卜迎春,这个女孩长得还挺水灵的,细嫩的皮肤,拘束的眼神,紧并的细长双腿,他抹了一把脸,笑眯眯地站了起来:“别紧张嘛,随便聊聊天,看把你紧张得。”

    “在公司里还习惯吧,来了多长时间了?”

    卜迎春不敢抬眼看他,她很畏惧他的眼神,那种生生地把她吞了的眼神,卜迎春小声地说道:“来公司有好几个月了。”

    “那还习惯吗?”

    “挺习惯的。”她答得一板一眼,生怕说错半个字。除了回答他的问题,其它的字一个不敢多说。

    林总自从跟何静怡好了以后,从前的正经都收了起来,眼神贪不住地往漂亮姑娘身上瞟,也深深后悔从前竟没有留意设计部的女孩子。

    “坐啊!站着干嘛,我也没别的意思,平时对你们关心不够,就是想特别了解一下你们的工作生活,公司嘛,以人为本,从上到下都很注重人文关怀的。”他执意下卜迎春坐下,卜迎春拗不过他的盛情,勉为其难的坐下了,坐在椅子上的她紧紧并着双腿,双手交叠着平放在膝盖上。

    林总的眼睛贼亮,他也算阅人无数,一见到她这副姿态便能肯定卜迎春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这让他喜出望外,还是个“处”。

    他虽然没有那种情节,心里却还是抑制不住的波涛汹涌。

    然后与他最初的想法偏离了方向,他是想知道卜迎春当时为什么出去,又为什么很快回来,跟她多说了几句话以后,他忘了这回事。

    聊天的话题也跑偏了。

    “你老家是哪里的?”

    卜迎春老实,一五一十的说了。

    林总又问她,家中都有些什么人,都是做什么的。像卜迎春这种单纯善良的女孩子不会多想,以为林总只是关心下属,才问这些问题。

    同事们聊天时也经常这样问,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老奸巨滑的林总,问她的目的,是为了了解她的身世背景,有没有可能对他的职业生涯构成威胁。

    在得到“否”这个答案以后。

    他又问了别的,“平时都有什么兴趣爱好啊?”

    她跟何静怡不是一个类型,何静怡是人间尤物,只有她感兴趣的人,她才会主动接近,用过便扔。她主动找的他,让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赶走卢笛。

    林总当时拒绝了:“她是V城巧家的总经理,不是阿猫阿狗,要弄走她不是我能办到的。”卢笛接任总经理时也实属巧合,当时,公司都快成空壳了,只有她这个资历稍微老一丁点的人还在,总部死马当活马医的把她推上了总经理这个位置。

    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还有两把刷子,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公司又做起来了,不仅做起来,还壮大了队伍。

    光这个成绩,他哪能动得了她呀。

    所以,他很坚定地回绝了。

    何静怡在他面前半褪衣裳,勾着一条玉腿盘上了他的腰身,他当即血往头顶涌,连气息都是紊乱的,他禁欲多年,在何静怡面前破功了。

    前所未有的刺激。

    事后,他平躺在沙发上喘息。

    何静怡趴在他腿上拨弄着他的腿毛:“当你答应了啊。”

    林总的脑子一清醒,又回绝了:“我可以拿别的东西补偿你,这件事情不好办,实在办不到。”不是他不愿意,去招惹一个风头正盛的总经理,那是一件很不理智的事情。

    何静怡勾着唇笑了,她一俯身,舌头卷上他的腿,细细腻腻如和风细雨滋润撩拨着林总的每一根神经,他的每一个神经都在颤栗,高呼愉悦。

    她的灵巧的舌头侵蚀着他的灵魂,林总如坠云端,飘飘欲仙,对这种感觉留连忘返,然而,她突然停了下来。

    就像从云端跌下来一般,他嚷嚷着:“别,别停!”

    何静怡舔着舌头笑道:“那林总是答应了?”

    “我答应我答应,你继续......”

    这种情况下,他答应了何静怡的要求,为了能够速战速决的解决掉这件事,他找人动了广告牌的手脚,没想到卢笛命大,仅仅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后来,他又以卢笛擅离职守为由,要撤她的职,并发了邮件到总部,没想到前有柴林西,后有黑子。

    又让她躲了一劫。

    无奈之下,何静怡联合他亲自动手,想要同时毁了谢少卿和卢笛,只是万万没想到,马失前蹄地何静怡反而中了计。

    目前何静怡不知所踪。

    他悄悄松了一口气,很快,他又不淡定了,他的U盘不见了,那里面可是有他很重要的东西,他急得什么似的。

    花很大力气找那个U盘,甚至怀疑到失踪的何静怡身上。

    因此,派了人暗地里查何静怡的消息,同时,公司里,工地上也布了很多他的耳目。只求能在U盘露出水面之前把它捞回来。

    “我,没有什么兴趣爱好。”

    林总靠她近了些:“人,怎么能没什么兴趣爱好呢?尤其像你这么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子,应该多注意这个世界,与这个世界交好才是。”

    他能闻到她身上气息,那是芬芳的,跟何静怡那个小骚货不一样,她身上散少的是少女特有的香气,这种香气让人心醉。

    好些天没尝过了,令人怀念的味道。

    他的喉咙变得干燥起来。

    凑近卜迎春又近了一些,卜迎春紧张地往旁边躲,实在没地方可以躲了,她“腾”地站了起来,说话结结巴巴:“林总,那,那,那没什么事情我去工作了。”说着往楼下走。

    林总望着她逃离的方向,木怔怔地发呆,脸上现出的是阴冷怪异的神色,这时,他的座机响了,他拿起话筒:“喂......”

    “林总,雷颖过来了,她说上次通过您的面试,现在正式过来上班的。”

    “让她进来。”

    雷颖,这两个字反复在他的嘴里念叨着。

    那个小姑娘,上次误闯二楼,从她的眼神里看是过来找人的,而且她找的人正好在开会的人群当中,他记得她当时的眼神,看到柴林西时,眼睛亮了一下,可以肯定她是过来找柴林西的,当她的眼睛扫到肖总监时,抖了一下。

    也许,肖总监那个络腮胡子吓到小姑娘了。

    眼神里那个一抖,让林总寻到了柔弱的味道,男人,不管老少,对柔弱的女子总是格外疼惜,他是本着骨子里那股疼惜,把她招了进来。

    雷颖背着个小背包,头上扎着马尾,里穿着一件鹅黄的衬衫,外套一件马甲背心 ,英伦范的西裤,英伦范的小皮鞋,神采焕发的出现在林总面前。

    林总笑眯眯地扬着眼,眼角刻出了三对对称的皱纹:“来啦,坐!”

    “林总好!”

    “乖啊,做我的秘书很容易,跟我聊聊天,接接电话,跑跑腿就行了。”

    “啊?”小颖有些失望,不是说好了,让她做文员的吗?怎么成了这老头的私人秘书了。她十八岁,在她眼里,卢笛那个年纪就是老女人了,林总这种已然是老头。像她爷爷那种,反而是英雄。

    “怎么,你不满意。”多少人想求还求不来呢!像设计部的,看似职位高贵,但辛苦啊,辛辛苦苦工作为了什么,不就为了多赚点钱吗?

    多赚点又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谋个好人家嘛。

    谁还能像卢笛那样,把自己搞得不伦不类,不像男人不像女人的。

    “我不想做秘书。”

    小姑娘,胆挺肥啊!林总沉了脸,给脸不要脸,要不是看在她年轻,他早拍桌子赶人了,哪还会像现在这样温和地跟她说话:“你好好考虑考虑,把柴林西叫上来。”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