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先礼后兵(二)

    “表哥!”小颖一嗓子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柴林西向她使眼色,不是向她交待过吗,在公司里不要喊他表哥,再说了,他也不是她亲表哥,这件事,只有小颖不知道。

    知道的家人都发过誓,这辈子不能让小颖知道这件事情。

    小颖,她是她父母抱回来的。

    尽管是抱回来的,姥爷一直把她当亲孙女。

    “林总!”

    林总对他的态度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他对着柴林西一通数落,数落的原因有很多,广告牌的事情,他掺和了进来,要撤卢笛的职,他又搅和进来,不管怎么看他都觉得极其不顺眼。

    “她是你表妹?”跟他说话时语气很傲慢,像是对着一个奴仆说话。

    柴林西应道:“是。”

    “既然带她进来,就得好好教她,给她个秘书的工作是看得起她,她想做什么,你说她想做什么?”林总将所有的火气都发泄到柴林西身上。

    恨不得一口气烧死他。

    柴林西生于水命年,并不惧他:“林总,工作安排的事情不由我做主。”

    “那你说,谁做主?”

    柴林西不卑不亢地说道:“人事部。”

    人事部?

    可笑不可笑,他巧家装饰,什么时候有人事部了,人事安排不都是他说了算吗?他不管事的时候都是由卢笛说了算,一想到卢笛那个娘们,他的心里有如梗了块大石头,卡得难受。

    “好了好了,你先下去。”

    柴林西走了以后,林总抬着桌子一翻,“咣当”一声巨响,把楼下的众人吓得不轻,有人抱着头往桌下钻,曹金梅嚷得厉害:“哎哟哟,地震了吗?”

    “这万一有个孕妇,那还不得吓得流产。”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卢笛,她可不就是那个孕妇。也顾不上刚才那声巨响,一半的人急忙冲到了卢笛的办公室里。

    但见卢笛端着水杯正在喝水,这一半的人当中又有一半不约而同地看向她的肚子,顺着他们的目光,她也看向他们看的地方。

    “没事啊。”

    “虚惊一场。”

    “这孩子必定是人中龙凤。”

    卢笛噎住了,他们,还是不肯相信,话不能乱说啊,不能乱说,都怪自己,说什么谎,她低着头继续看季度报表。

    小颖走了进来。

    她端着一小锅鸡汤,卢笛鼻子灵,闻到了汤的香味,她抬起头,小颖端着汤站在她面前,卢笛问她:“你要做什么?”

    她被林总录取的事情她知道。

    她不会为了这件事跟林总争执,小颖入职跟她又打不着几次照面,能避的避开就是了,她端着汤到面前来算怎么一回事。

    “我听长辈们说这汤很补,对胎儿好。”

    小颖把汤放下了。

    她眼看着卢笛,卢笛看看汤又看看她,她会不会是想看着她把汤喝光了,才肯离开她的办公室,那若是不喝呢?

    哎,谢少卿啊,瞧他的魅力有多大,还没出生就定了这么标致的一个小姑娘,将来他们结婚了,可能还会出现更多像小颖这样痴情一片,想成为谢太太的小姑娘吧。那将来生了孩子以后呢,男人三十一枝花,四十锦上添花。

    无法继续想象......

    卢笛不想拂了她的好意,接过汤喝了。

    这汤里放了些什么,一股药材味,卢笛皱眉,小颖看着她的表情连忙解释:“都是补药,对胎儿好的。”卢笛越看她越像家庭伦理剧里一肚子不爽快还要装贤惠的婆婆,宫廷剧里居心叵测的争宠妃子。

    她喝了一口放下了。

    小颖没有要走的意思。

    卢笛站了起来,她不愿意走,她走,行了吧。谁知,小颖这女孩倔起来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卢总,喝完了再走啊。”

    “心领了。”

    “那就喝完了再走吧。”她仍是坚持。

    卢笛烦了:“这里是公司,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我给你热着,下了班再喝吧。”

    卢笛话里有话地说道:“小颖,你很有当妈的经验啊。”

    “说什么呢,人家才刚成年。”小颖低下了头。

    “只有当妈的,当婆婆的才有这心思炖汤给女儿,给媳妇喝啊。”她可没见过哪个刚成年的女孩端着大补汤追着人喝的。

    小颖的眼睛瞬间红了:“其实我也不想的,我一直告诉自己说谢少已经是别人的老公了,我跟他没缘分了,我们不可能了,再也不可能了,可是,可是,我做不到,我还是难过,我希望我能做点什么,能争取一点什么。”

    卢笛感觉不太对劲。

    她说话的语气太不对了。

    “你的汤里加了什么?”那股药材的味道太重了,随便说句话全都是药材的味道。

    她觉得头晕,扶着墙喘息着。

    小颖笑了:“来啊,把汤喝完,宝宝才能健康地长大。”

    卢笛的手一挥“啪”,小颖端着的碗被她拍到地上,碎掉了,曹金梅皱眉说道:“今儿怎么回事,诸事不宜吗?吵架,掀桌子,打碎东西,恐怕有大事要发生。”

    “不好了,卢总晕倒了。”有人大声喊道。

    “快打电话。”

    ......

    小蔡一个电话打到谢少卿那,谢少卿风驰电掣地赶了过来,在众同事的注视下,他抱着卢笛上了车,风驰电掣地离去。

    “哎,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晕倒了?”曹金梅摸着下巴,她的眼睛扫向了卜迎春,卜迎春看向小颖,其它同事也看向小颖,小颖紧张地扭着衣角:“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汤是你端来的吧?”曹金梅质问她,眼神咄咄逼人。

    小颖低着头,是,是她端来的,她也是好心,那不过是一些保胎的药,她很矛盾,既想帮她保胎,又不希望她有孩子,药材里她加了一味别的药,想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她晕倒了,会不会死呢,听说孕妇怀孩子都是很恐怖的,不小心会一尸两命。

    她也不想的,她拼命摇头。

    “谢医生打电话过来问了,汤里面加了些什么?”

    曹金梅晃着小颖问她:“倒是说啊,你那汤里都有哪些药材,你傻了啊!”曹金梅本来气就不顺,看着小颖还在她面前装可怜,怒气更甚。

    柴林西拦在中间:“稍安勿燥,我来问她。”

    像是身边突然有了沉稳的靠山,小颖憋不住委屈地哭了,哭得很伤心,把她的心底话全都掏了出来:“他是我的未婚夫,是我的,为什么会被她抢走了。”

    曹金梅的急性子被激出来了,直接爆出口:“他妈的,都什么时候了,人命关天哪,还有脸在这里矫情,你妈的是从石头缝里出来的吗?一点家教都没有。”

    柴林西怕她盛怒之下对曹金梅人身攻击,忙用背部护着小颖,前身尽最大程度地拦住曹金梅:“冷静,冷静,都冷静。”

    “你让开,我要打到她认错。他奶奶的,什么人模狗样的东西,卢总这么精明的人还着了她的道,有没有天理王法了。”她拼命的架势倒是让先前与她有矛盾的设计部的同事高看了一眼,谁也没想到关键时刻她竟然如此仗义。

    小颖胆怯地缩在柴林西宽敞的背后。

    “臭娘们,赶紧说!”曹金梅跳了起来,一巴掌挥在柴林西头上,不弄走这个碍事鬼,拿那装可怜的小女孩没办法。

    她出手没个轻重,把柴林西打得眼冒金星,直接蹲了下来,小颖没有了庇护,心里也不再记挂卢笛夺她心上人的事了,为了保命,她一口气把药材的名称全报了出来,小蔡的速记能力很强,小颖报药材名的时候,她已经一字不差地报给了正在医院里对卢笛施救的谢少卿。

    他把药材名称都写了下来,交给了专科医生:“看看,要紧吗?”

    专科医生看过之后也犯难,药材名没有问题,白术,甘草,当归,艾叶,党参,砂仁等等一些常见的中药,掺合在一起有没有问题他看不出来,他让谢少卿联系了中医科的专科医生,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他给了谢少卿一个常规建议:“建议先做个全身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之后,才好做进一步诊断治疗。”

    谢少卿:“能快点吗?”

    “谢医生......”这个能快得了吗?他也是医生。

    谢少卿挥手打断:“我知道了。”

    一转身继续打电话给小蔡,小蔡及时拦在要离开的小颖和柴林西面前:“在得到确诊消息之前你们不能离开。”

    “凭什么,我们又不是犯人。”饶是柴林西这般好脾气也忍受不了了,不就是开了个汤药吗?是不是还要等警察过完来审讯定罪之后才能离开。

    “对不起,我表妹情绪不稳定,我想送她离开这里。有什么问题冲我来。”当众人都针对小颖时,他再不出来守护她,就没人能守护她了。

    曹金梅朝他啐了一口:“我呸,没想到柴工你也是恩将仇报的人,想想当初卢总是怎么栽培你的,怎么,过河拆桥了,是吧,白眼狼。”

    “不许你说我的兄弟。”被奉为大神的黑子跳了出来。

    他不能让兄弟被人欺负。

    一向平稳处事不惊的小蔡剜了他一眼:“别说话。”他还嫌不够乱是不是,她看得明白,越是这种内讧情况反而越是对卢总不利。

    黑子迟疑地看着小蔡,又看看柴林西,暂时还是帮柴林西,小蔡的嘴唇动了,她的唇型传递的意思是:走着瞧!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