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先礼后兵(三)

    黑子羞愧,不敢看小蔡的眼睛。

    “放我们离开!”

    “不行,除非卢总脱险。”

    小颖怯生生地从柴林西的身后探出半个头,小声地说道:“我少说了一味药材,我偷偷加了一点熟地,没有关系吧!”

    曹金梅和小蔡面面相觑:这个女人,脑袋里装的是草吗?多一味药材可是救命的药,也可以是致命的毒药,这世上怎的生出这般白痴的人,还有两个傻大个男人争相护着。

    小蔡忙打电话通知谢少卿,谢少卿听完以后脸上的阴霾更甚,谋士可以对战最强的阴谋家,也可能输给胡搅蛮缠的傻子,诸葛亮和阿斗便是很好的前车之鉴。

    柴林西顾不上太多了,在黑子的掩护下,霸气地推开阻碍者小蔡和曹金梅,拉着小颖直奔公司外边,他们一前一后跑得气喘吁吁确定后方没人追上来才敢放慢脚步。

    “呜呜呜......”小颖又哭了。

    柴林西心疼地护着她。

    公司宿舍现在是不能回去了,他轻巧地走到公路上拦了一辆车,为了保护她,他必须让她离开那个地方,混乱的思绪里或许有了一点头路,对了,把她送去姥爷家。

    “师傅,麻烦你把车开去雷田镇雷家村。”

    司机的一双眼睛一斜,双唇一张迟疑地吐出几个字来:“太远了,不去。”

    “多给你一倍的钱。”他只想尽快逃离此地。

    小颖咬着唇没敢出声,她不想去爷爷家,爷爷都那么大年纪了,说不准什么时候眼睛一闭就再也睁不开了,跟一个快要升天的老人挤在一个屋檐下比在公司里被两个女人骂更恐怖。

    她不敢多话,现在唯一的稻草就是他了,如果他也撇下自己,那就没有人可以救她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不会脑子发热,去冒这个险。她越想越害怕,紧握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司机把车开往雷田镇时,经过市区一个十字路口。

    “师傅,停!”

    “不是到雷田镇吗,这还没到雷田镇。”司机斜眼看着这对男女,男的挺拔,女的俊俏,他把他们看成一对情侣,看两人这身穿着打扮,出手阔卓,该是去乡下找乐子的。这样的男男女女他见多了,雷田镇,风华镇,无言村,城里的年轻人如今越来越会,隔三差五的就往乡下赶。

    “我们在这里下车。”柴林西拉着小颖下了车。

    不是要去爷爷家吗?小颖疑惑地望着柴林西,停在这里做什么?

    他临时改了主意,他不能把小颖藏在姥爷那边,藏他那里,可能会被谢少卿发现,谢家跟雷家成不了亲家的事情让姥爷知道了,他肯定当场气死。

    暂时,把她留在这个地方吧。

    这里,是他刚毕业时住过的地方,他住的是东边一家民户的阁楼间,这家民户的对面有一幢单身公寓,单身公寓面积不大,家具一应俱全,可日租,可月租。

    当时住在阁楼间的他也曾想过什么时候能住一住对面的单身公寓,对面的人看起来都很气派,至少看着比他气派。

    他拉着小颖上了五楼。

    选的房间正对着从前他住过的那个地方。

    “你在这里待着,哪里也不要去,知道,我现在回公司。”他把小颖安顿好了,准备回公司跟林总说清楚。

    “不,你别走!”小颖一个反扑,抱住了柴林西的腰。

    柴林西一怔,表妹是不是糊涂了,他掰开她的手说道:“表妹,我是你表哥,你别这样。”

    小颖拼命摇头:“你不是我表哥,我知道,我不是雷家的孩子,我是爸爸妈妈抱回来的。”她什么都知道,有一次,她从学校里回家拿东西,她回来的时候没有人看到她,她在储物间找一个同学送她的画册时,听到外面爸爸妈妈之间的对话。

    “爸爸给小颖寄了多少钱?”那是她妈妈的声音。

    一个粗重且不耐烦的声音答道:“我哪知道。”

    婆娘管得也太细致了,什么都要问,偏他最不耐烦听这些琐事。小颖听得仔细,她能听出妈妈说的爸爸应该指的是爷爷。

    “你啊,什么都不管,爸爸也是的,家里这么多孩子,偏疼一个抱回来的丫头。”

    “抱回来的”

    “抱回来的”

    “抱回来的”

    这几个字像魔咒似的在她脑袋里不停地转,她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一直缩在储物间里不敢动,等到父母的脚步声远了她才从储物间跑出来,迅速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她是抱回来的?

    她的亲生父母呢,在哪?

    那一晚,她很平静,平静得一个晚上没有闭眼睛。第二天,从她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把父母吓了一跳,“小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啊。”

    “你这丫头,回来了也不跟我们打声招呼。”

    小颖的鼻子里哼了一声,跟他们打招呼她还能听到那些话吗?她拎着包包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要回学校了。”

    回到学校的小颖更平静。

    耳朵里一直是那个声音“抱回来的”“抱回来的”。

    她无心学业,整日跟一帮小混混混在一起,高考的时候如她所愿地落榜了,爷爷固执,非要让她上自费大学。

    无心念书的她感觉待在学校里倍感煎熬,如果不是有个男朋友陪着,她就早待不下去了。

    柴林西听了她的话很震惊,这丫头什么都知道,那她还仗着爷爷的宠爱恃宠而娇,太可怕了,此时的她正用一副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他:“表哥,你不是最疼我的吗,求求你,别走。”

    “我......”

    这里是单身公寓。

    她一直抱着他的双腿不撒手,没有商量的余地,心软的柴林西只好答应她:“好了,好了,表哥不走了,你可以松手了吧。”

    小颖一松开,柴林西便去拉门的把手,小颖眼疾手快的握住他的手,又惊又恼地质问他:“你刚刚明明答应过我,不离开的。”

    柴林西颇感无奈:“我现在没说要走,我得给你找点吃的,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不饿吗?”

    “我陪你一起去。”她不想被撇下。

    “好吧。”

    柴林西刚才付了车钱,付了房费,又买了食物和水,兜里瞬间干净了,他看着小颖没有淑女样子的大口吃饭,走到卫生间处,小声地跟黑子通话:“黑子,能借我点钱,让我周转一下。”

    黑子为了兄弟,被公司里一众同事挤兑了。

    他刚刚从公司的宿舍里把所有行李都搬了出来,一同搬出来的还有柴林西的,柴林西还不知道呢,这些都是林总下的命令。

    蠢货柴林西,做了一件无比愚蠢的事情,他也好不到哪去,脑子一热,也跟着掺和,女朋友没了,工作没了,吃的住的也都没有了,到了这个地步,他所想到的仍然是:柴林西的情况应该比他更糟糕,如果没有柴林西他不可能认识小蔡,没有了小蔡,一切都是身外之物。

    他把所有的钱都转给了柴林西。

    小颖抹着眼睛走到柴林西身后,她轻轻地抱住他,柴林西虎躯一震:她,她这是要干什么?他的双手紧张得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好。

    只听小颖说道:“对外,我们是兄妹,私底下我们可以......”说着,她扳过他的身体,直视着他的眼睛,柴林西的心跳得狂乱,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没有血缘关系,他一样是她表哥。

    “你不喜欢我。”小颖露出哀怨的眼神,“我知道,我不美,你心里一直有那个老女人,她有什么好,年纪那么大了,还凶巴巴的。”

    卢笛是长她几岁,也没她说得那么老啊。他从来不认为她凶,她对他们一直都很好,他的嘴唇动了一下,小颖搂着他的脖子,踮脚吻上了他的双唇。

    小颖的双腿一软,柴林西适时地将她打横抱起,她的身体很轻很柔,抱在怀里好似一只乖巧的小猫咪,在等待主人的宠幸。

    柴林西是个绅士,他把小颖轻轻地放在被子上。

    不知过了多久,小颖终于睡着了,清醒过来的柴林西看着蜷缩着的小颖心里生出了罪恶感,他,哎,他拍打着自己的头部,从不抽烟的他在楼下买了一盒烟,站在楼梯间一根接一根地抽,一包烟抽完,他感到他瞬间老了十岁。

    天很快亮了。

    小颖伸着懒腰踢开被子,咦,柴林西呢?

    她慌乱的到处寻找柴林西的身影,他怎么可以离开她?她颓然的坐在地上。

    柴林西一个人回到公司,公司里的同事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他走到小蔡面前:“小蔡,卢总怎么样了?”

    小蔡讽刺的问他:“您现在记得卢总了,关键时刻去哪了?”

    “我……”他理亏,说不出争辩的话来,可是,从小蔡愤怒的态度里他能感觉到情况不太好,她轻易也不发火。

    他忘记了,中间还夹着黑子。

    小蔡也不是圣人。

    他现在去医院,谢少卿要打要杀他都无怨。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