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晴空雷

    谢少卿的医院里,柴林西被几个护士拦在外边。

    柴林西一直觉得谢少卿医院里的护士就不像护士,像从哪个人保镖学校出来的,一个个花容月色却又冷冰冰的。

    领头的环着手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说道:“你不能进去。”

    柴林西倒吸凉气,昨日的一个动作,倒像是与天下为敌了似的,公司里容不下,宿舍容不下,他已听黑子说起,他的东西被他搬出来了。仍然在黑子当初住的那个地方,他来是想向卢笛道歉的,这些人看着并不欢迎他啊。

    他低着头,沉默不语。

    场面一度尴尬。

    突然,拦在他面前的护士们让了一条道出来,从中间走下来三个人,卢笛在中间,她被一左一右的两个男人搀扶着,左边是谢少卿,右边是昆少。

    卢笛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柴林西不知道的是,小颖多加的那一味中药并不是熟地,而是龙胆草,化验结果出来之后,专科的中药医师配了药让卢笛催吐。

    一阵接一阵的吐,卢笛吐得脸都白了。正要躺下休息时,听到外面一个护士提到柴林西被拦在门外的事情,她挣扎着从病床上下来。

    谢少卿抱着她不让她出去:“他把你害得还不够惨,见他做什么?”

    “这事跟他没关系。”

    谢少卿的眼里闪出寒意:“不许去。”

    “我是胃里不舒服,人没废,医生也说了,活动活动利于恢复。”她的底子强,得益于她从小喜欢运动,打球,跑步,跳舞,样样精通,因此,脸色不好的她脚下并不虚。

    恰好昆少过来找他,公司里一连串只在电光石火之下发生的事情,他是听卜迎春说的,他会主动约卜迎春是对她这个人十分有兴趣,谢少卿的那堆破事他并不想理。而来医院里找他则是应了卜迎春的要求,打探卢笛的情况。但他这家医院跟别的医院不太一样,要打听医院里病人的情况还非得上医院里来不可,他谢少卿的原则,不将病人的情况向外公布,连病人家属也不行。没有预约,不是陪同病人前来看病的“闲杂人等”想跨进医院的大门,那就跟外面柴林西的情况一样,被一群彪悍的护士拒之门外。总之,不管是东西,还是前后,都是他谢医生说了算,相当独裁。

    昆少常打趣他,就这种破规定他的医院迟早倒闭。

    不过,跟昆少的在这种空气要预期刚好相反,谢少卿的医院非但没倒,反而做得风声水起,慕名而来的病患不计其数。

    卢笛的情况么,他斜眼一瞟,挺好的,还能跟谢少卿吵架那表示没问题了,不过,在这种空气快要凝固的状态下想脱身恐怕也有点难度。

    他们都没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火力都往对方身上攻,没准,他的脚一动,两方的火力都会往他身上转移,不是有句话叫“伤及无辜”嘛,无辜的人被伤及,都怪无辜人靠近战火太近。他得想个脱身的法子才好。

    转念又想,还是不能开口。

    最好的方式,默默飘走,这个身形飘逸的青年微笑着踩着小碎步向外面“飘”,被卢笛一领子给揪住了,谢少卿松开她的手,他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我答应你。”

    于是,便有了两个男人搀扶着她走出来这个画面。

    下了台阶,卢笛松了手,她的嘴唇看起来比脸色更苍白,柴林西很自责,他低着头不停地跟她说“对不起!”

    站在她身后的两个俊俏男人说起了悄悄话,谢少卿怼他:“你们家的人,一个比一个狠。”老爷子逼婚,小孙女用强,一脸无辜的帮凶,大明星还来煽风点火。

    “谁让你魅力大呢!”昆少把锅甩给他。

    谢少卿不为所动地说道:“天朝的元老魅力也大,你们那个圈的魅力大的人随手一抓一大把。”

    “不对她的调啊!”

    “我怎么就对她的调了?”谢少卿的眼底呈现冷意。

    昆少的眼前不自觉地浮现了曾经在学校里的一些场景,端正坐着的谢少卿总是一派高冷,生人勿近的样子,但是他的箱子里依旧塞满了不知死活的女生亲手书写的情书。他越是冰山,越是不为所动,越是吸引那群女孩子的好胜心。

    曾有一帮女孩子打赌,谁能拿下谢少卿,谁就是她们的女王,可惜,没有,然后他这个美男子遇上了昆少,他向昆少吐露过心声,怎么样才能让这群女生讨厌他呢,玩世不恭的昆少教了他一个法子,在乖巧的女生面前变成痞子,在不乖巧的女生面前变成一本正经的乖学生。

    谢少卿得了他这一招,果然用得得心应手。

    不过呢,昆少还悄悄地告诉过他,碰上身材样貌都优的女孩子也不妨相处看,谢少卿并没有外界传的那般花心,只不过爱慕他的女人太多了,爱得更多的人总是希望他也能全心全意的对自己,并且扫除他身边的莺莺燕燕。

    最夸张的时候,同时出现几个女人火拼,为了争夺谢少卿,引得昆少时常叹息,幸好谢少卿不混娱乐圈,他若进了娱乐圈,哪里还有他的一席之地。

    不过,也奇怪啊,他竟然为了这个女人悬崖勒马。

    “要想不对她的调,就得收起你的锋芒。”他悄声说道,“太亮了,闪眼睛。”说完,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哈哈。”不开工的时候也挺开心的,尤其看谢少卿气极的样子。

    他现在应该郁闷到极点了,卢笛跟柴林西说了好长时间了,他就不关心他们两个说什么吗?嗯,老柴走了。

    老柴和谢少卿,两个人,他谁也不站,最喜欢看狗咬狗,他断定,谢少卿过不了他自己那关,生闷气也能憋死他。

    还是不看了,他离战火太近,“伤及无辜”还是会波及到他,他眼力不错的,跟着柴林西走出了医院,柴林西只顾着往前,竟也不看他。

    “老柴,刚才我帮了你,你怎么不谢我?”

    柴林西停下脚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卢总交待的。”

    昆少傻了眼,还卢总,卜迎春不是说,他跟他的同学已经被撵出巧家装饰了,还是因为卢笛被撵出去的,两个大男人呢,好没面子的。他环着双手,很是不解,这卢笛什么魅力啊,想不通。他的春春还在公司里等着他回去复命呢,差点误了正事。

    他一阵火赶赶了回去。

    柴林西急匆匆的并没有回小颖所在的那家单身公寓,而是直奔黑子的老屋,黑子正盘腿坐在电脑前玩着对决游戏呢,冷不丁地被柴林西这么撞了进来,他一个重心不稳从床上栽倒下来。

    “哎哟!”他摸着摔痛的头,“你怎么回来了,你表妹呢?”

    柴林西不敢提她,更不敢去想小颖,他一直强用卢笛交待的事情盖过小颖的事情,他喜滋滋地说道:“哥们,咱们的机会来了。”

    “没发烧吧,都霉成这样了,你跟我说机会?”不是被打击惨了,脑子傻了吧,也没见到小颖,没见到也好,见到了他这地儿也挤不下三个人。

    “你听我说。”他紧握着黑子的手,“卢总说了,给我们投资,让我们自己开公司。”

    黑子摸着他的脸,又摸他的额头,不烫啊,大白天说起了胡话,他挠着头,怎么办呢?要不要以毒攻毒,给他头上淋一盆凉水,让这家伙冷静冷静。

    柴林西手里晃着一张卡说道:“这是卢总给的。”

    黑子的脸都臭了,他为了帮他,跟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闹翻了,他可别不知死活的去偷卢总的卡啊,偷东西可是要坐牢的,一想到四面都是墙,与老鼠蟑螂作伴的凄楚样子,他浑身抖。

    “是真的,不信,你可以打她的电话,她跟我说,让你待在公司实际太屈才了,以你的能力,应该有更大的舞台,她说如今是网络时代,希望我们成立一个科技公司,组建自己的团队,为各个不同的行业的各家公司建立专属APP。”

    黑子道:“好主意。”

    “然后呢?”

    柴林西显得很激动:“我会做个计划书,把我们的想法都规划在里面,做好之后我们再找卢总商量商量,我现在想的是我们第一个要服务的对象就是V城的巧家装饰。”

    投桃报李。

    黑子的心里涌起火苗,他也无数次想过这辈子的结局,在办公室里帮同事们修一修电脑,打打网络游戏,利用黑客技术窥探一下美女们的隐私,再高级一点的,做个网络管理员,自己开个网吧,开个修理店。他从来没有想过,跟柴林西合伙开公司。

    他们,这算是另起炉灶吗?

    不算吧,本质上也离开卢总,她是出资人,是他们这家正在规划当中的公司最大的股东。黑子的热血来了,他和柴林西一起讨论计划书的细节,陪着他一块在V城找房子,风里来雨里去,这一忙就是整整三个月,这三个月他们吃了很多苦头,不过,从来没有过要放弃的念头。

    另一边,从谢少卿的医院里走出去的卢笛跟林总展开了一决生死的厮杀。在离开谢少卿的医院之前,他们两个大吵了一架。

    “你能不能别回去了,你要让我操多少心,我这辈子就没操过这么多的心。”整天提心吊胆的,她知道吗?

    “那就别管我。”卢笛的语气很冷淡。

    她这句话伤到了谢少卿,她总能说得那么无情,他又何必不识趣上赶着贴?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