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虚拟棋

    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仰头望着天空,天空的气流都在往下沉,他捏着指关节,木然地转身,左右两个护士跟在他的身后。

    卢笛从他的医院离开之后,回到了公司。

    公司里又少了两个人,黑子、柴林西,却像是少了一半人似的,她的情绪看起来很不好,精神短缺,脸上无笑,僵硬地走进走出。

    整个公司都处在低气压中。

    小蔡气恼黑子离去之后就再也没回来找过她。

    “没良心。”她在心里骂得最多的就是这三个字,不仅是她,曹金梅跟郭毕祥也疏离了,郭毕祥一心扑在工作上,曹金梅每次心情特别复杂地看着他时,他都毫无知觉。

    她不知道的是,卢总分别找卜迎春和郭毕祥谈过,她要求卜迎春和郭毕祥教会她使用“卜氏密码”,他们的复杂联络网简化成了三人分工协作的联络的网。

    卢笛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会了“卜氏密码”,她用密码图发了分别发了两条消息给他们,她不在的时候,由处事谨慎的郭毕祥留意公司上下的动向,卜迎春协助,找时机向她汇报。

    她安顿好了以后,准备去工地,被进门的两个人拦下了:“您是巧家装饰的卢总吗?”

    卢笛扫了他们一眼。

    两人向她亮了工作证:“我们接到线报,说您非法藏有器械,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等一下,你们刚才说什么,我非法藏器械,请问,藏的是什么,藏在什么地方了?”她的一双眼珠子转动着瞟向两人。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有:“请您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

    “逮捕令呢?”

    两人再次相互看了一眼:“这是民事案件,不需要逮捕令,再罗嗦,我们要强制执行了。”

    卢总嘴快地向小蔡招呼道:“快报警。”

    这两个,怎么看都像假冒的,他们二话不说,一左一右拉着卢笛要往外拖,公司的几名设计师按捺不住了,冲了上来,左一胳膊右一腿的缠住了那两人,小蔡趁机打电话给警察。

    “你们这是干什么,妨碍公务罪加一等。”说要挣脱开几个设计师的纠缠,几名设计师有些犹豫,不知哪方是真,哪方是假,趁他们犹豫之时,两人一甩手,把几个人给甩开了。

    两人脸上露出凶相:“你们要逮捕令是不,我们现在可以回去拿,拿来了可别后悔。”说着,两人出了公司,他们两个前脚刚离去,林总后脚便进来了。

    进来以后对所有人一通数落:“你们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上班时间,都在干嘛呢啊!是业绩都做得很好呢,还是设计做得很出色,马上就要举办南三省的家装大赛了,工作都给我用心点,别马马虎虎的,到时候上不了台面,丢的是你们的脸。”

    “林总,刚才有人欺负卢总。”有同事为刚才的事鸣不平。

    林总皱眉,数落起了卢总:“你说你最近都得罪了些什么人啊,三天两头的给我惹事,就不能让公司平静些吗?”

    鸣不平的同事万万没想到,林总竟然会责骂卢总,她急了:“不是的,我说的有人找卢总的麻烦。”他是听不懂吗,卢总是受害者。

    “江湖恩怨江湖解决,这种事情不要带到公司来。”他撇得很清。

    其它人都不敢说话了。

    “没问题了,赶紧做事。”林总挥着手让大家都散了。

    卢笛被这么一搅和,突然不想去工地了,她人是坐着的,脑子里一直在回想刚才的事情,突然出现的两个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跟林总有没有关系,他们离开,林总就回来了,是巧合还是......她要尽快看到郭毕祥无意中捡到的U盘里的内容。

    事实上,没有机会。

    林总以公司里人手欠缺为由,从其它公司调了几个监理过来,这几个监理处处与原来的监理过不去,没过多久,被他寻了各种借口把柴林西一手培养起来的人弄走了。

    场景是何其相似。

    卢笛咬得牙痒,其它人都看在眼里,暗地里讨论“卢总有被架空的危险”“只是架空也算了,我看还是有被林总挤走的可能”“他就那么容不下卢总”“卢总一个女人在男人堆里生存多不容易啊”“做什么工作是容易的,你的工作容易了,做不好同样有被开的危险啊”

    男人们岌岌可危,林总对公司里其它的女同事还是挺好的,除了卢总,像是跟她有了几世的仇,所有的一切只有郭毕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他捡到的那个U盘里,有一段录音,录的是郭毕祥跟何静怡的对话,何静怡许他好处,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毁掉卢笛。

    为了表示诚意,被女色冲昏了头的林总把自己的一个把柄交到了何静怡手上,他所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卢总让他盯着林总一些,林总在二楼的时候,他并不能随意上二楼,他下来的时候也很少停留在设计部,能发现他什么呢?

    他感到很无奈,微微叹了一口气。

    曹金梅走到他跟前来:“又不高兴?”她发现他这阵子总是这般无精打采的,对自己的热情大减,以前还常常给她端茶送水,现在,多看她一眼都不高兴了。

    她揪着他的领子嚷道:“你是不是对她动真心了。”

    郭毕祥疑惑地斜眼看她:“瞎说什么?”

    “你都不肯理我了。”

    “哪有不理,工作太累。”

    “全是借口,心里有我,再累也会冲我笑一笑,你瞧你现在,都快愁成小老头了。”她指着的他一副衰容。

    郭毕祥摸着头:“我会注意的。”

    “那今晚去我那。”

    他哪有心情,那些事又不能告诉她,也不能太频繁的靠近她,一不小心说漏嘴,后果会很严重。于是他拒绝了:“金梅,下次吧,最近实在太累了。”

    “啪”曹金梅猛地一拍桌子,“郭毕祥,你太过份了。我们还没结婚呢,你就这样对我,那我以后嫁了你,你还不得上天啊,既然这么不耐烦了,那干脆分手好了。”她气急了,没经脑子说出了口。

    郭毕祥正是烦心的时候,他也火了:“还讲不讲理了,你是看人家小蔡对她男朋友,跟她学的吧。”

    曹金梅瞪圆了眼,他们之间的事情他还能扯到别人身上,还说她不讲理,她什么时候不讲理了,还能找到比她更讲理的人吗,她气鼓鼓地鼓着腮帮子:“我看是你跟着黑子学,好的学不会,这种坏毛病倒是学得快。”

    黑子,郭毕祥也想到了他,要是他在就好了。

    他可以用他的黑客技术破解林总电脑里的秘密,哎,不对,林总不常用电脑,他那个年纪与他的行事做风,比较常用的应该是本子这一类的东西。

    这么说,要找到他的把柄,那就必须找到他的保险柜。

    他脑子里灵光一闪,他把能想到的都串连起来了,他离开公司的时候,只要叫卜迎春掩护就好了。主意定了,但是曹金梅怎么办?她要跟他闹分手,一想到“分手”两个字,他的头炸得一裂一裂的。他茫然地看着曹金梅,哄女孩子是技术活,他不会。

    曹金梅斜着眼剜他:“看什么看?”

    他突然捂着自己的半边脸哀声嚷道:“疼!”捂完脸又使劲地摸眼睛,摸完眼睛又来按着头,他的样子太狰狞了,把曹金梅吓得不轻,她抖着音问他:“你,你怎么,怎么了?”

    郭毕祥的面部更狰狞了,几根筋都暴跳起来了,曹金梅紧张的捏着他的胳膊,轻声跟他商量:“那,去医院吧。”

    她虽然恨他,也不至于看着他在自己眼前暴毙,基本的人文关怀还是要有的吧。

    “哎哟!”

    “走吧,我陪你去医院。”

    “不,不用,我这是老毛病,去医院开点药,休息一阵子就好,哎,这是设计师的宿命。”他呲牙咧嘴地向曹金梅解说。

    曹金梅缓了一口气,吓死她了,看样子过激的话还是不能对他说,她诚心向他道歉:“对不起,刚才我太冲动了,以后我不会说这种不经大脑的话了。”

    她的样子看起来好温柔啊。

    纵是有一种烦恼,此刻的他听了她的话雾霾全散,一片艳阳。

    “那我替你去买药,需要买什么药?”

    “还是我自己去吧。”看时间,马上就要下班了,下了班以后,林总一定会回去,先找到他的住处,然后再去撬他的把柄。

    “那你自己小心点。”是他自己不要她当跑腿的,天气渐渐热了,她也是能不动的,能脱手的尽量都让别人代劳就好。

    郭毕祥出了公司的门市,一直待在距离林总的车五十米的地方,一直等到林总下班,等到他上了车,他火速的把他安排在转角的滴滴打车叫了过来,不紧不慢的跟在林总的车子后边,一直跟到林总的老宅。没想到他住得还挺偏。

    待林总进了屋以后,郭毕祥才从车上下来。

    他从车上一下来,被身后一左一右两条胳膊四条腿给拉了去。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