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移花接木

    拉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离开公司的黑子和柴林西,郭毕祥看清楚他们以后,嘴巴张成了O型,手指点着他们:“你们不是,不是自己开公司了吗?怎么在这?”

    柴林西但笑不语。

    还是青年才俊黑子开口了:“你还好意思说,我们都等你多少天了,你怎么才来。”

    “什么才来?”他糊涂了。

    柴林西和黑子面面相觑,看样子,他什么都不知道,也对啊,这个郭设计师除了在设计方面有些天赋,其它方面都是白痴。

    林总早就注意到他了。

    他自以为用“卜式密码”就可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消息传递给卢总,但是既然能到卢总的手里,就到不了林总的手里了。

    林总是谁?

    他可是藏在深山里的老狐狸,他看不懂的,难道不会找个看得懂的人来替他看,郭毕祥只顾用他的法子传,卜迎春却是在他发出信息之前就已经改了他的信息内容,她那么做,也都是卢总授意的,目的是把郭毕祥这颗“虚拟棋”放在虚处,让林总以为抓到的是实的。

    实际上,黑子早就已经找到林总老巢,如郭毕祥的分析,林总这只老狐狸确实不用电脑,他的秘密资料都在他的保险箱里,这可让“电脑天才”犯了难,他跟柴林西商量,商量的结果是等郭毕祥找上门来,他们两个挺无聊地蹲守在林狐狸的老家门口蹲了好些天了,终于,老天开眼,让他们见到活的郭毕祥。

    郭毕祥手指点向他们,嘴角乱抽:“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问题,你们整这么多要夭娥子出来?”

    柴林西反笑他:“说我们整夭娥子,你跟卜迎春画的卜氏密码不算夭娥子。”

    郭毕祥红了脸,他每天一本正经地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谁知道公司里竟然有一半的人知道他的秘密,知情人还一本正经地陪着他装不知道,道行太浅了。

    “你跟卜迎春算什么关系?”

    黑子手里拽着个麦,那个麦连着他的手机,他的手机正与卜迎春通话中,远在公司的卜迎春故意对着电话里说工地的事,说完之后资料一收揣着手机出了门,出了门的她没有去盛世荷苑,她去的是昆少转给谢少卿的复式楼。

    “我跟她哪有什么关系?”

    “别试图蒙我们,黑子手里有一台测谎仪,你只要一说谎,显示的数值就会很高。”柴林西吓唬他,郭毕祥又不在乎这些。

    他向黑子提了个问题:“大神,你跟小蔡就这样拜拜了?我看她最近不太好,消瘦了很多。”他把小蔡说得很可怜,一直与他处于通话状态的卜迎春蹲在一棵树后,忍不住笑。

    黑子凝视着他:“我会回去看她的。”

    “不用给她打电话?至少报个平安吧。”

    柴林西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别扯开话题,我们只是问问你跟迎春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这么紧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公司某位男同事很欣赏小颖,她现在在哪?”

    柴林西听了他的话,脸色变了,那天之后,他跟黑子忙了很长时间,直到后来平复下来,想起她了,才赶到那个偏僻的单身公寓,可是被房东告知,小颖在第三天就已经退房了,一个留着胡子,看着很猥琐的大叔过来接的她。

    他和黑子不约而同地想到那个讨厌的艺术家。

    小颖联系上他,让他接她回到了学校,柴林西心里更自责了,他责怪自己故意撇下她,是他太没用了。看着人去楼空的屋子,还记得当时的样子,他混蛋,他不是人。

    他没脸去找小颖,自诩最疼她的人偏偏伤她最深。

    郭毕祥分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连卜迎春也听得火大,“哎哟!”她的脚一麻,重心不稳的她坐到了地上,从她身后转过来一个人,这个人向她伸出手,她茫然地看向手的主人。

    是,谢少卿。

    他怎么在这儿?

    “谢少!”她慌乱地站了起来,向他打招呼。

    “不用那么紧张,你是过来查看工地的吧。”巧家的员工就是负责,设计师还亲力亲为隔三差五往工地跑,他有意避开了她的头儿卢总。

    卜迎春有些紧张,不知道说什么话好,她的两只手交叠在一起,谢少卿回头看了她一眼,他还是不自觉地想到卢笛,她就不会这样,她总是昂着头,双手环胸,生人勿近的样。男人,更愿意疼惜的是像迎春这种女孩子,她们什么都不懂,不会,做事拘谨,容易燃起男人的保护欲,就像现在,谢少卿身不由己的就想替她找个坐的地方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工地上都是灰尘,我记得这旁边有家休闲吧,我们去那边坐一坐吧。”他很自然地领着迎春到了隔壁阿姐开的休闲吧里闲坐。

    卜迎春想说,他们的工作性质就是如此,没那么矫情,对着谢少卿,她说不出口,好像只要他开口说话,他说的话都是对的,都有理。

    就像刚才,谢少卿问她想喝点什么。

    她对喝的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她也想不起来此刻她想喝什么。

    看着她一脸迷茫的样子,谢少卿忍不住替她做主:“这里的茶很好,店长推荐。”他一开口,卜迎春又笑了,他说话的样子也好迷人,似乎不用喝茶,光看着他都已经感觉到一股甘甜了。

    他让阿姐店长端来茶,他小心地接过了,亲手端给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试试。”

    她端起来喝了一小口,味道确实像他说的那般,很特别,特别的香,特别的醇,她赞叹道:“哇,真是好茶,从没喝过这么香的茶,是怎么做出来的。”她满脸崇拜地看向谢少卿,谢少卿向她介绍了茶的做法,他说得很认真,她听得更认真,像是在听一个传奇故事,眼神里全是小女生对偶像的崇拜。

    如果没有电话打断,他们会一直这么开心的聊下去。

    电话是柴林西打给她的。

    他说的是一个暗语,用“卜氏密码”说的,大概意思她听明白了,他跟黑子两个审了郭毕祥半天也没能问出个有用的信息来,后来,他们仨看到林总从宅子里出来,他们才闭了口。

    柴林西和黑子嫌郭毕祥碍手碍脚,派他跟着林总,必要的时候缠住他,他们两个溜进了林总的老宅,找他的把柄。

    “我们两个被困住了,赶紧找卢总来救我们。”

    卜迎春必须立刻联络卢总,但是她面前坐着谢少卿呢,救人如救火,她管不了了,拨了卢总的电话向她说明柴林西他们的情况。

    放下茶杯的谢少卿开口说话了:“迎春,再不喝茶可要凉了。”

    卢笛分明听出说话的人是谢少卿,“啊!”迎春应了一声,卢笛声调平缓地问她,“怎么了?”迎春慌乱地语气,“没,没什么,卢总,快想想办法吧!”

    “好,我知道了。”卢笛挂了电话,她交叠着两只手握在一起,心里涌出一个疑问,迎春怎么会跟谢少卿在一起。

    为了拖住林总,只好把那只鹰放出来了。

    她的眉峰一闪,林总要找的何静怡被她先一步找到了,那天她袭击谢少卿不成,被昆少给踹伤了头,她慌慌张张地往医院跑,竟然到了谢少卿的医院里。林总怎么也想不到,他一直要找的何静怡一直躲在谢少卿的医院里。

    她手里的U盘,跟郭毕祥掌握的内容一致,一段录音,录音里提到的何静怡握的把柄,实际上早在何静怡算计谢少卿时,他已经派人到何静怡家把她所掌握的把柄给收回了。林总是个很谨慎的人,他很怕何静怡手里还有抄件,复印件,为了保险起见,只要把她这个人握在手里才能确保万无一失。何静怡跟他只是逢场作戏,为了彼此的目的才混到一块,她才不想以后日日夜夜都对着他那张沧桑猥琐脸。

    她手里并没有抄件,复印件。

    就连林总给她的那些文件,她也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他不愿意放过她,她就把她自己给藏了起来。她躲在谢少卿的医院里是被她无意间发现的,但是谢少卿竟然没有跟她说过这件事,她想不到理由,对谢少卿的态度变得很奇怪,直接导致两个人的关系出现裂痕。

    她发了一条信息给小蔡:“放个消息给林总的人,让他的人知道何静怡在谢少卿的医院里,地点是......”

    小蔡更迷惑,何静怡在谢少卿的医院里?

    为什么要把这个消息放给林总的人?

    她是吃瓜群众,她照办。

    信息是从工地上某位工人的嘴里传出来的,信息时代,只要有心,4G网络覆盖整个V城,不到一分钟,想找何静怡的人都出现在谢少卿的医院门口。

    谢少卿收到消息,跟迎春道别之后,也赶回了医院,医院这边火力值都冲着何静怡,林总的老宅,卢笛带着人亲自带人赶到柴林西和黑子被困的地方,两个人进入林总的卧室时,不小心触动了卧室的机关,一个被吊在半空,另一个被五花大绑绑在墙与墙的夹缝中。

    黑子用舌头点开的手机向最后一个通话人通的电话。

    “总算来了。”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进屋的卢笛,并没有救他们。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