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瞒天过海

    “卢总,先放我们下来。”被挤在砖缝之间的滋味还真不好受,他身体弱,还神经衰弱,已经积攒了一头的金星了。

    卢总带着两个人开保险箱。

    这两人挤着眼睛看两个开保险箱的人,无奈不管怎么挤也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黑子,你别动啊。”柴林西巨讨厌两个大男人叠在一块,以往的情谊在这种交叠的情况下都转变成了厌烦。

    “我没动,你赶紧跟卢总说说,让她先救我们,我都快透不过气来了。”

    “你以为我好过?”

    “我知道你不好过,才让你开口说。”

    “那你怎么不开口。”大家都曾经是她的下属,黑子更受卢总的器重,他开口比较有说服力,柴林西向他说明轻重的关系。

    黑子被挤压得脸都变形了,他喘着说道:“刚才说了,无效,现在换你求救。”

    柴林西脑子迅速一转,卢总会不会压根就没打算救他们出来?以她的行事作风,也不是没这可能啊,卢总的心思深沉,他猜不到。

    卢笛像是没看到他们两个似的,只命两个开保险箱的人“小心些”,林总能在屋子里设置这种机关,也有可能在保险箱里设置机关不是吗?

    还好,她带来的人手段高明,戴着手套打开保险箱之后,两人做过一番试探,排除了触碰机关的可能性,最后才把资料取出来拿给同样戴着手套的卢总,卢总把资料快速扫进了硬盘里,又要两人原封不动的把资料按拿的顺序还了进去。

    柴林西和黑子感觉保险箱那边的事情搞定了。

    他悬着心放了下来。

    该轮到他们了吧,他们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了。

    卢笛摸着下巴,围在他们身边左右看过之后,问了身边两个人一句话:“他们这个能解吗?”

    两人摇头:“机关太复杂了。”

    他们两个究竟是怎么碰上这机关的呢?肖总监事件之后,林总留了个心眼,他不用电脑,不担心肖总监的事件会发生在他身上,但是他担心别人找上家门,这个机关就是专为找上家门的人设置的。书桌上放了一个形状很奇特的盒子,用他的推论,想找秘密的人一定会留意这个盒子,其实这个盒子就是机关,只要触碰到这个盒子,地砖都会翻起来,把人倒转过来推入墙中。

    卢笛和她带过来的人找了两圈也没找着解救他们的方法,其中一个开锁的师傅指着两人的脚朝上的位置,随意扳动他们,解救的人也会被卷入连环机关当中。

    她果断的请两个师傅先开保险箱。

    其实,开完保险箱也还是没能找到解救他们的方法,卢笛想了想,对两个师傅说道:“我们先把这些资料带回去,回头再找人过来救他们。”说完,领着两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柴林西和黑子不约而同地想到《凉凉》这首歌,此时他们的心情如此,柴林西默默地叹息:“我们是不是跟了一个假领导。”

    “好累啊,吊得我脚底缺血,头顶溢血了。”

    “我也累,心累。”他心累不是因为卢笛没救他们下来,而是他想起了小颖,想到小颖又想到了林总,“你说,狐狸回来,发现了我们会怎么做?”

    黑子认真想了之后认真地回答他:“暴跳如雷!”

    “没了?”他可不认为踩了狐狸的尾巴,仅仅只是看到他暴跳如雷。

    “严刑拷打!”

    柴林西点头:“这个倒是极有可能。”

    被他们兄弟二人议论的林总领着人直冲谢医生的医院,谢少卿收到消息赶回了医院,他回去的时候是带着迎春一块回医院的,他邀请迎春一起。

    值班的护士正愁拦不住林总的人,眼见谢少卿回来,她们都松了一口气,谢少卿是全医院的主心骨,碰上这种上门找茬的事,只要有他在,她们才能镇定,但是看到他身边的人换成了另一个女人时,心中又有疑惑。

    只不敢把这种疑惑表露出来。

    “林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谢少卿表面上很客气。

    林总笑得一脸慈悲,走上前与他握手:“谢医生,有谢医生在那就太好了,是这样的,我在找一个人,听说她在你的医院里,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进医院找找这个人。”

    他说得很直接,在护士们的心里,这种身份说出这种话来,简直太不要脸了,医院里也是有医院里的规定的,哪能随便放这么多人进来找人。

    岂料,谢少卿松口了:“找人可以,我这医院里上上下下都有登记,我这里的花名册一向是不外借的,既然林总开了金口,我也不能驳了您的面子。”说着,喊了一名护士,“把花名册拿过来。”

    “谢医生,这就不够意思了。光看名字哪能找到人呢,她混进来,可能会用个别的名字,也有可能就不在你们的登记花名册上。”

    谢少卿的面色变冷,他冷着脸看向林总:“那林总的意思呢?”他让他看花名册那是对他客气,他不要,那他也就不需要对他客气了。

    “我们要进医院里搜人。”

    谢少卿冷笑,对院内的护卫喊了一声:“送客!”

    “你?”被人推出来的林总不敢相信,谢少卿是什么怪物,怎么敢这么对他,他怎么说也是一家公司的老总,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竟然被他像扔小狗似的给扔出来了,这种气他何曾受过,心里冒起了熊熊烟火,差点没把他自己熏死。

    “谢少卿。”他朝着里面大吼一声。

    谢少卿领着迎春进了他的诊室,迎春很好奇:“林总,他要来医院找谁?”

    “他找何静怡。”

    咦,怎么会是她,他怎么会把何静怡藏在医院里,对于这件事,谢少卿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他问迎春:“你有没有兴趣来我的医院上班?”

    卜迎春笑得尴尬,她是巧家装饰的设计师,到他的医院里,能做什么呢,他的医院里除了医生,护士,就是病人,这个她也不懂。

    那何静仪在医院里做什么,她大着胆子问了谢少卿,谢少卿微笑:“护工。”

    她连护工跟护士之间的区别是什么都分不清,摇头道:“我还是适合跟进工地,可能适应了吧,我觉得做设计挺好的。”

    “好,你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过来找我,我先送你回去吧。”

    “哦!”

    谢少卿很喜欢跟她待在一起的感觉,她很听话。

    车子开出来没多远,前面正好看到林总的车,迎春指着林总的车:“奇怪了,林总这是要去哪,他不回公司吗?”

    原来,林总刚离开没多久。

    谢少卿咧嘴:“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这?

    听谢少卿的口气好像很感兴趣似的,她是没什么兴趣啦,他要去的话,她愿意多陪陪他,跟着他身边,她总能产生一些小小的满足感,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

    林总的车绕了好几个弯。

    谢少卿跟得很紧,迎春看着他的侧脸,他认真的样子好帅好帅,她都快窒息了,她看得出了神,可能谢少卿感觉到了她的眼神,他侧脸看了她一眼,冲她微微一笑,这笑容太迷人,迎春的脸变得通红。

    谢少卿看到是她显示的数值,他的笑是无意的,迎春却把它看到心坎里去了。

    “嘎!”车子轻轻地停了下来。

    停车的姿势也还是这么帅,迎春不知不觉地陷了进去,她突然生出一个“希望可以一直在他身边的念头”来,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内心中的矛盾相互撕扯,一方鼓励她大胆追爱,另一方却劝她不要痴心妄想。

    谢少卿下车后帮她打开车门,斜斜靠着车门的他改了主意:“你在车上待着,我过去看看,记住,我没有回来之前,你不要离开这辆车。”

    他担心他的车失窃?

    她的脑子里开起这样的玩笑。

    知道他是体贴人,又被这种体贴搅得不得安宁,谢少卿信步朝前,跟上了林总,林总回到宅子里时,发现不对劲,进了门,看着被夹在砖缝间的两个大男人,更是傻愣了。

    第一反应是把其它人撤了,去查看保险箱。

    保险箱里的东西一样没丢,万幸!

    那这两个人?

    他动了杀机。

    “林总,林总。”柴林西感觉到气场不太对劲,忙跟他搭话,“我们追一个小偷,一直追到了这里,我们兄弟不知道这是您的宅院,要是知道,借一百个胆也不敢进来不是。”

    小偷。

    柴林西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是呢,他拿了我们公司的机密文件,我们追了他十条街,整个V城都让我们踏遍了,你是不知道,我们的公司才刚刚成立,可不想有什么把柄落在人手里。追他也是为了把东西拿回来,谁知道他跑得这么快,到处乱窜,我们折腾得连命都快没了。”

    黑子接着编道:“我们报了警,不知道警察能不能帮我们追上。”

    “什么,报警?”

    林总脸色复杂地看着这两个人,他们怎么会报警?

    柴林西忙道:“警察说了,一会就到,这都是误会,是误会。林总,您没丢什么贵重物品吧,要是丢了东西,可以一并交与警察处理。”

    “没有没有,我这里没什么东西。”

    柴林西和黑子相互使眼色,柴林西道:“那就好,林总,您真是太幸运了。只是我们比较倒霉啊,中了小偷布的陷阱里,不得已,困在这里了,我们没法动弹,只能等着警察叔叔来支援了。”

    “其实,这机关我是设置的,目的是为了防小偷,既然你们是误闯,那我把你们放下来,你们就别跟警察说太多。”

    柴林西:“一定一定,我们都曾是林总的下属,当然得听林总的。”

    林总自嘲道:“说什么下属,你们才是有才有能的人,都能自己开公司了,以后可得仰仗你们兄弟多多关照才是。”

    “不敢不敢。”

    林总这般寒暄试探,实际上是想知道警察是不是如他们所言,很快就到他的宅院,如若不是,他再动手不迟。

    这时,他的宅院外边有了动静。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